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四十三章 忍辱求生

从大东沟回到宜阳,袁承杰留朱绮雯住下。因帮内有些事情,他先赶回杨家坳处理。朱绮雯眼泪汪汪,心中不舍,亦无可奈何。毕竟她不是正房,顶多算个如夫人。大凡如夫人者,凡事须小心陪侍。既要负责貌美如花栓官人的色心,又要拿小意、扮乖巧讨官人的欢心,务必以官人的喜怒为喜怒。如此方可长久。待到生个一男二女,身威位固,才可拿出真性情。

朱姑娘确实温柔含蓄,倒不是装的。只是袁将军屡屡当她作分时度假酒店,旅途上陪伴一程,安定下来居住的时日不多。她心无定止,又不敢跟袁将军明着提要求,实在忧伤。

袁将军心中一直记着要给朱绮雯一个名分。为的帮内新整合,事务繁杂,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更不知如何跟妻子开口。袁承杰留话给赵诚,叫他安排一个安全的住处,安置好朱姑娘。此外,如有个叫柳一的人找来,立即快马递消息到杨家坳。赵诚当然答应下来。

大明官兵被李自成、张献忠吸引的团团转,目前没空搭理袁承杰。袁承杰正好利用此机会,修炼内功,整训队伍,救济灾民。好在去年以来,袁承杰籍没杨智勇、杨仁化等一班土豪劣绅的钱粮,储备下丰厚的粮食。他直接管控地域内的灾情相对较轻,农民们获得足够的赈济,倒还安定。

龙洛刀帮内人员派系复杂,成员分散各地。袁帮主自己无法管理的那么细,便将钱粮,军事,讼争三样大事,交由各负责人分头担责,每两日汇报一下消息。遇到紧急情况快马随时驰送。这几日傅青云、田敬耀、阴有富三人先后送来消息,傅青云的手下前几日伊川城外巡逻时遭人袭击,死十人,伤二十余人。

后来查明,巡逻队当日误入一处叫断魂谷的山中,被一伙人拦住去路,不让进山。龙洛刀领队头领见那伙人态度蛮横,来了火气,执意要进山查探。两边起了冲突,没想到傅青云六十多个手下干不过三十个山民。傅堂主得报便想领兵一千闯进断魂谷,为手下报仇雪恨。谁知田敬耀听说傅堂主对付的是山民,认为有损龙洛刀形象,不予批准。

傅青云自觉着手下没错,认为伊洛刀系的田帮主故意卡他。便向管纪检工作,同属龙枪帮系的左护法阴有富打报告。一面又向袁帮主,韩帮主告状。阴有富核实以后,认为断魂谷里似乎被一个组织控制,也不是什么善茬。

龙枪帮、伊洛刀两派人马面上整合好了,所谓“和大怨必有余怨”,其实帮内的派系和山头主义很难一下根除。袁帮主觉得断魂谷一事来的正是时候,组织上统一了,思想上的认识统一要花更大精力,更难解决。不过这个问题早晚要解决。他叫姚师爷写信招来三人,另请韩帮主一道来杨家坳议事。

四位得到帮主召唤,先后赶来相会。两位副帮主,一位堂主,一位左护法。人员比例龙枪帮派系占优势。加上袁承杰,五人闭门开了一天会。每人对此事该怎么处理发表看法,大家一起讨论决策。

田敬耀认为断魂谷不过一群民风彪悍的山民,不足为患。何必兴师动众的派大军清剿?如此做法怕失去附近百姓的支持。人家是自己的地盘,当初傅青云手下硬要闯进去,有错在先。梁子虽然结下,眼下应该想办法化解,而不是激化矛盾。这个意见孙贵也同意。

田帮主最后劝傅青云,不要滥用武力,小题大做。

傅堂主一听此话,火气立马“噌”的上来,嚷道:

“死的不是你田敬耀手下,你当然不关心。我的人不能就这么白死了!”

傅堂主此话,分明拿田敬耀当小人看待。田帮主怒目圆睁,吼道:

“你跟我呕什么气?谁叫你手下武艺不精,六十人干不过人家三十人。一群怂包!”

“操!你骂谁?”傅青云喷出一嘴唾沫星子,冲向田敬耀。

身边的阴有富忙拦腰抱住傅堂主。田敬耀威严站定,食指刚劲一指傅青云,霸气十足的说道:

“小子!活腻了是吧?你们韩帮主都不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袁帮主只得出面劝阻两人。田敬耀的决定是他授意的,此中的曲折不可为外传。袁帮主心里当然偏向田敬耀,觉得他按兵不动的决策没有问题。他既然答应於前辈要帮助锁住龙脉,得集中精力对付李载篪,不可再横生枝节。

虽说断魂谷那些人极有可能是静云山庄的手下,袁帮主觉得目前应该隐忍,不可再激化与静云山庄的矛盾。要是静云山庄与李载篪连起手来对付自己,袁承杰不但帮不上忙,反而成为拖累。方道长的锁龙脉大事休矣!

