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七班(5)

李久这会没时间跟两个小不啦子掰扯,确定了小贾搞清楚了位置后,他拍拍小贾的肩膀,“给你5分钟的时间到位,你到了以后看准机会开第一枪,我等你开枪后就开火,咱们用交叉火力打这些鬼子!”

小贾还是知道5分钟有多久的,警卫排的人嘛。看看距离,不敢耽误,赶紧猫腰提枪就窜了。小红旗则是吧嗒着嘴巴,“我要是有杆枪,肯定一枪打爆第走在前面的第一个鬼子。”原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鬼子脖子上挂了一个望远镜,缺德孩子又盯上那个宝贝了。

“打完这一仗,给你弄个小马枪,那种枪适合你!”李久说着冲走在最后的那个伪军努努嘴,原来那个伪军背的是竟然是一支“马四环”步枪。

“不就是比七九步枪短点嘛!那里好了?”小红旗饶是见多识广也是没看出来那枪与中正式的差别来。

李久摇摇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随即摆手示意小红旗不要分心了。

“啪!”清脆的枪声在山谷里回荡,走在路上的那些鬼子和伪军立即就站住了,这手潮的小贾,竟然一个都没打中。缺德孩子立即就骂开了,“笨蛋小贾!就是一头水牛在他眼前他也打不中!真气死我了!”

李久可没有那个心情去评估小贾的枪法,他的轻机枪叫了起来,哒哒哒,三发标准点射,打头的那几个鬼子躺下了一半,哒哒哒……一通扫射,剩下的子弹全部搂了出去,路上的鬼子和伪军全趴下了,有的是被打趴下的,有的是吓趴下的。一个空弹匣从李久手上飞向了身后的小红旗,跟着机枪又开始了有规律的点射,刚刚想挪动身子找掩体的鬼子全部被李久居高临下的点了名。

捷克式轻机枪的枪管长度高达672毫米,而且其枪管使用的钢材不是步枪可以比拟的,钢口好,散热好,枪身稳定,有经验的枪手用单发射击的精度比步枪高多了。李久2发2发的打,那一个班的鬼子不到20秒全部报销。

不能怪小贾,他是第一次使长枪射击,就是手枪也没打过几次。第一枪打到哪里去了他也不知道。跟着来的是李久那凶狠霸道的机枪射击,看着鬼子被打翻,一溜伪军也倒下了一半,小贾不再迟疑,推上子弹认真的瞄准射击,总算蒙上了。

前后三分钟,四十多个敌人全部被放倒了,有个伪军还在地上爬,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印子……

“你呆在这里,我下去看看!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下来!”

小辫子从来没有看到骆驼有如此的威严,仿佛看到了团长大叔在战斗关键时刻对自己下达的命令一样,他舔了舔嘴唇没敢顶嘴,他知道这个时候顶嘴是落不了好的,弄得不好就换回来一阵“暴打”。

李久从山崖上连续几个猫跳就到了山道上,手里提着驳壳枪。看到一把扔在路边的三八大盖就顺手捡了起来,找到刺刀直接卡上步枪,随即对那些倒下的鬼子和伪军,一个个的用刺刀直接照着心脏部位扎,他要确认没有一个活口留下。

“这,这太特么冷血了!”小贾已经从隐藏的地方站了起来,如此的清理战场他是第一次,不过他想想觉得久哥做的对,万一有活口打一个冷枪,自己这边就三个人,赔不起,于是他也冲到公路上,找了把刺刀去扎那些躺下的敌人,可第一刀下去,就忍不住跑到路边开始呕吐……妈的,忍不住了。

李久确认没有了活口,这才对着山崖上的小红旗摇晃着手,小东西就像是俯冲的雏鹰一般从山崖上笨了下来,他倒不像小贾那样见到血糊糊的尸体弄的翻江倒海的,比这血糊的场面他见多了,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孩子,早熟!

小红旗冲到那个打头鬼子的身边一把拽下了那个望远镜,“哎呦喂,发了!”

