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火力第一(6)

小贾并没有说真话,七班里使掷弹筒最拿手的是缺德孩子。掷弹筒本身就是一种微型的迫击炮,从原理上说与迫击炮没有区别。胡大叔原来就是红军里的迫击炮手,在测距和直瞄上都有独到的心得。他的这一手基本上都传给了小红旗。所以,当李久带着他们都深山里练习的时候,小红旗是最先上手的。

掷弹筒很轻,而且短小精悍,还没有步枪重,小红旗背着就像背着一个竹筒烟袋差不多,榴弹的重量只有一磅重,还不到一斤。七班的人每人带上四颗就是20多颗。为了练习打掷弹筒,小红旗坑蒙拐骗的手段齐上,把一把手那里没有人要的榴弹都给搬空了,可惜,一把手那里也没有几颗。

李久一向强调火力第一,现在有了这种可以“远程打击”的大杀器焉能不用?所以,在七班,缺德孩子就是掷弹筒手,而身大力不亏的铜锣就是个背弹药的憨货,榴弹、机枪子弹啥的都是铜锣背着。真正的单兵也就是小贾和哈喇子。

四点多钟,李久把小红旗和铜锣给叫了起来,小贾和哈喇子已经被李久加强给政委的警卫班了。三个人悄悄的向半山腰摸去,那里,李久已经选好了一个火力点,距离鬼子的帐篷直线距离300多米,可是却是从山上向下打,这就使火力的发挥得到增强。早春的山里,五点钟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太阳没有起来,月亮已经落下去,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要不是鬼子的帐篷周围点燃了不少篝火,还真是很难找到目标。李久很清楚,再过20分钟,天边就出现鱼肚白了,所以,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缺德孩子在那里对着目标是又比划又闭眼的,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打一发先试试看,我给你报偏差。”李久拿过挂在缺德孩子脖子上的曹长镜,“要不我来?你拿着步枪在边上捡漏?”

“去去去!别干扰我,我是在测风速。”缺德孩子不买李久的账。

“拉倒吧,这山沟里,这个季节,到哪儿去找风啊?”铜锣毫不客气的揭了缺德孩子的老底,“第一回实战肯定要摆摆的,唱戏的还得吆喝两声不是。”

缺德孩子回身照着铜锣的肚皮就是一小拳,“我叫你说,我叫你说,你个要是的铜锣,等打完仗我找个铁锤直接把你这铜锣敲碎!”

铜锣装着被打的不轻,张开大嘴“倒”了下去……

“滚起来!别装了!把榴弹准备好!”李久一脚把铜锣给踹了起来。“小红旗!没时间显摆了,准备开火!”

缺德孩子听了李久的话,马上收敛起装模作势的样子,再一次精调射击的角度,然后小手拿着一颗榴弹就放了进去。

“嗵!”发射药的爆炸声音并不大,跟着榴弹就向鬼子的营帐飞了过去。

“打得好!首发命中!继续!3发速射,趁鬼子还没起来!”

“嗵嗵嗵……”缺德孩子可不是傻呵呵的铜锣,三发速射?他一口气把手边的八颗榴弹全部都打了出去,弄的铜锣手忙脚乱的赶快从身上往下掏榴弹……

鬼子经过了2点多的袭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刚刚躺下不久,这突如其来的榴弹袭击让鬼子彻底蒙圈了。无巧不巧,第一颗榴弹就命中了山田中队长的营帐,榴弹打在帐篷顶上,凌空爆炸,山田中队长不是被叫醒的,是被榴弹给炸醒的,可是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一份多钟,因为他被榴弹给炸得浑身都是血窟窿,那颗该死的炸弹就在他的头顶上爆炸,天照大神也不照顾他,让他脑袋挨一下不就啥都不知道了吗?偏偏脑袋没炸到,而浑身都在流血。

连续的速射鬼子倒霉了,可也给缺德团长那边带来了麻烦。

“你们数清楚了没有?到底是第几颗了?”他自己没数清楚就问别人。

“13颗了!没错,是第13颗了……又一颗!”

