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四十六章 阴沟里翻船

两人无处容身,只得找去城西小坡地,周鹏举父亲的驻营地借宿一晚。无缘无故带个姑娘,周桐城必然有一顿责怪。周鹏举作好挨批的心里准备。两人被官兵领进营寨,周鹏举叫士兵找个干净的营房,先单独安置歆媛姑娘。

他们走过中军帐前的横路,往营房走去。不巧周守备送客人出来,走出营帐。周鹏举赶紧快走几步,移身过中军帐。将后背留给父亲,用自己身体挡住歆媛姑娘的背影。

周桐城送客人出门,转身回来,一眼瞥见熟悉的背影。他站住再一看,可不是自己儿子?

“鹏举!给我站住!你偷偷摸摸干什么?”

怕什么来什么。周鹏举好不容易夹着尾巴远离中军帐,还是逃不出父亲的眼睛。他只得转回来见父亲。歆媛姑娘不知底细,跟周鹏举一起过来。

周桐城一见周鹏举带着个邋里邋遢的年轻女子,竟跑到自己营寨来干混事。他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

“混账东西!我说过多少遍!还屡教不改?你哪里骗来一个姑娘?快给我送回去!”

“爹,你不问青红皂白,便说是我骗来的。你问问这姑娘,是不是这么回事?”周鹏举往常不务正业惯了,周桐城想当然认为准没好事。

歆媛姑娘忙向周守备行万福,不慌不忙的说道:

“伯伯,我是被这位大哥骗来的。”

“......”周鹏举吃了一记闷棍。

世道人心啊!周鹏举没想到自己这个老江湖,被眼前一个小丫头摆了一道。他怒目而视,那神情分明想一口吞掉她。

“他还说,要把我卖去窑子。”歆媛姑娘补刀道,一脸无辜。

周鹏举怒气冲冲的嚷道:

“死丫头!爷改主意了,你得留这里当军妓!白送!知道吗?”

“啪!”周守备一个巴掌打到周鹏举脸上,周鹏举没防备,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畜牲!”周守备骂道,继续出拳揍向周鹏举,身边士兵赶忙拦住老爷子。

“爹!你宁可相信这个死丫头,也不相信我?”周鹏举捂着脸,委屈的说道。

“你没骗她?难不成你救她来着?你爹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周桐城气咻咻的说道。

“我要说真是我救的她,你信吗?”周鹏举说道。

“老子信树上长馒头,也不信你这鬼话!”周守备喝道。周守备身边的士兵们深有同感的看着周鹏举。

那表情就是:周公子,说实话,咱们也不信。

歆媛姑娘没想到父子俩的关系这么僵,自己的玩笑开大了。赶忙说周鹏举的好话道:

“伯伯,不好意思。刚才我是开玩笑的,真是这位大哥救的我。”说完怯怯的低下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下轮到周桐城懵逼了。

“哼!跟我回营帐!”周守备一甩手,背着双手,顾自往中军帐走去。

周鹏举只得随着父亲。

歆媛姑娘周鹏举后头乖乖的跟着。

周鹏举回头,向她嚷道:“跟我干什么!你还想害我挨打?”

“谁让你说卖我去窑子的?”歆媛姑娘瞪大眼睛,毫不示弱。

“滚进来!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周桐城在营帐内吼道。

两人只好乖乖的滚进去。

周桐城仔细问明这女子的身份,原来她姓吴,芳名歆媛。吴姑娘将自己的来历介绍一遍。说起父母现在下落不明,自己孤身一人逃难至此,歆媛姑娘不觉堕下泪来。

周鹏举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臭丫头该不会又是演戏吧。

周桐城问她洛阳可有亲人。吴姑娘止住哭泣,回答道:

“我有个舅舅名俞汉涛,原先当过商丘守备。听我父母说舅舅家住洛阳,故来投靠。”

什么?这倒霉孩子是俞老兄的外甥女?

好!好!以后可得替你舅舅好好管教管教。周鹏举心中有了主意。

俞汉涛的名字周桐城略有耳闻,便向周鹏举吼道:

“还愣着干什么?快将吴姑娘领去单人间,找一套干净的衣服给吴姑娘。你再回我这里,我有话说。”

周鹏举站着不动,肚子里早咕咕叫唤,他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他说道:

“爹,我们午饭都没吃呢,先吃晚饭再说吧。”

周守备虽然看儿子不顺眼,怒其不争。到底父子情深,马上命人端来晚饭。

一会功夫,一盘红烧肉,一盘水煮大白菜,一盘垒的高高的馒头。香喷碰摆到面前桌子上。

吴姑娘毫不客气,立马坐下来大快朵颐。周鹏举瞅准一大块瘦肉,伸筷去夹。哪知吴姑娘眼疾手快,先他一步出筷夹住。

周鹏举瞪她一眼,说道:“起开!这块是我的。”

“凭啥说是你的?我先夹到的。”歆媛一把夹回碗里,张嘴咬下一大口。

周鹏举一气之下,伸手将整盘肉端到自己面前。

“这盘肉都是我的,你别想再吃。”周鹏举说道。

吴歆媛针锋相对,一把揽过馒头盘,“你也别想吃馒头!”