一通清理,39支步枪,其中三八大盖10支,七九步枪28支,李久盯住的“马四环”1支,子弹不计其数,还有鬼子带着的香瓜式手雷,伪军带着的木柄手榴弹几十枚,不光是小红旗抱不动,就是小贾看着这么多武器也是傻眼了。

“骆驼,你就别扒他们的衣服了,这些我都整不下来了,你快帮我出个主意。”缺德孩子愁的小眉毛都快拧到一块了。

李久从地上找到了一把鬼子的工兵锹扔给了小贾,“去山神庙的后边挖坑,先把这些武器埋在这里,以后有时间带人来挖。”说完,李久继续剥那些尸体的衣服,就好像给死狗剥皮似得。

大部分枪支被李久找到的鬼子雨布包好埋在了山神庙后面的树林里,几十套军装和其他装备也埋了进去,然后给小贾和缺德孩子进行了正式化的武装。

小贾的步枪换上了一支9成新的三八大盖,两个挂在腰带上的子弹盒,备弹120发,后腰上还挂着一个标准的工兵锹,水壶、饭盒都配上,从那些鬼子的脚下找了一双合脚的军靴给小贾换上,当要给小贾钢盔的时候,小贾是打死也不干。

“不行,太丢人了,人家会说我贪生怕死了!”

小红旗拿着那把马四环还是有些发愁,相比起一个不到13岁的孩子来说,那枪还是重了点,李久把枪带换个角度,让身材不高的小红旗可以斜着背,水壶、饭盒是一样不能少,尽管缺德孩子准备拿出撒泼打滚的手段拒绝戴钢盔的时候,被李久那冷酷的眼神逼回去了,缺德孩子知道这是骆驼疼自己,他不能不服从。

子弹,4000多发,这次缺德孩子不听李久的了,坚决要求全部带走,“你不知道我们的队伍有多缺子弹,如果当时要是有这么多子弹,我的爸爸就不会牺牲!”

孩子的话深深的刺痛了李久的心,他找了个鬼子的背包,把子弹全部装了进去,让小红旗背上,然后拿过那把马四环,“平时我替你背着这支步枪,遇到情况归你使用。”于是,李久不仅要抗着那挺机枪,还要替小红旗背着马四环。

收拾好东西,三人准备出发了,走到山路上,突然李久停住了脚步,跟着就把机枪平端起来,然后对着草棵子大喊了一声“滚出来”。

小贾立即端起自己的三八大盖,从另一个角度对准了正在抖动的草棵子,不一会,从草棵子里爬出了一个人,身材几乎与李久差不多,可是……

“你这是怎么个打扮?说说!”就连见多识广的李久也纳闷了。

此人戴着一顶伪军的大盖帽,穿着老百姓的对襟褂子,可却在上身穿戴着一副标准的机枪手子弹匣的装具,装具里还塞着四个机枪弹匣。裤子倒是伪军军装,可是明显的短了一截,露出里面的黑棉裤,脚上却是一双踢死牛的东北毡靴。

“俺吧……那啥,俺是前几天被他们给抓来的,说俺的个子大,帮他们抗机枪,刚才,俺尿急,落在后面了,听到枪声俺就……俺就藏起来了。”这小子竟然是一口的东北腔,开口闭口的俺俺的。

“你叫啥?到底是咋回事?”李久凶神恶煞的问道。

“我说大哥……啊不,长官啊,俺可是才被他们抓来三天哪!俺是从关外逃难过来的,路上俺娘饿死了,俺不是……那个啥……俺叫佟乐……”佟乐吓的都跪下了,浑身发抖。

“啥?叫铜锣?还有叫这个的?”小红旗哈哈的笑了起来。

“哥,这小子还真是个机枪手,你看!”正说着,小贾从草棵子里拽出一挺捷克式轻机枪,“还挺新呢,嗯,枪油味都在。”

