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新七班(5)

钱屸是从白色恐怖的尸山血海里拼杀出来的地下工作者,相约好的时间没有到,那就必然是出了状况,按照地下工作的原则,这个会不能再开了,所以她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为什么要撤退?刘顺子不来也没有关系吧!”韩大牛诧异的说道。

“韩大牛同志,地下工作来不得半点侥幸的心里,组织原则必须坚决执行,这不同于农村的串门和走亲戚,约定好的时间必须到达,到达不了就说明有问题,为了大家的安全,立即散会,大家分头撤退。”钱屸也不想多在这里纠缠,拉上小红旗就要走。

“你走不了啦!嘿嘿,没想到你这小娘们的警惕性这么高!”只见坐在炕头窗户边的一个汉子突然拔出了一支驳壳枪,“韩大牛这些日子在周围的四里八乡可劲的忙活,我们队长就猜到你们这是有事,嘿嘿,我孙老耿受县侦缉队马队长的委任,奉命打入你们内部,现在看来不收网也不行了!”

屋子里的人全都愣住了,尤其是韩大牛,死盯着孙老耿,“你居然当了汉奸?”

“嘿嘿,当汉奸有什么不好,太君给钱,还给女人,我孙老耿打了半辈子光棍,到今年才闻到女人香……”

“啪!啪!”孙老耿的话没有说完,屋子内的枪声就响起了,那是小红旗偷偷的拔出了那支撸子,就在孙老耿说的得意的时候,缺德孩子果断的开枪了。

枪牌撸子本身轻巧,整适合小红旗的收手把捏,因为没有子弹了,钱屸就把那枪给了小红旗,她哪里知道,小红旗的那个“百宝囊”种居然有这个枪的子弹。

说起来也是巧合,红军长征到了陕甘边区,连续打了几次土豪和当地的小军阀,在收缴浮财的时候发现了这些比花生米大不了多少的子弹,当时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枪的子弹,于是就给小红旗拿去玩了。等到李久来了,小红旗为了炫耀自己的收藏丰富,特地拿出了这些子弹考校李久,没想到李久拿眼一看就知道这是撸子用的子弹,还告诉小红旗,新来的钱科长手上就有一支撸子,不过没有子弹了……于是小红旗就施展了自己的坑蒙拐骗的本事,从钱屸那里把那把撸子给要了过来。这把撸子本身也没有在团里登记,加上没有子弹,团里自然也不会管。没想到今天晚上派上了用场。

孙老耿低头看了看胸口上冒出来的血,眼睛一翻就倒下了。枪声也把其他人给震住了,此时,还有几个人要动,被小红旗用枪给指住了。

“都别动!全部都不许动,谁动我打死谁!”小红旗那稚嫩的嗓音叫到。

“孩子,你这是干啥?他是汉奸,我们不是!”韩大牛焦急的说。

“怎么证明你们没有问题?孙老耿不也是你们组织里的吗?他带着枪进来你们都没有发现?还有谁有枪?都拿出来!”小红旗丝毫不为韩大牛的话打动。

钱屸也觉得小红旗的话没错,既然出了一个孙老耿,谁能保证不会出第二个第三个?那个韩大牛自己是没有问题,可他对地下工作根本不懂,还以为是热热闹闹的进行宣传工作呢。现在看来,这南寨集的情报点是非常不安全的。

镇子里响起了枪声,让靠在河边树上打盹的李久猛然跳了起来,那枪声是撸子射击的声音,而李久是知道缺德孩子带着一把撸子的。

“小贾,你负责这里的指挥,注意县城方向的公路!我去镇里接应他们!”

