×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又成了散兵(2)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后面跟着的几辆日本坦克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日本坦克的装甲太薄了,就是面对自己的坦克炮也扛不住,李久这辆坦克里可是有40发穿甲弹呢。

鬼子又退了,这次扔下了三辆被击毁的坦克,不算李久弄的那辆,一个战车中队没了,而重要的是六连再一次守住了阵地。

这一次的伤亡也很大,鬼子坦克的火炮和机枪火力很猛,剩下不到50人了。

累得脱力的李久勉强从坦克炮塔里爬了出来,好彩小鬼子这个坦克很矮小,他站在炮塔里连盖子都盖不上,出来的时候比进去要方便。

“来一根,解乏!”

老周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盒三炮台,抽出一根递给李久,自己也点上一根。

李久摇摇头,他从小生活在土匪窝里,就没有不抽烟的。义父禁止寨子里的人抽鸦片,可是不禁止大伙抽烟,于是山寨里抽烟斗,抽水烟,抽烟卷的啥都有,不出门就是乌烟瘴气。李久打小就不喜欢那个味道,义父也不喜欢,所以,李久不抽烟。李久也不喜欢喝酒,他亲眼看见寨子里的弟兄们喝完酒撒酒疯,打的那个叫惨啊,听义父说酒后容易乱性,容易出问题,所以,李久能喝却是不喜欢喝,每次都会躲开。一个不抽烟不喝酒的人,在旧军阀时代能混成啥样?可想而知。

远处的枪声炮声越打越厉害,显得六连的阵地格外的安静,钟志豪此时摸过来,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把被硝烟熏得漆黑的脸上划出了几条道道。

“现在全连的弟兄剩下的不到一半了,咱们才上来小半天,这样打下去我们最后剩不下几个。”钟志豪沮丧的说道。

“把剩下的弟兄们变成三个班,我们现在缩编为一个排,大家都集中到主阵地上来,现在离我们坚守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估计鬼子这次会重点炮击,大家注意防炮。”李久拿出水壶使劲的灌了小半壶。

李久的话音未落,榴弹的呼哨声已经传来,于是,剩下的人全部都向主阵地的防炮洞里集中。李久和周大牙是最后爬进防炮洞的。这次炮击的时间和密度比前几次都长都大,看来鬼子这次是要拼命了。

炮声渐渐稀疏了,李久大声命令道,“检查武器和子弹!各班报告检查结果!”

“一班还有一挺机枪,子弹80发。步枪都还有30多发子弹。手榴弹12颗。”

“三班有二挺机枪,各配子弹60多发。步枪子弹每人23发,手榴弹8颗。”

“九班还有机枪二挺,子弹100多发,步枪子弹每人40发……”

“现在我们就剩下这三个班了,大家要抱团,最后坚持这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跟着我向后撤到团部去。”李久站起来用眼睛盯着大家,“这场仗我们肯定是打不下去了,后面的情况可能比我们这里还乱,我已经注意到中华门那边的炮火和枪声,恐怕我们的后路已经没有了,怎么办?为了给大家找条活路,我现在让连长先行离开,至于去干什么暂时保密,到时候愿意跟我走的,我不会扔下,不愿意的请自便,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再坚持一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里,我们要用我们的鲜血再给鬼子一个教训!”

“李长官,我们信得过呢,就按照你说的办。”

“久大哥,要战我们不怕死,要活,我们跟你走!”

