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四十七章 齐人之福

翌日一早,周鹏举领父亲任务,带着吴歆媛先去俞汉涛家,看看是否有什么人留下,好让吴姑娘安心。

两人来到俞宅,院门紧闭,尘封已久。周鹏举向邻居打听,俞守备一家搬走有数月光景,邻居们皆不知去向。俞汉涛没有留下钥匙叫人看管宅院。

两人没有钥匙,擅自翻院墙进去会让邻居怀疑报官,徒惹麻烦。周鹏举此时正该低调处事,不敢莽撞,便引吴姑娘先回家。到家时已是晌午,家母正在用膳。见活宝儿子没事捡个大姑娘回来,放下筷子,有点不悦的说道:

“鹏举,一晚不回家!你又上那里去了?这位姑娘是谁?”

周鹏举忙上前请安,将昨天的经历挑轻松的说一遍,免得家母担心。周公子这边说着,吴歆媛眼睛盯着桌上的饭菜。周伯母看在眼里,笑说道:

“姑娘,坐上来一块吃吧。”说着叫仆人添上两副碗筷。

吴歆媛忙笑着行礼,谢过伯母。便挨着周伯母右手边坐下。周鹏举在母亲左手边落座。周鹏举母亲平常一人在家,吃的比较清淡,不过一蔬一汤。吴姑娘昨天晚饭,今天早饭管了一大饱,不似之前那般饿虎扑食,吃的颇为文气规矩。

周母见姑娘俊俏讨巧,甚懂礼数,举止有大家闺秀风范。只是这身棉衣明显大一号,像是男人穿的。难怪周伯母怀疑,周守备军营里只有男人装,专门挑这最小一号,还是显大。

周伯母问吴姑娘有何打算,吴歆媛想暂时留在洛阳,等父母一段时间,说不定他们找来洛阳,只是眼下无处容身。

歆媛姑娘说的可怜巴巴,周鹏举就知道她没安好心。

果然周母主动说:

“吴姑娘要是没地方去,可以留我家暂住些时日。我一人闷的很,多个人说说话正好。过些时候知道你父母下落再走不迟。”

吴姑娘自然求之不得,忙起身深深道万福,谢过周伯母。

周鹏举忙劝道:“娘,您想说话找我,干嘛找个外人?”

“你整天不着家,回家一说准没好事,徒惹我生气!”周母说道。

周鹏举想这娘们鬼机灵,自己搞不好又会被她算计。想跟母亲说吴姑娘被贼人糟蹋过,留家里不中。转念顾虑俞汉涛往日的情面,为他日好相见,便忍住不说。大不了过几日派人送去袁大哥哪里,打发她找舅舅去。

今日之后,周鹏举为避风头,减少抛头露面,真个不出家门一步。往日的浮浪子弟来叫他游逛,一概谢绝。他安心在家读书习武,倒也逍遥自在。

只是周鹏举的朋友圈开始笑话他,说周公子新得一个美娇娘,金屋藏娇整日恩爱,那有功夫理会兄弟们。只怕他身子受不了,要被掏空。甚至说周公子的美娇娘年方二八,花两千两银子从苏州买来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兼具有凤来仪沈玉儿的婉转多情,春满楼冯素儿的轻灵俏皮,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否则周公子咋连这两处宝地都不去?一向钟爱的赛马都不参加了呢?

笑话传的有鼻子有眼,实有其事一般。引得一帮狐朋狗友唏嘘不已,哈喇子直流,自己咋没那个桃花运呢!更有一帮好事者,为探究竟,整日远远的绕周府门外闲逛,只盼美娇娘偶然外出游玩,能一睹芳容。偶然一个女人走出守备府来。

“快看!快看!”好事者马上远远聚拢来看。

待女人走出门一射之地。

“晦气!那是周鹏举奶娘!”众人看清楚了,失意而回。

周鹏举那小子捂得严严实实,从不放出门来。好事者最后不得不退潮。

吴歆媛进了周府,知书达理,乖觉懂事,十分讨周伯母喜欢。她自己又能放下小姐身段,像丫鬟一般服侍周母。吴姑娘有空给周伯母述说自己一个多月来的流浪经历。讲到自己被一伙歹人抢走,关到一所院子里。贼首见她貌美,欲行不轨。歆媛姑娘说道:

“伯母,我就假意咳嗽,说自己有伤寒。那贼人吓了一跳,赶忙跳下炕,跑得贼快。鞋子都忘记穿,像躲避瘟神一般。”吴歆媛说着捂嘴笑起来。

周伯母呵呵一笑,轻轻捏一把吴歆媛粉嫩的脸蛋,笑道:

“真正你这张嘴啊,说得人假话都能当真。”

“伯母,我可不是扯谎的人哦,那是迫于无奈的。”吴歆媛解释道,“后来还是穿帮了。那伙贼人看我能吃能睡,一点不像得伤寒的样子。那贼首忍不住再来强迫我。”

