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四十二章 八大王

孙可望五万人一路小跑,来到卧龙镇外。镇外官兵数千人,正在准备列阵防御。孙可望不待官兵准备,命前头两万人冲杀过去。官兵们甫一接触,立马溃败下来。明军乱作一团,没命的往镇内跑。盔甲、兵器扔掉一路。

镇里面驻扎的一万多官兵见状,领兵将领一声令下“撤退!”全体官兵跟着慌乱起来,纷纷往镇东面跑。战场上第一要务是保存自己,之后才去谈什么消灭敌人。官兵对第一点领悟的比较透彻。他们毫无疑问的优选自保,逃亡襄阳方向。

孙可望即令全军追击,不给左良玉军喘息机会。两万官兵脚步不停的跑,逃出镇十里地。后面的农民军见官兵们好欺负,一路紧追不舍。一些体力不支的官兵落在后面,全数被杀,计有两千余人。

农民军追的兴起,五万人的队伍拖得有五六里长,前后两军隔着三里路的空挡。不成想官道边的玉米地里突然喊声大作。左良玉的长枪营率先出动,向两万献军先头部队横击过去。一下子冲乱农民军的队形。

左良玉埋伏的奇兵出其不意,黑暗中喊打喊杀声传的几里远。农民军感觉中了埋伏,正不知官兵有几万人。两万献军的统兵将领急忙传令收拢拉长的队伍,准备收缩防线,迎战官军。混乱中将领找不到手下,手下找不到将领,一时难以组织有效抵抗。

孙可望亲领的兵马尚未赶到。一片混战中,官兵又趁黑杀出一营队伍,将孙可望两万前锋的后路截断。五万献军人马顿时被分割成东西两部,首尾难顾。

孙可望领着三万人在后头,闻得前面的部曲被官兵挡住去路。他一气夺取四镇,四战皆胜,眼前几万官兵如何放在眼里。当场命手下喊话:

“孙可望将军游猎至此,叫你们头赶紧投降!免做刀下之鬼!”

官兵回道:“大胆狂贼!官爷在此等候多时,有本事你飞过去。”

孙可望大怒,纵兵强攻,意图打通官道,与前面两万手下接触上。

哪知左良玉将所有五千具强弩集中配备给这一营部队,弩机火力异常凶猛。农民军黑暗中只得呼啸声,尚未回过神来。前面一拨人已然头部中箭贯穿而出、胸部中箭后摔于地。哀嚎声此起彼伏,死伤不计其数。张献忠部下一拨一拨冲锋,官兵阵前五十米丢下累累尸体,堆积的有半人来高。官兵们阵形丝毫不乱,孙可望手下想再进一步,要付出巨大伤亡。

前头还被孙可望两万手下撵着跑的近两万官兵,此刻像换了个将领似的,不知哪来的勇气,全部调转枪头,杀个回马枪。孙可望部两万人,被官兵前后夹击,无路可逃。只好往汉江方向逃窜。

跑到江边复被官兵追上,一阵砍杀,死伤惨重。血流染红汉江江面。一具具尸体浮着江水,顺流而下。

收拾完农民军箭头部队两万人,左良玉聚齐四万人马。目标对准被五千弩机营死死压制住的孙可望后军。

孙可望后军早不足两万五千人,本来被官兵埋伏人马堵路,献军一心想往前冲破拦截。这回眼看要吃包围,孙可望忙将部曲的前营改为后营,后营作前营,转头撤退,逃往卧龙镇。

左良玉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反击,命弩机营改平射为仰射。弩箭高高的窜起,越过逃跑农民军的后部,射落中间部分献军队伍中。献军吃了装备上的亏,没那么多堪用的盾牌可扛弩机。仅有的盾牌刚才冲击明军伏兵,全数给了前营——也就是现在的后营。

中部献军遽然箭如雨下劈头盖脑吃一顿饱和攻击,全员乱跑起来,亦无处可躲藏。这一下把孙可望后营六千多人队形给带乱了。

官兵赶上敌人后营,大开杀戒,一时哀鸿遍野。

附近一个小村子,村民们听半夜里打仗,黑暗中如鬼哭狼嚎一般。俱躲在屋内不敢出门。时不时一两支箭穿窗而入,吓得村民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

也有人家不知好歹,开起了玩笑。一户人家的小媳妇抱着丈夫的大腿,被窝里轻轻的说道:“这大晚上的,谁这么厉害啊?弄的人家叫震天响!”

他丈夫摸一把媳妇俊俏的脸蛋,低声笑道:“管他谁厉害呢!我只知,晚上叫的比你响的人不多了。”

孙可望只领得前营不足八千人逃亡卧龙镇方向。左良玉见好就收,勒住兵马,打扫战场。

天亮时分,左良玉不敢拖延,领着手下和俘虏合计六万余人,匆忙赶回襄阳城。

张献忠亲率五万人行至卧龙镇,却见孙可望灰头土脸的跑来,身后队伍稀稀拉拉,不足万人。显然吃了个大败仗。好在张献忠起起落落败过多次。孙可望五万人减员至百分之十六,本钱没有全亏完。比张献忠最惨的几次好多了。

张献忠骂一顿孙可望“猪脑子!”威胁要撤他的职。其实说说而已,也没为难他。张献忠对手下兄弟们比较厚道。

外号“黄虎”的张献忠,遇到左良玉这个苦主,现出原形,黄虎变成黄脸猫。献军经此大败,不敢再往东追击左良玉。好在张献忠军的特点是擅长转移,也就是逃得快。经常声东击西让官兵扑空,以保自己在官兵的围追堵截之中,杀出重围。

八大王觉得左良玉我惹不起躲的起。他久仰四川“天下未乱蜀先乱”的大名,心想不如往西,去四川碰碰运气。顺道涮涮火锅瞧瞧幺妹,洗一洗失利的晦气。他便领军一路西进,侵犯四川境内。

李自成那边得到张献忠信使的消息,得知献军吃了败仗,往四川方向转移。说好的东西夹击左良玉,张献忠这厮说撤就撤,搞的李自成很被动。闯军湖北境内本就人生地不熟,这下没了张献忠的支持。李自成不敢再深入湖北,调头往北,重新进入河南地界。

熟悉的地盘好下手!

他原想攻打信阳,派前哨一刺探,发觉兵部尚书张国维领豫皖两省十六万官兵,早就驰援信阳,正虎视眈眈。假如李自成不撤出湖北,下一步张尚书估计进军随州,将与左良玉合围李自成。李闯王急忙领兵向西北转移,重新进入熊耳山栾川一带。

官兵主力被李自成随州附近虚晃一枪,吸引过去。没想到等张国维、左良玉两路大军赶到随州,李自成已逃亡豫西。张尚书继驻马店附近被李自成逃脱之后,在随州又一次扑空。逃跑也是门艺术,这点上官兵确实得向农民军好好学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