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四十五章 人为食忙

周鹏举刚走到瓦房门口,迎面撞上刚才七人。只见他们一身血污,灰头土脸。

得!什么仇什么怨?几位非得缠着我?

今天你们是想讹我杀人不成?

周鹏举没找到吃的,正没好气。偏又遇到这几个晦气鬼,便骂道:

“人不人鬼不鬼,又来干啥?”

“大哥恕罪!我们不是来要那女子。想找几把䦆头,将我大哥和几个兄弟们埋了。”为首那人作揖赔礼说道。

看来他们刚才搬运尸体去了,怪不得满身的血污泥土。看不出来,七个贼人还蛮讲义气。

周鹏举起了好感,便向屋里一个角落一指:

“哪里有。”刚才他找吃的时候,似乎看到过几把䦆头。说着让开门口,叫七人进来。

坑上的女子见七人进来,“啊!”一声尖叫,惶恐不安的向正往门外迈步的周鹏举喊道:

“大哥——,求求你!救救我!”

这里什么风气?到处乱认大哥?

周鹏举听着觉得不爽。屋里显然没人可以再当那女子的大哥,现成的大哥头衔只能落在周鹏举头上。

周公子少不得转身回屋,他是个纨绔子弟。见色起意之事于身份相符,可以做做。见死不救之事不合体统,是不能做的。

几个贼人忙着找䦆头,没心思理会那女子。周鹏举走到炕前,对七个人说道:

“炕上娘们你们还供奉不?不供奉我带走了。”

七个人见识过周鹏举的厉害,哪敢道个不字。为首那人忙说:

“大哥!您别客气,您要喜欢尽管随喜!”

我喜欢个屁!我周公子什么人!能收你们强盗的破鞋?

你们这帮贼人玩剩下的,老子才不稀罕呢。

那女子赶忙从炕上下来,穿进地上一双厚厚的绣花棉鞋。

周鹏举忍着嫌弃,带她出来。想着还要管她午饭,更觉麻烦。

女子跟在周鹏举身后快步出屋。

走到屋外,周鹏举看清楚模样:才十六、七岁年纪,皮肤白皙,双眼灵动有神。

可惜叫贼人给糟蹋了,不然引荐给有凤来仪,便有头牌的大好前程。周鹏举转念一想,这女子就不怕自己把她卖到妓院去?

姑娘想是明白周鹏举的心思一般,快声快语说道:

“大哥相救之恩,歆媛没齿不敢忘。敢问大哥尊姓大名,要往哪里去?”

周鹏举不说自己的名字,只说要回洛阳。姑娘一听很高兴,正好两人同路。

周鹏举说道:“听你的名字和谈吐,像是个大户人家姑娘。只是这身礼服,于你的脸蛋冲突严重啊。”

女子穿一身灰旧的薄棉衣,衣上的棉布东一块西一块被扯破,迎风招展,露出白赞赞的棉花,像张着许多个嘴巴要吃的。脚上棉鞋倒是厚重,鞋面上绣着一朵红梅花,作为性别的象征。

“你这身衣服穿着薄,虽说显出身材,可这棉鞋有点不搭呀。”周鹏举打量一下姑娘说道,“不过没关系,棉鞋上再扎几个洞,扯点棉絮出来,我看就般配了。”

女子被周鹏举说的不好意思起来,略缩进一下鞋。她红着脸说道:

“这身棉衣和棉鞋,找别人换的。”

“你自己的衣服呢?”周鹏举脱口而出,他寻思自己怎么会惦记女子的衣服,这想法可有点猥琐。

“我家住汝南,一家人为避闯军,北上洛阳逃难。没想到在驻马店撞上闯军。我与家人走散了,跟着其他流民一起逃命。这身衣服和棉鞋是同行一位大嫂,拿她包裹里换的。我原来的衣服流民中太显眼,怕歹人惦记。”歆媛说道。

“换了衣服还不是被歹人抓走!怪你爹妈生你太俊俏。你应该把脸抹黑,装得跟黑李逵一般,自然没人惦记喽。”周鹏举说道,“不过,这身衣服倒是符合一个大脚丫大嫂的审美观。”

歆媛姑娘听周鹏举如此说,便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要往脸上涂抹。周鹏举一把拦住她的手,“化妆就免了。跟我一起,还怕什么歹人?我就是最歹的歹人!”周鹏举吓唬她道。

没想到歆媛姑娘并不害怕,笑笑说道:“你才不是,你是个好人。”一般情况,说完这话以后,男女主人公应该分开了,可周鹏举不是一般人,是风流而不下流的公子哥。他岂能叫姑娘独自上路。

“何以见得我是好人?”周鹏举问道。

“刚才那七个人,见了你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大气都不敢出。”姑娘解释道,“能压住贼人的一定是好人。”

周鹏举琢磨这女子不简单,给自己戴个好人的高帽,自己一路便得照顾她吃,照顾她行。想干点坏事都有顾虑了。

赶路这会,女子将凌乱的头分作两股,缠一起扎作一个辫子,绕到脑后。此刻看上去眉清目秀,更为楚楚动人。姑娘理完头发,笑着向周鹏举道:

“衣服和鞋我没办法换,头发整理清爽,这样是不是更好点?”

