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火力第一(2)

周大元没有想到鬼子这么难打,今天可真是给他上了一课。周大元是红军到达甘陕后参军的老战士,在2年多的对敌斗争中敢打敢拼,逐步成为基层干部,新一团成立的时候,被团长带到了新一团,后来下到基层担任连长,打鬼子的战斗参加过2次,都是作为预备队去打酱油的,今天还是他第一次独立的指挥打鬼子的战斗,没想到,鬼子的火力会这么猛,自己的那点家伙事还真是不够人家看的。在第一轮的对射中,周大元就知道自己的队伍与鬼子老兵的差距了,硬抗不是办法,只能后撤,他心疼的是自己的那挺机枪没了。

哈喇子跑过来向周大元传达了班长的话,说完就站在那里等着周大元的回话。

周大元眨巴眨巴眼睛,他实在无法想象独立团的一个班居然在开始拒绝与自己合作,现在却要为自己断后,这是个啥意思?我们一个连都打不动的鬼子,你们一个班能行?可他看到哈喇子那种坚毅的眼神,感觉到了自己的新兵与七班的差异,难道说这个七班是独立团的精锐或者说是拳头?

有了这个想法的周大元就留心的看了看哈喇子的装备,猛然吃惊的发现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大头兵竟然配置的是一长一短,身上挂的手榴弹居然不是边区造而是鬼子的香瓜手榴弹,他的眼睛里顿时冒出了一股精光。

“回去告诉你们班长,我谢谢他!如果他能把鬼子再压住……”

话说鬼子这仗打的太顺了,猪头小队长亢奋的不停的“杀给给”,自己也小跑着跟着部队的后面不断的给自己的部下打气加油。

鬼子的编制与其他国家不同,最底的编制是分队,(没法子,鬼子就是这样写的)相当于国军的一个加强班,在一个分队里有8名步兵,一挺歪把子机枪,配有一个机枪手,一个副射手和2个弹药手。

这里要解释一下,歪把子机枪的供弹是弹仓供弹,可以把6个卡在弹夹上的子弹排一起放进弹仓中,虽然实现了与步枪同样口径的弹药,但是,事实上歪把子机枪是不能直接使用三八大盖的子弹,因为歪把子机枪的子弹口径与三八式步枪一样,可装药却是简配的,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歪把子机枪的构造过于复杂,如果使用原来的三八式步枪弹会造成射击时的枪机闭合问题,虽然日本人最初的构想是通用,在实际的使用中却不得不面对现实,步枪可以使用机枪弹,只是威力稍差,可机枪不敢轻易使用步枪弹,一旦使用,打不了几梭子就会卡壳,枪机无法闭合。而且,在使用子弹的时候还要事先给那些子弹上涂抹机油,结果就是在连续射击的时候,枪机里伴随着刺鼻的烧机油味道冒出一股股青烟。与捷克式轻机枪比起来,歪把子就是个渣,抛开其他的因素,单独对打,歪把子根本不是对手,看起来歪把子弹仓装弹要比捷克式多上10发,可打起来却一点显不出这个优势,因为高明的射手能够在短暂的点射间歇中快速的更换弹匣。而歪把子要想重新装一次子弹,嘿嘿,那可是要非老劲了,这也是为什么鬼子的机枪组里配有2个弹药手的原因。至于在威力上,遇到了捷克式歪把子只有跑的份。

鬼子的一个小队里有三个分队,并且还配置一个掷弹筒组。整个小队的人员超过50人。分队的头头就是我们常在电视里看到的“曹长”。

当鬼子的全部人马冲过了李久预设的地点后,他第一个就开枪了,他的目标就是那奔跑着的几个掷弹兵,连续两个三发点射,他估计至少打倒了2个,实际上这个鬼子小队的掷弹筒组的全部人员都被李久这第一轮设计给撂倒了。而猪头小队长的运气就更差了,晃动着指挥刀的目标太大了,小红旗第一时间就瞄住了他,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拿着望远镜摆造型的时候,小红旗的枪响了……

