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三十四章 逢凶化吉

进入十一月,渑池境内下了第一场雪,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连着下了两天。将山川平原装扮的一片素色。各地往来渑池的道路被大雪阻断,消息不畅。袁帮主没有外部消息,看第三日一早雪已止住,便带上两个手下,走下杨家坳往渑池城内赶去。

下山路上积雪没过膝盖,袁承杰三人一脚高一脚低走的很费劲。好在这场雪来的及时,给上月播种的冬小麦带来充足的水分。明年开春的长势必定喜人。农谚所谓“今冬一场雪,来年枕着馒头睡。”袁承杰走到一半山路,停步歇息。他看红日照耀下的山下大地,一望无垠的茫茫雪原,真是银装素裹,分外明媚。远处的渑池城,宛如一块凸起的雪坡,没有城市的模样。

等他们来到渑池城外,一队士兵已将城门外一里的官道积雪打扫干净,留出一条通道供车马行人进出,袁帮主看的很满意。袁承杰三人走进渑池县衙,发现孙福泰并未在里面。县衙衙役告诉帮主,孙福泰在北城门,指挥士兵清除城墙上的积雪。袁承杰转出衙门,打算往北城门找去,门口迎头碰上姚师爷。

姚睿谦呵着白气,忙向帮主作揖问好。上前说道:“帮主,这几日下的好大雪啊。眼看道路冰封,往来函件已积压三日,正不知该如何送消息出去。”

袁承杰笑道:“别的事你跟我说,我还能想想办法,老天爷我可管不着。”

两人衙门外正说着,两个头戴斗笠,身披黑色风衣的人慢步走过县衙门口。袁承杰感觉到其中一人的目光,转过脸去看,那人已走过衙门。只留下一个斗笠、披风包裹着的背影。袁承杰不以为意,与姚师爷告别,去北门找孙福泰。

孙福泰满头大汗,带领手下正在清除城墙上的积雪。他远远望见袁承杰走来,放下手中的钉耙,倚着城墙垛口向下招手道:

“袁大哥!你啥时进城的?”

孙福泰随着孙慧欣的辈分,叫孙慧欣姐,叫袁承杰哥,倒也不差。城楼上的士兵一起停下手中的活,直起身子向下面的帮主问好,一个个脸冻的通红。袁承杰向他们一一招手,示意大家继续,不用管他。

袁帮主走近城门楼下,仰起脖子望着城楼上,两块脸蛋如红苹果的孙福泰,说道:

“我昨日想叫你来杨家坳商量个事,被大雪耽误了。今日一早便来找你。”

“袁大哥,用不着亲自跑一趟。你叫个人来说一声,我去杨家坳找你呗。”孙福泰回道,说着他沿城墙台阶往下跑,“你等会噢,我马上下来。”

“不着急!台阶上滑,小心别摔着。”袁承杰说道。

袁承杰和两个手下城门口站定,等他下来。孙福泰跑完一折台阶,转身换方向下另一折阶梯。他偶一抬头,看到袁大哥身后有两个身披风衣头戴斗笠的人,快速向袁承杰奔来。两人身形轻快,如同雪上漂浮一般,双脚并不陷入路面的雪层。

“小心!”孙福泰冲袁大哥吼道。袁承杰听提醒猛的转身,一阵拳风扑面而来。他急侧身一闪,一个身影从身前滑过。袁承杰胸前一阵风扑去,将将避开来拳。偷袭那人一拳出空,雪地里一滑,往前溜出五六步才稳住。

袁帮主犹未站定身子,另一人的拳头已至眼前。袁承杰身子一挫,屈膝下沉,斜身一躲,第二拳擦着他耳畔击了个空。那人横臂一扫,想用手臂击打袁承杰的头部。袁帮主伸右掌一垫,手掌平推来臂,借力后退。脚下顺势一滑,躲开六七步远,摆脱身体接触。

两人出招与袁承杰闪避,前后不过一两秒钟。城楼上的将士们尚未回过神来。等他们反应过来,举起弓箭想射击,两个刺客一溜快跑,早蹿出城门外二十多米,完全来不及瞄准。

孙福泰已经跑到帮主身边,他向城墙上喝令道:“给我放箭!”

一时城楼上箭羽骤然而下,两个刺客边跑边躲,竟然无一箭射中,密密麻麻的箭支全部插入雪地中。袁承杰和孙福泰等人追出城门,两人早跑出五六十米远。袁帮主命令城上停止射击。他看两人身手敏捷异于常人,有点像静云山庄的人。韩城镇那晚袁承杰叫他俩偷袭了去,今天能接连避开两拳,袁帮主自己都觉得意外。两个刺客见城楼上停止射箭,便停住脚步,远远的站立雪中。其中一人冲城门口大声喊道:

“袁承杰!中我的冥岩拳,三月之后能毫发无损,这世上没有几人。没想到你的功力精进如此!你小子得到那位高人的真传?”