两个班长都表态了,此时炮声已经停止,李久手一挥,钟志豪带着整编后的一班就先行钻出的防炮洞,跟着是三班和九班的战士,最后剩下了周大牙和狗蛋。

“老周,你带上狗蛋趁现在的空隙,立即从这里摸出去,天马上就要黑了,你带着狗蛋向西走三十里就是鱼嘴湾,那里是个水网地带,肯定有各种各样的小船,鬼子在那里还没有部队,你到那里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弄一条小鱼船就行,找到这个叫下河荡的小渔村,守在那里,如果凌晨四点我们还没有找到你们,你就带着狗蛋过江去,不要管我们了。”

周大牙是个老兵,只要告诉他具体的方位和地名,他就能找到。这点李久不担心。从身后中华门传来的炮声,李久就断定524团被遗弃了,跟他们在淞沪时候一样,也成了殿后的弃子。为国家打仗没说的,可被长官们动不动的就像扔擦屁股纸一样的扔掉,让李久心里不舒服,他也是在进入防炮洞的时候冷不丁的想出了这个点子,完成了坚守的任务,难道还要白白的把自己的命送给鬼子?李久不甘心,很不甘心。当兵这么多年,他对国军的上层可以说失望至极,如果不是打鬼子,为国而战,他李久不会这样卖命。义父是被鬼子杀的,张大疤子也是牺牲在长城抗战,就是师爷冯瘸子也是因为失去了老伙伴郁郁而终,可以说,李久对鬼子的仇恨就是人们常说的“血海深仇”。他要留下一条命,哪怕是再去落草当胡子,也要跟鬼子对着干。

南京城里已经乱了,从前线溃退下来的一些败兵涌向了挹江门,从挹江门到下关码头一片乌漾乌漾的人群,靠近码头附近的一幢民房里,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与一名中年人争执。

“江书记,老徐已经过了接头的时间,根据组织规定,过了接头时间就必须转移另行联络,我认为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年轻的女子开口说道。

“这几天的情况特殊,城里太乱了,现在要过江很困难,我们还是再等等吧,现在不是前几年,国民党目前没有多少心思对付我们。”江书记说道,“这份潜伏名单太重要了,不能有失。”

年轻女子认真的想了想后,似乎下定了决心,“这样吧,老徐在江北的地点我知道,我现在过江去找他,如果我找到他,那么情报可以交给他,让他按照传送渠道送出去,如果我找不到他,我决定自己亲自送到根据地去。请组织相信我。”

“你自己亲自去?钱屸,你行吗?”江书记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

“为了党的事业,我们连命都可以牺牲,还怕困难吗?相信我会找到老徐的。”钱屸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是在想,“老徐可能出事了,一旦他出事,通往中央的秘密联络渠道就断了,情报的输送就会在一定的时间内无法恢复。”

钱屸心里想的其实也是江书记心里想的,红军长征之后,上海以及江浙一带的地下组织就与中央失去了电台联络,后来,电台联络是恢复了,可最近的淞沪会战一打,整个系统就又出了问题,尤其是在鬼子大举进攻江浙一带以后,为了保存力量,组织再次进入了潜伏状态,一切联络全部采用更加隐秘的单线联系。眼下,这份关于上海地区的日军情况和潜伏人员名单,组织上实在是不够胆使用电台向上传递,要知道这样一份复杂的电文,没有一个小时根本就发送不完,一旦被鬼子监测到方位,哪怕是在上海的公关租界里也是不安全的。所以,组织经过了研究和与中央沟通,决定用联络站的方式传递,可现在江北的老徐却……

“好吧,你马上想办法过江,找到老徐后,你也不用回来了,我会通过电台把你的代码发给那边,到时候你就回根据地工作吧。”江书记下定了决心,掏出了口袋里的一叠钞票和10块大洋,“带上路上应急。”

钱屸接过了钞票,却把大洋推还给了江书记,“大洋您还是留着,这里会更需要。被鬼子占领后,法币可能就无法流通了,到时候大洋管用。”

“好吧!”江书记点点头,又从自己的长袍下拿出了一支手枪,“这个给你。”

这是一把枪牌撸子,属于手枪里的上品,一枪二马说的就是这把枪。枪牌撸子在世界上仿造的不少,而真正的生产厂家却是比利时的赫斯塔尔国家兵工厂,由于这个企业的法文实在太长,于是被简称FN公司,而枪牌撸子的官方正名是M1900勃朗宁半自动手枪,这个手枪具有一个鲜明的特点,他的枪管不是在上面,上面是一个套管,用射击的后坐力自由行程完成下一发子弹的复位和射击。这在手枪设计上是独一无二的。可无论现代手枪设计出什么样子,自由行程这个原理在100年以后也没有改变,这是手枪上的一个显著特点。