距离太近了,只有200多米,小红旗这一枪直接就把猪头小队长的猪头给开了瓢。接下来的就是那几个机枪手,小贾打400米没把握,可是打200米不是问题,与小红旗配合着你一枪我一枪的,把李久原来安排的专门给小红旗压子弹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小红旗也不在乎,反正他们不是打阵地战,这种冷枪的打击很刺激,小红旗不在乎与小贾分享这样的乐趣。

周大元是老兵,自然听得出来捷克式轻机枪那特殊的枪声,他猛得回头一看,鬼子的追击阵型已经混乱,机枪和掷弹筒也不响了,此时的他要是再不明白就不是个老革命了,猛然大声喝道,“全体上刺刀!跟我杀回去!”

此时的哈喇子也不讲究了,反正班长没有说自己送完口信之后不可以参加战斗,现在见到周连长要玩命了,自己也是热血喷张,拔出了刺刀就装在枪口,嘴里还在啊喊,“能用枪的不要跟鬼子拼刺刀……”

鬼子这个小队突然间没有了机枪掩护,没有了掷弹筒,更重要的是没有了猪头小队长在后面呼喊的“杀给给”,加上打掉了主要目标之后的七班,现在已经把火力招呼到他们的身上,他们想得到指挥官的“战术指导”,可是他们却发现自己那伟大家暴戾的小队长已经躺在那里去见天照大神了。

战场上来不得丝毫的犹疑,一旦出现这样的状况,哪怕只有几分钟,带来的就是灾难和灭顶。

九连一开始没有打好的根本原因除了新兵多以外就是火力不足,全连战士平均子弹不足十发,这样的队伍如何打鬼子的伏击?要打也是要近距离的格斗,双方都不使用子弹,拼着人命去杀。可一开始新兵的走火就让周大元的这些计划全部泡汤,最后不得不转入防御和撤退。

听着李久那有节奏的射击声,周大元心里不禁感慨起来,“这个七班到底有多少子弹啊?竟然打到现在还在压制着敌人。”

新兵到老兵的转换就是杀红眼,看着十几个战友扔在阵地上,看着十几个战友的负伤,等到现在再看到鬼子的败像顿现,加上连长的暴怒,九连的战士在老兵的带领下,装上刺刀,反身向鬼子杀了过去,这个场面就热闹喽……

九连是满员的4个排,共计120多人,现在能够上阵的至少还有80多人,在周大元的带领下,这群八路猛然回头反突击,鬼子顿时就懵了。

拼刺刀,鬼子不怵,他们往往是三两人形成一个小小的阵势,嘴巴里咬牙切齿的喊着,反观九连的人,除了老兵之外,那些新兵要么凭着一股狠劲玩命的乱捅,要么拿着步枪跟对面的鬼子画弧,要不是鬼子在拼刺刀的时候有退掉子弹的规定,九连的战士恐怕还是要吃亏。哈喇子冲进了战团,他已经被李久给洗脑了多次,拔出了驳壳枪,这么近的距离简直是太爽了。随着哈喇子的枪声响起,那些头脑灵活的九连战士也纷纷开枪,有子弹何必跟鬼子玩刺刀啊!

站在树根下的钱屸目睹了这一切,她不明白战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忽然九连就往后跑,忽然那边那个逃兵就开枪了,忽然这边的九连又疯了一样的反身杀了回去,她不懂军事,可她却知道战争的残酷,躺在山脚下的几十个九连的战士血淋淋的样子让她难受,可那边把鬼子打躺在山坡上也让她兴奋,这一仗是不是打赢了?看来是打赢了。

的确是打赢了,九连吃掉了鬼子的一个小队,获得了空前战果,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反突击的时候,又伤亡了十来个战士。马二狗仗着他当土匪的嗅觉,在鬼子与九连打第一轮的时候就以回去报告而跑了,扔下几个侦缉队跟在鬼子后面,等到九连冲锋的时候,这些狗腿子想跑可是也不敢了,他们是早早就跪下举手的……九连没有抓到鬼子俘虏,却抓了好几个侦缉队,气得周大元狠踹了几脚。

