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三十七章 宜阳郡主

正日吉时,宾主落座。袁承杰作为新郎,孙一刀的亲戚朋友面前露面。乡亲们感恩于他之前救济粮食,对他十分敬重。村民们多多少少包个红包来随礼。孙一刀知道大伙都不宽裕,一概不收。他让孙大娘与孙慧欣一般打扮,披红带金。将韩韵婵与女儿、女婿一同领向宾客们,一一介绍。

袁承杰恭恭敬敬的跟随老丈人、新丈母娘,携着新媳妇,一桌一桌的敬过来。算上自己的兵,前后六十多张桌子,六百余人。袁帮主碍于情面,一桌不漏,喝六十余杯酒,可不喝的酩酊大醉。

隔着两日便是冬市,袁承杰帮着老丈人一起张罗。三天的冬市,方圆百里之内的猎户全来了,为数四五千人。大大小小的商人驾着马车赶来采购。孙一刀的大院子一下子挤得水泄不通。三天下来,卖掉的皮草,肉干,名贵中药等超过八万两银子。孙一刀作为组织者,从商人哪里抽成四百两银子作为报酬。这是他一年唯一的收入,不过抵得上他村里大部分人家四十年的收入。

收市后将近年关,袁承杰劝老丈人随他回杨家坳过年。孙一刀想着过年要祭奠祖宗,韩韵婵想着春节要去洛宁看儿子女儿,他们俩相约过完元宵节再去渑池。袁承杰想让手下留下保护老丈人,孙一刀执意不肯。

他说道:“我一把老骨头,还怕人来劫不成?再说大过年的,教你手下们守着我,没的休息,我心里过意不去。”袁帮主只好带着孙慧欣,领着孙福泰及手下二百三十号人回渑池。

除夕那天,孙慧欣请上杨若兰,袁承杰叫上孙福泰,四个人一起吃顿年夜饭。孙慧欣有意将杨若兰介绍给孙福泰,怎耐孙福泰觉得她被孙贵用过强,不管得没得手,总觉得不堪。杨若兰家里读过几年书,看不上孙福泰这样的武夫。袁承杰觉得两人根本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哪合得来,孙慧欣只得作罢。

春节期间,赵诚在宜阳的手下来报,宜阳郡主跟蒋太守的人来往密切。袁帮主打算去一趟宜阳县城,拜访一下宜阳郡主。从她哪里探探口风。他带着两个亲兵,绕过新安直奔宜阳。

三人来到宜阳城,谁知田敬耀去洛阳主持堂口场面。赵诚和金天佑接着袁帮主。朱绮雯住在宜阳城中原来袁承杰的屋子,赵城一直安排人照顾着她。袁承杰有四五个月没见过她,这次再见朱姑娘,见她眼泪汪汪的,袁将军心有不忍。问她道:“你这些日子过得可好?”

朱绮雯见问,眼泪流下来,低声啜泣几下,回道:“我以为袁将军娶了妻子,忘记绮雯了。”袁承杰靠近她,抚摸朱绮雯的脸庞,替她擦干泪水。愧疚的说道:“你放心,我定不会抛弃你。”

“将军纵不弃我,怕夫人容我不下。”

“慧欣哪里我会慢慢作工作,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朱绮雯哪有不应之理,当晚两人温存一番。

翌日一早,袁承杰带着朱姑娘前去拜访宜阳郡主。郡主府邸比较低调,四间两进深的瓦房。门口只有一个通报的门童,别无仆役。袁承杰携朱绮雯,买了点礼品,算是正月里拜见准丈母娘。门童领进去,郡主已在屋门外迎着。

朱姑娘先向宜阳郡主道万福,说到:“绮雯给娘拜年!”袁承杰跟着行礼道:“拜见郡主。”

朱郡主五十多岁,保养的很好。她的眼中透着一股看透人心的深邃,乐呵呵说道:“姑爷、姑娘来了,快休叫郡主,姑爷该叫我娘才是。”

袁承杰忙改口说道:“承杰见过娘。”

宜阳郡主膝下无子,只生的两个女儿。故此许朱太守娶一房如夫人。谁知如夫人生的一个女儿,没多久便一命呜呼。朱太守原指望如夫人生个儿子,以解膝下荒凉,终究天不遂人愿。宜阳郡主亲生的两个女儿早许配人家。大女儿嫁给朱太守的同年郭御史儿子为妻,如今人在北京。二女儿嫁给退休的原江苏盐政的小儿子为妻,现在洛阳居住。

朱绮雯非郡主亲出,受洛阳太守的请托,将最后一个女儿随便嫁于袁承杰。计划当作眼线安插在袁承杰身边,没想到朱姑娘见袁将军是个英雄,铁了心跟随。并没给郡主传来信息。

朱郡主先与两人聊些生活情况,朱姑娘自然捡好的说,半句不提袁承杰娶妻,冷落她之事。袁帮主略客套几句,先道明来意:“承杰敢问娘,可与洛阳太守蒋梦珏熟识?”