蒋书记给钱屸的这把手枪就是比利时生产的正品枪牌撸子。无论是在做功还是在外表上都要比江南厂仿制的漂亮多了。这把枪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小巧和便于藏在身上,虽然威力不够大,可用做防身是非常好用的。

钱屸,金陵女子学院毕业,据说是钱镠的第多少代孙的女儿,早在上金陵女子学院的时候,就已经是加入了地下党,成为活跃在学生运动中的骨干力量,毕业后,以教师为掩护,成为南京鼓楼区地下情报小组的组织者和领导者。长期战斗在国民党的心脏,也是一个年轻的“久经考验”的忠诚战士。

没有这些条件,作为江浙一带地下党的主要领导人江书记是不可能见钱屸的。

钱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渡过了长江,可是这里比江南还要乱,到处都是逃难的难民和从江南逃过来的溃兵,整个局面已经完全失控了。这个时候正是12日的下午三点,看着混乱的局面,钱屸也是混乱了,怎么办?

鬼子的炮击足足的轰了40多分钟,随即就组织了大规模的冲锋,就在鬼子炮击停止的这点点时间里,李久带着九班的这几个人把那辆已经被鬼子的炮击炸坏了炮塔的坦克里的重机枪给拆了下来,这也是鬼子为了便于保养坦克里的机枪,做成了易拆卸的设计,要想拆下这些坦克里的机枪恐怕也不是很容易。

鬼子坦克里配备的机枪子弹高达2700多发,而且,鬼子坦克里的机枪使用的不是保护板供弹,而是使用弹链供弹,这就保证了设计的连续性。

有了这挺重机枪,防御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鬼子一听就知道是重机枪,在开阔的平地上,如果有这么一个隐蔽的好的重机枪,那就是冲锋士兵的噩梦。

鬼子不断的用掷弹筒对着藏在掩体下的重机枪轰击,可是掷弹筒发射的榴弹威力十分有限,如果是暴露在外的火力点,那掷弹筒就是机枪的克星,可如果火力点是隐藏在半埋掩体下的,那么掷弹筒发射的榴弹就像是给火力点挠痒痒。

天已经黑了,快到冬至日的白天很短,加上灰蒙蒙的阴天,不到六点天就几乎全都黑下来了,鬼子对六连的阵地毫无办法,就是想夜战也要等到吃过晚饭才能开始。战争总是有这样双方约定的规则,该吃饭的时候还是得吃。

鬼子是要吃饭了,可他们不想让对面的守军轻松,于是,属于骚扰性的炮击开始了,没有进攻时炮火准备那样密集,可是时不时的打上一发也很让人讨厌。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大家准备撤退。”李久把剩下的人叫到跟前,现在活着的人不到20个,几乎个个挂彩,焦黑的军装上扎着乱七八糟的绷带,“临走的时候,把所有的手榴弹都做成诡雷,我们走了也不要给鬼子轻松的走上来。”

于是,剩下的十几颗手榴弹全部都预埋在阵地上,拉出了引线,设置了绊发线,李久最后一个离开阵地,他们饿着肚子向后面的团部跑去。

还没有到团部,李久就听到了那边激烈的枪声,他敏锐的发现了团部正在顽强的抵抗一股鬼子的攻击。

“弟兄们,准备冲锋,把鬼子压下去!”李久挂上了机枪,拉开了枪栓,第一个向枪声密集的地方冲了过去。

524团团部,正遭到从中华门方向奔袭过来的一个鬼子中队从后背攻击,韩宪元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身后的中华门被鬼子绕过去的部队攻击了,不仅攻击了,而且被鬼子占领了,自己这里已经成为了孤立的阵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