周桐城看见,教训道:

“鹏举!这么大人了还跟孩子一样胡闹!人家是客人,理应让客人先吃,快把肉放回去。”

“爹,瞧她那吃相!那里像个客人的样子,分明是个土匪。”周鹏举说道,把着盘子不动。

“人家姑娘一个人,一路忍饥挨饿,多不容易。难得吃顿饱饭,你还不让着她点?饿你三天试试,你保准吃的比她还香!”周桐城劝道。

周鹏举这才将肉盘子推回桌子中间。吴歆媛本来大口嚼着肉,吃着馒头。听到周守备这话心里一酸,想到一路的艰险,不觉动容。嘴里含着东西,呜呜的哭起来。

周守备怜惜的看着她,缓缓说道:“孩子,今晚你安心住下。明日一早叫鹏举送你进城,找到俞守备府上,好与你舅舅团聚。”

吴歆媛用手背擦一擦泪水,点点头。

“我可不送!要送你自己送!”周鹏举没好气的说道。

“你!”周桐城又要发火。

周鹏举忙解释道:“他舅舅早不住洛阳了,现在家里没人。”

周守备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

不得不说周鹏举整日游街走马、游手好闲,消息确实比父亲灵的多。但是俞汉涛追随袁承杰的话不能说。周公子随口说道:

“我认识俞汉涛,他全家搬离洛阳,隐居华山去了。”

你有本事找到华山去!

周桐城觉得这情况有点为难,总不能让她一直住在军营里。周鹏举看出父亲的顾虑,便说道:

“我有一个好地方推荐,吴姑娘去正合适。”

“哪里?”周桐城问道。

“有凤来仪。”周鹏举笑道。

“胡说八道!”周桐城骂道。

吴歆媛明白,周鹏举说的准不是什么正经地方。

两人吃完饭,周守备指派陈峰,安排吴歆媛的住处。又给她一身干净衣服。吴姑娘跟随陈峰,先去休息,明日一早再作打算。

营帐里只剩下父子两人,周桐城压低声音说道:

“刚才蒋知府派人递口信,说锦衣卫来到洛阳。叫我们谨言慎行,万不可透露袁承杰之事。”

“爹,锦衣卫来洛阳的事我早知道了。是不是有五十骑,一身平民打扮?”

周鹏举脱口而出,说的亲眼所见一般,再次将周桐城震惊到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儿子有些天赋异禀,特别是打探消息方面,比狗鼻子还灵。老子自叹不如。

“你知道就好!锦衣卫可不是好惹的!这几日给我老老实实家里待着。不许出去再惹是生非,听到没有?”周守备命令道。

“知道了。”周鹏举心不甘情不愿的回道。他寻思,要是说出今日锦衣卫因自己而杀了十六、七个人,不知道父亲会发作到何种程度。

“记住!尤其不可再去找承杰。”周桐城声音压的极低,跟儿子交代道。

周鹏举听出了端倪,他压低声音问道:

“你怎么知道?”

周守备望了望门外,叫拢儿子,他耳边低语道:

“你当日来我军中借马,给三哈子通风报信了吧?”

这下轮到周鹏举震惊了。他父亲面上对儿子不闻不问,心里却明镜似的。周鹏举犹疑的点了点头。

“别以为承杰的人马走远了,洛阳城里没人知道你干的事。”周桐城继续耳语道,眼睛盯着门口,“你来借马的事,陈峰都看见了。好在他只告诉我一人。罗国璋回来告诉蒋知府,说有一个蒙面大侠,帮着三哈子一起解救袁承杰。我猜定然是你。”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周鹏举打心里说:亲爹,你真是我亲爹!什么事都瞒不过您呀。

“行吧,我听您的。以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周公子服气的说道。

此时陈峰从门外进来,回复周守备,已经安排吴姑娘一个单间住下。周鹏举感激的看一眼陈峰,向他说道:

“峰哥!咱俩明天城里喝几杯,我作东!”

周桐城瞪一眼儿子,喝道:

“刚才怎么答应我的?转头就忘?”

周鹏举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笑道:

“哎呦!我忘了,说好明天开始闭门读书来着。”

陈峰并不推辞,“周公子,咱不挑地方。不如借守备这屋,今晚我陪公子一醉方休如何?”

“好!”周鹏举朗声答道。

周守备格外开恩,准许喝酒。他命人安排酒菜,不过自己不喝。他带着几个亲兵,走出营寨四处查看警戒情况,也好让两人放开了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