韩忆孙见田敬耀意思挑明,自己得发表一下看法吧。便喝口水先清清嗓子,然后理一理鬓发到耳后,向田帮主妩媚一笑道:

“哎呦!田帮主消消气,何必跟属下一般见识。这事我们家老傅有责任。你说老傅你凭白无故,闯人家地界干啥?瞅着断魂谷里的姑娘长得俊吗?”

田敬耀听如此,缓下气来。韩帮主说着又看一眼傅青云,示意他别急。

“不过龙洛刀成立不久,便遭人打脸,说出去叫人笑话。我觉得吧,这事可大可小,倒不至于兴师动众。但得问断魂谷要人,捉拿凶犯。不能就这么算了!打落门牙和血吞的事老娘可不干!”

袁帮主一听,得!两位副帮主意见分歧不小。

他先不表态,伸手示意田帮主且慢说,先问问阴护法的意见。

阴有富说道:

“袁帮主,两位副帮主,老傅。我们既然按帮主的想法聚在一起,大家做事得讲究一个道字。欺负百姓的事咱不干,可被人欺负,咱也不能听之任之,别叫人以为我们龙洛刀好欺负。

当然有些事情,谁对谁错不是那么分的清楚,比如老傅这遭。咱们好好捋一捋,总分的清个主次,再作决定不迟。”阴有富作为执法机构负责人,说话到底中肯一些。

“你啥意思,给个痛快话!”田敬耀听阴护法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耐烦的打断道。

阴有富呵呵一笑,说道:“田帮主真是性情中人。我的意思是,这事先查清楚断魂谷那边是什么人。如果是一帮山贼恶霸,我们自然不能忍。当然喽,真要是山民,我们再用怀柔不迟。”

袁承杰觉得阴护法的说法颇有道理,还能为自己留有余地。便一槌定音的说道:

“到底是阴护法!说的话合情合理。我看就按阴护法的意见来,先查明断魂谷里人的底细,再作决断。各位意下如何?”

田敬耀说可以,韩忆孙附和袁承杰的意见,袁帮主便以此安排下去。此后凡遇到此类重大问题,难以达成一致。便召开帮内领导层民主生活会,统一认识,再做出决定,以为陈例。

当晚袁帮主设宴,请几位渑池城内喝酒。袁承杰居中调解,好言相劝;韩忆孙连拉带哄,傅青云总算放低姿态,走向田敬耀,敬酒赔不是。田帮主是个豪爽之人,酒酣耳热之际,一把搂住说话唾沫星子乱飞的傅堂主肩膀,说道:

“兄弟,费话不说,干!”

两人“当”撞一下碗,干掉一碗酒。韩忆孙给两人满上,傅青云举碗再敬,田敬耀推手一拦,说道:

“接下来这酒有讲究,要么不喝,要喝就喝十碗,你敢不敢?”

傅青云脸红脖子粗,满口唾沫的嚷道:“啥敢不敢的!我陪老哥干到底!”

“好!”田敬耀一拍傅青云肩膀道。

韩忆孙问田敬耀道:“田帮主,为何喝十碗?有啥讲究你教教我嘛!下次我也去手下面前显摆显摆。”

田敬耀满脸通红,哈哈笑道:“好!韩帮主,你听好喽!一句兄弟一碗酒,两碗只当漱漱口;三碗四碗说话逗,五碗六碗放胆吼;七碗情义才叫有,八碗腰板横着走;九碗十碗解冤仇,撞到狗官砍他头!”

大伙听了哈哈大笑。田敬耀说完先一饮而尽。

“兄弟,看你表现!”他亮出碗底。

傅青云毫不犹豫,亦是一口闷。他陪田帮主连喝十碗酒,好不畅快。两人都喝了个酩酊大醉,早已冰释前嫌。

嗣后阴护法派手下调查了个把月,断魂谷的人确实是地方一霸,建议帮主派兵清剿。袁帮主回复阴有富,称需先摸清楚里面的地形和兵力部署,拟定作战计划,再行发兵。如此,这事便转到孙贵手里。

袁帮主私下授意孙贵,侦察地形和兵力的时间尽量拖长,等自己消息再发兵。袁承杰想等待合适的时机。先试试有没有机会跟静云山庄讲和,哪怕暂时的也行。少一个静云山庄这样武力值爆表的对手,对龙洛刀的发展大有裨益。

袁帮主的龙洛刀目前有小十万人,所据城池洛宁、伊川、宜阳、嵩县、汝阳、渑池、新安七座,韩城、旧县、潭头、德亭四个大镇。看上去地盘不小,其实七座城皆为四线城市,人口和富裕程度根本没法跟准二线洛阳比。

若论据城坚守,每座城池都经不起五万以上官兵的围攻,加上明军有红衣大炮、佛朗机炮加持。几十门炮集中轰击,城池失手是早晚的事。若论野战、运动战,龙洛刀没有骑兵,行军速度比不上李自成,更不用说清军了。

袁承杰十分清楚自己的短板。如今的局面看上去打开了,其实不过利用官兵与闯军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罢了。他靠着地形优势和自己的筹划,侥幸取胜几回,勉强撑得住。要是官府、闯军两边任何一方集中精力对付自己,局面随时会翻盘。他必须小心周旋,夹缝中求生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