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火力第一(4)

乔一得那很平淡的话就像一道闪电猛然劈在了钱屸的心坎上。她不懂军事,可不是打胜了吗?难道说因为自己的激动使部队的损失加大了?

“你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对于李久的能力,全独立团也只有你是最清楚的,不说他独自一人把你从江南送到这里,就说他一来打的那几个伏击,无一不是大获全胜,消灭了敌人,自己无一伤亡,也就是说,如果你当时能够稍微收敛一些,李久就有可能对周连长的指挥加以修正,牺牲的战士就可以减少……我们消灭敌人不是要把自己搭上去,那不是革命,是……”

说到这里乔一得似乎又回想起了土地革命时期,一些教条主义和本本主义的瞎指挥,使得多少优秀战士倒在了无谓的“勇敢冲锋”的口号下。

“政委,我……我明白了,我向组织做检讨,请求组织处分。”钱屸就是再傻也明白了政委话的意思,“我保证今后不干预军事指挥,做好本职工作。”

乔一得似乎从沉重的回忆中缓过劲来,摆摆手,“不是要你做检讨,这个检讨已经不需要你做了,为此,九连长不惜自我反省,坚决不要上级给的个人嘉奖,还主动的自我关了禁闭,我知道这个事情还是从边区的内部通报上看到的。在临战的时候,与军事指挥争权是很危险的,在我们的历史上有过深刻的教训,这一点啊,你看看小红旗的表现就明白了,那可是我们独立团里真正的老兵油子!”

说到这里乔一得竟然哈哈的笑了起来,“第二事情啊就是你得想法子接近李久,发展李久,这么好的一个同志,我们不能让他游离在党的外面,我们的斗争也需要这样的同志加入,你说是不是?小红旗是年纪太小了,他自己都还没有入党呢,如果小红旗是党员,这个任务我就不交给你了,我会让小红旗去。”

听了政委这段话,强悍的心里可谓是打碎所有的坛坛罐罐了,五味杂陈是一起涌了出来,只不过她长期从事地下工作,早就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即便是老狐狸的乔一得也没有看出来此时钱屸复杂的心情。不过自打钱屸被李久送到根据地,乔一得就感觉这俩人之间肯定是有事,具体是什么却是不知道。乔一得后来也找过机会询问钱屸,被钱屸三言两语就给打发了。

乔一得是个老党员老红军,历史上出现的各种政治斗争几乎都经历过,他是那种含蓄而谦和的人,否则也活不到现在。可也正是他这种秉性,使他不愿意用强迫命令或者组织原则的大帽子去压钱屸说出心中的秘密,他很宽容,只要不是什么原则问题,他可以等。

“政委,我……我会去找七班长谈的,对于他,我是比你们了解一些,这个人嘛,打仗绝对是一把好手,尤其是打鬼子,据我所知道,他的养父和师父以及他的许多亲密的人都是在长城抗战时被鬼子杀的,他对鬼子的痛恨是发自其本能的复仇,如果我们把他的这些想法上升到国家大义民族气节上就有些夸张了,不过我还是愿意去影响他,去发展他。”钱屸在思索了一阵后作出了正面的表态。

这也是钱屸这样的知识分子的小狡猾,如果她不答应下来,不做正面的回答,那么她藏在心中的那个秘密要不要交代?她无法对那种复杂和矛盾的事情启齿,即便是她误杀2名国军散兵的是事情,她也只是在边区社会部里做了交代,而这样敏感的事情,当然不可能满世界嚷嚷了,万一被国民党利用了,也是麻烦。

“好,这些天我会到附近的几个村子搞抗战动员和实地考察,你抓紧时间把根据地的内情分析搞出来,不能保证我们这里也有敌人的眼线,我们就是睡觉也要睁一只眼睛。”政委结束了与钱屸的谈话,说实在的,他很忙,真的很忙。

黄昏时分,李久带着七班从山里训练回来,路过村里的大操场,此时的下午操练也快结束了,此时的魏大刀正在与战士们一些按照套路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片子,见李久过来,就收住招式,拦在了李久面前。

“听说你打鬼子有一套?那手下应该有两把刷子,咱们要不要比试一下?”

