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火力第一(5)

站在全团的队伍面前,易云龙的确有种难受的感觉,全团一共才4个连,2连还不在这里,现在的三个连凑到一起说是一个营都有些勉强。就这么点部队还要去打鬼子,难度可想而知,可是易云龙很快把心头上的阴霾驱赶开。

“鬼子来了,我们怎么办?只有一个字,打!”缺德团长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剽悍团长了,“现在我命令,全体都有,出发!”

轻装的独立团一、三、四连按照循序快步的离开了操场,向通往五里牌的山路上走去,彪悍团长让通讯员把几个连长叫到自己这里,他要在路上跟他们布置一下,边走边开会还是红军时期留下来的传统。

“今天下午在大操场上发生了一件事情,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在这里我宣布一个事情,七班是团部直属部队,直接接受我指挥,我已经把七班派出去做全团的尖兵。我们有许多同志都是来自各个阶层,比如我,当年就是张辉瓒手下的一个大头兵,后来战场反正起义当了红军,这个含义你们自己理解!”

没想到彪悍团长第一句说的是这个,一连长郝三喜倒是无所谓,在无名村的时候就见识过李久的能力,当时,钱屸都犯毛病了,他一个被雇佣的保镖却能冷静的想出那一套来,回来后郝三喜仔细一想,还真是佩服。四连长赵二顺本身就是个“听话”的干部,自己连的战斗力不行,那就在宣传、军容军纪、搞好老百姓关系上做文章,是独立团的红旗模范连队。只有三连长魏大刀心里不是个滋味,很明显,团长这句话是冲着他来的,而他的那点心思也被团长看的一清二楚。

魏大刀这次是丢人又丢脸,论起功夫,他知道自己不是李久的对手,论起对独立团的贡献,李久没来之前也就是郝三喜比自己强点有限,可李久这一来……真是没法说了,人家的那几下子自己还真是比不上,头一脚没当班长就给团里搞了几十条枪,二一脚出去执行个临时任务又帮团里弄了几支驳壳枪,就连自己背的这把都是,看来不服气不行。可这个李久到底是怎么打的呢?有学问,得去学。

李久带着七班一溜小跑,终于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到了五里牌。李久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间是晚上八点多。

“小贾,去周边侦查一下,看看政委他们在哪儿,有了消息到五里牌对面山上等我们,我们要占领那个制高点。”李久指了指月光下模糊的山影。

“是!”小贾应声转身离开。

“铜锣、小红旗和哈喇子,你们三个现在就向那里移动,不要管我,我会去找你们的,我不在的时候铜锣指挥。”李久放下背上的小红旗。

“啥……我指挥?姥姥地,我指挥个啥?”铜锣结结巴巴的说道。

“班长,你又要单独行动?”哈喇子也是不满的问道。

“你懂个屁,靠前侦查,摸清鬼子的规模和装备,这个活你能干吗?”

“可那也不应该是铜锣留下来指挥啊?我不服!”哈喇子又犯毛病了。

“你不服个屁!就是你这一根筋的毛病,七班才不能让你指挥,如果你指挥,七班在一个月内指定完蛋!铜锣这小子是胆小,惜命,可这个时候就需要他这样的才能把七班保存下来,你特么的自己想死别老拉上别人好不好?小红旗才多大?你让他也跟着你去拼命?你臊不臊?长点心好不好!”李久就差用脚踹哈喇子了。

“铜锣,要是我没能回去,你把小红旗安全带回部队就成,就算你这辈子没白活,明白我的意思吗?不过,打仗的时候多听听小红旗的参谋,他的见识比你多,点子也比你多,你得好好的学习打仗,要不,光凭着小伎俩和小心思是活不长久的,该出手的时候还得出手,你明白吗?”李久又叮嘱了一下铜锣。

“骆驼,你别老拿我说事,不带你这样当班长的!我成啥了?”小红旗不开心了,“我不就是没你们跑的快嘛……”

“行了行了,您是老红军,是革命的火种,咱得把您这颗火种好好的保留,再说了,要是遇到了政委,你比我熟悉是不是?你的任务就是给铜锣当好参谋,别让那小子一听到枪响就向后撒丫子!,没有你这个大神,哈喇子能镇得住铜锣吗?所以说啊,秤砣虽小压千斤,您还是走马上任吧!我任命为七班临时参谋!”

