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七班(4)

马二狗带的侦缉队没有多少人,十几个人,除了村口放了一个岗哨之外,都在秦富贵家里睡着。侦缉队本身也没有长枪,为了这次任务,特地从县里找了2杆长枪和一挺捷克式轻机枪,这些枪全部都放在炕头上。

李久告别了赵大娘,从灶台上拿了一把切菜刀,这把刀李久住在这里的时候他就磨好了,当时是为了切狼肉,现在他要拿着这把菜刀去切汉奸的脖子。

秦富贵家是村子里最大的院子,有正房二间左右偏房各一间,那些汉奸全都在这些屋子里呼呼大睡,以李久的身手,就是这些人都没睡着,在李久的手下能活着出去的也不会有几个,何况这些家伙都醉醺醺的呼呼大睡?

施展开轻身功夫,左右偏房里的几个土匪都被李久割了脖子,李久是响马出身,对这些鸡鸣狗盗的手法门儿精,横七竖八躺在炕上的家伙都被捂着嘴巴割断了颈动脉,随即一扭,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弄完了偏房正准备去正房的时候,那个马二狗居然起身去撒尿,猛一看有人冲过来,那菜刀上的血还在滴,老兵痞的第六感还真是不错,翻身就缩回去,从后窗户跑了,等到李久解决正房里还剩下的两个,那马二狗已经不见踪影……

找到了柴房里的秦富贵,此时的秦富贵脸色苍白,应该是大腿挨了那一枪流血的缘故,李久仔细看看秦富贵的枪伤,发现伤倒是不重,可是子弹卡在里面没有出来,原来这马二狗使的驳壳枪子弹是他妈的复装弹,力道有限,偏偏这秦富贵又穿了一件超级厚也超级味儿的老羊皮袄,子弹穿过羊皮袄的时候就已经被减弱了不小,打进大腿里就没力气钻出去了,这可苦了秦富贵了。

“啪啪!”猛然,村外响起了枪声,李久一听就是驳壳枪的声音,难道还有敌人来袭?李久提起那支七九步枪就冲了出去。跑到村口,只见小贾拿着枪还在那里瞄,而小红旗在一边恨的直跺脚。

等到李久追到小贾那里,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不用说,小贾打的就是翻窗跑掉的马二狗,这马二狗是老兵油子,也是个惯匪,能够具有这样两个名号的人必须要有脚底抹油的本事,否则活不长。

“叫你把枪给我,你不给,瞧瞧你这烂枪法,到了手的兔子跑了!”缺德孩子跑过来嘴里念叨着,眼睛却是看着李久,那意思是询问结果。

“小贾,你在这里放哨,看到来人就鸣枪!”说着李久把步枪扔给了小贾,“小红旗,跟我进村,你负责去各家各户检查,有绑住的都给他们解开。我得去给秦大哥把子弹挖出来,我们在秦大哥家碰头,院子最大的就是秦大哥家!”

说着李久把从一个土匪身上抓来的驳壳枪扔给了小红旗,小红旗高兴坏了,一个立正,“得令!”

回到秦富贵家,老秦已经把被捆在猪圈里的几个孩子都解开了,他的大腿这样一动又流血了。

“秦大哥,你现在不要动,我想法子把子弹给你挖出来!”李久说道。

“村里还有不少人都被捆着呢,我得去救他们。”秦富贵说。

“我叫小红旗去了,你就别操心了。”李久又对那几个半大小子说道,“把你爹扶好,我进去拾捣一下,等会给你爹取子弹,那个谁,你去烧点开水,放一把盐在里面。烧水前把锅刷刷干净!千万别糊弄!”

