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五十三章 真假朱姑娘

“哪个朱姑娘?”袁承杰尽量装出无辜的表情。

“你和赵诚多次提到,别跟我装傻!”孙慧欣脾气上来。

“宜阳郡主——”袁承杰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说。他想说宜阳郡主的女儿,不过没想好下一步的台词,暂时噎了一下。

“好啊!之前什么玉儿、鱼儿投怀送抱,怪不得你看不上。原来郡主都送上门来了!看来你跟皇上攀上亲戚了,我孙慧欣是不是得给你们让路啊?不知羞耻!”

慧欣猜的八九不离十,只不过女主的身份有些偏差。宜阳郡主的女儿而非郡主本人,袁承杰的口味没那么重。

袁承杰当然不能承认,他解释道:

“慧欣,你别误会,宜阳郡主是皇帝的堂姐,刚好嫁在宜阳。我派人保护起来,万一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呢?”

袁承杰这话没说谎,宜阳郡主他确实派人保护起来,确实考虑过万一需与朱由检沟通,可以通过她的名义。不过他将错就错,有意将宜阳郡主与朱姑娘混同。

“那好!你现在带我去见见她!”孙慧欣脸红脖子粗,腮帮子鼓的老高,撅着小嘴,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架势。

这会去?岂不是等着穿帮?

袁承杰只好陪着笑脸,好说歹说,答应明天一早领妻子去宜阳郡主府上。孙慧欣这才消停下来。

孙慧欣心中,宜阳郡主一定是个国色天香,仪态万方的高贵模样。年轻又俊美,富贵又识礼,相形之下,自己就是一个村姑黄脸婆。丈夫岂能不动心?再说他又是有前科的人!

话说回来,你是郡主又怎样?身为有夫之妇,还勾引我丈夫!这状告到皇帝哪里也占理!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贱人!

朱雀堂堂主金天佑,宜阳城内另一个龙洛刀大佬,半夜被手下从被窝里唤醒,说帮主有事派人来。

金堂主睡眼朦胧的从床上坐起,眼前站着一人,他认得。

柳庆,帮主的亲信。

金天佑迷糊的问道:

“柳庆,你怎么来了?帮主来宜阳了吗?”

柳庆笑道:“金堂主,帮主已到城内,他有话叫我和你说。”

柳庆说着环顾四周。

金天佑会意,一挥手,叫手下关门退出去。

柳庆便轻声与金天佑交谈起来。

翌日天明,孙慧欣梳妆打扮起来。往日不曾带的首饰,没开过盒的腮红,统统拿出来用上。她上身穿暗红色牡丹棉袄,下罩青色碎花绸裙。袁承杰看妻子一大早起床,对着镜子拾掇半个多小时,一改往日的朴素模样。便躺床上问道:

“今个如此打扮起来,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呀。”

“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再不打扮打扮,要被你扫地出门喽。”孙慧欣画着眉线说道。

“冤枉呐!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袁承杰起床搂着妻子粉嫩的香肩说道。

“知道就好!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就不怕遇到孙贵那样的事?”孙慧欣用一支凤纹金簪挽发髻,嘴里衔着一个发夹说道。

袁承杰寻思慧欣怎么跟先知一般?昨日这不已经遇到了!

他通过镜子看妻子的脸蛋,真是楚楚动人,闭月羞花。梳妆一新后都认不出来了。他笑道:

“谁家的闺女这么俊啊?”

孙慧欣打一下丈夫的手,“去!油嘴滑舌!你是不是这样撩拨别的姑娘?”

“我何曾轻薄人家姑娘?你还不了解我嘛?”袁承杰回道。

“人家倒贴上来,你当然不算轻薄!”妻子白了丈夫一眼说道。

这话把袁承杰吓了一跳,慧欣好像什么都知道!好在她只不过随口说说。

“我看你一点事情没有,怎么伤好的那么快?”孙慧欣打扮完毕,看丈夫睡了一觉,又生龙活虎一般。便叫袁承杰坐她的椅子上,扯开他背上的绑带,查看伤情。

“怎么样?”袁承杰问道。

“好奇怪!伤口竟然浅了许多,都快结疤了。”慧欣惊讶的说道。

孙家庄那回,袁承杰进山剿匪受伤,慧欣姑娘替他用药,便吃惊于袁承杰恢复的速度。

他仿佛液态合金战士,伤口坏了能自动愈合。

袁承杰琢磨一下,早年误入宋代地道,被一只巨型蚂蚁咬过一口。可能蚂蚁体内的什么激素进入自己身体里面,因祸得福产生自愈机能,也未可知。他不是沈括,搞不懂科学原理,不想深入研究。

早饭时,袁承杰提前跟妻子打预防针,他跟郡主屁事没有,见了郡主可不要撒泼打滚。孙慧欣不满道:

“屁事没有还叫得那么亲热,唤人家作朱姑娘!”

