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又成了散兵(4)

看着那条勉强可以让大家都坐下的小划子,不光是李久无语了,那些从南方来的粤军兄弟也无语了。要靠这样的一条船渡过宽阔的长江,不能不说是个太困难的事情了,可是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呢?

如果带上钟志豪,只要他躺下了,那么这条船上就再也坐不了几个人了,可把钟志豪扔在这里吗?李久的脑袋在急速的思考着。

“我知道这船小了点,我找不到更大的船了,要不,人家也不会把这样船扔在这里没人要了。”周大牙赧颜的说道。

“你是说还有这样的船?”李久听出了老周的话音。

“是的,那边还有2条,数这条最新,我就挑了这条。”周大牙认真的说。

“好,带我去找那几条船!快,其他的弟兄到村子里去找绳子,什么样的绳子都行,还有找几块门板过来。”说话间,李久让周大牙去河汊里找其他的船。

不一会,李久和周大牙就在船尾挂着一条差不多大小的木船回到了原来的“码头”,此时,留在村子里的弟兄们已经找来了不少各种各样的绳子。李久把两条船并排捆扎在一起,然后把几块门板搭在两条船之间,这样,船的宽度就增加了一倍。多余的门板被李久用刺刀劈开,做成了大小不一的木桨,随即他一招手,所有的弟兄们全部上了船,在李久的指点下,他们要从这里的河汊进入鱼嘴湾,最后从鱼嘴湾那里进入长江。

“弟兄们,村里实在是找不出啥吃的了,这是我从靠山坡的那块地里挖出来的红薯,大家先垫垫吧,等过了江,咱们再想法子。”

周大牙从船舱里打开了一个麻袋,那里有半麻袋红薯。

“大家都吃点吧,等会过江的时候我们要花费很大力气的。”李久带头拿出一个红薯,就着船边在河水里洗了洗,随即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弟兄们早就跑的饿了,此时也不讲究了,何况来自广东的人也习惯吃红薯。

岭南地区,早在秦始皇时代就被中原人发现并开发,当年,秦始皇为了开拓岭南完成统一大业,命令开凿漓江与湘江之间的运河,这就是著名的灵渠,他最早的称呼是秦凿渠,从而打通了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的连接。在此之前,中原大地上的四大水系已经相互连接,在那个年代,水运是所有运输工具中效率最高的。

可是岭南的开发并不顺利,这里土地贫瘠,种不出中原的农作物,不管是麦子、小米还是水稻、高粱,在岭南很难生长和丰收,究其原因是这里的土壤是江南红土,酸性极大,加上热带气温高,常年病虫害,这里的原始居民是吃野果,打猎维持生存。汉民族进入之后,把中原的耕作技术带了过来,逐步在合适的冲积平原上开始改良土壤,直到南宋时期,这才形成了几个盛产稻米的地方,就是现在的珠江三角洲这一带,而在广东,能够形成水田的地方非常有限,靠近沿海一带每年还要经受台风的侵袭,因此,广东地区在历史上是非常穷苦的。正因为穷苦,这才在元朝的时候就开始了向海外寻找生路的习俗,最典型的就是下南洋。

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以后,带回了原产南美洲的许多物种,其中红薯就是其中的一种,由于红薯的口感不适合欧洲人,加上土豆和玉米更适合在欧洲种植,因此,红薯并没有在欧洲大面积种植,相反,却是在同样土地贫瘠的菲律宾生根开花,后来被下南洋的华人从菲律宾带回了广东,所以,广东人管红薯叫“番薯”,番这个字是古汉语里对“外国”的称呼,广东人管外国人叫“番仔”,管西红柿叫“番茄”……

在三十年代,大部分广东地区的农村,就是靠半年番薯半年粮维持着生计,吃红薯对广东士兵来说不新鲜。

12月中旬已经接近冬至,天亮的晚,6点钟的时候,李久改造的这条奇葩的小木船已经从鱼嘴湾进入到了长江。冬季的长江水流缓慢,可是李久还是让大家使劲的向上游方向划动。他把12个人分成了两班,每个班划桨十分钟,然后轮换,这样就可以保持小船一直向江中间漂去。

