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新七班(6)

李久带着铜锣和小贾很快就在山路上追上了钱屸他们三个。原来小红旗坚决不肯走远,在山路的一个隘口那里等着李久。

“你们又打了一个伏击?”小红旗撅着嘴巴说道,“就知道你们不会轻易的出来一趟,这次搞了什么东西?”

李久没有理小红旗的唠叨,而是把一把成色最好的驳壳枪挂在了哈喇子的肩膀上,“我们七班的人不会去追求拼刺刀的技术,因为就是天天的训练你们,也无法赶上鬼子的水平,所以,每个人都配上一把盒子枪,知道是干啥的了?”

“是在近距离拼刺的时候打鬼子的!”哈喇子激动的说道。

在七班,李久是背着2支驳壳枪,其中一支还是那种高级的快慢机,就是小贾也是一长一短,刚才他们回来,哈喇子看到就连铜锣也挂了一支驳壳枪,现在,自己也有了,这简直就是武装到了牙齿,心情能不激动吗。

钱屸其实心里也在担心李久他们,可这一会功夫就见他们回来了,还带回来6支驳壳枪,显然,这一仗又打胜了。她也觉得,这个李久还真是打仗的好手,只要出手,就没有不成的,可这样的一个人,在国军那边怎么就是个大头兵呢?

“从侦缉队手里救下了一个人,他说他叫刘顺子,是端河口人,说是准备来南寨集开会,在路上被侦缉队给抓了。我无法判断他说的真假,更无法判断他是否叛变了,就把他给放了。”李久走到钱屸身边说道。

“嗯,你做的对,剩下的事情会有其他人去干的!”钱屸对李久的细心不得不佩服,自己要是细心点也不至于误杀两个散兵了。

天晚了,李久找到了一个废弃的石灰窑,于是他决定在这里暂时宿营,等到天亮再赶回团部。此时就显出了工兵锹的优势了,小贾和哈喇子拿起工兵锹,三下五除二就清理出了一块可以躺下的地方,李久和铜锣到外面去找树枝和枯草,在石灰窑里点起了篝火,初春的晚上还是很冷的。

天刚刚亮,放哨的小贾就跑了进来推醒了李久,“久哥,鬼子,鬼子来了!”

“什么?鬼子?你看清楚了?”李久做起来把帽子戴好,“带我出去看看。”

山道上,一个小队的鬼子在十几个穿着黑衣的侦缉队的带领下正沿着山路向这边走来,他们的速度不快,时走时停的。

“去把小红旗的曹长镜拿过来,敌人来的不对劲。”李久对小贾说,“把他们几个全部喊起来,准备立即转移。”

小贾拿着望远镜过来,钱屸也跟了过来,后面跟着小红旗哈喇子和铜锣。

“难怪鬼子跟上来了,他们带了一条军犬,没想到鬼子还配有这个畜生。”李久在望远镜里看着说道,“今天我们要甩掉鬼子恐怕有些麻烦了。”

钱屸接过望远镜也看了看,随即她就对李久说道,“不管这群鬼子如何跟着我们,我们不能回团部了,不能把他们带回团部,这是原则。”

李久点点头,转身对小贾说,“你到前面开路,与后面保持一里地的距离。其他的准备出发!我们向北,越过北邙山再说。”

既然是要牵着鬼子在山里转悠,那就没有必要急着快走了,反正鬼子靠着那条狗吊在后面,走快走慢都意义不大。李久是一边走一边在想,这样被鬼子黏住不是个办法,七班出来并没有做长期游击的准备,光是吃的就不好办,每个人身上虽然背着一个干粮袋,可那也只能够2天吃的,而跟在后面的鬼子恐怕就不简单了,他们可以沿途留下路标,而鬼子的大部队则会尾随而来,说不定鬼子的大部队这个在南寨集集结,要想甩掉这群鬼子很难。

走着走着,李久站住了,“必须打掉那支狗,否则,我们连晚上都无法休息。”

