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又成了散兵(6)

草庵铺是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小镇,从这里一直向西走上180里就能到合肥县,这个时期的合肥县啥都不是,就是一个普通的县城。说合肥普通也不大对,因为在此之前合肥是庐州府的府治,多少也算是个繁华的地带。李鸿章就是这里人,因此,在官场里,李鸿章也被称为“李合肥”,当时,人们习惯用这样的称谓来相互恭维,毕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好比黎元洪就被人称为“黎黄陂”,段祺瑞也被称为“段六安”,还有那个短命的洪宪皇帝“袁项城”。

设置安徽行省的年代比较晚,虽然这里的历史沉淀几乎贯穿了整个民族的历史,但是,这片地方成为行省是在清初康熙六年,当时是把前明的南京辖区一分为二,形成了后世的江苏省和安徽省,江苏省的名称是用江宁府和苏州府的前一个字组成,而安徽省则是用安庆府徽州府的前一个字组成。安徽省的省会最早是在安庆,后来在北洋时期改到了蚌埠,合肥成为省会是抗日胜利之后的事情,直到1952年才正式设市。

“这个小镇不错,现在离天亮还有2个小时,今天白天就不走了。我们现在是往西走,先去合肥县,到了那里我们再转道向北,进入河南咱们就好办了。白天,我们就在这个小镇子上睡觉,还是原来的办法,白天休息晚上走路,免得咱们这些家伙吓着行路的人,还容易引起一些土匪打主意。”李久说完拍拍放在一边的两杆步枪,合上了那份从鬼子手上缴获的地图。

“嗯,就按你说的办,我也是真的走的很累了,咱们这两天可没少走路,再走下去,我这把老骨头就熬不住了!”周大牙点头同意,掏出卷烟抽出了一根点上,“你们放心的睡,等会天亮了我去找点吃的,年纪大了,觉少。”

李久此时心绪很是烦乱,也没有多想,这个偏僻的小镇子几乎都没人了,他也不担心油滑成精的周大牙能出个什么状况。还是老习惯,在镇子里找了个祠堂,铺上稻草,倒下就睡。周大牙和狗蛋也有样学样,抱来一大捆稻草,找个墙角铺好,老周小心的抽着烟,狗蛋是不管不问蒙头大睡。

12月的安徽,气温虽说达不到滴水成冰,可也是寒风凛冽,祠堂的大厅里四处漏风……67军从河南出发的时候还是秋天,没有发棉衣,现在,仅穿着单衣的三个人是越睡越冷。走路的时候不觉得,可这一睡下才发现寒冷刺骨。

周大牙第一个睡不着爬了起来,跟着就是李久,狗蛋也睡不下去了。周大牙要去镇子里找吃的,狗蛋立即跳起来要跟着去,那样子就是看到吃的就会马上咬一口先解饿。李久没有跟他们争,示意自己去找柴火点上,否则大家会冻死。

用老法子在祠堂的正堂里点上了火,李久终于算是暖和了,迷迷糊糊的就又睡过去了。这些天来,他操心多,用劲也不少,疲乏的狠了。

李久做梦了,梦见了义父在数落他没有把山寨的弟兄照顾好。他又做梦了,梦见了冯瘸子拿着本书在给他讲民族大义。过一会有梦见了张大疤子嘲笑他做了缩头乌龟。他还梦见了东北军里的剑拔弩张,梦见了67军的老长官……

啪啪!枪声,梦里的枪声打的很响,噼里啪啦的,不知道是谁在打谁……

嗯?不对!这不是梦,是现实,而且枪声不对。“坏了,周大牙他们出事了!”