李久要进屋去拾捣,实际上是把屋子里的那些死尸给弄出来,现在秦富贵家的这几间房子里都是尸体,他怕孩子们看着害怕,另外,就是打扫战场,看看这些土匪身上有多少家伙。

很快,李久把那些尸体都集中到了猪圈里,一共找到了10把盒子炮,一水的东北造镜面匣子,这是鬼子占领的东北军工厂仿制的,质量相当不错,成色也都是新的。二支七九步枪和一挺轻机枪的成色也不错,居然都是阎老西的西北造,看来是太原沦陷后被鬼子缴获后拿来装备伪军的。

在日军占领东北和华北以及江南是多有时期,都整编了相当数量的伪军,而这些伪军的装备是与当时的国民党军队完全一样的,使用的是最早仿制的德国毛瑟步枪,俗称七九步枪。即便是国军装备的中正式步枪,也是仿造德国毛瑟步枪,只不过前者是仿制的毛瑟1898式,后者是仿制德国毛瑟1924式,使用的枪弹是一样的,不过中正式的枪管要短一些。

在日战区的伪军,日本军方不会给他们自己的制式武器一枪一弹,也不给经费,事实上是日战区的中国老百姓养着这些伪军,反过来让这些伪军欺压老百姓。日军占领了许多军工厂,他们修复后生产的武器仍然是原来的国军和军阀的制式武器,日本鬼子不会把他们的武器图纸拿过来。所以,伪军和日军在作战时,根本就无法配合,武器弹药都无法通用。

有段时间,有人说抗战期间八路游而不击,还拿出许多数据来证明他们的论点。其实只要看看各自抓的俘虏和使用的武器就清楚了,抗战结束的时候,八路军的主要装备是三八大盖,有首歌里是这样唱的,“我擦好了三八枪,我子弹上了膛……”,可见,当时主力部队装备的是三八式步枪,那么这些三八步枪是哪里来的?不会是鬼子供应的,只能是大量杀伤鬼子缴获的。

马二狗这群土匪成了侦缉队后,首先是发给了他们盒子炮,两支长枪和机枪是从伪军那里借来的。

李久把秦富贵的上身捆在了八仙桌上,用块破布塞住他的嘴巴,拿出一把从土匪身上搜出来的匕首,在火上烤了烤,然后一刀查下去,跟着就轻轻一挑,那颗子弹就被他给弄了出来,手法老道,虽然谈不上是科班的医生,可在老兵的眼里,这可是高手了。

使劲的挤出黑血,用盐水和烧酒洗净伤口,用一条从新床单上撕下来的布条使劲扎进,这新床单还是上次李久和钱屸在这里换给秦富贵的。

“好了,没有伤到骨头和大血管,这几天你不要动这条腿了,只要不高烧,你就不会有问题了!要是有创伤药敷上去就更好了!”李久松开了帮着老秦的绳子。拿掉塞在嘴巴里的破布,“这里不能呆了,鬼子已经盯上这里,你要组织乡亲们向更深的山里撤离,还有,大柳庄也遭到了袭击,我们就是从那里跑出来的。”

秦富贵在李久的指点下喝了一碗糖水,慢慢的脸上有了点血色,他听了李久的话,也难过的低下了头,他知道,是他这里出了问题,大柳庄才遭到鬼子袭击。

“这里有10把盒子枪,我给你留下一把,步枪我也给你留下,那机枪你要了没用,我带走,步枪子弹不多,每只枪我给你留下20发子弹。”李久说一句秦富贵就点一下头,“鬼子会很快再来,因为那群土匪里跑了一个,所以,你要组织乡亲们尽快的撤离,我们也会马上走了,等到安定了,我再来看你。”

“没有问题,我们在这后山的山坳坳里还有一个地方,以前是我们避土匪和军阀的,这里就先放弃吧,你给我们留下枪好,我会把村里人组织起来,把新地方建好,就在这个山后,要想上去只有一条小路,到时候你来……”

无名村因为李久的一念而大难不死,全村的老百姓都感谢三个“救苦救难”的八路军。山里人能吃苦,没有年轻人也把村里的东西收拾好,抬着秦富贵转移了。看着乡亲们走远,李久把堆放尸体和大量劈柴的猪圈点着,这才带着小红旗和小贾离开无名村。