“我跟你去!我打得准!”小红旗立即站了出来。

“钱科长,你跟着小贾留下来的路标继续走,哈喇子和铜锣,注意保护钱科长!我和小红旗留下来打那条狗!”李久最后下定了决心。

转过一个山口,李久选择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拿出了工兵锹给小红旗挖了一个卧射的单兵掩体,并用树枝杂草做了掩护。自己则是到了另外一个角度潜伏下来,现在两人手上用的都是三八大盖。

长达近800毫米的枪管很适合远距离狙杀,这在当时主流步枪里,三八大盖的枪管是最长的,加上子弹也是最小的,因此,其弹道平直,在400米的距离内,不使用瞄准镜就可以直接猎杀单个目标,就是后来鬼子搞出了狙击步枪,其实也是在三八大盖的基础上加了个4倍的瞄准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变。

“咱俩谁先开枪?”小红旗猛然问李久。

“嗯……”李久想了一会说道,“你先开枪,我信得过呢!”

其实,李久刚才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打狗比打人难多了,第一,狗的目标比人小多了,而且,狗是四条腿走路的,在路上不断的晃动,要想准确的击杀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其次,狗不仅仅是嗅觉灵敏,听觉和视觉都比人高多的,距离近了很容易被狗发现,距离远了又难打。在讲武堂的时候,讲武堂里没有军犬这个科目,可是日本籍教官自己却是养着一条大狼狗,教官曾经跟他说过德国训练军犬的事情,特殊的军犬是必须要有训导员带领的,没有了训导员,军犬不比普通土狗强多少,因为,军犬是在命令下起作用,没有了训导员的指令,军犬就会犯糊涂。既然这样,那李久就准备打那个训导员了。

眼见着鬼子小队越走越近了,小红旗一直没有开枪。李久有好几次都想提醒小红旗,可他仔细的观察鬼子军犬的行踪后明白小红旗在等什么了。

不是很淘的孩子不会了解狗的特性,无论是军犬还是土狗,无论怎么去训练,都不可能把狗的某些天性给矫正掉,那条狗走一段路就要翘起一条后腿撒尿,这是狗给自己留路标。很显然,小红旗就是在等这个机会,因为只有那条狗在撒尿的时候,有那么短暂的1-2秒钟的静止,而在超过400米的距离上,步枪子弹的飞行时间差不多也需要近1秒钟,这就是为什么狙击手打静物容易,打晃动的目标很难的道理。偏偏小红旗就是那种逗狗嫌的淘气孩子,没成为七班战士之前,偷鸡摸狗的事情对他来说几乎就是家常便饭,他怎么可能疏忽这样的细节。

对付狗的事情李久就交给小东西了,李久现在仔细的观察着拉着绳子的军犬训导员。这个鬼子的装备与其他鬼子不一样,除了背了一支三八大盖之外,还背着一个鼓囊囊的背包,一只手上拿着绳子,另一只手上则是拿着一块手帕……李久看清楚了,那是钱屸平常用的手帕,是从那间屋子里出来的时候,钱屸呕吐后擦拭了嘴巴,然后随手扔掉的。这个蠢女人总是搞出一些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在她开枪打狗蛋的时候怎么没见她呕吐呢?真是奇怪了!

钱屸打狗蛋的时候精神几乎是在错乱的情况下,跟着下来又是李久的突袭,事实上钱屸连那两个人的面相和尸体都没有看清楚就被李久给放倒了。等到她冷静下来的时候,李久已经将两个人给埋了,又遇到李久对她施暴,那个时候钱屸的心里想的都是对李久的仇恨,哪里像昨天晚上亲眼在近距离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打得前胸冒血?当时是忍住没吐,可是一出镇子就吐了。

