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第五章 七班(1)

李久来到了大柳庄,一个离无名村30多里的山村。这里的居民比无名村多多了,100多户人家,算是山里的一个“重镇”了。

团部设在庄子里靠近操场的地方,没错,是操场。独立团来了之后,修了一个面积不算小的操场,一队队的新兵正在那里训练。

“根据上级的指示,钱屸同志已经离开了这里。我知道你叫李久,关于你,是否留下来加入我们八路军?我们是欢迎你的。”政委乔一得亲自与李久谈话。

“我可以加入八路军,反正我也没地方去。”李久想了想后说道。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钱屸同志没有仔细的向我们介绍你,可我们也看出来了,你是个老兵,把你放到新兵连去不合适,既然你同意加入,那么暂时在团部呆着你没意见吧?等我们对你了解情况以后,我们再另行安排可好?”

“我没意见。”李久还是话不多。

“那好,你先把自己的步枪交上来,等手续办完了再发还给你。”

李久听话的把自己的那把中正式步枪平放在桌子上,然后立正站好。

“小贾,你带他先去领军装和安排一下住处,另外,你把我们部队的纪律跟他说一下,要善待新来的同志。”乔一得站起来高兴的与李久握手。

小贾大号贾进才,是团部警卫排的战士,是个精干利索的小伙子。

李久身材高大,团里找不出合适的军装,没法子,只好去找村里的妇救会重新给他做,机灵的小贾让妇救会一次多做几套,反正这次做军装的布也是李久自己带来的,这点倒是没有谁说闲话。

李久还没有正式被允许加入,住的地方不好安排,于是,小贾灵机一动,让李久暂时到禁闭室去住两天。

看着门口写着“禁闭室”几个字,李久的脸色不是那么好看了。

“你识字?”小贾惊愕的看着李久的黑脸,“那个……你不是被关禁闭,是临时借住,那啥……我找块麻袋把这几个字挡起来。再说,门口没有哨兵就不算关禁闭是不是,这里也经常有人借宿的……”

“那为什么不写上‘招待所’?”李久闷声发了一句牢骚。

李久没有再说话,拿着刚发的被子走了进去。

禁闭室的位置很孤单,周围没有建筑,不知道这个房子原来是干什么用的,也许是独立团来了之后单独建的吧。一半土墙,一半木头的建筑,一个大大的窗框,仅仅有个用粗毛毡做的帘子挡着,连个窗户都没有做。白天卷起来,晚上放下来挡风,简易的不能再简易了。

“吃饭去团部食堂,你是新来的,对你没啥要求,有几点我先对你说说……”

小贾大致的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说了,又把八路军的群众政策说了一下,这入伍的政治教育算是就这么结束了。

之所以让钱屸在无名村等了那么久,就是因为钱屸写的那串数字的密级太高,从独立团转到军分区又转到边区,最后才发到延安,等到延安那边传回信来,还是要一级级的向下转。乔一得不知道钱屸的身份,可上级给他的指示就是“确保来人安全,亲自去接”,这才有乔一得大驾无名村。

乔一得带回了重要人物,直接就派了一个排的战士把钱屸送到了旅部,因为在旅部有电台可以直接与延安联系。而李久,乔一得觉得这是个难得的人才,不为别的,就为他单枪匹马的可以把钱屸从战区送到这里,这就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你是说你捡了宝?”刚刚从旅部开会回来的团长易云龙掏出从旅长那打劫来的卷烟点上了一根,“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在我看,那就是个当了逃兵的老兵油子,小贾,带我去看看。”

小贾应声出来,“是!”

可是在禁闭室里没有看到李久,李久被子叠的整齐,房间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可人却是不见了。

李久住在这房子里三天了,这三天他认识了到这里的第一个熟人。

第一天,吃过早饭在床上冥思的李久被一个泥球给打中了后脑勺,他翻身过来,看着空旷的窗户。随即一个扎着喜娃小辫子的小脸慢慢的从窗户下面伸了出来,大大的眼睛还在滴流转,他看见了李久正盯着自己,猛然举起了双手,原来他还拿着一把弹弓正在对着李久瞄准,李久没有给这小鬼发射的机会,手中的那个泥球扬手就打了出去。

李久不是瞄向那小孩打的,而是使劲的照着窗框上的土砖打了过去,以李久的腕力,那泥球瞬间就在土砖上炸开,扬起了一片土渣飞起,小东西顿时被炸了个满脸花……好不狼狈。

“哎呀!小爷这次打眼了,点子扎手!”

稀里哗啦,咕咚啪嚓……小辫子从站着的柳条筐上摔到地上,扬起尘土一片。

“喂,小子,你是谁家的?这么淘,你家大人不管你吗?”

“我还想问你是哪儿的,我没见过你,你怎么一来就关了禁闭?”

“我不是被关禁闭,我是临时借住。”

“得了得了,知道你不好意思说实话,我不问你了,我叫万红旗,你叫什么?”

