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天武主宰

楔子 叛逆青少年的十年

正值冬季的春城昆明,不同于北方城市的鹅毛飞雪,这里阳光明媚却感受不到一丝温热,街上行人匆匆,再也不见了半个月前的短裙大长腿……

生于安乐和平的现代,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平凡的中国公民,每天过着重复而单调的生活。

重复单调的生活,虽然青年并不烦躁,但终究还是乏味的。

跟绝大多数叛逆的青少年一样,年少时的他也是厌倦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读书学习,这才在高中时期“逃离”了可怕的校园,踏上了漂泊的十年之旅。

至于他是谁呢?自然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了,一个只穿黑色衣服的黑衣青年!

……

十年前,他逃离了可怕的校园,却并不是因为他学习不好。

跟其他厌倦学习的人不同,他并不是学习不好,相反他是学习成绩太好,才使得他产生了一种待在学校就是浪费时间的想法,越想才越觉得学校很可怕,最终才会想着逃离“可怕”的校园,要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经过一番筹谋,他终于还是瞒过家中父母和学校老师,成功的逃出了校园,也离开了家乡,开始了他自认为有意义的闯荡之旅。

最初,他跟着同乡来到了广西省的南港,他同乡的姑姑夫妻俩在这里的木材厂上班,每天起早贪黑的挣钱,时间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金钱。

之所以来到这里,并不是他的同乡要在这里工作,而是他的年龄太小,他那同乡不放心他到处乱跑,想要将他暂时托付给他的姑姑和姑父。

至于他自己,那是早就有了去处的,据说在东莞有个相好的在等他。

果不其然,第二天他那同乡就离开了,把他留在了木材厂。

当时的他刚从高中的校园跑出来,且还只是一个高一新生,只上完了高一上半期而已,此时的他甚至还不到十七岁,因为一直在校园里学习的原因,社会阅历根本就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虽然他想要自由自在的在社会上闯荡一番,但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他并不喜欢这里,但好歹要在这里挣点路费,总不能靠双腿离开这里吧?

可是当他正式在木材厂上班以后,他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工作并不算好做,不管是加工木板还是做什么,始终都是要将完整的木料放进机器才能开始工作的。

即便年少时的他不算瘦弱,但终究他只是一个刚踏出校园的青少年,要力气他没有力气,要经验就更别说了。

看着别的工人熟练又轻松的推送木材,从容不迫的开机工作,他却只能用蛮力将完整的木材搬上去,然后急急忙忙的去开机,动作如果不快些的话,一天也就做不出产量来了。

就这么努力了两三天,同乡的姑姑和姑父算了算他的产量,却是只有二三十块钱,也就够他的日常生活而已,觉得他这样既累又不挣钱,就商量着是不是给他换份工作。

最终,他也欣然答应了换份工作,因为木材厂的工作是真的让他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就算再坚持下去,他也没有能够将这份工作做好的信心。

在同乡姑姑夫妻俩的疏通下,将他送进了旁边镇上的一个砖厂,那里虽然也累,但至少能挣钱。

他到了那里,很积极,也很努力的工作了一天,工头对他的表现却不够满意,觉得他跟不上进度,竟然就那么给他结了当天的工钱,让他离开了。

他自信满满的逃离了校园,却是迎来社会的当头一棒,他本该知难而退,但他却没有。

他从工头那里拿到了一百二十块钱,听工头说还是看在那夫妻俩的面子上才给他那么多,要不然的话只有一百块。

他并没有去探究工头说法的真假,因为那不重要,现在最要紧的是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从木材厂出来,他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毕竟那是同乡的亲人,并不是他的亲人,总是麻烦人家也不好,甚至别人或许也不愿意带着他这个累赘。

终于,他选择了离开。

他很清楚,人生地不熟必定会很不方便,但或许这才是他离开校园的初衷。

从此,他开始了坎坷的十年之旅,这一路走来,他曾因什么都不会而被人私下里冠以“傻B”的称号,也曾因什么都不懂而误入传销,人情世故也是一塌糊涂……

可以说,这就是天堂到地狱的落差,曾经吊儿郎当却能轻松斩获年级第一的他,成了别人口中的“傻B”,何其讽刺?!