就在李久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红旗的枪声响了,紧跟着李久的枪也响了。

狗没有被小红旗打死,可也干不了活了,那狗的狗腿胯骨的地方被子弹给打中了,也没有军犬的尊严了,嗷嗷的在地上抽搐嚎叫着。训导员愣神的那一秒钟,李久的那一枪要了他的命,子弹从他的肩膀横向打进了胸部。这也是在狗被击中的那一刹那他侧身了,子弹从山上以一个向下的角度,钻过他的肩膀打进胸部,真是多谢三八大盖的钻透力,那个训导员口中冒血,眼见是不活了。

枪声立即引起了鬼子的还击,他们不知道子弹是从哪里打过来的,但凡有怀疑的地方就开上几枪,场面混乱了……

李久让小红旗收起步枪都挂着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弯腰把小红旗背起来,沿着前面留下的路标就跑了。

追了不到2里地,就遇上了钱屸他们,此时,小贾也在。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走?”李久瞪眼问道。

“碰上了三分区的兄弟部队,他们正在这一带活动,大概是听到枪声赶过来的。”小贾报告说。

李久的脑门上满是问号,“核实了吗?我们在这里怎么会碰上友邻部队?”

对于整个太行山里到底有多少八路军李久压根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就是一个班长,大人物的事情用不着他操心。

“核实过了,没有问题,他们是三分区新一团的,我在团部的时候见过那个连长,他原来是新一团部的警卫排长,跟他们团长到过我们团。”小贾点头说道。

“后面的鬼子情况怎么样?你们把那条狗打死了吗?”钱屸问道。

“没有打死,不过那狗也干不了活了,被我给打断了腿!”小红旗得意的说,“骆驼更厉害,把那个管狗的鬼子给打死了,他的枪法跟我不相上下!”

这缺德孩子难得谦虚了一回,让小贾和哈喇子的眼珠子都掉了下来。

李久摆摆手让小贾带路,大家继续沿着山路前进,身后的鬼子还在胡乱开枪。

不久,七班就碰上了新一团九连的连长周大元,一个中等身材,面相憨实的人,看年纪比李久大上几岁也有限。

按照军队的规矩,李久走上前向对方敬礼,“独立团七班班长李久!”

“独立团七班?是直属团部?这是个啥编制?”周大元心里念叨着,可手上却是在回礼,“我是新一团九连连长周大元,前面打枪是个什么情况?”

于是李久向周大元把情况介绍了一遍,没有经过钱屸的允许,他们去南寨集的事情没有说的很详细,只是说去南寨集执行任务,遇到了侦缉队,最后招来了鬼子一个小队……

鬼子这个小队是怎么招来的?说起来也是巧合。在南寨集与县城之间还有个重要的据点路河口,那是璋德县连接正太路的一个节点,鬼子一占领璋德县的时候就在这里派出了一个小队和一个伪军连驻守。路河口本身镇子不大,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家,可这里是璋德县连接外面公路的要点,又是交叉通过韩梁河的关键点,所以,战略地位很重要。韩梁河从太行山上下来,到了平原地带变得缓和,虽然通航的距离不过只有一百多里,可也是流经璋德县里难得的一条重要的母亲河,从南寨集开始就可以用木船将货物运送到县城,所以,南寨集也是璋德县与临县、山区进行物资交换的重要集镇。

马二狗被李久一顿机枪打的魂飞魄散,撒丫子就往回跑,等跑到了路河口就向驻扎在那里的鬼子报告了。驻扎的鬼子立即就通过电话向宪兵司令细川少佐做了报告,细川没有想到八路军这么快就把触角伸到了南寨集,他分析这是八路军派出的情报人员,于是下令驻扎在那里的一个小队前出到南寨集进行搜捕,而他又从县城的驻军里调了一个小队出发去填补路河口的空挡。偏偏路河口驻扎的鬼子小队里有一条军犬,在南寨集又发现了钱屸扔下的那个手帕,于是,长的像猪头的小队长决定利用军犬去追踪土八路。

“不就是一个小队的鬼子嘛!我们消灭他!”周大元豪气干云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