“啊,我叫李久,刚刚到这里,还不知道会分配到哪儿呢。”

“你想分到哪儿?我可以给你帮忙!”缺德孩子竟然开始大包大揽了。

“分到哪儿都一样,反正是个大头兵。”李久无所谓的说道。

“你这人倒是好说话,瞧你这块头简直就是个骆驼,以后我就叫你骆驼好了。”

得!李久还没有进入,这就被人起了外号,不过这外号李久喜欢,骆驼嘛,身高体壮吃苦耐劳,是个好名字。

“拉我一把啊,真是没眼力见!”缺德孩子站起来伸出了小手。

“那边有门,你干嘛不从大门进来?”李久不买账。

“你不懂!我要是从那里进来就算是又被关禁闭了,不是好兆头,我要从窗户里进去!你拉不拉我?”缺德孩子用袖子抹了一把快要流下来的鼻涕。

李久伸出了大手,轻轻一提就把那缺德孩子拎进了房子。

“你是独立团领导的孩子吧?连名字都叫的那么有个性。”李久说道。

“我是独立团的不假,可不是谁的孩子。”缺德孩子大刺刺的扫视着禁闭室,“你把这里收拾的太干净了,以后我都没法来住了!”

“啥?这里是你原来住的地方?”李久有些惊愕了。

“不是我固定住的地方,可我经常来。”缺德孩子大言不惭毫无愧色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经常被关禁闭?看来你是个不省心的。”李久嘲讽着说道。

“关个紧闭算啥,只要玩的开心就行!”光头上的朝天辫晃悠着,显得得意,随即缺德孩子翘着小脸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还要打你的?还有,你那一手是怎么做到的?打了我个满脸花。”

“你不了解对手,贸然进攻,焉能不败。”李久笑嘻嘻的说道。

“你也不了解我啊?你为什么就可以做到?”小辫不服气的问道。

“我对你的了解要比你想的多一些。”李久伸手从小辫子的口袋掏出一个泥球,“这玩意我小时候也玩过,从这搓泥的水平看,可以知道你的年纪大概在12岁左右,从这泥球干燥的程度来看,大约是几天前做的,还没有干透,这说明你是个没有多少计划的,有了这些判断,再做出适当的反击计划不难!”

小辫子瞪大眼睛,“行家呀!你还懂什么?都教给我!好不好骆驼。”

李久正在苦闷,突然有这么个孩子来跟自己打趣也是一件好事。李久喜欢跟孩子在一起,因为他们天真无邪,在无名村的时候就是这样。

也许是跟这小子投缘,也许是李久一个人呆得枯燥无味,于是他给这小子讲起了基础步兵战术,一个是把课堂上听过的东西复述一遍,一个是听的津津有味。

“步兵是一个古老却又不断发展的兵种,从有军队那一天开始,步兵就存在了,随着时代的发展的技术的进步,步兵战术在不断的发展和变化,但是单兵的基本能力要求无外乎就是体能、技能和智能……”

李久一边讲着一边用根小棍在地上画着,他猛然发现眼前这孩子居然不识字,顿时,他的眉毛皱了起来。

“你不识字?”李久沉声问道,“不识字你怎么学习这些战术?乱弹琴!”

小屁孩一脸的尴尬和羞愧,“我,我不喜欢去上文化课,多麻烦啊!浪费时间嘛,你就讲给我听好了,我记性可好了,保证能记住!”

看着万红旗那天真的表情,李久很是无奈,国人文盲甚多,大多数人不以为耻,有没有反以为荣的李久不知道,可眼前这孩子似乎就是反以为荣。

“不识字不行,你要是想学,从今天开始,每天至少要认识十个字,否则,你将来没有希望,还会……被淘汰的!”李久说。

“啥叫淘汰?啥意思!”小辫子一副不要脸的样子,傻呵呵的问着李久。

“淘过米吗?”见小家伙点头就继续说,“淘米的时候是不是要把米里的沙土和沫子用水冲掉?那些被冲掉的垃圾就是淘汰,你想当那些沫子吗?”

小辫似乎被震撼了,不停的抖动着,使劲的咬咬牙齿,最后算是点头了。

从这天开始,小辫子跟李久就混熟了,这孩子的确记忆不错,上午教的几个字很快就记住了,这也是李久根据这缺德孩子的兴趣来教他认字的,比如他一开始教的就是“步枪、机枪、子弹、手榴弹”这样的词汇和单字,很快,枪字就没问题了,弹字也没有了问题。三天不到,小家伙居然会写了30多个字了。

这天,缺德孩子带着李久到后山去进行野训了,他想看看李久说的那些能耐都是啥样,至少得看看什么是单兵掩体。

独立团没有工兵锹,大柳庄也没有,李久只好到找老乡借了一把铁锨,在后山的土坡上给缺德孩子挖了一个单兵掩体,还象征性的挖了一段战壕。看着这些东西,缺德孩子不理解,“这有什么用?”

“好吧!演示一下作用,你拿着弹弓到30米外,随便向这里打,我就坐在这掩体里,你只要打中了,今天可以少认识一个字。”李久示意缺德孩子去那边。

小辫子按照李久说的,使劲的用弹弓打李久,可在掩体后面的李久安然无恙,甚至还让缺德孩子可以再近一点打,一样打不着。小辫子终于明白了这单兵掩体的作用。李久又在掩体周围画出了其他的掩体示意图,说明多个单兵掩体配合起来组成一道班排级的阻击阵地,告诉小红旗,如何利用交叉火力打击敌人。

“骆驼,你这么大本事咋就当个大头兵呢?要不我去找团长要一个班长给你当当,我和你再到警卫排拉上几个人,咱们成立一个直属班如何?”小辫子说道。

“你?凭什么你有那么大的面子?你说瞎话是不是张嘴就来?”

“切!别那么看我,烦人,好了好了,告诉你实话也没啥!咱们都是战友了,你说是不是?我啊,是独立团的孩子,团长大叔政委大叔那里我都能说上话,尤其是团长大叔,最是喜欢我,我那些坏招都是跟他学的?”

于是,下午的学习变成了恳谈会,李久听的是目瞪口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