宜阳郡主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袁承杰言下之意。他既然与官府脱离干系自立门户,怎会将郡主放在眼里,无非朱绮雯面上,叫她一声娘而已。如今整个宜阳城落在袁承杰手里,她宜阳郡主如何是对手,她得借着朱绮雯家母的身份与袁帮主处好关系。郡主笑着承认道:

“确实熟悉。先夫为商丘太守时,两人常有往来,相互间有些帮衬。先夫离任回乡后,蒋太守颇多照顾。故此他与我家算是故旧。”

“尚兴田去年攻打韩城镇一事,娘是否知情?”

“如此大事,我当然听说了。听闻你将计就计诱骗尚兴田大军出城,乘机夺了本县。”

袁帮主不紧不慢的说:“娘说的是事后,我问的是事前。娘有否参与其事?”

朱郡主见话已挑明,便收敛笑容,一脸傲慢的说道:“袁承杰,你今天来此是向我兴师问罪吗?朱家现如今就我一个老太婆,你便抓了去罢!”

朱姑娘不安的看着袁承杰,生怕他和家母吵翻。自己不知该如何是好。袁承杰明白朱绮雯的意思,他缓下语气说道:

“承杰不敢。过去的事我不想再追究,只是问个明白,解开心中疑惑而已。”

“你既然想弄明白,老身不妨与你直说吧。”朱郡主端坐着,一副凛然不可犯的高冷气质,“尚兴田欲夺取韩城镇,置你于死地之事,我事前确实不知。我事后也是从蒋太守处获知此事。”

“如此说来,娘是清白的?”

“清白倒也不敢当。毕竟绮雯是他们与我商量好,有意派到你身边。谁知这丫头胳膊肘朝外拐,进了你门户便向着你,没提供过一点有用的消息。”

“绮雯的事你不必多说,我相信她。”朱姑娘听袁承杰如此说,感激的看他一眼。

“至于那个尚兴田,苦于洛阳的帮内产业仰仗官府照应,不得不出面抢你的韩城镇。其实他不过是露在面上的一颗棋子而已。幕后主谋是刑部尚书杨仁化,居中调度的是蒋太守。”

袁承杰依然坦然自若,他早知道个中关系,说道:“我与杨仁化,有些个人恩怨。不过与郡主您并无过节。您何苦要与他们共谋?”

“不是我要与他们共谋,杨尚书、蒋太守于我家有恩,我是碍于情面,受人之托。”朱郡主便将事情原委跟袁承杰讲明白。

宜阳郡主的亡夫朱太守之所以去职商丘太守,并非所说的病退,而是另有隐情。只因他在任时一个镇子村民遭旱灾交不起田租赋税。县令差人去缉拿,激起民愤,将差人打死两人,打伤五六个。朱太守接县令急报,勃然大怒,小小刁民竟敢如此目无王法。当即派遣商丘守备领三千官兵前去弹压。谁知周围四五个乡镇灾民闻讯,尽皆赶来。聚拢起四五万人,将官兵团团围住。商丘守备怕众怒难犯,激起更大的伤亡,与村民谈妥,答应不抓人。村民尽行散去,守备这才脱身,领兵安全回来复命。

朱太守觉得守备如此窝囊,不敢作为。当面大斥其过,将其就地免职。另换一个将领,率军健一万人,重新赶去抓人。这下子百姓彻底惹火了,认为官府言而无信,聚众闹将起来。

商丘太守最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镇压下去。官兵百姓各有三四千人死伤。此事传到朝廷,亏得蒋太守恩师杨尚书从中周旋,定性为暴民造反,官府弹压过当,才从有司面上过了。最后内阁票拟到皇帝手里,皇上一看太守夫人系宜阳郡主,论辈分还是自己的堂姐,更加网开一面。朱太守本来论罪当革职为民,遂改为以病退休。

杨仁化当作自己的功劳,传达给宜阳郡主和朱太守。他们自然对杨尚书感恩戴德。故蒋太守想找个女子安插到袁承杰身边时,想到郡主有个女儿貌美堪用,又在尚兴田治下,有机会靠近。便与郡主如此这般商议。

“娘所说的商丘守备是否叫做俞汉涛?”袁承杰想起周鹏举说过此人做过商丘守备。

“我记不得名字。好似洛阳人吧,先夫免了他职务,他便回洛阳去了。”

袁帮主觉得与周鹏举说的对的上,应是俞汉涛无疑。他想着周鹏举那边没有回音,自己该去洛阳亲自请俞守备出马,替龙洛刀训练骑兵,此是当务之急。

袁承杰告诉郡主:“娘如有什么缺的,尽管告诉我手下,他们会尽量满足。”朱郡主笑着说好。他们俩口子与朱郡主再闲叙几句,告辞出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