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七班(6)

槐树村的村头有一条山里的小河,胡大叔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抽着旱烟袋,吧嗒吧嗒的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新兵不知道为啥和蔼善良的胡大叔为啥这样了,可是独立团的老兵都知道,小红旗没有回来,这可是独立团的心头肉、乔一得作为政委不好表示,昨晚上回来的易云龙听说后立即宣布撤了哈喇子七班长的职务,关禁闭反省。而胡大叔从昨天揍了哈喇子一顿以后,再也不说话了。

部队不断的有回来的,一大早,一连在郝三喜的带领下完成了主力掩护任务回来了,中午,二连也从另外一个地方撤了回来,过了晌午,四连背着伤员也回来了……每回来一拨人,胡大叔就伸伸脖子看上一眼,然后继续坐在河边抽烟。

“给你们司务长送饭了吗?”乔一得问炊事班的班头丁三。

“他不吃,叫我们别烦他,他说他有烟就行。”丁三小心的答道。

“唉!他抽的不是烟,是岁月啊!要是小红旗在就好了。”乔一得叹口气,摇摇头离开了炊事班。

团部,魏大刀被团长易云龙给批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什么国民党逃兵?他既然加入了我们的队伍,那就是我们的同志,那么重要的情报你不重视,要是早五分钟行动,你会损失那么大吗?”

易云龙气的想打人,可是革命队伍不兴这个,只好拿着腰带说一句就抽桌子一下,魏大刀知道,那皮带都是抽在他的身上。

“鬼子来了,阻击是那么打的吗?你就不会动动脑子,灵活一点?你那点装备能跟鬼子硬抗吗?刚刚补充给你的新兵,一下子让你打没了,不说部队的战斗力完全没有变化,你怎么向那些小伙子的父母交代?人家把孩子送给你,不到一个月你告诉人家孩子没了!真是给我们独立团长脸啊……”

魏大刀此时心里那个恨啊!不就是没听那个国民党逃兵的吗?至于这样劈头盖脸的?他也知道,自己挨的这顿训的关键是把小红旗给丢了,这可是独立团建团以来第一次。你说,那缺德孩子咋就喜欢跟国民党逃兵在一起,跟着自己不就没事了嘛,真是倒霉,太倒霉了。

难得的好天气,太阳西下,映照得河水通红通红的。在胡大叔的眼里,那似乎是战友们的鲜血染成的,他没有眼泪,眼泪早就流干了。从老家拉出来的队伍,现在就剩下乔一得、易云龙和他了,要是小鬼头还在,也算一个……

“胡大叔,胡大叔!”炊事班的丁三飞奔而来,“你快回去看看吧,小红旗回来了,前村的哨兵已经传过话来了,说他们都回来了……”

本已恍惚的眼神突然放出了精光,胡大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摇晃了一下,坐得久了,腿脚有些不利索了,可还是坚定的迈开了大腿向炊事班走去。

村口站岗的是团部警卫排的人,都是小东西的老熟人,他们看到小东西打头,后面跟着小贾和两个大个子,都吃惊的张大嘴巴。他们吃惊的不是小鬼头如何嘚瑟,而是看着这四个人的装备吓坏了,一水的三八大盖和盒子炮,还有2挺轻机枪,浑身上下滴沥多罗的挂满了各种装备,这,这是咱们的小红旗?

跟在小红旗身后的贾进才可是满心的忐忑,为啥?

看着那么多的武器,小红旗发愁,李久无所谓,小贾却提醒缺德孩子。

“按照规定,一切缴获要归公,这些武器咱们得上缴!”

“啥?咱们拼死拼活得来的要上缴?门都没有!”缺德孩子眼皮一翻,“难怪你叫小贾,真是太假了。这些武器是我们七班将来发展的本钱,你要是想报告,那你把身上的装备都拿下来吧!还有,你擅自敲钟的事情,我也要揭发,就说你是擅自做主,我和骆驼都没有告诉你什么。”

不带这么缺德带冒烟的!这不是赤裸裸的胁迫吗?

“还有啊,你喜欢这一身装备不?喜欢是不是?可你只要回到警卫排,你觉得你这身行头还留得住吗?我可是知道,你们警卫排还有好几个人拿着的是老套筒,所以啊,你要想保住,回去就申请到我们七班来!”小鬼头给心里忐忑的小贾出谋划策,算是煞费心机。

而针对那个铜锣,这是小红旗给佟乐的新称号,小红旗让他以保留机枪手为条件加入八路,这样就可以保留一挺轻机枪。小东西想过,要想两挺轻机枪都保留是不可能的,就是留下一挺也不太合适,这机枪,在独立团是只装备到连的,连排里都没有。而小东西让铜锣说自己是机枪手,不能离开机枪,这样七班就有可能留下一挺机枪了。当然,还要附加一个条件,必须加入七班。

对于铜锣来说,加入谁都不是问题,只要能吃饱就行。

还有一个问题。李久在扒那些尸体的衣服时,被他搜出了一把鬼子的军票,一把法币,还有十来块大洋,这些东西他都给了小东西,李久知道,这缺德孩子喜欢收集这些东西,他自己倒是不在乎,在璋德县打土匪的时候弄到的大洋自己还剩下好几十块呢,在这深山里似乎也没地方用去。

胡大叔站在炊事班的大门口,满脸笑得就剩下横竖纵横的褶子了,张开的双臂等着小东西冲上来抱住,可没想到缺德孩子一个呲溜从胡大叔的胳膊下钻了过去,小腿紧迈,吧嗒吧嗒的冲进了胡大叔的房间……拉开炕头的柜子,把自己的两个帆布包和背包都塞了进去。

胡大叔惊愕的看着去而复返的小鬼头,“小红旗,你又去干啥了?”