鬼子小队在没有了指挥官后本来是可以由循序的曹长代理指挥的,问题是,这些曹长也都喜欢挂着一把廉价的由政府配给的曹长刀,这些标记让小红旗有了目标指示,那边的李久打掉了鬼子的掷弹筒,这边的小红旗就打掉了鬼子猪头小队长。李久又干掉了鬼子的机枪,小红旗就干掉其他几个带着指挥刀的,等到周大元带领九连反击的时候,鬼子已经没有能够出来指挥的士官了。

“我们打赢了!真是太棒了!”钱屸毕竟是女孩心性,高兴的对从山崖上走下来的李久说道,“不过你也有功劳,我不会忘记写上的。”

李久没有在意钱屸的话,脸上甚至都没有一点喜色。看着躺在路边的20多具尸体,李久心里在滴血。他们原来可以不这样死的,可是他们死了……

周大元一边用牙齿在左胳膊上捆着绷带一边走了过来,虽然打了胜仗,可他心里很清楚,这一仗不是他打的,要是早点对那个胡子拉碴的大个子尊重点,也许就不会牺牲那么多战士。

“战利品你们要什么?你们先挑。”周大元上来就直白的说道。

李久明白周大元这话里的含义,那是尊重、佩服和道歉。他想周大元敬了个礼,然后慢慢的说道,“这次战斗你们至少缴获了50支三八大盖,可以把你们的七九步枪换下来一部分,我想你们把七九子弹给我一点,你知道,我的机枪是吃子弹的老虎,没有火力的支持,我们打不赢这一仗。”

“没有问题,我给你200发七九子弹!还要什么你只管开口!我们还缴获了七八支驳壳枪和一个望远镜……”

李久伸出手拦住了周大元的“汇报”,“给我两把工兵锹,鬼子的掷弹筒如果你们没人会用就给我吧,包括配备的榴弹。”

看了李久好一会,周大元才说道,“我会向上级给你们请功的,没有你们,这一仗我是一败涂地。不过我很奇怪,你们是怎么配备了那么多子弹?还有,你们的那个神射手是谁?怎么培养出来的?”

李久的嘴角动了动,他不想在一个连长面前显摆自己,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班长,在长官面前显摆那是军中大忌。

“干嘛藏着掖着的?周连长问你,你就直接回答嘛!”钱屸不乐意了。

“不管组织什么样的战斗,火力必须集中,必须强大,否则就是用人命填。所以,我们班每个战士都配备一长一短两支枪,同时子弹充足,如果你用一个排集中火力突击,第一轮你就不会那么被动。”李久说了个简单的算数问题,

周大元仔细的想着李久说的话,他抬头看了看李久,“你不是我们部队的老兵吧?是不是从别的地方来的?”

“嗯,我是从南京战场跑出来的,原来的部队打没了。”李久含糊的说了一句,随即把小红旗拉了过来,“这就是你说的神射手,是我们团年纪最小的战士。”

“别研究我的枪法,那是子弹喂出来的,我从八岁开始打枪,前后也打了几百发了,要想培养我这样准头不难,就是拿子弹喂,就看你舍得不舍得了。”缺德孩子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乱转,“答应的子弹啥时候给,我们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哈哈……想起你是谁了,刚才那会没注意,原来是你这个小鬼头!又长高了!”原来周大元当警卫排长的时候去独立团见过缺德孩子,“知道你是个耙子,从来不吃亏的!放心,等会就把你们要的送过来。”

与新一团九连分手,钱屸也无法再从南寨集出山了,闹了这么大动静,鬼子的报复是少不了的,必须得尽快赶回团部报告。

新一团九连全歼鬼子一个小队,胜利的捷报在边区的战地通讯里发表,通讯里对独立团七班只提了一句“在独立团七班的配合下”,不是周大元贪功,而是层层上报后,没有人认为一个班能起多大作用,于是,七班的战功被过滤掉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