说话的时候魏大刀还翻动着大刀片子舞出一片刀花来,在斜阳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的,看的旁边的战士们都投来艳羡的目光。

“刀花耍的挺好的,不愧是魏大刀。”李久笑笑,准备从旁边走过去。

魏大刀横着身子又挡住了李久,“是爷们就来跟我比一把。”

“我们是八路军,不是山大王。我不接受你的挑战。”李久此时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而是沉稳的看着魏大刀。

魏大刀自打知道李久在67军干过之后,就总是想法子要找李久的茬。这就是人类里的那种偏执的个性,越是有点本事的越喜欢钻牛角尖。魏大刀知道李久再外面打鬼子屡屡得手,就更认为李久在与他们陕北红军对阵的时候屠杀过他的战友和兄弟。现在是八路军了,无法对李久直接报复,可找茬总没问题吧。

“没错,我们是八路军,是军人就要有血性,哪里像你这样蔫不拉几的!要不,咱们空手?你跟我打一架,只要你打赢了我,我就再也不叫你逃兵了……”

李久向两边看看,小贾和铜锣站在那里没有动,哈喇子倒是用一种怪里怪气的眼神看着李久,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我不想跟你打,真的不想跟你打,实在是没有意义。”

李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内心的冲动,他不是愿意显摆的人,可是对魏大刀不拿新兵的命当事的做法是很不赞同的,或者说,在李久的心里,魏大刀根本就不是个合格的军人。中国军人在国内战场上的厮杀,抛开各自的政治信仰,所有的一切都是服从命令各为其主,这里不包含任何私人恩怨,把战斗里的牺牲变成个人的私人恩怨,这本身就是愚蠢的。内战不同于民族战争,到了现在还要窝里斗,不能不说是一种民族的悲剧,同时也反应了一些人的心胸狭窄小肚鸡肠。

就在李久还在想着魏大刀的动机的时候,魏大刀突然扔掉了大刀,一把向李久的肩头抓来,嘴巴里还喊着“你不比也不行了,我这就要摔你个大马趴……”

魏大刀是关西大汉,身量不比李久差,只不过是没有李久那一身腱子肉,显得略有单薄。关西自古出大汉,武圣关羽就是山西运城人,历史上著名的杨家将、折家军等都是关西人。关西人好武,历史上诸多名人武将都产生在关西。

魏大刀耍刀是有两下子,论起拳脚功夫在圈子外也算是一把好手。啥叫圈子?魏大刀没有拜过师父,基本上都是偷学,从实战中磨练出来的,这就不是圈子里的。可是李久是圈子里的,他有师父,有门派的,只不过李久早就明白了“功夫再高一枪撂倒”的道理,平日里也不显现自己的武学造诣。没用,在热兵器时代的战争里,真正给士兵近身搏斗的机会并不多。你想跟人家格斗?人家才不干呢。就拿小鬼子来说,进攻华北的鬼子平均身高要比北方人矮上5-10公分,华北地区大部分汉人都有习武的习俗,从山东到山西,几乎到处都有武术之乡,要是跟中国人比格斗,鬼子自己知道他们的所谓这个流那个流的都是渣,他们上来就是机枪的给,火炮的给,最后才是刺刀的给。。29军的大刀队威风了几次?小鬼子吃了一次亏就再也不上当了,要不是没有武器,谁愿意拿着大刀冲啊。

魏大刀的手抓住了李久的肩膀,李久下意识的就是……塌肩、含胸、收腹,出肘、转身,跟着就是一脚将魏大刀踹出去几米远,然后转身带着七班离开。

动作太快了,旁边的战士都没有看清就发现自己的连长飞了出去……

太丢脸了,魏大刀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倒霉催的我惹他干啥?他知道自己与李久的身手比起来差得太远了,人家这是给自己留了情面了,否则改踹为踢,他魏大刀至少要断掉两根肋骨。