“那啥,那枪一枪都没打过,我被抓的时候才发给我的。”佟乐大着胆子说。

要是按照李久在响马里的规矩,眼下这个人肯定会被李久灭口,可是现在……自己是八路军,加上眼前这小子也不像是那种抽大烟,欺负百姓的主,于是就想收编他。缺德孩子却是有另外一番打算,眼前这个人看上去年纪不大,身板却也是相当的不错,比不上骆驼,却也不亚于是头骡子,让他给自己背枪也不错。于是小红旗悄悄的拉下李久的肩膀,让李久弯腰,只有这样他才能跟李久咬耳朵,“这小子身板不错,收下给咱们当骡子算了。”

“你姓佟?是旗人吧?”李久眯缝着眼睛问道。

“那啥,我娘说祖上是啥镶黄旗的噶刺哈,到底是个啥俺也不知道,打从俺爷爷的爷爷那辈起就在东北那嘎嗒种地,鬼子来了,说是康泽皇帝要俺们去当兵,俺娘不愿意,让俺背着俺娘进关,结果,这路上遭老罪了,俺吃的多,娘总是紧着俺吃,没想到俺娘最后……饿死了,哇啊啊……”这佟乐说到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弄得李久心里也是怪怪的。

“行了行了,都是穷苦人,我做主,你加入我们了!”小红旗倒是爽快。

“那啥,能吃饱不?”佟乐收住了哭声认真的问道。

“饿不死你,不过你的思想要进行改造,你是当过伪军的人,必须要进行政治教育,等到了大部队,这是不能少的!要提高觉悟,要为穷人打天下……”

得!倒霉孩子开始了标准的政治教育,对于这些,他背的可是倍儿溜。

佟乐被小红旗给收编了,队伍里多了一个人,一个四个人的小队伍,竟然抗着2挺轻机枪,任谁看了也是要瞠目结舌了。

槐树村,距离大柳庄30多里,比大刘村的地形更险恶,是那种典型的易守难攻的地方。这里也是独立团备用的一个基地,狡兔三窟的路数团长易云龙还是玩的炉火纯青的,不光是这个槐树村,在大山里还有几个村子也是独立团的基本据点。原本是独立团开拓出来的发展区,现在也不得不都启用了。

政委乔一得在回村的路上得知了大柳庄的情况,临时决定先把团部设在了槐树村。并且派出通信员向正在执行牵制任务的团长通报这一情况。

团长易云龙在得知自己的老窝被鬼子端了后,心里着实的感到窝火,但是他是个老革命,对于一城一地的得失看得很淡,让他揪心的是无名村估计是不保了。

鬼子在大柳庄遭到了三连的阻击,死了十几个,伤了几十个,轻伤的还在队伍里,重伤的在向后送的路上被李久一锅端了。鬼子这次出来拢共就是一个中队,遭到这样的损失也是不堪重负了,好在“端了”八路的老窝,也打死了不少八路,于是中队长前田在考量了一阵后决定撤退了。

魏大刀带着十几个三连的战士抬着几副担架,相互搀扶着赶到了槐树村,作为备用的基地,连长这个级别的干部是清楚的。已经在这里组织安排的政委乔一得和司务长胡大叔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住的地方和饭菜。执行完牵制任务的独立团主力也正在回来的路上,司务长不参加战斗,自然是先回来了。

“哈喇子,小红旗呢?啥?你不知道?”胡大叔的胡子已经撅了起来,“你说说是个啥情况?”

乔一得也感觉事情有问题,站在边上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个刚刚任命的七班长,“你不要着急,慢慢的说,把情况说清楚!”

“他们……他们自己跑了,我不知道,我是参加了三连的战斗……”

“你是说你不知道小红旗的生死了?”乔一得的话语阴沉的可怕。

“反正在老百姓撤退的队伍里没有,我猜他可能跟那个国民党逃兵一起走了吧……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哎哟!”

哈喇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胡大叔脱下鞋,抡起来就照着哈喇子的脑袋抽了过来,“你算个啥班长,连自己的兵都不管,你个不长进的东西!我抽死你……”

乔一得站在边上就像是没看见,胡大叔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火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