周伯母惋惜的看着吴歆媛,说道:

“阿弥陀佛,真是造孽啊——”

吴歆媛一脸轻松的说道:

“没事!伯母。幸好周大哥院外打伤他们同伙,屋里那帮歹人跑出去对付周大哥。让我逃过一劫。”

“鹏举那日又跟人打架了?不肖子孙!什么事都不告诉为娘!”周伯母有点生气的说道。

“伯母,周大哥是怕您知道了反而担心,他心里可孝顺您啦!”吴姑娘赶忙圆场道。

“他要是少出去惹祸,就是最大的孝顺了。”

吴歆媛每日陪着周伯母聊天取乐。一段时间下来,周伯母倒离不开吴歆媛了。

周鹏举几次三番说要带吴姑娘去找她舅舅,均被周母说再等吴姑娘爹娘几天,给推脱掉。

一年长工,三年太公。周鹏举担心搞不好被歆媛姑娘以疏间亲,爬到他头上。仗着家母喜欢,周公子只得暂时忍耐。

李自成大军龟缩栾川城内多日。宋献策建议闯王该找袁承杰见面谈一次,增进一下互信,为下一步协同行动打好伏笔。眼下河南境内朝廷重兵云集,黄虎张献忠管自己跑去四川。李自成确实感到势单力孤,想着多个盟友多股力量。他便安排李立威赶到杨家坳,面见袁承杰,商讨与闯王见面之事。

袁承杰最近一月习练内功心法日臻娴熟,脉搏中的龙气周身游走,越发遒劲有力。只是自己驾驭能力稍显不足,召唤成功率不足四成。袁帮主见李自成主动邀请自己面谈,欣然答应下来。李立威和袁承杰选定潭头镇为双方见面之处。

选潭头镇有些讲究,一来离栾川近,方便李自成来往。二来李自成毕竟势力大,双方之前打的不可开交,袁承杰不得不有所防备,不敢贸然去栾川。三来柳一那边万一有消息,袁承杰人在潭头镇,可就近获知,快速赶去华山。

孙慧欣闻知袁承杰要去潭头镇,说什么都要同去。她说潭头镇附近有许多草药,自己想再去多采办些来。袁承杰心里有些不情愿,本打算这次转道宜阳,带上朱姑娘同行。毕竟分开有段时间,朱姑娘那边需要陪伴一会,袁承杰两个女子间想搞些平衡。孙慧欣执意如此,袁承杰只得带上原配夫人。他打算到了宜阳,偷偷去看望一下朱琦雯。

静云山庄的人搞不好还盯着自己,袁帮主不敢大意,此次出门带上二十个弓箭手,由亲兵柳亲统领,于路小心提防。一行人赶到宜阳,休息三天,稍作休整。

这日上午,袁承杰乔装打扮,装作一个小商贩模样,带着柳庆一人,去找朱姑娘。他对孙慧欣推说见一个城内财主,去要点粮饷。孙慧欣送丈夫出门,望着他走远才转进门内。

袁承杰感觉到身后妻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揣着小心,一步一步走远,如芒在背。生怕妻子突然说要跟去。这作贼的滋味不好受啊。

袁承杰二人先找到赵诚,赵诚领袁承杰、柳庆来至一座独门独院的所在。五六米高的黑瓦白院墙里面,传出两个女子说话的声音。原来赵诚怕朱姑娘一人住着冷清,特意叫人雇一位城内人家的女孩,陪着照顾朱姑娘。

袁承杰三人来到门前,一阵敲门。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打开院门。她见到赵诚,倒还认识。只是另外二人,一位是满脸络腮胡的中年大叔,手中捧着一包各色的零散布头。另一位年轻后生,一肩膀搭褂插满针头线脑。

好!来俩街头商贩。

女孩笑道:“赵哥,你怎么知道姑娘缺针线布头的?我们正说呢,想去街上买些,两个商贩来的正是时候。”

赵诚说道:“不是我知道。是这位商贩大哥料事如神,知道朱姑娘缺什么,这不送来了。”说着一指贴满络腮胡的袁承杰。

正说着,朱姑娘里头问道:“芸儿,谁在哪里?”

女孩应到:“姑娘,赵哥领两个商贩,送布头针线过来。”

芸儿引众人进院子,复关上院门。袁承杰走进院子,看到朱绮雯坐于一把铺软垫的木椅上。手里拿着针头,廊檐下借着阳光缝一双小小的虎头鞋。她见一个粗犷大汉径直走向自己,不觉警惕起来,忙站起向赵诚说道:

“赵诚,你怎么随便引陌生人进来。”

朱姑娘与袁承杰共同经历过战火,对于刀光剑影十分敏感。袁承杰在外厮杀,少不得有仇家。朱绮雯平常行事十分小心。眼前这个陌生人胡子拉碴,隐隐一股气势逼人,看着叫人不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