李久一个轱辘爬了起来,一手抄起放在傍边的步枪,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钱屸辛苦的走了一天,才从江北那边走到了草庵铺,一路上还用一块大洋蹭了一段逃难人家的大车,否则,以她的脚力,根本就到不了草庵铺。

头天晚上天已经黑透了,她才在月光下看到了这个黑漆漆的镇子,原本打算找户人家借宿一下,可没想到这个镇子里居然没有人,全都跑空了。

草庵铺据说最早是个出家人的地方,由于修行的师太懂得给人看病,于是就有人到了这里求医问药,慢慢的就有人在这里以物易物的交易,最后发展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中国的地名其实很有意思,往往在地名里就给定性了。有些地方叫“铺”,含义就是个集市,当然,这叫“铺”的含义里还有其他非农业行业聚集的意思,不如说在这个草庵铺里就有“铁匠”“木匠”“篾匠”“药铺”等铺面,甚至还有一个棺材铺。作为一个集市,居住在这里的人大多在乡下还有自己的老屋或者亲戚什么的,一旦遇到了战乱,这里的人就会回到乡下去避难。所以,当钱屸走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空无一人。

没人的草庵铺倒是有充裕的房子让钱屸住上一晚,只是这里没有吃的,好在钱屸从江北出来的时候包袱里带着几个馒头,找了间看上去还不错的房子,给自己烧了开水,一是用开水把馒头泡开好吃,二是给自己泡泡脚,走了一天,两条腿像铅一样的沉重,泡泡脚解乏,这是江书记告诉她的。

这户人家显然是富户,柜子里还放着二床半新不旧的被褥,钱屸现在也无法讲究了,摸着黑睡下了。

没有人的村子,没有雄鸡打鸣,多年的习惯让钱屸一早就醒了过来,正在她准备弄点水洗洗脸的时候,她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从对面铺子里也听到了翻箱倒柜的声音,钱屸从门缝里看到了两个穿着国军军装的人正在到处“劫掠”,那个高点的人腰间已经缠着几个包袱了……

“坏了,遇到溃兵了!”钱屸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下意识的从腰间掏出了那把手枪,随即打开保险推上了子弹。

钱屸没有受过军训,但是由于地下工作的需要,也跟着其他同志学过打枪,全部的射击经验是打过三发实弹,没法子,子弹金贵,尤其是这枪牌撸子的子弹不好搞,基本上都是高端人士才能买到,国内根本就不生产。

临街的铺子没有院子,打开房门就做生意,可是这样的房子却是分着里外间,柜台后面的房子是放货物的,可惜,这里的货物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了,都是一些土碗土罐和竹编柳条筐之类的东西,再往后才是院子和住房。经济发达地区的集市在沿街的店铺上还会修建二层的楼房,只不过像草庵铺这样的小集镇用不着盖的那么奢华了。

钱屸悄悄的退回到自己住的后院,拿着手枪的手僵硬的在发抖,她是个年轻的女子,遇上这样的溃兵,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街面上,周大牙正带着狗蛋四处的踅摸,至少目前他们从一个“米铺”的粮库里刮出了几斤陈米,还从一个杂货铺里找到了一盒卷烟,从成衣铺里找了几件衣服,还找到了几床薄被,狗蛋甚至已经把一个小被子披在了身上,暖和了不少。

周大牙是个老兵痞,有些铺子他压根就不进去,周大牙不认识字,可那个年代认识字的也不多,各家铺子上都挂着标明特色的“幌子”,让客人一看就知道这个铺子是干啥的。卖农具的挂个镰刀,杂货铺门口一定是香烟广告,药铺门口必定有“仁丹”的广告,所以,周大牙不会进错门。

钱屸住的这家是这条街上房子品相最好的,这是个“当铺”,而对面则是个“钱庄”,周大牙再怎么不识字,这两个铺子自然是认得,他先去了钱庄搜索,希望能够有所发现,结果除了找到了3个银毫子之外就没找到什么。于是他转身准备去对面的“当铺”。

狗蛋很喜欢,很开心,第一是找到米了,至少今天有的吃,第二,干爹找到一包烟,这是个好兆头。第三,刚才那三个银毫子是他在柜台缝隙里找到的,虽然拢共才6毫,连一块大洋都不到,可好歹也是钱啊,比铜板要值钱,是硬通货。

