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五十一章 尚芸儿

韩仁卫是一员悍将,铁血无情。

他心里明白,杀了袁承杰,他的人再没有可能活着离开。此时去要袁承杰的命,便是要自己的命。

韩仁卫的命不是自己的,是皇上的。为国尽忠理所当然,但不在此时。

“哈哈——”,一向不苟言笑的韩百户居然笑了,他的手下听到他的笑声,吃惊不小。

老大今天失心疯了吗?突然学会笑了?

韩仁卫笑声里其实带着一丝无奈。他的大笑,掩盖了锦衣卫即将再次失利的苦楚。

这回损失十六名手下,还是被袁承杰一人所杀,可算奇耻大辱。

离京前,都指挥使骆养性给的命令是要袁承杰的命,没有说不惜一切代价。

那意思是,叫你们去要袁承杰的命,不是叫你们送命给袁承杰。

作为锦衣卫将领,韩仁卫非常清楚各种命令的含义,和所能承受的代价。

“袁承杰!你的命暂时寄着!下次定叫你纳命来!”韩仁卫松口说道。

这是袁承杰想要的结果。

换路人听到,定以为耳朵听错了:

一个说你来砍我吧,我不怕疼。

另一个说,下回吧,这会我忙。下回!下回一定满足你。

此二人必有奸情!路人会想。

“大胆狂徒!”袁承杰尚未开口,屋顶上一个弓箭手先声夺人。他的箭拿的与众不同,别人都是一把弓一支箭,他是三支箭同时搭上弓弦,弓弦拉得如满月。

“你敢动帮主试试,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箭快!”

三支箭皆瞄准韩仁卫。似乎他的箭不要钱,可以随便挥霍。

袁承杰头皮一麻:

啥意思?韩仁卫已说了下次,你还让人家试试?

拿我当靶子陪练么?你到底是想救帮主还是想害帮主?

此人为袁承杰身边一神箭手,名叫方凯冀。上回韩城镇静云山庄的人偷袭袁帮主,老兄连射两箭均被对方躲过,方凯冀懊恼不已,自责救主不利。从此便练习多箭同时射击,如今已有小成。

今日好不容易等到帮主再临危险,当然方凯冀并未盼着有这样的机会。他终于可以一试身手,挽回丢失的神箭手颜面。

袁承杰与韩仁卫交过手,对他的功夫有所了解。跟静云山庄那两二货还是有差距。想躲过方凯冀的三支箭,基本没有可能。

问题是,袁承杰不想试。

你方凯冀急什么急?

韩仁卫从未将别人的威胁放在眼里,这么多年杀手生涯,他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那好。”韩百户淡然说道,“你可以试试。”

袁承杰一看这剧情有点跑偏。本来叫对方来取自己性命是故意正话反说,叫锦衣卫明白厉害。

眼下被方凯冀一搅和,韩仁卫下不来台。

“我相信韩百户手下的本事。”袁承杰圆场道,“当然,韩百户也不要低估我手下的箭术。”

韩仁卫无动于衷。他边上那个锦衣卫,快急红眼了。双方这是杠上了,大战一触即发啊。

“这样吧,韩百户。我的人可以放你们走。”袁承杰和缓的说道,

“但我的人,你们就不要带走了。有本事下次再来缉拿。”

韩仁卫边上那人急忙应承道:

“好!袁承杰,先让你多活几日,等开春我们再来取你小命。”

他这口气,分明当袁承杰是口猪。多活几日,养养肥,贴点膘。开春好赶去屠宰场。

袁承杰听出话里的虚张声势。

能不心虚嘛!性命攸关的时刻,那锦衣卫顾不得韩百户答应不答应,抢先答应下来。留条命,回去什么事都好说。你再拼命,丢了命,京师照样有人说你的不是。个中曲折,那位副手清楚的很。

副手的话,韩仁卫没有反对的意思。

袁承杰见此,大手一挥,向着巷子一头喊道:

“赵诚!你的人让开一条道!放韩大人他们出去。记住,务必护送韩大人安全出城。”

“卑职谨遵帮主指示。”赵诚回喊道。

韩仁卫面前,赵诚刻意装的谦恭一点,叫他们瞧瞧袁帮主的仗势不小,以后最好别来找麻烦。刚才方凯冀的冒失赵诚看在眼里。他得为袁承杰造面儿。其实,平常两人之间关系没那么见外。

赵诚的人从巷子口退出去,让出一条道。韩百户眼睛盯着两边屋顶,说道:“弓箭手全数撤下!”

“不行!先将帮主放了!万一你使诈呢”站着屋顶的方凯冀,看来跟韩大人杠上了,又开始替帮主拿主意。

袁承杰瞪了他一眼。

孩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耿直?

这里我是帮主你是帮主?

