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第七章 火力第一(1)

“真是主力的作风!我代表独立团向你们致敬!”李久还没有开口,钱屸居然就“挺身而出”的向周大元敬了个军礼,“如果要打鬼子,我们虽然人少,但是,我们愿意跟你们一起打,这伙鬼子跟了我们很久了!”

没有这样二百五的,钱屸整个就是个军事上的外行,哪里有这样上杆子去加入人家的战斗序列的?李久心里那个别扭啊,可是也没法子,总不能当着兄弟部队的面跟钱科长掰扯吧。李久心里这么想着,脸上的颜色自然就不好看了。

“要打鬼子好啊!不过,我们可不是隶属于新一团建制的,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班长恐怕不好执行啊!”小红旗是门清,赶忙出来表态。

“难道我不是上级吗?”钱屸转身向缺德孩子瞪眼,她总算明白为啥有人管这小鬼头叫缺德孩子了,“现在我命令七班协助新一团九连打鬼子!”

李久还在站在那里不吭声,作为职业军人出身的他,明白钱屸这下达的就是乱命,既不合法也不合理,可他不想当着周大元的面顶撞“钱科长”。

“你不是军事领导,不能下达这样的命令!”缺德孩子不依不饶,他才不给钱屸留面子呢。

小贾是理解久哥的难处的,团长和政委给七班的任务是确保“钱科长的安全”,而不是寻机作战,所以,他悄无声息的上前半步站到了李久的身侧,用这个法子支持班长。铜锣不知道是咋回事,不过见小贾上前半步,也跟着上前半步站在了李久的另一边。

哈喇子却是另外一番心思,他想打鬼子。自从进入七班,他是寸功未立,抗着别人缴获的三八大盖,还有满满的子弹,不打一下心里不舒服。于是他站出来说道,“我们应该严格服从上级的命令,现在,钱科长是我们这里职务最高的,我们应该服从她的命令。”

得,仗没有打,小小的七班就发生了“内讧”,看得周大元都乐了。

“我们连刚刚结束了冬季整训,现在是齐装满员,不缺你们这几个人。这次出来就是锻炼队伍的,这一带本身就是我们两个部队辖区的结合部,我连奉命驻扎在距离这里30里的靠山村,这里的安全也直接威胁到我们,不打一下不行啊!都说鬼子很厉害,我就不信邪,鬼子也是两个肩膀一个脑袋,挨上一枪照样活不了!我就不信我一个连打他一个小队还能有问题!你们就到那边的山头上去看我们打好了,就当是现场观摩。”

说完,周大元向钱屸敬礼,转身带着自己的通讯员走了。

太没面子了,这脸被打得啪啪的!钱屸还想去找周大元说说,却被小红旗给拉住了,使劲的向她使眼色。此时的李久面胧严峻,似乎在想着什么。

“七班长!我宣布回到团部关你三天紧闭!”钱屸气得脸都绿了。

“是!”李久没有辩驳,老实的答应道。

要是李久辩驳一下,钱屸心情也许会好点,可偏偏李久不说话,就答应了个是,这让钱屸的怒火没地撒出去,狠狠的瞪了一眼李久,小声说声“一个怕死的逃兵!”转身就向山路走去。

声音虽小,可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哈喇子和铜锣没啥反应,可亲眼见过李久杀鬼子的小红旗和小贾却是气的满脸通红,正准备追上去理论被李久拉住了。他挥挥手默默的带着七班跟着上路。对于说自己怕死李久不否认,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惜命的军人是无法打击敌人的,那是莽夫之勇。他也不在乎别人说他怕死,在他看来,死已经他经历过最多的事情,怕或者不怕都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现在他担心的是九连能不能打得过对面的鬼子,对于鬼子的战斗力,这群人里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的。

来到对面的山头,九连布置的伏击阵地就在眼前,看着那些士兵的装备和战术动作,李久心里就打鼓了,这,这就是一群毫无作战经验的新兵嘛,用他们去伏击鬼子一群具有战斗经验的老兵?全连只有一挺轻机枪,还是歪把子,这后果……李久不敢想下去了。

“铜锣,哈喇子,你们两个等会要帮我压子弹,我们恐怕得帮帮他们!”李久想了一会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突出的山崖,“我们在那里建立一个火力点。”

“怎么?你又要参加战斗了?”钱屸的眼角露出了讥讽的笑意,她断定是李久看到有便宜可占,准备分人家的胜利战果。

李久没有理她,而是对小红旗和小贾招招手,“你们两个到那个点构筑一个简易的工事,至少要有三个可以射击的地点,小贾负责给小红旗压子弹,准备好枪支。小红旗,你要瞄准那些举指挥刀的军官打,还有就是对方的机枪手、掷弹筒手,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一个地方禁止连续开2枪。明白吗?”

“明白!”小红旗和小贾异口同声的答道。

安排完这些,李久才走到钱屸的面前,“我就这几个兵,现在全都分配了任务,我希望你在这里好好的呆着,不要乱跑,等一会战斗打响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希望我的布置用不上,可一旦用上了,你不要回去把详情向上报告。”

“向上报告?为什么?参战的命令是我下达的,我负责!”

“你不是军事干部,无权下达什么参战的命令。”李久表情严肃的继续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李久有些犹疑是不是要说实话,他用那深不见底的忧郁眼神看着钱屸,“我知道你的觉悟很高,党性很强,可是,有可能就会因为你的报告让周大元受到影响,所以,我建议你……尽可能的少说。”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周连长会打败仗?”钱屸还是听出了李久的潜台词,“人家新一团可跟咱们独立团不一样,是老红军的底子。”

李久紧泯着嘴唇,似乎有话不敢说,那样子就像是便秘拉不出来那样的难受。

“有话就说!别弄得那个样子,我看着都讨厌!”没人的时候钱屸对李久真的没有好脸色,“别以为就你会打仗!周连长也是从战斗中打出来的!”