也不知道是怎么得,李久跟缺德孩子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字“贫”,两个字“都贫”。这两人在一起,没大没小的,来不来就是市井油滑的那一套,可是管用,小红旗就吃这个,李久好像也吃这个。

小红旗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这个班参谋的位置很重要,于是拍怕铜锣的肚皮,“走吧班代,咱们都对面山上去等着他们。”

哈喇子被他们这真真假假的话语弄了个大窝脖,也没话好说,垫吧垫吧的跟着去了。而李久则是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彪悍团长带着三个连赶到五里牌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2点,等在路边的是小贾,此时,李久已经摸清了敌情把具体的敌人分布图画在了一张黄纸上,用的是木炭画的,细微之处都做了说明。

彪悍团长一看那张图就明白了李久的意思,“好小子,这是教我打仗呢!”随即问小贾,“政委找到了没有?还有没有其他情况?”

“报告团长,政委现在和七班在一起,警卫班减员2个,小崔又回团部报信,他身边只有4个警卫员了。”小贾立正报告,随即小声的又说道,“警卫班不能老是配短枪,应该有长枪才行,遇到敌人,光挨打无法还手。”

“我不知道吗?可是我到哪儿给他们找长枪?一线部队还不够用呢!”

小贾不吭声了,说啥也是白说。

“你回去告诉李久,七班这次的任务就是负责政委的安全!出了问题我就找他!其他的事情我会考虑!”彪悍团长打手一挥,把小贾像赶苍蝇一样的轰走。

小贾是在附近的山头找到的政委,说来也巧了,政委他们就藏身在李久看好的那座山头上,对地形的判断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了。所以,李久在摸清敌情后找到七班的时候也就找到了政委。

政委有些狼狈,浑身的衣服都弄的脏兮兮的,帽子上还给流弹穿了一个枪眼,悬的厉害。身边的警卫班少了2个,剩下的几个也多少挂了点彩,有一个还崴了脚。小贾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向山顶上爬,打算越过山梁从另一面走。

看了李久画的敌情分布图,易团长就知道晚上该怎么打了。他下令部队先休息2小时,吃点干粮喝点水。然后把三个连长叫了过来。

“郝三喜,你们连的火力最猛,鬼子这个中队就由你们来打头阵,记住,一定要打排枪,不许自由射击,我们的子弹不多,打完三轮之后就给我冲!三连紧跟上,魏大刀,是你耍大刀片子的时候了,黑灯瞎火的由着你砍。我给你们十五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听到我这边吹冲锋号就撤退!鬼子人多,我们一口吃不下,不着急,慢慢的吃!”彪悍团长现在有向狐狸团长转化的意思,他又对四连长赵二顺说道,“你们连负责冲击两个伪军连,能冲成什么样就冲成什么样。要想刮风一样从他们的驻地横扫过去,然后到五里牌西边的路口集结,你们两个连也是,然后我们带着这伙鬼子在大山里转悠,老子要拖死他们!”