震撼!太震撼了,哈喇子浑浑噩噩的跟着七班回到驻地,枪都没有放下就磨着李久教他功夫,跟着起哄的还有小贾和小红旗。

“你们没机会了,晚了,我是从四岁开始练的,没有童子功的底子,你们只能学点招式,其他的学不来的。”李久直接封死了这些人的幻想,“这些武学啊现在打仗是基本用不上,武学再高一枪撂倒,训练一个武学弟子至少需要十几年,可训练一个优秀的射手用不了半年,所以,你们给我把射击练好!今天哈喇子的射击有进步,可还是达不到要求,还要苦练!你主要是手指的力量协调不好!抠扳机的时候用力过大,这个窍门你要找小红旗去学!要是下次打靶你还这个德行,看我不揍得你满地找子弹壳!”

“一招就把魏大刀给踹飞了?”缺德团长正在听小乙的汇报,“这个李久居然是个练家子,看来我还是低估他了。”

“那一脚踹的那个叫帅啊!没比的了,我看独立团没人打得过七班长了。”小乙还在那里意犹未尽的白话着。

猛然,通讯员小崔浑身汗水的跑了进来,“鬼子,鬼子进山了,政委在五里铺碰上了鬼子,目前正带着警卫班帮助老乡们转移……”

“什么?”团长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走到辖区地图前,“小乙!全团立即紧急集合!把七班长先给我叫来!”

李久小跑着来到了团部,看见团长面部冷峻,表情严肃,正在查看地图。

“报告!七班李久奉命前来报道。”

“你来的正好,你的班机动性强,现在给你个任务,你过来看。”团长立即把李久叫到地图前,“鬼子已经出现在五里铺,政委正好在这一带发动群众,碰上鬼子了,我要求你,不管你用什么法子,第一把政委给带回来,第二,迟滞鬼子的行动。我估计今天晚上鬼子不会向我们这里移动了,我打算晚上带着全团过去搞他一下子,你要向我提供鬼子的情报,看看鬼子有多少人,如果鬼子少,咱们就吃掉它,如果鬼子多,咱们就牵着鬼子在这一带的山里转悠,趁机吃掉他一部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我这就带七班过去。”李久看了地图后稍加思索后回答。

从槐树村到五里牌直线距离并不远,可是在山里七绕八拐的却要走上十几里,五里牌的名称不是以槐树村计算的,而是从通往山外的沙河码头计算的。李久带着七班以急行军的速度想五里牌扑去。小红旗跟着跑了一段路后就趴在李久的后背上,然后有趴在铜锣的背上,再自己跑一段,居然没有影响到全班的行军速度。

槐树村也开始了疏散村民,难说鬼子会不会连夜摸过来,所以,钱屸组织团部机关干部和政工人员跟村民一起转移。而易团长已经把手上的四个连全部都集中在手上,尾随七班也向五里牌摸去。

九连和七班消灭了鬼子一个小队,马二狗回去报告后自然是夸大其词。可是细川少佐心里很清楚,土八路就是有一个营又如何?损失了一个小队让细川恼火,可清剿的准备工作并没有完全展开,要想大规模的清剿是不可能的。可是吃了亏不报复也是不行的,大日本皇军的脸面何在?如何向上面交代?让占领区的老百姓如何看?所以,细川在仔细的进行了地形侦查后决定对山里的土八路来个重点打击,按照他的计划,出动一个中队的鬼子,加上2个连的伪军,从南寨集那条路进去,遇到所有的村子都要烧毁,遇到所有的抵抗都要消灭,他们本来的目的地就是五里牌,准备在那里打完了就撤。

问题是细川的这个计划没跟缺德团长商议,缺德团长判定鬼子是来报复,更是判定鬼子已经知道了槐树村这个地方,又要丢掉老巢,缺德团长心里不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