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火力第一(3)

回到团部,李久又住进了禁闭室,不过这次不是借住了,是真的被团长给关了禁闭,理由是“没有严格的理解上级命令”。天知道这是个啥理由,不过李久对团长的发火是心知肚明。因为缺德孩子向他透露了团长的郁闷。

“你说,你们班长是吧是长了个驴脑袋?嗯,我听说他喜欢驴,可就是驴也不至于蠢成那样啊!九连的那一仗其实就是你们七班打的,打了胜仗分点缴获是天经地义,别的我也就算了,那三挺歪把子给我拿回来一支总可以吧?”

团长把李久关了禁闭,把七班赶回驻地,只有缺德孩子不鸟他,硬是留在团部讨一个说法,这下可是把易云龙给惹毛了。

“还有你!都说你是个耙子,是不吃亏的!可这次你怎么了?就给我拿回来了2把工兵锹?还有那谁也不会使的掷弹筒!你们是想把老子气死啊!”

易团长这次是真的火了,他知道李久是把打仗的好手,可是不兴这么败家和冒傻气的,明明在战斗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明明人家都说了“你们先挑”,可却傻乎乎的就要了2吧锹和一个掷弹筒。我独立团还有三分之一的新兵手中连把刺刀都没有,你李久倒好,在那里摆谱,耍大款……尤其是提起缴获的三挺歪把子的时候,易云龙都想打人了。现在如果有人提议,把缺德孩子的名号转移给团长,叫他缺德团长,恐怕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李久回来一想心里也是有些后悔,当时是看九连损失那么大,还给了自己200发七九子弹,于是就放了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对歪把子不感兴趣,可没想到团里大把人感兴趣,所以,关他的紧闭也无话可说。

小红旗也知道团长大叔这次是真火了,恐怕说啥都不管用了,想了想后还是从自己的背包里提出了一串盒子炮,默默的放在团长面前。这是李久带着小贾和铜锣阻击侦缉队的时候缴获的,一共是七把,扣下给哈喇子的一把,这里还有六把,全部上缴了,弄的小红旗心里几乎是在滴血。

看到小红旗交上来的这几把驳壳枪,缺德团长的脸上仅仅是松弛了一毫秒,马上伸出手来,瞪眼看着小红旗,逼的小红旗没法子,又掏出了2盒驳壳枪子弹递了过去,还有,李久从那些被打死的侦缉队手上弄来的钞票,看着交出去的这些,小红旗心疼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转,“坏团长叔叔,不要脸的团长叔叔,就会抢人家东西的团长叔叔!”

“好啦好啦!那个……李久的禁闭执行到晚饭前吧!小乙啊!你去通知一下。”易云龙此时脸上才有了笑意,对着小红旗说,“这下可以了吧?咱们独立团关禁闭还没有只关半天的,这次破例,下次你们要再干这吃里扒外的事情,我连你一起关!没客气好讲!谁叫你们这个……集体观念不强的!”

小红旗无法跟缺德团长辩驳,可是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的政委却是苦笑着摇头。独立团最近在扩军,新提拔的几个连长都还拿着老套筒,现在有了这几把驳壳枪,估计易团长的日子好过点,没法子啊,独立团太穷了。

三大纪律里最难彻底执行的就是“一切缴获要归公”,从红军开始,到解放战争,咱们军队都是苦怕了,因为,凡是会打仗的将军也都是能捞能抢的好手。缴获了物资,到底上缴到哪一层没有具体的明文规定。独立团的部队缴获了物资基本上也就在本团处理了,可是一旦有上面感兴趣的东西,对不起,要上缴,比如电台,高级望远镜,精密地图,战马等。而普通的作战物资基本上各部队谁抢到了就是谁的。易云龙弄不明白,这个李久咋就不知道去抢呢?

“小红旗,你跟我说说,你们班长为啥就不对那个歪把子动心呢?却弄来这工兵锹和掷弹筒,他是不是有啥想法?”就在小红旗要走,缺德团长还是多了个心眼把小红旗给叫住了。

“骆驼说鬼子的歪把子机枪不好使,容易出故障,子弹还必须是专供的,普通的三八大盖的子弹是不能用的,所以,他不喜欢那枪。”小红旗随口说道。

“什么?他们用的不都是一样的子弹吗?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差异?”易云龙马上抓到了问题所在,“难怪一连用的那挺歪把子一到关键的时刻就掉链子。”

“具体是咋回事我说不清楚,你去问我们班长吧。”小红旗转身跑了。

“这个李久还真是个人精,不好使的他不要,难怪!不行,得找他来问问。”

晚饭,缺德团长特例让小乙到老乡那里去买了一支不下单的仔鸡,这个季节正是仔鸡分笼的时候,不下单的小公鸡除了留下最强壮的那只外基本上都要成为锅里的菜。弄来了仔鸡,缺德团长提溜着去了炊事班,然后让老胡给弄熟了,加上乱七八糟的许多菜,整得好大一盆,看上去很有看相。

“把七班长直接给我带到这里来,老子今天要请他的客!”

“嘿嘿,老易啊,你就不怕犯错误?”胡大叔叼着烟袋锅子说道。

“老子怕个鸟,这是老子用津贴费自己买的,没法子,要想学艺就得下本钱啊!老子今天就是要考校考校这七班长肚子里到底有多少货。”

“嘿嘿,根据我大半辈子的人生经验来看,这小子的本事不少,估计你一只小仔鸡恐怕是掏不完。准备好三个月的津贴吧!”胡大叔明显的幸灾乐祸。

李久被带来了,面无表情,立正站好。

“坐吧!批评处分你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们独立团,你也看到了,独立团没有家底,太穷了,要是都像你这样,咱们团还靠什么打鬼子?”