在李久的心里,小红旗是个天真活泼的好孩子,也是个善解人意爱憎分明的好孩子。在独立团里,李久举目无亲,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可是小红旗却给了他亲人般的感觉,从带着他玩到使小红旗成为独立团年纪最小的战士,他们在一次次的碰撞中形成了一种血浓于水的情愫。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是,绝对不能让小红旗出问题,还有那个傻乎乎的女人,他们都是自己的心头肉,是自己用命也要保护的亲人。

“哥……”还没等小贾提出反对的意见,李久已经跑远了。

“扔下指挥的位置,自己去救人,这也太不讲究了!”哈喇子不满的说道。

“闭嘴!向县城方向侦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小贾说道。

“你凭什么指挥我?”哈喇子颈着脖子问小贾。

“刚才班长的话你没听见?服从命令!”小贾也不含糊,黑着脸说道。

哈喇子的兵龄比小贾还早几个月呢,现在竟然要听小贾的指挥,心里十分的别扭,不过他还是按照小贾说的,向县城方向的公路摸去。

到底是哪个房子?李久不知道,只能根据自己听到枪声的大致方向摸去。

房间里,被小红旗逼的没有办法,韩大牛第一个从自己的后腰上掏出了一把“单打一”,是那种有盒子炮的外形却没有盒子炮的内核的土造手枪,超过5米这枪就完全没有准头了。而另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的汉子也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国内罕见的转轮手枪。

小红旗是见多识广的,他让这些掏枪是有目的的。这些在农村转悠的人是不可能弄到正规好枪的,只有去当汉奸才有可能从鬼子那里得到好枪。刚才孙老耿拿出来的就是一把山西造的驳壳枪,成色相当不错,以孙老耿的能力怎么可能获得这么好的枪?有个汉子似乎看中了孙老耿的那把驳壳枪,刚想伸手过去拿,小红旗的枪就再次响了,直接打在那人的手边。

“我说了不许动!你再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小红旗说道。

此时的韩大牛和钱屸都没了主意,小红旗也不知道该怎么弄下去了,毕竟他没有见过类似行动的后续和结果,但是,他知道必须要先用枪控制住局面。

眼看事情僵在那里,猛的,房门被踹开了,跟着就是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屋子里的人还没有看清情况,那人就把散落的几把枪给收到了手中。

李久是被小红旗最后那一枪给引过来的,他并没有一开始就冲进房间,而是从门缝里观察了几秒,最后才决定突击的。他的到来整个房间的局面就稳定了。

小红旗终于松弛下来,一个孩子,面临这样的情况,能不紧张吗?

“怎么回事?为什么开枪?”李久低声的问小红旗。

此时的小红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抖动着嘴唇指指躺在炕上的死尸……

自打李久冲进来,钱屸似乎就有了主心骨,此时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组织里混进了汉奸,事情等会再跟你说,现在,大家听我命令,全部撤离!”

钱屸一挥手就率先跨出了屋子向外走去,跟着李久背起了小红旗也准备离开,看看手上的几把枪,他拍拍老韩的肩膀,把那些枪给了他,还不忘记说了一句,“搜搜那个死鬼的身上,看看有没有子弹。”

出得门来,李久还能感觉到小红旗在背上微微的发抖,李久马上明白了小红旗是第一次杀人,还是近距离开枪,这带给小红旗的思想负担肯定不小。李久心里叹了口气,他恨这个世道!以小红旗的这个年纪,正是孩提嬉闹玩耍的最佳年龄,是那种天真烂漫毫无顾忌的年代,可是今天,小红旗却要承担如此沉重的心理负担,到哪儿去说理去?李久又不禁有些后怕,如果钱屸没有带小红旗进去,那么会是个什么结果?想到这里他不禁摇摇头,“那个蠢女人永远不知道枪改如何用!该有的时候她不要,不该有的时候她一下子干掉2个!老天!你瞎眼了!”