然而,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却也只是成长的养料,他不会因为别人口口声声的“傻B”而真的变傻,他终究还是那个吊儿郎当就能斩获年级第一的天才少年。

社会的洗礼,让他快速的成长起来,他从不在一个地方老实本分的待着,他总是喜欢挣点钱就去下一个城市,不管去到哪儿,他从不做已经做过的工作。

转眼十年过去,他已然忘记了初心,只是漫无目的的游历着,终于他还是累了。

落叶归根,虽然他不想就那么灰溜溜的回到家乡,但至少可以到省城去生活,那里风景绝好、气候怡人,正是养老的好去处。

没错,作为一个只有二十六岁的青年,正当青壮的他却是抱着养老的心态来到了全国闻名的春城,昆明。

他没有了凌云壮志,只是找了一份小学教辅的工作,每天就是去学校门口接接孩子,然后监督他们做作业,再适当的辅佐下学习,一天三四个小时,拿一百块的酬劳。

这个价钱当然不高,但对于他而言,却也足够了。

虽然他在外漂泊多年,但社会的大染缸却没能让他染上任何的陋习,烟、酒、黄、赌、毒,什么都不沾,一百块在他这里,甚至还能剩下半数以上。

……

每天下午,学校放学的时间,才是校外辅导班营业的时间,而他基本会睡到一点钟才起来洗漱、吃饭,然后骑上共享单车去上班。

举个牌子,拿个手机浏览网页,这一等就要等一个多小时,不管是学生家长还是别的辅导班教辅,谁在这里待的时间都不会有他长。

时间一长,几乎所有学生家长都对他熟悉起来,主动询问他所在辅导班情况的家长也多了起来。

原因无它,随时都能看到他的家长觉得这个辅导班是最负责的,都想把孩子送到他那里去。

在城市中奋斗的年轻父母大多都没时间来接孩子,把孩子送到辅导班,最核心的还是安全问题,而其他辅导班的老师并不会为了一个孩子而等在学校门口,几乎都是接到大部分的孩子就会带着回去了,剩下了仨瓜俩枣就只能自己去辅导班了。

青年所在辅导班不一样,离学校近,所以他会在那里等到最后一个孩子出来,亲自把他们接回院里。

而这,恰恰就是家长最看重的地方。

当然,这不归他管,他只是在辅导班打工的,负责老师另有其人,凡是询问的家长,他只要引荐一下就可以了。

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接孩子、批作业,而他每天接到的最后一个孩子,都是同一个很可爱的四年级小女孩,她父母属于中产,所以在学校给她报了很多兴趣班。

她累不累,他并不知道,但他每次接到她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她的笑脸,在回去的路上总能听到她开心的跟他分享一天当中发生的趣事,每当这个时候,就是他那颗疲倦的心最平静的时候。

……

最后一个接到的,总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这一点也几乎成为了定律,每天这个小姑娘都会跟青年一起回到辅导班,这不仅成为了小姑娘的习惯,也悄然成为了青年的习惯。

然而这一天原本应该重复的生活却突然间改变了轨迹,就在小姑娘一如既往走在前方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大货车横冲直撞的飞速冲了过来,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

青年几乎是本能一般冲了过去,一把抱起惊慌失措的小姑娘,然而青年终究还是一个普通人,他跑不过死神,他也来不及去感受自己的内心,但他知道自己飞了起来,内心最后一个念头:“若是旁人,我一定不会出手吧?没想到我本以为平淡如水的一生竟然就这样结束了!”

……

尖锐的刹车声惊醒了无数呆愣的路人,然而惊魂未定的路人却没在车祸现场看到哪怕一滴的鲜血,更不用说那两个本该在车祸中死去的人!

唯一可以证明眼前一切的证据,只有那个因为从天而降才沾满了灰尘的粉色拖式书包……

在这个安乐和平的世界,这件事自然引起了各大吃撑媒体的热烈关注,很快今天的头条就出来了:小学门口惨烈车祸,辅导班青年老师和小学女生人间蒸发!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