“嗯,不错!头发理清爽点,一会卖到窑子,价钱高多了。”周鹏举坏笑道。

“你又吓唬我!”歆媛装作生气的样子,崛起小嘴。十六七岁姑娘的青春活力,一览无余。

周鹏举看得有点心动,论模样倒像年轻五、六岁的沈玉儿。要不是给贼人糟蹋过,他说不定真想当一回歹人。

为了避免自己起坏心眼,周鹏举故意低头赶路,非礼勿视,非礼勿言。

歆媛姑娘跟着周鹏举,走几步便得快跑两步,不然会给远远拉后头。两个小时后,歆媛姑娘终于撵不动了,站于路上喘着气说:

“大哥,你可以走慢点吗?我跟不上你啊。”

周鹏举回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不想露宿野外的话,最好走快点。我们得赶在城门关闭前进城。”

晚上孤男寡女野外过夜,周鹏举怕自己做不了正人君子。只能赶紧进城。

“噢,好吧。”歆媛听周鹏举如此说,只能强打精神赶路。

一路饿着肚子赶路。

往常吃惯大鱼大肉的周公子,现在若有人给他一个馒头,他觉得比城中吃上一盅鱼翅还香。路上行人多为地里无粮、家中无食的饥民,皆盼望着进得洛阳城,老天可怜见能吃顿饱饭。更有拖家带口,领着三、四个小孩流浪的。沿途或饿死或病死一两个,父母只能抛弃于地,忍痛继续赶路。活着的嗷嗷待哺得想法子,死掉的亦只能如此。周鹏举、歆媛姑娘见到倒毙路边的小孩尸体,不禁唏嘘不已。

歆媛姑娘不知是已经吃过午饭,还是长期挨饿忍耐力提高的缘故,路上并没有喊饿。周鹏举想你一个女流之辈,比我能抗饥。不可叫你小看了去。他嘴上没说饿,肚子很诚实,咕咕乱叫,抗议不给喂食。周公子看看官道边灰黄的土块,此时能变成荞麦馒头该多好。

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歆媛姑娘又落在后头,这娘们老拖后腿!

周鹏举不觉回头,想催促她快行。不想看见歆媛往嘴里偷偷塞进什么东西。歆媛姑娘怕周鹏举看见,故意放慢脚步,悄悄从怀里摸出一颗干枣,慌忙一口吞下。周公子早望见,哪里还瞒得住!

好你个丫头片子!你吃独食!

我好心救你,你不思回报,有好吃的不分我一点。

不讲义气啊!

周鹏举怒气冲冲,大步走回来。一副你欺骗我感情的神色。他一脸正气,大义凛然,欲待好好教训一顿。

周鹏举转念一想,怎么教训?教训哪里?尺度不好把握,搞不好被她反咬一口指责非礼,可就有口难辩喽。

现在人家是地主老财,自己才是佃农,得求她发善心赏口饭吃。周公子便转怒为喜道:

“歆媛姑娘,你吃的是什么?”

歆媛赶快嚼完最后一嘴巴,囫囵咽下。这才张嘴说道:

“你想吃啊?早说嘛!”

“我看你吃才感觉饿,你赶紧匀我一点,回去我十倍还你!”

歆媛张张嘴,说道:“没有啦,最后一颗枣子被我吃掉了。”

竟敢耍我!

周鹏举气不打一处来,甩袖转身离去。

歆媛怕他真不管了,只好追上去说好话,赔不是。说自己不知道周公子饿,不然三颗枣子一定会给他一颗。

“本公子家财万贯,谁稀罕你一颗烂枣?本公子是看你行事猥琐、小鸡肚肠生气。”周鹏举满不在乎的说道。

周公子说出“家财万贯”四个字时,前面趱行的饥民齐刷刷回过头来,一看他灰头土脸的模样,马上抛来鄙视的眼神。

这人饿魔障了!家产万贯会跟咱们一道?还去洛阳乞食?

周公子见周围人盯着自己看,一副没见过这么帅的表情。

他自知失言,若有人信以为真,怕是招来祸患。接下去路上不敢太张扬。官道上越接近洛阳,人流越多。流民如同赶集一般,都去洛阳讨生活。

两人紧赶慢赶,好不容易看到洛阳东城门楼了。此时红日渐渐西沉,离城尚有五、六里路。等他们匆匆走到洛阳城下,城门早已关闭。

周鹏举隔着护城河,仰望高大威猛的城墙,落日最后一片晚霞渲染下,洛阳城墙显得苍劲雄浑,饱经风霜。城楼屋檐的风铃,孤寂的悬挂高处几百年,一直守望城外的一马平川。风声轻起,风铃被它调戏的轻灵嬉笑,将古老的城门唤醒过来。

周鹏举和身边的流民队伍,好不容易赶到洛阳,面对高耸的城墙,仿佛一群渺小的蚂蚁,徒叹奈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