“不管了,全体都有,跟我冲……”易团长的话还没有喊出来,魏大刀就第一个挥舞着大刀冲了出去,他后面跟着三连的那些初生牛犊,哇呀呀喊着。

郝三喜不声不吭的挥动了一下手,一连从另外一个地方冲了出去。

“你还愣着干什么?上去晚了你连口汤都喝不着!”见四连长赵二顺还没动静,缺德团长恨不得踹死他,“你个榆木脑袋,连抢东西都不会!”

15颗榴弹的轰击不能说把100多鬼子全给干掉,可至少是炸的五迷三道的,鬼子搞不清到底来了多少八路,指挥系统也混乱了,中队长嗝屁之后,第一小队长站出来指挥,可是此时的天已经蒙蒙亮,小红旗早就从铜锣身上拿下了三八大盖,精准射击……缺德孩子打疯了,搂不住了。还没等李久的机枪去点名,他的三八大盖就响了,小队长一个接一个的倒下,鬼子都没闹清楚这冷枪是从哪里打出来的,就听见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朦朦的晨曦中,就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压了过来,没有指挥的鬼子崩溃了……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跑的,跟着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一群穿着兜裆布的鬼子不顾白花花的屁股还露在外面,撒丫子向来路疯跑。

“哒哒哒……哒哒哒!”李久那挺弹弹咬肉的机枪响了,疯跑的鬼子被打躺在路口,似乎那子弹总是打不完的。

“这谁在打机枪?有水平!真是有水平!”缺德团长马上就想到这是李久。全团除了李久,还有谁能像弹钢琴般的打机枪?

一挺机枪毕竟无法完全封锁出逃的村口,还是有少数几个鬼子跑了出去。至于那些伪军,从榴弹炸开的时候起,他们就打算投降了,居然没有开一枪。

魏大刀这次是过瘾了,抡开大刀片子大开大合,见到那些穿着兜裆布的鬼子就是一刀,不管死活就去找下一个。有什么样的连长就有什么样的兵,三连的那些生瓜蛋子不管刀法如何,反正不能像连长那样单手抡刀也可以双手抡嘛,砍劈柴这活在家里都干过,没啥技术含量,反正就是突出一个字,狠!

战斗在半小时后结束,这次搏杀鬼子130多人,缴获武器……暂时数不清楚。彪悍团长笑的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子那儿了,独立团以伤亡不到30的代价取得歼灭鬼子一个中队,伪军2个连的空前战果。最让彪悍团长开心的是,此次作战缴获了鬼子重机枪一挺,伪军的捷克轻机枪4挺,这下独立团是真发了。

槐树村中午迎来了凯旋的独立团,从来没有见过独立团能缴获这么多武器,许多战士都是抗着好几支步枪,还有几十个自愿加入八路的伪军俘虏,这是政委现场动员的结果,那些不想加入的伪军,在进行了甄别后直接就放了,两个伪军连长有一个是有血债的,当场枪毙,还有一个在保证回去不当伪军后也放了。

咋甄别?其实很简单,把那些俘虏兵分开问,一会就啥都问出来了。干这个活乔一得是驾轻就熟,在红军时期他就是干这个的。

回到团部,易云龙把胡大叔他们准备好的白开水喝了一大杯,好像是喝庆功酒似得,跟着就去炊事班吃饭。七班现在已经明确的指定为团部直属,胡大叔叫丁三特别给七班打造了一张长条桌子,还用掏炉子的火钩烧热了后在桌子上烧出了个大大的七字。炊事班的人都知道这是胡大叔给七班的最高奖赏。

小鬼头冲进炊事班,一溜烟就去找胡大叔。

“这是缴获的鬼子罐头,是给你的,你可不许拿出来共产,你要是再拿出来给伤员啥的,我就不认你这个大叔了!”缺德孩子异常严肃的说。

“知道了知道了!”胡大叔笑眯眯的看着小不点,心里那个乐啊!他早就听小贾回来说小红旗的榴弹神射了,他觉得就如同是自己上去打的一样。

整个独立团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尤其是现有的3个连全部更换了武器,远在十里堡的二连也被通知回来更换武器,这在独立团可是第一次。