“大叔,我在你的房间床柜里放了点东西,不许任何人动,你也不许动!”说完在胡大叔那胡子拉碴的脸上亲了一下。

“饿了吧,吃饭吃饭!丁小三,立即给他们上饭!”胡大叔乐坏了。

还没等丁三把饭送上来,炊事班外面就传来了一个大嗓门,“我听说那缺德孩子回来了?咋不到我团部报道?”原来是易云龙和乔一得两个大人物来了。

“那个团长大叔,我们在路上碰到鬼子了,还打了一仗,你看,我们的装备都换了,还收了一个俘虏兵。”小红旗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战斗,“我们打死了四十多个敌人,不不不……是八十多个,您瞧您,笑啥吗!”

“吹!继续吹!”易云龙一副认真严肃的说道,“我们的小鬼吹号学不会,却学会了吹牛了!”

“哈哈哈哈……”围着的人哄堂大笑,只有小贾和佟乐没笑,而李久的脸上毫无表情,似乎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团长大叔,不带你这样的,人家不就是没有数清楚嘛!大概也没有那么多,也许是四五个……七八个?总之,我们打赢了。”

“你给我说老实话,到底是多少伪军?”易云龙一指摆在旁边的2挺捷克式轻机枪,“鬼子什么的可能有,大部分是伪军吧?”

“嘻嘻,啥都瞒不住团长大叔,那个……我们先是在无名村遇到了汉奸侦缉队,从那里搞了一挺机枪,后来又遇到抬鬼子伤兵的伪军,于是就又……那不,连机枪手都给带回来了。”小鬼头一指佟乐,“他叫铜锣,是个机枪手!我动员他加入我们七班了,你可不能把他分配到其他连里去!”

“哈哈!好!很好!”说话易云龙走到李久的面前,“是个打仗的好手!”

此时的易云龙算是认可了小鬼头的汇报,但是他清楚,这个仗都是靠李久打的,小鬼头有多大本领他清楚,小贾有多大本事他更是清楚,能够对付这些油兵散勇,只有是老兵油子的李久可以做得到。

平白无故的得二挺轻机枪,小鬼头平安无事,易云龙不能不高兴。

“你们吃晚饭先休息,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说完,易云龙转身就走了。

“李久啊,你吃晚饭去政工科一下,既然你已经加入八路了,必要的手续还是要办一下,你不要有压力,政工科的副科长也是你的熟人,去了你就知道了。”政委乔一得走到李久面前交代了两句也走了。

大人物走了,炊事班才热闹了,看着小鬼头和小贾浑身的装备,那可真是羡慕嫉妒啥的都有,只有佟乐是饿极了,闷头的狠吃。

“我看这个七班要调整一下,刘强不能当这个班长了,我觉得让李久担任班长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在回团部的路上易云龙对乔一得说道。

“我原则上没有意见,晚上我让他去政工科办手续,明天上午我们再宣布好了。多了一个俘虏兵,恐怕也要加紧政工教育,一并先让政工科负责吧。”

“报告团长!”,突然小贾从后面追了上来,走到两位大人物的前面拦住去路,一个立正敬礼,“我有情况汇报!”

“这次跟着李久是不是也见血了?行!精神不错!有啥情况?”团长问道。

“我,我想加入七班!”小贾稍微犹豫了一下大声的说道。

“为什么?警卫排不好吗?”团长还没有说话,乔一得纳闷的问道。

“我想在第一线打鬼子,想跟李久大哥学习打仗的本事。”小贾倒是不怕说实话,“在警卫排虽然也能学习,但没有在战场上学的快。”

“嗯,可以考虑!如此一来七班就有五个战士了,可以拿出去干点事情了!”易云龙不考虑其他,在他的脑子里只考虑能不能出战斗力。

乔一得是易云龙的老搭档,既然易云龙没意见,他自然也乐得把一个哄孩子玩的直属班建成一个有战斗力的直属班,这样许多团部的杂活就不需要到下面连队去“借兵”了。

独立团穷,穷的没有人,给了番号不给人,全靠自己发展。可是有些部门的干部和人是下面发展不来的,比如,政工干部。八路军不同于国内其他的部队,政治工作是排在第一的,政治工作出战斗力,政治工作决定了部队发展的程度和速度,没有坚强得力的政治工作,要想发展起来几乎不可能。

乔一得到旅里去哭穷,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留在旅部当敌情干事的钱屸给要了过来,以钱屸参加革命的资历和工作能力,独立团政工科的副科长就是她了。至于科长嘛,那是政委兼着的。

“姓名?”“佟乐。”“年龄?”“过了这个年就进20了。”“说说你的经历?”“啥叫经历?”“就是你是怎么从东北到华北的,是怎么当伪军的?”

“那啥!说起这个来啊,姥姥的,那是眼泪一把一把的,可怜俺的娘啊……生生的饿死在路上了……我傻啊,我娘总说她吃了她吃了……”

铜锣说着说着声泪俱下,弄得钱屸也眼眶湿润了,于是她在给佟乐建立的档案上写下了“在东北不甘鬼子压迫,千里逃难进关,苦大仇深,被伪军抓丁,后被我军解救,成为八路军新战士……”

“姓名!”“李久。”“年龄?”“民国4年生人,今年24岁。”“经历?”

“民国11年加入东北军张宗昌部……民国20年入东北讲武堂第九期……”

“这就是个集土匪、兵痞和流氓于一身的无业流民。”笔下写的却是,“曾经在军阀军队里厮混8年,在陕北参与了对共军的进剿,需要在革命队伍中严加管束和教育……”

两份档案就这样写出来了,至于什么时候上报和审核,钱屸要等政委的指示。

当晚,李久还是去了禁闭室暂住,铜锣跟小贾去警卫排蹭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