“那好吧!你在这里注意安全。”李久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回到机枪阵地,李久开始测距和调整机枪的标尺,然后仔细检查弹匣里的子弹。铜锣对现在自己的位置很满意,不用顶着弹雨跟对方硬打,装装子弹这活自己能干,他也知道,老大是那种打不过就跑的主,他不担心会死扛。

哈喇子却是不满意,虽然他知道自己的枪打的不够好,班长是不会轻易叫自己浪费子弹的,可是他还是不理解为啥班长把机枪阵地设置在距离主战场这么远的地方,这能打到对面的鬼子吗?见班长的情绪不高,哈喇子就没话找话。

“班长,咱们为啥要在这里设置阵地啊?这里离那边的战场有差不多一里地呢!就是想打咱们怕也打不准吧?”

“你没看到九连的那些战士都是新兵吗?全连就一挺歪把子机枪,你觉得他们对付得了鬼子那个小队?鬼子的一个小队有近五十人,三挺机枪,还有一个掷弹筒班,我担心他们顶不住鬼子的硬打,到时候肯定要后撤到我们的脚下,那个时候咱们开火,帮他们一把。唉!九连的火力太弱了,还要用这样的法子打,占不了便宜的。”李久对哈喇子说道,“你们今后只要活下来,打仗一定要动脑子,现代战争光是靠‘万夫不当之勇’是没用的,靠的是火力!”

哈喇子似有所悟的点着头,咬紧着嘴唇,他明白班长说的“新兵”含义,那是意味着这一场伏击战又会有不少新兵被打没了。上次在槐树村跟三连打的那一仗就叫他印象深刻,三连好不容易招来的新兵,第一仗就没了大半……

钱屸此时可不像李久那样悲观,居然掏出一个笔记本,拿着笔准备写点东西,类似战场报道那样的东西,虽然是独立团政工科负责情报政工工作,可毕竟出身于知识分子阶层,舞文弄墨是他们的天然属性。她靠在一颗树桩上,冥思了一会就开始“奋笔疾书”……

没过一会,九连就与鬼子小队接上火,周大元是下达把鬼子放近了打的命令,可是新兵里总会有几个紧张的人,距离老远就开了枪,还没打着敌人,把个周大元气得直骂娘。

鬼子都是从一群老兵,枪一响立即散开,三挺机枪也摆开了阵势。鬼子猪头小队长拿出了望远镜四处张望。猪头小队长一开始还以为是他追逐的目标又放冷枪,可当他从望远镜里看到对面山坡上林立的枪管时才发现是碰上了土八路的大部队。也是周大元的部队训练不到位,打伏击竟然被对方发现枪管,这还有个是隐蔽性?于是伏击变成了阵地战。

一接火,双方的战场素质差异就显现出来,周大元的部队守住阵地,几乎全部开火了,鬼子很容易就判断出了哪里是主阵地,哪里是策应阵地,三个分队的鬼子,一个顶在正中,距离200米的地方,利用2挺机枪吸引九连的火力,在这个距离上,不是优等射手是很难打倒鬼子的,可自己的步枪又被鬼子的机枪压制的抬不起头来,当九连的那挺机枪开火后,鬼子的掷弹筒就响了……战斗仅仅打了十分钟,周大元就感觉情况不对了,他也发现鬼子的另外两个分队的鬼子正在向他们的阵地侧翼包抄。

鬼子的步兵战术其实很简单,就是正面吸引敌方火力,采用二面或者多面包抄。遇到火力猛的对手,他们的山炮、掷弹筒就会过来招呼,往往是没用多久,对面的敌手就被打哑了火力点,他们的包抄还没有合拢,对手就会撒丫子跑。鬼子就是靠这一招,仗着武器好,火力猛的优势,用这简单的招数多次打得国军无还手之力,淞沪会战,国军伤亡近30万人,而日本鬼子的伤亡不足6万人,可见鬼子的步兵有多强悍。

周大元不傻,发现自己的部队打不下去的时候立即下令想后撤,脱离接触再说。现在,九连已经伤亡了20多个战士,唯一的机枪也被鬼子的掷弹筒给打坏了,这样下去……坦白说周大元有些输不起啊,部队打光了,还拿什么打鬼子?

不能不说周大元临机应变的速度很快,可是鬼子也不傻,他们在遇到一些零星的抵抗时基本上都是这样,在他们进入到华北山西的时候,那些晋绥军、国民党的杂牌部队等等基本上是一触即溃。所以,这个小队的鬼子很嚣张的使用了掷弹筒拦阻射击,提前向九连撤退的路线轰击,鬼子的打算也很简单,就是拦不住也要撕下对方一层皮来。

掷弹筒的威力有限,最主要的是掷弹筒的射击距离有限,要想控制住九连的撤退路线,鬼子的掷弹筒就得跟随步兵向前移动,当鬼子的掷弹兵打了一轮后就扛起掷弹筒向前推进,就是这个推进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哈喇子,你去告诉周连长,让他们向我们守着的这条路撤,我们会掩护他们!告诉他,部队不能乱跑,越乱伤亡就越多。”

突然李久有了个新的想法,他让哈喇子的传的话是话中有话,就看周大元能不能听出来。李久是想等鬼子追到自己这里的山崖下,突然开火,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他是从上向下打,鬼子的机枪就是还击也是从下向上,受地球引力影响,他们的子弹都会偏低,至于鬼子的掷弹筒……就是小红旗拿不下来,他手上的机枪也会在第一时间把那些掷弹兵打掉,剩下鬼子的步兵就好办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