“等一会就要进入长江的主流了,大家必须一起使劲的向上划,否则我们会被江水冲回到下游的南岸,过不了江的!”李久站在船头仔细的观察着,此时的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大家到时候听我的口令,一起使劲,不要轮班了,我们要一鼓作气,冲过这片急流区。”

这一路上的才能的展示,早就让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弟兄们对李久服气了,现在他怎么说,大家就怎么干,就连周大牙也拿了一块木板准备加入进去。

随着李久把自己拿着的那个自制的大木桨插进江水中,低沉的号子就喊了起来,其实也算不得是啥号子,就是军队里出早操喊的“一二一二”。12条木桨加上狗蛋的小桨一起在江水里划动着,双体小船顽强的顶着江水的主流,艰难的一寸一寸的越过这不到200米的滚滚激流……正所谓众志成城,团结就是力量,连续不断的玩命划桨,双体小船终于在20分钟后越过了激流,小船顺着回旋的江水快速的向对岸靠了过去。此时,李久已经累的脱力,仰身躺在一块门板上大口的喘气,目光却是盯着冉冉升起的太阳,他不知道他们是从鬼门关上滑溜了,就在这一天,12月13日,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开始了……

所有人都累的七倒八歪的斜靠在船帮上,钟志豪此时已经苏醒,他满含热泪看着这些生死弟兄,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日,可他从心里感谢这些弟兄们。

一个多小时后,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小小的双体船终于靠上了江北的土地。冬季的江滩很宽大,吃水不深的双体船轻松的就在沙滩上搁浅了。李久第一个跳上了江滩,拉着船头的绳子,这种小船没有锚,就是一根绳子,走到哪儿用绳子捆住一棵树,一根木桩就行,可这黄沙漫漫的江滩上没有,啥都没有,于是李久干脆抽出挂在腰间的刺刀,使劲的插进了沙滩里,然后把绳子捆在刺刀把上。

缓过劲来的士兵跳下来几个,然后把钟志豪给抬了下来,最后是周大牙和狗蛋。狗蛋的背上还背着一个麻袋,里面还有十几个红薯。

“快,立即翻过江堤,然后我们向全椒县进发,我们不能走大路,大路上估计现在乱的很,走小路快,也可以避开鬼子的飞机轰炸。”说着李久看着渐渐散开的乌云,“今天这个天气,鬼子的飞机肯定会出动。”

“李长官,”一个粤军兄弟站直了说道,他们现在不知不觉已经把李久当成了他们的长官,“弟兄们已经一天一夜都没有合眼了,又连夜行军,实在是疲劳的厉害,是不是找个小村子先隐蔽一天,我们晚上再走?”

“嗯,你这个建议很好,可是,我们必须还要咬着牙坚持最后一段路程。”说着李久指指身后的长江,“你们看,南京失守后,鬼子的军舰就可以直接开到这一带的江面上,他们要不要在这里登陆我说不好,可他们用舰炮轰击江北是肯定的。他们可以利用空中的飞机做指引,对江北这边进行炮轰,明白我为什么要大家继续跑了吗?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必须要先跑出舰炮的攻击范围,然后才能找个地方隐蔽起来休息,你们说是不是?”

其实,李久担心不光是表面上的鬼子轰炸和炮击,他最担心的是沿途溃兵的冲击和抢劫,从兵荒马乱中走出来的李久对这样的事情有着深刻的认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情况告诉大家。

“各位兄弟,还有一点我也要事先跟大家说清楚。”李久严肃的表情把一些士兵吓了一条,“但凡乱世就出乱兵,现在南京那边我们不知道,可江北这边我们马上就要看到了,我担心没有人管束的溃兵会引发各种混乱,所以,我现在还是要强调一下,首先,我们不当溃兵,祸害老百姓的事情我们不干!其次,遇到溃兵抢劫,我们要敢打和狠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不再想被收编了,这个兵我当够了!昨天在雨花台一战,对国家我也算是尽忠了!”