“朱姑娘是代称,教洛阳官府知道不是好事。若是宜阳郡主时时带在嘴上,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跟朱郡主相熟似的。搞不好被人参一本到皇帝哪里,按上私通叛将的罪名,对朱姑娘可不利。”

“你就是歪理多!”孙慧欣说道。她嘴上不同意,心里想想确有几分道理。

出发前,袁承杰和柳庆打扮一番,他们俩打扮的目的跟孙慧欣不同,当然用不着涂抹香粉,梳理头发。基本上怎么丑怎么来。

柳庆偷偷冲帮主摆了个成功的手势,以示尽在掌控。袁帮主这才坦然领着孙慧欣,后头跟着柳庆,同往宜阳郡主府。

路人看到孙慧欣走过,看的呆住了,全然忘记自己要去哪里。再看边上两位,粗犷腌臜,无不侧目。有人甚至喊着:

“好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惜!可惜啊!”

孙慧欣听的好不受用。袁承杰故意胡子拉碴,弄得不修边幅,难怪别人。

郡主府并不气派,倒是门口两挂灯笼,写着朱砂红的朱字,显示这家子国姓的傲然身份。

袁承杰通报进去,除掉脸上的装饰品。

宜阳郡主从屋内迎候出来。孙慧欣定睛一瞧:

是位老妇人!衣着朴素,通身流露出一股贵族气质。仪态端庄,不怒自威。

说好的朱姑娘呢?咋是个朱奶奶?

孙慧欣瞪一眼丈夫,好你个袁承杰!故意不说清楚!

袁承杰心中偷着乐。今早叫柳庆先偷偷过来,和郡主打过招呼。郡主满口答应配合袁帮主演戏。他忍着得意,跟孙慧欣说道:

“赶快拜见朱郡主。”

孙慧欣怀着意外,给郡主行了礼。见了朱郡主,她知道错怪丈夫了。自己今天披金戴银,满身新衣服,本想来示威的。现在看来,倒像个暴发户。郡主面前相形见绌。

气质啊气质,主要看气质!

朱郡主咪着眼睛微笑道:“这位是袁夫人吧,果然超凡脱俗。袁帮主,你捡到宝喽。”说着呵呵笑了。

孙慧欣被夸的不好意思起来,朝郡主报以微笑。

三人屋里落座,柳庆搬上带来的几样礼物,郡主笑纳了。

朱郡主说些自己的近况,问些孙姑娘的父母啊,老家哪里等闲话,孙慧欣一一作答。

孙慧欣问她:“郡主您家里一个人住,儿女们可常来看望?”

郡主答道:“她们总有自己的事要忙,一个人住冷清是冷清,也习惯了。”

“敢问郡主有几个儿女?”孙慧欣冰雪聪明,她想郡主虽然年纪大了,说不准她有未出嫁的女儿被袁承杰藏于别处呢。

袁承杰见问起儿女的事来,心提起来,偷偷给郡主使眼色。

宜阳郡主瞧在眼里,故意装作没注意。

“我就三个女儿,都许了人家。两个嫁到外地,见一面不容易。一个住在宜阳,嫁给一个——”她顿了一下,看一眼袁帮主。

袁承杰心提到嗓子眼,真怕郡主突然翻脸,说出“有妇之夫”来。

“有一个女儿在本地,倒是经常可来陪您热闹热闹。”慧欣说道。“别提了,离的近啊不见得更亲,一年也见不了几面哦。”朱郡

主意味深长的说道,“唉,说起来都是债啊。”

袁承杰不住的盯着宜阳郡主,深怕朱郡主一不留神说出“朱绮雯”三个字来。

孙慧欣大概清楚,这个朱郡主没有未嫁之女,可以被袁承杰叫做朱姑娘的。

他们再聊的几句,袁承杰便早早告辞出来,终于松口气。

出了郡主府,孙慧欣一把拧住袁承杰手上的皮,袁承杰装作疼的不行,求孙慧欣手下留情。

“谁让你不说清楚朱姑娘的年纪?”慧欣生气的说道。

“是你急着要来,不听我解释嘛。”她丈夫回道。

柳庆帮谁都不是,只好劝袁夫人高抬贵手,放帮主一马。

谁知慧欣不着急回去,想街市上逛逛,袁承杰顶着周围群众的舆论压力,继续当他的牛粪,小心的陪着。

孙慧欣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拐进一条小巷子里。

袁承杰看着不对劲,这不是之前朱姑娘住的那条巷子吗?

好在朱姑娘已经搬离。

不过芸儿关在那院子里!比朱姑娘在哪里更麻烦!

撞见袁承杰两口子,她可不会像朱郡主那么好说话,绝对会将朱姑娘捅出来!方凯冀等五人在看管她。想起方射手,袁承杰心中不觉担心起来。

他拦住妻子道:“这条巷子没什么好逛的,不如我们掉头换个地方逛。”

“都走小一半了,再走回头路?你麻不麻烦!”孙慧欣不干。

袁承杰只得硬着头皮走下去。

三人走过巷子,经过关押芸儿的高墙院子。袁承杰听出芸儿在朱绮雯的卧室内轻声抽泣。当然孙慧欣和柳庆并未察觉。

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袁帮主心下想着。他挽着妻子的手臂,加快步伐通过。

“袁承杰!你不得好死!”一个女子的咒骂声,从屋内传出来。

芸儿的声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