一把手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的富有,林林总总拉回来的战利品可以说让他的眼都花了,那些鬼子军服和伪军军服让他笑开了花,尤其是那些伪军军服,都不用怎么去修改,直接放进染缸里一泡,立马就变成了灰色的八路军军装。

团部里,政委和团长在商量事,还是老样子,政委端着破搪瓷缸子喝水,团长抽着自己卷的“大炮”。

“七班的那个李久是真能打仗,这次没有他,我们团还真的啃不下这块硬骨头,我的意思是不是该提拔提拔?放着一员战将当班长,这是浪费啊!”易团长使劲的嘬了一口自己卷好的大炮,吧嗒着嘴巴,“以他的战术素养和打仗的作风,当个连长绰绰有余,我看出来了,他的一些打法都是从战争中摸索出来的,对于我们团来说尤其宝贵啊!”

“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可他现在还不是党员,对党的认识也很模糊,这不行啊,在我们的队伍里,不是党员不可以担任重要的军事主官。”乔一得说。

“那就赶紧的发展啊!你们搞政工的不就是干这个的吗?有些思想认识可以在加入组织以后再慢慢的磨练嘛,我当年不就是这样吗?”易云龙瞪眼说道,“随着鬼子的大举进攻,我们斗争的环境会越来越恶劣,没有干部怎么成?”

乔一得看看自己的老搭档,沉吟了一会,“还是先让他当班长吧,你可以把七班的级别提升,直属班,你甚至可以把七班当成连来使用。可以让他放手进行对敌斗争,但是,他的提拔先缓一缓,他不同于你啊,他是东北讲武堂的高材生,在东北军里曾经是少校军衔,打大规模的战役比你我还多,你看他那机枪打的,没有几千发子弹能喂出那样的机枪手吗?”

“那小子的机枪打得的确好,不是亲眼见了,还以为是别人帮他吹牛。我听小鬼头说,他打机枪可以把子弹数的清清楚楚。而且,他对歪把子的认识是对的,这次我们去打鬼子,歪把子没有一挺出问题,说明他告诉我们的事情是真的。我这次特别留意了鬼子的机枪子弹箱,的确有特殊的记号。”

“是啊!这样一个有本事的人,为什么就突然加入了八路军?我没问出来,他说的含含糊糊的,以他的资历和能力,去中央军混个营长不成问题,可他偏偏来到咱们这里当个班长。而且,他并不关心政治,甚至连我党的基本宣传材料都没有看过,那他凭什么就加入我们?打鬼子是个理由,可这个理由对小贾、哈喇子这样的人来说是充分的,对他?我不认为是个充分的理由,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你认为我们能先让他进来再去磨练吗?”乔一得最后还是说出了问题的实质。

听了乔一得的话,即便是再强悍的易云龙也是没了脾气,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李久打鬼子是真心实意的,至于他为什么要到八路来,我认为就是因为我们是真心打鬼子,而去中央军,他那脾气和性格能在那样的部队里生存就算不错,他为什么从少校最后变成大头兵?这很能说明问题。我不反对政治工作也谨慎,但是,千万别谨慎的把一些人才推到别人那里去。”

易云龙的话乔一得也明白,可作为政委,他得按照自己的步骤来,现在他看不懂的其实是李久与钱屸的关系,以他的经历,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不会是像钱屸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可作为政委,他无法强迫钱屸说出更多的,这就是矛盾。

七班再次获得了“加强”。首先,给他们班送来了一个新兵连里最木讷的新兵。跟铜锣一样,也是当过伪军的一个穷苦人,可与铜锣不一样的地方是这个叫石头的小伙子木讷的像个哑巴。他的命运比铜锣更糟糕。与其说是加强给七班新战士,还不如说是没有哪个连愿意要他,被李久从半路上捡回来的。其次,这次缴获的七九子弹,给七班补充了200发,这可是团长特批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