所有的士兵都听明白了,他们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咬紧牙关又上路了。

南京保卫战的大溃败使南京变成了人间炼狱,同样也给江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唐生智这些高官不是简单的渡过长江就算了事,他们是乘坐专门预留的轮船朔江而上,登岸后乘车转道滁州去了武汉,十几万的部队他扔给了鬼子。

混乱的江北到处都是溃兵,到处都发生着抢劫和屠杀,在南京城里是鬼子杀国人,而在江北,则是那些溃兵在杀百姓。

绕着小路,避开大道,终于又狂奔了40多里,在中午十分来到了一个靠山的小村子,这里的居民已经都跑光了,甚至连只鸡,一条狗都没有留下……

弟兄们实在是太疲劳了,李久带着大家进入了这个村子唯一大一点的房子,武家祠堂,看来这个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姓武。到了地方,都没有用李久下命令,所有人都躺下了,祠堂后面是个晒场,晒场边上有好几垛干稻草,那是给牛准备的冬粮,可惜现在连牛都没有了,这些稻草被大家拿过来铺在地上打地铺了。

“老周,你先睡,等一会叫我,咱们两个轮着站岗。”李久现在也是硬挺着。

“不,你先睡,我在下河荡睡过了,我没有你们累,再说了,我还想到村子里去踅摸点吃的,大伙的晚饭还没辙呢。”周大牙说道。

“你还是别去找了,等会睡醒了,大伙一起去找,你一个人去危险。”说话间李久已经歪着脑袋在稻草上睡着了。

周大牙没有听李久的,他拿上自己的步枪,一个人在村里悄悄的转悠开了,有经验的他专门往房子修的漂亮的地方去,进去以后,又专门去找后院,看看有没有地窖之类的地方。在周大牙的老家,财主们往往在后院的地窖里藏匿带不走的粮食和金银细软,可是这次周大牙又失算了。这里是江南地区,雨水厚,地下水也很丰富,要是挖地窖,用不了多深就会出水,那种北方的事情不可能在这里发生,除非这家人非常有钱,使用水泥进行防护,否则根本不可能。即便是用水泥防护,也很难保证储藏的粮食不发霉变质,因此南方的地主很少存粮,都是尽快的售卖出去,这也是为什么从三国时期起南方就有三大米市,而北方却没有。

功夫不负有心人,转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周大牙还真是在这个村子里找到了一些来不及带走的稻米和腊肉,他不会做稻米,反正放水煮就是了,至于那些腊肉也被周大牙用刺刀剁成了肉丁扔进了稻米里去煮。

在哪儿煮啊?祠堂的旁边耳房里就有厨房,但凡是宗族祠堂都有这个东西,每到喜庆祭祀的时候,族里有名头的人都会在祠堂的门口“大摆筵席”,虽然全国各地不一样,但是基本上是大同小异,国人靠什么凝聚在一起?靠的就是这最基本的宗祠,这个宗祠在古代就是“家”。

太阳西下,寂静的小村子里飘起了饭香,李久第一个醒了,他知道这是周大牙照顾自己,没有叫自己起来替换,反而还是去找了吃的,正在给大家做饭。

此时的李久心情很是阴郁,他不知道该向哪里去,这个兵他当的够了,他不想再去什么部队里继续吃饷当兵了,没有前途,也没有希望,愁!

饥饿让弟兄们的嗅觉变得格外灵敏,李久醒来不久,狗蛋醒了,赵豁子醒了,曲麻子醒了,那几个累的脱离的粤军兄弟也醒了。

“各位兄弟,老天饿不死瞎家雀,看看我给大伙找来了什么?香不香?”

此时的周大牙倍儿有成就感,裂着大嘴呲着大板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