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五十章 妥协

韩仁卫身旁一人,显然是他副手,与韩百户并排站着。其他锦衣卫均退后一步站立。那人扯着浑厚的嗓子喊道:

“袁承杰,这个女人你可以不管不顾,她肚里的孩子可是你的骨肉,你忍心弃之不顾吗?”

“与其生出来被你们追杀,不如一了百了。”袁承杰冷冷说道。

话音刚落,袁承杰身后七个锦衣卫杀气腾腾的追到,截断他的归路。

三十九比一。

要对付的可是锦衣卫。

刚才朱绮雯院子里,袁承杰利用地形,打掉十一个分散的锦衣卫。此刻三十九个锦衣卫集中一处,围攻他一人,袁承杰是凶多吉少了。

袁帮主说道:

“韩仁卫,当年杀我余三叔的仇,我还没找你算。今日我不打算活着回去,我们一次作个了断罢。”

袁承杰将生死置之度外。既然躲不过,索性拼个你死我活吧。

韩仁卫不理会袁承杰,下令道:

“拿下!”

一行六人,排刀杀向袁帮主。六个人,已是小巷能并排格斗的最大人数了。

前后各一排锦衣卫,十二人同时围攻袁承杰。

袁承杰几次运气,试着唤醒体内的龙气,没有成功。他只能凭着自己的功力应对了。

身后七人,袁承杰刚与他们交过手,知道功底深浅。他决计从熟悉的下手。

不待两路人合围,袁帮主转身攻向身后一排锦衣卫。他挑选最左侧三人为突破口。袁承杰先发制人,一刀卸落左二锦衣卫拿刀的胳膊,再横刀格开左三锦衣卫劈来的刀刃。

此时左一锦衣卫的雁翎刀闪着寒光,照他面门砍来。袁承杰左侧门户大开,忙侧身急闪,刀刃离他鼻尖毫厘之差,削落空中。

左边三个锦衣卫的雁翎刀几乎同时挥动,袁承杰利用自己异乎寻常的速度,毫秒之间一招三变,打个时间差。

左二的锦衣卫削掉一只胳膊,才喊出疼来,袁承杰已抵近他胸前,左手一记半步崩拳隔山打牛祭出。袁帮主的拳头逋一接触他的胸口,便将那倒霉玩意击飞,摔出五六米远。顺带撞飞身后一个锦衣卫,至十五、六米开外。

半步崩拳力之刚猛,袁承杰自己都吃了一惊。

他乘人墙空位,一步跃出,窜出包围圈。

身后五个锦衣卫率先追击,没想到袁承杰并非逃跑,他转身回刀,挺刃当头刺中左一锦衣卫,旋即收刀一挡,“铛!”一声撞开左三锦衣卫的大刀。

左三锦衣卫追上袁承杰,与他错身相遇。他明明看着对方拿刀直击自己同伴,自己一刀劈去,按其速度和力度,理应一刀见血。却两次被袁承杰回刀挡开。

好快的刀!这速度快的他眼睛不够用。

敢情韩百户请我来,作袁承杰演示刀法的群众演员呐?左三锦衣卫觉得。他一分心,袁承杰的左手可没闲着,再击一拳,侧面击中左三锦衣卫的肋下。

此人顿时横飞起来,连带撞着身侧左四锦衣卫。

兄弟,哥带你一起飞!两人比翼双飞。

可没飞出几米,两个锦衣卫一头撞到巷子边一户人家院墙。

撞塌墙面,栽进人家院子里。

哥俩不请自来,作客去了。

这一排锦衣卫只余二人,他们毫无惧色,抢身攻打袁承杰。

袁承杰以一敌二,游刃有余。只是另一排六名锦衣卫已然杀到。袁帮主只得再次转身撤退。

八名锦衣卫前后两排正欲追击。

“住手!”韩仁卫喊道。

他看出端倪,前面几个手下是赶去送死,便及时喝止。

袁承杰看后面没人来追,倒不跑了,转身回来。

韩百户身边那个锦衣卫喊道:

“袁承杰,小瞧你了嘛!两年不见,功夫大有长进啊。”

袁承杰说道:“有你们锦衣卫后头催敢,我哪敢有一天懈怠。”

“赫赫!死到临头,还有心情开玩笑。”那锦衣卫喊道。

六个锦衣卫重新排列,向袁承杰逼近。巷子左右两侧房子上,各有六人翻上屋顶,脚踩瓦片从两翼包抄袁承杰的后路。

袁承杰本不打算逃跑,对锦衣卫的举动无动于衷。

他隐隐听到自己手下大部队跑来驰援的脚步声,还有行进时甲胄相互擦碰声。

锦衣卫们显然尚未觉察。

身后十二人俨然包抄到位。

面前二十二个锦衣卫,包括拿刀看住朱绮雯的两人,亮出兵刃。

袁帮主得拖延一会时间,他假意说道:

“韩百户,我可以跟你们走,你们先放了两个女人。”

韩仁卫边上那人哈哈一笑,说道:

“袁承杰!刚才那个嘴硬说不惧要挟?这会知道怕了?”

“我们之间的恩怨,与他们无关,请你们网开一面。”袁承杰说着放下刀,向边上一扔。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样。

韩仁卫开口道:“我可以答应你。”

他身边的锦衣卫喝到:

“袁承杰,赶紧跪下!双手高举过肩,十指交叉绕到脑后!”