银毫子是民国初年使用大洋时的辅币,面额为2毫,这也是借鉴当时在香港流通的银币而出现的,大洋在进行小面额交易的时候很不方便,于是就出现了二毫、五毫这样的辅币,还有半毫、一毫的,这些辅币也是用银子做的,只不过含银量没有大洋高,据记载是银七铜三的比例。由于银毫子的使用极大的方便了民间的交易,于是,很快就从广东在南方蔓延开了,北伐战争结束后,银毫子已经遍布大江南北,有的军阀甚至收缴大洋重铸银毫,获利颇丰。

狗蛋认为自己的运气好,就率先向对面的当铺跑了过去。

当铺的门面比较特殊,高高的柜台,要想进去得打开旁边的栅栏门,这些都难不住狗蛋,他一进去就在柜台及周围翻找,可惜,除了一些典当的破衣烂衫和狗蛋说不清楚的物件之外,狗蛋就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于是,狗蛋又向柜台后面的库房摸去,他不相信自己找不到东西。

看着狗蛋在那里翻箱倒柜的乱找,周大牙摇摇头,掏出卷烟点上了一根,有了几斤大米,起码可以混过几天,至于往后的事情,周大牙懒得去想,他的神经早就麻木了。兵痞的最高境界就是得过且过,混过一天赚一天。

外面翻箱倒柜的声音刺激着钱屸,每一次碰撞的声音都让钱屸的脑门上冒出一滴汗珠,紧张的她鼻翼不断的在扇动着,她实在感到了孤立无援,靠的就是手上的这把小手枪了。

“干爹,这后面还有好大一个院子。咱们进去看看吧!”

没有找到值钱东西的狗蛋对刚刚抽完烟的周大牙小声说道,毕竟这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情,狗蛋还知道要小声的说话。

“傻小子,这是个当铺,估计没有咱们要的东西,你到后院去最多也就是多找几床杯子,如果有棉衣的话就拿上,这天是越来越冷了。”

周大牙摆摆手让狗蛋先进去,因为他发现这个当铺的柜台旁边的墙壁上有个暗门,没经验的狗蛋竟然忽略过去了。

周大牙找了一会机关,没有发现,于是拔出了刺刀准备硬翘了,结果刀尖轻轻的一扎,那暗门就自己弹开了,原来是个按一下就开,按一下就关的普通门扣,里面居然放着一个黑漆漆的坛子,他拔下坛子口,里面居然有半坛子的银毫子,这下周大牙觉得是发了。他知道,这是当铺在交易的时候把零件放在这个坛子里,积攒到一定程度后再去兑换成大洋。从眼下这个数量看,至少应该值上几十块大洋的,而且都是银毫子,一路上买东西可是方便多了。

就在周大牙开心的找了快破衣服把这些银毫子扎起来的时候,后院里的狗蛋出事了,一声枪响把狗蛋吓的顶在了那里,平时看着机灵的狗蛋竟然呆住了。

钱屸的第一枪打飞了,这么近的距离她给打飞了,紧张太紧张了。

当狗蛋在后院里折腾的时候,钱屸的神经几乎绷断了,当他看着狗蛋把脑袋伸进了屋子们的时候,紧张的钱屸就开枪了,可这一枪打飞了。

狗蛋惊恐的看着就在眼前的枪口,他不知道是该跑还是不跑,正在想着,钱屸的第二枪又响了。这次没有打飞,子弹直接从鼻梁骨上钻了进去,狗蛋甚至都没有叫一声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枪声把周大牙也给惊呆了,第一枪的时候他就转身向后院跑去,他看见狗蛋还愣在那里,于是大声的喊了起来,手也向斜背在身后的步枪摸去……

第二枪响了,狗蛋像个麻袋片那样飘落在门口,此时的周大牙已经牙呲目裂,“狗蛋!”可是他的枪却是拿不下来,刚才捆那包银毫子的时候,把背着的枪也捆在了后背上,一时半会竟然抽不出来,刺刀又落在了柜台上……

看着不顾一切扑过来的周大牙,钱屸闭上眼睛又开了第三枪……

周大牙张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胸口流淌出来的鲜血,扑通一声倒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