当李久带着钱屸背着小红旗来到镇口,小贾焦急的迎了上来,身后跟着铜锣。

“镇子里出了状况,立即撤离。去把哈喇子找回来,马上进山。”李久说道。

“哈喇子回来了,你们看。”铜锣猛的一指飞奔回来的人影。

“班长,侦缉队过来了,20多个!”哈喇子报告完后大口的喘气。

“还真的有侦缉队,看来这里的这个点已经被敌人知道了。”钱屸说。

一听有敌情,小红旗就像是还魂的金刚,立即从李久的背上出溜下来,一伸手从铜锣的肩膀上摘下了自己的马四环,哗啦一声推上了子弹。就连李久都不得不佩服小东西的机警,这还真是环境改变人的情绪。

“没有鬼子吗?有没有长枪?”李久沉声问着哈喇子。

“报告,没有鬼子,没有长枪!他们带的都是短枪!”哈喇子立正回答。

“既然是冲着情报站来的,那么我们不妨打他一下,不要叫这群狗看轻了我们。哈喇子,你带着钱科长和小红旗立即越过山口向山里撤退,小贾、你在前面的河边打冷枪,我这边不开火你那边不要动。铜锣,给我当副射手。”

“凭什么我要带着他们先撤?”哈喇子不干了,一根筋又发作了。

“因为你的枪法没有过关,这黑灯瞎火的你能打什么?现在你是个战士,是个军人,服从命令!你给我警醒点,要是钱科长和小红旗出了状况,我踢死你!”李久的话语里透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就连想张口的小红旗也把话咽了回去。

“行动!”随着李久的命令,铜锣跟着李久向通往县城的公路扑去,而小贾则是沿着河边跑。哈喇子跺跺脚,带着钱屸和小红旗向通往山里的小路走去。

半个小时后,李久的机枪响了,还是那样哒哒哒的打着点射,小贾也是心有灵犀,他的三八大盖完全卡着李久的点射打,那边刚刚打完一个点射,他这边就是一枪,他的一枪打完,那边又是一个点射……

被伏击的正是上次从无名村跑掉的马二狗,这个家伙逃回县城后向鬼子驻璋德县宪兵司令细川少佐做了报告,把遇到八路军袭击的事情夸大了十倍。而往回送伤兵的小队也在半路上被全部玉碎,似乎还真的印证了马二狗的话。这也是细川最后命令清剿部队撤回来的一个原因,细川害怕八路军再次打伏击,毕竟他这个宪兵司令的手下没几个兵,部队打光了还靠什么守县城。无名村后来被鬼子去核实,的确是“摧毁”了,成了废墟,因此马二狗也因此立功受奖,并被任命为璋德县侦缉大队里的中队长。

马二狗是土匪出身,自然也知道山里的八路一定需要山外的眼线,这才用金钱美女收买了孙老耿。孙老耿与马二狗有过数面之缘,马二狗还是土匪的时候,就收买过孙老耿为他提供外面商贾的情报,然后马二狗才去绑票要赎金,现在马二狗成为了鬼子的侦缉队长,自然也是一说就通。也是马二狗贪功,他以为搞情报的都不会带着大部队,想独吞功劳,这才带着人先到端河口把那里的刘顺子按住了,然后才向南寨集赶过来。没想到还没有进镇子,就被一阵机枪打躺下了几个,跟着又有几个被冷枪打倒,谁叫他们听到枪声还举着火把呢。

璋德县的位置是与独立团的存在相关联的,有了独立团的存在,鬼子在璋德县就要放军队把守,而鬼子在全面进驻华北以后才发现中国有多大,他们的那点队伍根本就不够分的,于是,鬼子在国内和东北大量的征召退伍预备役,用这些已经退伍的老兵组成了一些地方留守部队,在华北和山东等县城和交通线上,主要是依靠这些二流部队驻守。璋德县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有一支不满编的鬼子大队。说不满编是指这个大队的鬼子没有后勤中队和战车中队,与鬼子的野战师团里的大队比起来,战斗力稍差一些。

李久的机枪就是个咬人的老虎,打的那个叫欢畅。马二狗一听有机枪就知道不好,自己这几颗蒜连杆长家伙都没有,跟机枪抗衡 ?那不是找死吗?唿哨一声,带着还能跑的立即撒丫子就往县城跑,连抓住的刘顺子都不要了。

“打扫战场,五分钟后撤离!”李久把机枪扔给了铜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