天黑的时候他们到了李久第一次进山歇宿的那个山神庙李久让小贾侦查了一下后决定在这里宿营。现在的小贾,背上了一支七九步枪,腰间是两把盒子炮,子弹也都给他装满了,步枪备单60发,驳壳枪一共是8个弹夹,一路上这小贾的嘴巴就没有合上过。小红旗很无奈,李久也给了他一把铮新的驳壳枪,是马二狗跑的时候落下的,原装的西班牙产快慢机,可是小红旗拿不住。驳壳枪最大的缺点就是枪重,后坐力大,小红旗根本就打不了。只不过是背着过瘾,好看。

“这缺德的土匪,咋就不弄个木头匣子呢?骆驼,你想法帮我找个匣子,你知道是什么匣子吗?”小红旗盯着李久问道,随后又说,“你肯定知道,没有你不知道的,咱们这就算是说好了啊!”

小红旗说的匣子是一种装驳壳枪的枪套,是用坚实的木头做的,可以用卡笋把驳壳枪的枪把卡住,然后用这木头枪套反过来当枪托用,所以,驳壳枪还有一种称呼,匣子枪。有了这种特殊的枪套,快慢机就可以当冲锋枪使,当年的手枪队,大部分就是使用这个法子突击和冲锋,火力还不是一般的猛。

李久杠着那挺轻机枪,这群懒鬼土匪都不愿意多带几个弹匣的,一共就带了2个弹匣,加上机枪上的才3个。

晚上,在山神庙里,李久让小贾点上了篝火,把村里被土匪打死的狗拖了一只来,现在三个人是在烤狗肉吃,吃完了就由小贾和李久轮流放哨,小红旗则是躺在火塘边呼呼大睡。

山神庙的位置很特殊,处在进山路的半山腰上,像无名村那样也可以遥看脚下的山路,凌晨,李久睡下不久就被小贾推醒了。

“哥,有情况,一个班的鬼子和一个排的伪军,正从山路往外走。”

李久马上跟着小贾出去观察,远远的看见一条黑线正在向这边过来。

“这是鬼子送伤兵回去,伪军是抬担架的,走路的鬼子是轻伤的,看来昨天魏大刀打的不错,光是担架就有七八个呢。”李久给小贾解释道,随即又说,“小贾,敢不敢跟哥搞他一下子?可惜机枪子弹不够多。”

“子弹我有!”突然身后传来缺德孩子的声音,“你一定要给我搞一把匣子,子弹我给你。100发够不够?”

“啥?你哪里来的子弹?”李久有些发蒙了,转不过弯来。

小贾却是不以为奇怪,“他啊!在团里坑蒙拐骗的没少从战士们手里搞子弹,你也看到了,就因为他借给我20发手枪子弹,他就要我还他22发,这缺德孩子从来不白给你东西。哥,你可小心了,别到时候搞不回来匣子,你就倒霉了!”

“呵呵,原来你小辫子还有这爱好,好,我喜欢,没问题,你给我子弹,我会把你装备的比鬼子还要正规!”李久不由得笑了,笑的很开心。

小红旗在后面从帆布包里往外掏子弹,他那个破包里乱七八糟的子弹可是不少,可别看他小,选子弹是分毫不差。

“你会不会给机枪弹匣里压子弹?会?那好,你压给我看看。”说着,李久把一个弹匣里的子弹退了出来,把空弹匣递给了小红旗。

小红旗还真是会,不过是力气小,压起来速度不是那么快,李久看了一下后就说道,“好了,你这压子弹的速度跟不上我射击的速度,不过不要紧,我扔给你空弹匣的时候,你压子弹的时候要计数,不能错,给我的时候报数就行了。”

小红旗立即点点头,不过他很好奇为什么骆驼要这样干。

“小贾,看见山崖那边的松树吗?对!就是11点钟方向的那棵树。”

树小贾是看到了,可是11点钟方向是什么他不知道,“啥是11点方向?”

李久愣住了,随即以为小贾不会看钟表,咦,不对,警卫排的不能不会,那是?嗯,战术的概念没有形成,这……基本功啊,这部队……摇头,郁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