“是!我明白,我以后会注意。”李久闷闷的回答。

“我听说你看不上鬼子的歪把子?说说看,这里有什么道道。”缺德团长一边说,一边递给李久一双筷子,“边吃边说,这是我对你们这次出去战果的表彰!”

“谢谢团长!”李久接过筷子坐下,“鬼子的歪把子机枪毛病很多,不利于我们使用,或者说我们使不起,所以,我对歪把子没兴趣。”

“有个事情我一直没有想明白,歪把子机枪在鬼子手上使得也是风生水起,可一到我们手上,往往打不完一个弹仓枪就卡壳了,回来找毛病也是找不到,装回去一试又好了,可是一到战场上就闹毛病。”

“子弹不对,加上压弹的时候没有涂抹机油,连续射击十几发后就会造成枪机配合误差,肯定卡壳。”李久轻描淡写的说道。

“啥?还要加机油?嗯……我想想,好像缴获的时候鬼子的子弹是油乎乎的,我还让机枪手仔细的把那些油擦干净了……你说这小鬼子怎么就总是与别人另道劲呢?其他的枪都是要擦拭干净,子弹越干净准头越好,这小鬼子的居然还要加油?”缺德团长几乎是自问自答,不过他又接着问,“你说子弹不对,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从外表上看没有区别啊?”

“鬼子歪把子机枪的子弹要轻一些,因为歪把子的枪机枪机的设计缺陷,鬼子一时半会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最后才用降低子弹里的装药量来降低了膛压,确保气动回撞的力量在枪机承受范围以内,所以,机枪子弹要轻一些,你们找两个一称就知道了。”李久还是那样轻描淡写的说道。

可是缺德团长的嘴巴张开就合不拢了,“我……他妈的我们把缴获的子弹都混到一起了,这可是咋整?”

“一个个的称呗,有经验的机枪手拿手一掂就能感觉出来。”李久紧扒拉两口然后站起来,“我吃好了,可以回去了吗?”

此时的易云龙正在着急子弹的问题,就摆摆手算是同意了。李久立正敬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李久的简单一席话,整个独立团(七班除外)这个晚上就没消停,把所有的6.5毫米的尖头弹都找了出来,这不说不知道,一说了,手感灵敏的人还真就感觉出差异来了。可是去哪里找这样精准的称呢?还是政委这个大知识分子有办法,着了个简易的天平,每一边放上一颗子弹,那边重的就是步枪弹,这就大大的加快了鉴别的速度,等到天快亮的时候,缺德团长才发现机枪子弹居然有这么多。

其实,每次缴获的时候,鬼子的子弹箱上是有指示的,机枪弹是有注明的,可大部分八路军士兵不识字,反正都是子弹,成箱的机枪弹被战士们给瓜分了。现在,机枪子弹一挑出来,许多步枪就没子弹了。

“步枪宁可少点,也不要挤占机枪子弹!打起仗来,一挺机枪顶得上10支步枪,这个账算不过来吗?”易团长吹胡子瞪眼的说着,“另外,机枪子弹今后要有专人保管,要在上面涂抹机油……没有机油你不会去找点灯油吗!”

缺德团长在这边是可劲的折腾,而那边的政委则是写了一份秘密报告让通讯员紧急送到旅部去,李久说的这个情况大部分八路军都还不知道,这个情报必须要上报,尤其是边区的子弹复装所里,这机枪弹和步枪弹必须区别开来。

乔一得不清楚的是,他的这个报告送到了上面后,光是核实就用了小半年时间,上面觉得李久说的匪夷所思,几乎不可能,因此,也没有向全区推广。倒是独立团的歪把子是越使越有心得了,在接下来的反扫荡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小钱啊,你汇报的这个情况很好,对你分管的工作我是放心 。”乔一得说。此时,他正在与钱屸进行谈话。

钱屸回来之后把在南寨集遇到的情况向政委做了汇报,同时也向边区社会部发出了报告,建议,在进行敌占区情报活动开展之前,要对进入的同志加强地下工作条例的强化和训练,同时,她建议在工作的划分上,要区分沦陷区、游击区、混占区的特点,而且,要加强党对统战工作的领导……对于情报系统的想法和建议,钱屸无疑是对的,而且很有经验。可是,乔一得找她谈话的用意可不是关于那一方面的,而是要跟她谈谈军队,谈谈对李久的影响。

“政委,我还要努力,我这刚来到根据地,许多事情都要向你们学习,要靠你们这些老红军教我帮助我,我一定努力的好好的学习。”

钱屸这也是受到了根据地政治空气的影响,这样的套话还真是拿起来就说,她就没想想,眼前这个老红军可是过了三次草地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无论在性格坚韧程度上还是在待人接物察言观色的水平上,那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啊!你有这个态度很好,我现在是想跟你谈两件事,可能我说的与你理解的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要有思想准备啊!”乔一得不抽烟,手里拿着一个搪瓷缸子喝着开水,“我们团目前处在一个很特殊的位置,同时,我们也面临着巨大的困难,这种困难需要我们团结绝大多数愿意抗日,愿意打鬼子的各阶层的人参加,同时我们也要在抗日斗争中逐步的影响他们,这就需要我们有高超的政治觉悟和政治斗争艺术,你说是不是?”

见政委如此说话,钱屸也感觉出自己可能有什么不妥了,她默默点头,等着政委点拨自己,或者说是等着挨训吧。

“第一件事,你是政工干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干预军事指挥,这个事情也怪我你来了以后我没有跟你强调,主要责任在我。”乔一得的表情有严肃更有一个大大的遗憾,“九连的战斗如果不是你那样的指挥七班,让李久去跟周连长说,那么会不会使九连的损失更小一点呢?我这不是怪你,而是提醒你要知道自己的短处和发扬别人的长处……都是鲜活的好小伙子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