袁承杰哈哈一笑,向远处二人喊道:“哪里有这样的高人,两位好汉介绍给我,我袁承杰倒想去认识一下呐。”

另外一个阴沉的声音传来:“袁承杰!你休得意!欠我们静云山庄血债的人,没一个能逃掉。咱们后会有期!”两人说完,转身走远,混入莽莽雪原。

孙福泰问道:“袁大哥,我们追不追?”

袁承杰望着白色雪域中两个慢慢变小的黑点,说道:“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回城吧。”

静云山庄的霍云霆这回讨债没有成功,看来绝不会善罢甘休。下次不知道来的会是那个厉害角色。袁承杰不得不防,暂时不敢再轻易离开杨家坳。

袁帮主这天与孙一刀喝酒,打算说迎娶孙慧欣之事。他笑对孙一刀说:

“孙叔,我如今官不官贼不贼,您老人家可还愿将慧欣许配给我?”

孙一刀一杯酒下肚,一抹嘴说道:“这事我说了不算!”

袁承杰听的疑惑,忙问他:“叔,你说了不算谁说了算?”

“你得问慧欣答不答应。她若愿意,我绝不阻拦。”

袁承杰觉得无大问题,便派人叫来孙慧欣。孙一刀和他女儿说道:

“慧欣,你是否愿意嫁给承杰?”

孙慧欣低下头,含羞轻声说道:“爹,我愿意。”

孙一刀听孙慧欣表态后颇多感慨,他说道:“我如今虽有两个女儿,只是忆孙自小缺人管教,任性妄为。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教为父头疼。唯有慧欣善解人意,知冷知暖。我一直当作掌上明珠一般疼爱。如今要嫁出去,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慧欣有啥缺点,我想承杰你长处下来,已然清楚。你既然打算娶她,便要爱护她,宽容她的缺点。不管将来顺顺利利还是艰难困苦,你们俩都要互相扶持、矢志不渝。”

袁承杰感激的说道:“孙叔的话,承杰牢记在心。我定然不负慧欣,我会疼爱她、谅解她、照顾她一辈子,始终与她相伴左右,终身不渝。我已没有父母,往后孙叔和慧欣便是我最亲的人。我会视孙叔如父亲,侍奉您左右,颐养天年。”

孙慧欣听的心中欣慰,孙一刀呵呵笑道:“难得你有这份孝心,我膝下无子,从今往后你便如我儿一般。”当下谈妥,袁承杰立马改口管孙一刀叫“爹。”袁承杰询问孙一刀:“爹,您觉得什么日子好?我们把酒办了。”

“挑日子这种事你爹我不懂,你去城里找个先生选个好日子。”

袁承杰回去便请姚师爷出面,渑池城中选个好先生,择一个良辰吉日。大婚之日定在十一月二十二日,时间不过半个来月,大伙忙碌起来。袁帮主教身边亲随向帮内兄弟和各堂主送去喜帖。除此之外单单邀请三哈子和老皮。周桐城、周鹏举父子俩袁承杰没有派人通知,怕他们受自己牵连,被蒋太守抓住把柄。袁承杰、孙慧欣大喜之日前两日,整个杨家坳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孙贵、田敬耀、倪德寿、赵诚、邯大启、阴有富等早早到了,各处堂主也随路程远近陆续到齐。三哈子、老皮带着手下提前一日到达,袁承杰接着他们上山,热情的安排孙贵作陪照顾。

稍后韩忆孙携马公子赶到杨家坳。韩忆孙笑着走来向袁承杰、孙慧欣道喜,送上贺礼。一对金手镯,两个和田玉镯子。孙慧欣双手接着,笑说道:“谢谢姐姐的厚礼!”

“咱姐俩客气啥!”韩忆孙说道,她凑近孙慧欣耳边,轻声低语道:“妹妹,婚后你可要看好承杰,小心别被我撩走。”说完放肆的一笑。

孙慧欣脸上笑容未改,低声说道:“姐姐,想夺承杰的女子排着长队呢,不知您排第几啊?”韩忆孙一听这话,当即沉下脸来。

“你们俩在说什么悄悄话?”袁承杰凑过来问。

“女人的体己话,你听个啥劲!”孙慧欣笑着说,一把推开袁承杰。韩忆孙忙装起笑容,说道:“就是,一边待着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