袁承杰乖乖照做,慢慢的弯下膝盖,双膝跪地。

“承杰——,不要啊!”朱姑娘哭道,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赶紧放人!”袁承杰吼道。

十二个锦衣卫,分作两排,一队身前,一队身后,举刀将袁帮主包围。

锦衣卫一步一步逼近袁承杰。

“韩百户,你说话不算数吗?”袁帮主喊道。

他感到自己体内的龙气开始蠢蠢欲动,身上一股热流涌动。

龙洛刀的大部队越来越近。

手无寸铁,前后锦衣卫包抄到位,谅你袁承杰插翅难逃。韩仁卫想着,挥一挥手,作势放人。

朱姑娘脖子上的两把雁翎刀同时抽回,两位女子自由了。

朱绮雯站着不动,泪水涟涟。她不忍自己男人就这么白白送死。

袁承杰跪着吼道:“还站着干啥?给我滚!”

“承杰——”朱绮雯仍未动身,她心中有无数话要说。

“照顾好孩子。”袁承杰急了,“赶快走!”

他的手下马上赶到,再一会锦衣卫会觉察,朱姑娘便会被锦衣卫拦下,没机会走了。

朱姑娘想想肚中的袁承杰骨肉,忍痛离去。

芸儿搀扶下,朱绮雯一步三回头,边走边回望袁承杰。

十二个锦衣卫来到袁承杰身前、身后不足一米处,将他团团围住。

袁帮主丹田一股热流激荡,似乎欲喷薄而出。只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利用这股内力。

“帮主!”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

赵诚的嗓音!他领一千精兵,从小巷一头火速赶来。

“帮主!我们来了!”柳庆领着二十弓箭兵,身后跟着几百兵丁。从巷子另一头赶来。

小巷一时之间被龙洛刀将士围的水泄不通。

韩仁卫边上那人慌忙向韩百户禀报:“韩百户,对方人数众多啊,如何是好?”他全然没有刚才得意之色。

韩仁卫一脸刚毅,丝毫不受外部援兵影响。朱姑娘她们走出四十多米,不在自己掌控。袁承杰跪在地上,落自己手里,不怕他飞了。

袁承杰见此,马上从地上站来,环视四周。

龙洛刀部下将巷子内的锦衣卫两头堵住,围得水泄不通。

赵诚到底是战阵中出来的,立马命令弓箭兵上屋顶,占据巷子两侧制高点。袁承杰的弓箭兵张弓搭箭,俯视脚下的锦衣卫们。箭在弦上虎视眈眈。

韩仁卫等人,不脱层皮休想逃出去。

袁承杰怕手下们因为自己被锦衣卫包围,投鼠忌器。大声喊道:

“我是袁帮主,你们放开了打,不必管我。不许放跑一个锦衣卫。”

这是鱼死网破的节奏。

三十四个锦衣卫要对付一两千袁承杰手下,可不是闹着玩。

关键是他们手上没弓箭,对方单单弓箭兵数量,就是锦衣卫们的七、八倍。锦衣卫也是人,不是金刚葫芦娃。射中脑袋,会疼会流血啊。

韩仁卫边上那人神色紧张的说道:

“韩百户,不如我们拿袁承杰作交换吧?叫他手下让开道放我们出去。犯不着为个袁承杰搭上兄弟们的性命。”

韩仁卫瞟了一眼身旁这人,眼神犀利阴冷。说话那人不寒而栗,便住口不敢再言。

朱姑娘快走几步,赶到柳庆队伍中间,芸儿紧紧跟随着她。

“柳庆,快去救救承杰!”朱姑娘近乎哭腔的说道。

“朱姑娘放心!我们的人早将巷子围住,他们逃不出去,不敢对帮主怎么样。”柳庆安慰道。

话虽如此说,柳庆对帮主能否安全脱身,心里没底。

袁承杰要真是有个三长两短,龙洛刀好不容易聚集起的队伍,说散就散了。

局面有点尴尬,龙洛刀将士外围包了锦衣卫饺子。锦衣卫将他们的帮主团团包围。处于风眼中的袁承杰脑中飞快的思考,用什么办法应付十二个抵近的锦衣卫。

他现在没有兵刃,只可用贴身肉搏的本事。可对面不是一个人,是两排训练有素的锦衣卫。

好在十二个人晓得厉害,没有韩仁卫的命令,暂时不敢对袁承杰轻举妄动。屋顶上两三百号弓箭兵可不是善茬,帮主若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会不顾一切的射下愤怒之箭。届时,别说锦衣卫,天皇老子也不中!

袁承杰思前想后,觉得双方还不到你死我活的程度。虽则不能排除崇祯皇帝因为自己领军哗变,派锦衣卫刺杀自己的嫌疑。可河南境内官府尚未行文批捕袁承杰,说明朝廷明面上没将他打入敌对阵营。双方未直接撕破脸。

后面自己得帮助方道长锁龙脉,说到底最后得利的还是朝廷。一边锦衣卫将他赶尽杀绝,一边他帮着朝廷锁龙脉。心理得多扭曲的人,才干得出如此作为。袁帮主觉得事情没到那种地步。他故意向韩仁卫喊道:

“韩百户,我袁承杰的命不值钱,你们若要,尽管拿去罢。”

韩百户身边的那人,焦急的看着韩仁卫,生怕这老兄逞能答应下来。袁承杰只是说说而已,你真去要他命试试?他的手下非把锦衣卫们射成马蜂窝不可。

他这锦衣卫副百户官职虽系世袭,可也是花了大把银子的。本还没赚回来,他可不想将命赔进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