韩仁卫以为袁承杰安排的双簧。瞪着袁承杰,看他如何收场。

“弓箭兵先退下!”袁帮主不容置疑的说道,“韩大人,你的手下可以离我远点吗?”龙洛刀将士得到帮主命令,徐徐翻身下屋。

既然对方主动退让,韩仁卫示意包围袁承杰的手下撤围。

袁承杰身边空了,他信步走向柳庆他们。

孩子他爹终于脱险,一场虚惊过去了。朱姑娘喜极而泣,拥入袁承杰怀中。

袁承杰轻拍朱绮雯的背,朱姑娘觉察失态,忙离开他的怀抱。

韩仁卫的人正准备离开,袁帮主向韩仁卫喊道:

“韩大人!我有句话说完,你再走不迟。今天你们会安全离开宜阳城。他日再见,希望你不要再用此种卑劣手段。咱们明刀明枪的决一死战。”

袁承杰说着向韩仁卫拱一拱手。

韩仁卫略一抱拳,并无回话,转头就走。

巷子那头,韩仁卫一干人匆匆走离巷子出口,往城门口赶去。赵诚领兵远远的尾随,直到送出城十里地,见锦衣卫走远了,才返回城内向帮主复命。

当着众将士的面,袁承杰不好与朱绮雯过分亲昵。他的手上,衣服上沾满锦衣卫的血,朱姑娘不管不顾的送上来,也沾得一身血腥。

袁承杰扶着朱绮雯肩膀,打量她这身衣服。

“血衣可不太吉利,赶紧回去换一身。”袁承杰说道,他转念一想,“算了,家里遍地尸体,你去了不干净。我去给你取几件衣服,更换地方住吧。”

朱姑娘点头说好。芸儿姑娘忙说:“我一同去罢,我知道姑娘的衣服在哪里。”

袁承杰便叫柳亲和随自己同来宜阳的十九人留下保护朱姑娘,清理巷子现场。其人马各自回去归营。

“方凯冀,跟我来。”袁承杰板着脸说道。

方射手正疑惑帮主刚才为何单单落下自己。现在想明白了,原来自己的表现帮主看在眼里,点名单要自己陪。看来帮主对自己的箭术非常认可啊。方凯冀不觉得一阵得意。

芸儿、方凯冀跟随袁帮主走回朱姑娘的房子。

方凯冀背着弓箭,器宇轩昂的迈大步走路。

朱姑娘的房子里,厨房,屋内,院中,前后躺着九具尸体,血污一地。

一股腥臊气味。

袁承杰指着尸体,对方凯冀说道:

“屋里屋外处理干净,把尸体城外埋了。注意!仔细搜取他们身上的物件,交给赵诚。”

“啊?帮主,为啥叫我干啊?刚才巷子里才五具尸体,那么多人清场呐?”方凯冀原以为什么好事,没想到是来收尸,还只他一个人。简直晦气到家了。

袁承杰严肃的看着他,厉声道:

“我跟韩仁卫谈条件的时候,谁叫你插嘴的?”

方凯冀这才醒悟过来,敢情帮主是怪自己多嘴。他忙抱拳请罪道:

“帮主,小的知道错了。你罚我别的吧,屋内暗压压,瘆得慌。”

“干不了也得干!这是命令!”

“帮主,这活我一个人真干不了啊。”方凯冀叹苦道。

“我有说叫你一个人干吗?说话做事多过过脑子!”袁承杰怒其不争的责骂道。

方射手反应过来,得了帮主指示,赶紧跑去叫人。

芸儿怔怔的站在袁承杰身边,犹犹豫豫的不敢走进朱姑娘卧室。

袁承杰问她是不是怕了?芸儿点点头。

袁承杰说道:“你放心,卧室里没死人。”

芸儿见说,才小心的绕过地上的血迹,挪步到卧室门口。

她逡巡不敢进去,回头向袁承杰说道:

“你说床底下会不会还藏着人?”

这丫头怕是惊吓过度,心理有阴影。

袁帮主只好陪她进屋。

芸儿紧紧拽着袁承杰的胳膊,紧张的看着朱绮雯的雕花木床。

她的眼睛盯着床底下,挪不开步。

“我先看看床底啊。”袁承杰为让芸儿安心,故意弯腰查看床底,“没有人!”

袁承杰正待直腰起身,忽然后背一凉。

不好!挨刀了!

屋内别无他人。

除了——芸儿!

袁承杰转过身,看到芸儿手里一把短刃,滴着血迹。

“你是谁?”

他的后背开始钻心的疼!鲜血流至腿上,“啪嗒!啪嗒!”快速滴落。袁承杰急运气,伸左拳用力按压背部刀口止血。

“我要杀了你!”芸儿大声喊着,双手紧握短刃,再次刺来。

袁承杰血脉膨胀,体内的龙气激流涌动,喷薄而出。

他忍痛大吼一声,右掌打落刀刃,移掌推向芸儿脸面。

袁承杰的掌风将芸儿头发全数吹起,手掌打至她鼻尖前毫厘,忽然戛然而止。袁帮主收住一掌之劲。不然芸儿若被打中,定然面目全非,飞出屋去。

芸儿的底细尚未查明,需要留活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