夜袭,是八路军惯用的战术,虽然由于营养不良造成了一些战士有鸡眼病(夜盲),可还是多次发起夜袭,只有夜袭才能充分发挥八路军的优势。

独立团武器弹药都不行,只能是趁夜突袭,打了就走,能捞多少算多少。李久在图上故意画出了几条路线,意思就是让独立团可以沿着这条线打。

比李久更狠的团长把夜袭的时间定在了凌晨2点,这简直就是最要命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睡觉的刚刚睡的沉,站岗的,迷迷糊糊最犯困。突如其来的袭击能让这些鬼子猝不及防的干挨打,无法还手。

战斗果然如预期的那样展开了,鬼子被打得找不着东西南北,尽管鬼子训练有素,可还是被一连和三连的连番冲击弄的丢盔弃甲,相反那边的伪军倒是稳住阵脚,见到八路来了就迅速的向中心收缩,形成了一个“铁疙瘩”,以四连的那点攻击力是啃不动的,好在团长本身并没有要求四连要有多大的战果,目的是把鬼子与伪军隔开。

这伙鬼子进入华北之后就没有遇到过强敌,逐步养成了骄横和麻痹的情绪,更重要的一点,他们这次进山的目的是为了报复而不是为了进剿。他们原打算住一晚就收兵了,在五里牌,他们几乎把这里的房子全都烧了,烧完了才发现烧的早了,应该在走的时候烧,那样晚上还可以在这些房子里住,偏偏他们遇到了政委乔一得带的人,双方一交火,政委这边固然少了2个,可鬼子那边的一名曹长也被打死,于是恼火的鬼子追出几里地后回来就把全村的房子点着了。到了晚上,最好的一块开阔地被鬼子占住,拉起了帐篷宿营。在与乔一得交火的时候鬼子就判断出这是一股很小很小的土八路,要是连夜跟着往山里追就太辛苦了。对于“大日本皇军”来说价值太低了。反正该炫耀的武力已经炫耀,该烧的也烧了,就算是报复行动成功了。鬼子中队长山田上尉压根就没想到独立团就在附近,还会半夜跟他来这一手,当八路军像风一样的刮过之后,整个中队伤亡了四分之一,还被八路军顺走了不少东西,放在外面的几箱罐头都被八路军拿走,气的山田中队长火冒三丈,可是没办法,通过枪声和对方冲击的力量上看,至少是一个营,在夜晚黑灯瞎火的情况下,山田没有把握可以跟土八路对着打,连人都看不见怎么打?只好等到天亮再说。

独立团这场夜袭,伤亡不到10人,顺手抢过来的东西可是不少,就在村西头集结准备撤离的时候,小贾飞奔而来。

“团长,我们班长有个建议,他说在凌晨5点的时候还可以打一次,到时候我们七班用火力支援,他建议你考虑吃掉这股鬼子。”

“什么?呵呵,这个李久的胃口不小啊!说说看,你们用什么火力支援我们?就是那挺机关枪吗?那可是还有120多鬼子200多伪军呢。”缺德团长问道。

“我们班有一个掷弹筒,上次跟新一团九连打鬼子小队缴获的,同时还缴获了鬼子20多颗榴弹,班长说他已经看清楚了鬼子扎堆的地方,到时候由我们先发射榴弹,他说就发射15颗,要你们计数,等到14颗炸响后,全团就可以发起冲击了,只要消灭了鬼子,伪军就好打了!”小贾把李久的作战构思说了一遍,然后补充说,“这个想法也跟政委说了,政委让我对你说,可以试一试,如果鬼子不乱,也可以再撤退的……”

到底是老搭档,老红军,这种折中的暗示都可以通过小贾的嘴转达给缺德团长。易云龙用手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琢磨了一会后死盯着小贾。

“你们班长会使掷弹筒?团部仓库里还有几支呢,怎么不见他来的时候要?”

“报告团长,班长一开始不会用,打不准,后来是胡大叔教了班长一些窍门,我们班长又到深山里练了几天,差不多打了十来发榴弹才有了点谱,一把手仓库里的掷弹筒我们没要,可那些榴弹都被我们弄出来了……”小贾说道最后低下头。

“回去告诉你们班长,他要是打不准,回去我处分他,关他紧闭!”

“凌晨五点,这个李久选的时间可真是够缺德的,就是出来找食的野猫这个时间也是困顿了,妈的干这一次!”缺德团长下定了作战决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