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五十四章 无中生有

孙慧欣停下脚步。她听力再不济,刚才的话总听得见。

“那女的是谁?”孙慧欣盯着丈夫的眼睛问道,一双大眼睛透着不满。

“她是——”袁承杰一时语塞。

他这会深刻体验到“红颜牌”“祸水”的味道。

当初要不是倪德寿送来朱姑娘,那来这么多事?

能怪谁?只怪自己当断不断,轻信了倪二狗这个混蛋!

“帮主,我忘记告诉你了。她就是昨天刺杀你的,那个——静云山庄的女刺客。”柳庆赶紧接话,替帮主圆场。

袁帮主暗暗叫绝,昨天他确实胡说被静云山庄的人刺杀。这会柳庆给接上了。袁承杰向柳庆投去感激的目光。

柳庆!够兄弟!

“刺客是个女的?你昨天怎么没说?”孙慧欣问道。

有了柳庆的提醒,顺下去容易的多。袁承杰略一思考,并未回答妻子的话。

他向柳庆说道:“噢,原来是她!你昨天咋不告诉我?谁把她抓住的?”

袁承杰把问题抛给柳庆,柳庆会意,忙说道:

“昨日夜里,刺客想翻墙出城,叫赵诚手下抓获。赵诚半夜来通报,帮主你受了伤需要休息,我便没有叫醒你。今天着急去郡主府,忘记说了。怪我怪我!”

袁承杰假意责怪道:“瞧你这记性!下回遇到这样的事情立马叫醒我,听到没有?”

柳庆连连应承,惶恐不安的表情非常真实。

孙慧欣一脸狐疑,犹未十分相信。

她转身朝院门方向看了看,和袁承杰说道:“你叫人开门,我倒要瞧瞧,什么样的女刺客,有这么大本事。”

她将信将疑,听刚才传出来的话,那女的对自己丈夫得有多大的恨?说不定屋里是袁承杰金屋藏娇的怨妇呢?

柳庆偷偷向帮主使眼色,那意思是:

开门?万万使不得!芸儿哪会承认自己是静云山庄的人?

八竿子都打不着!

她又不是宜阳郡主,可以帮着咱们说话。她与你是有杀父之仇的。

柳庆的意思,袁承杰当然明白。

可还能咋办?硬拦着妻子不让进去?她岂不更加怀疑?

袁承杰正作着思想斗争,没想到“咔嗒”一声,院门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人。

方凯冀!

袁承杰眉头一皱,倒霉孩子!你主动开门干啥?

方射手抬头一看,这不是自己师傅——袁帮主夫人吗?忙笑着行礼道:

“师傅!你咋来了?是来看我的吧?”

这小子自我感觉良好,以为帮主昨天惩罚自己,叫他处理尸体。今天特意派师傅来慰劳一下。

他完全没有认出站在孙慧欣身边的袁承杰和柳庆,以为是帮主安排的两个保镖。

方凯冀本来听门外有人说话,想开门看看。孙慧欣没想到方凯冀主动开门,不愧为乖徒儿!她笑道:

“嗯,我来看看你。听说你在看押一个女刺客?”

袁帮主心中只得叫苦,方凯冀嘴巴没门,这一问还不得全抖搂出来?

方凯冀看看院外四周没有旁人,悄悄的对孙慧欣说道:

“帮主说,这事不能告诉别人。”

孙慧欣闻言,恶狠狠的瞪一眼丈夫。

还敢说你不知道?你俩合起伙来骗我是吧?

袁承杰和柳庆面面相觑,今天得栽在这小子手里。他生气的说道:

“帮主叫你不要说出去,你咋还说呢?”

方射手瞥一眼袁承杰,那意思是,要你多管闲事?

“我师傅又不是外人。”方凯冀解释道。说着引师傅进去,复关上院门。

孙慧欣见方凯冀没认出袁承杰和柳庆,觉得这样更好。她问什么,自己徒儿回话不会有心理压力。她悄悄伸出食指竖在嘴前,作势给丈夫看,叫他不许说话。

屋内的芸儿听见院子里有人进来,以为袁承杰来提审自己。便开骂了:什么贼配军,杀胚,强盗,笑里藏刀,两面三刀,奸贼等等各种帽子,统统扣到袁承杰头上。

袁承杰铁青着脸,自己明明告诫过方凯冀要保密,那小子拿自己的话当耳边风。说出来惹得孙慧欣要进来,叫自己听一顿臭骂。更不知见到芸儿时,会出什么幺蛾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三人跟着方射手走到朱姑娘卧室门前。两个看守人员认得帮主夫人,听她命令解开挂锁,开门让他们进去。

我的话不听,慧欣的话倒更管用?袁承杰见此更加生气,回去必须好好整肃一下纪律。

他忐忑不安的迈步进去,但愿芸儿认不出自己。

要是暴露了,芸儿准劈头盖脸骂自己一通。再把朱姑娘牵扯出来,义正词严的痛斥自己处处留情,人渣败类!袁承杰真的只有听骂的份,说不定妻子会跟她统一战线,与自己决裂。

袁承杰真不敢想象,更不知该如何收场!

芸儿被绑住双脚,坐在床沿,不能随意走动。她见进来一个俏丽的女子,身后跟着两个保镖模样的人,便当是袁承杰请来作说客的。她大声说道:

“你们不用假惺惺充好人。叫袁承杰痛快点!要杀要剐请便!”

果然虎父无犬女!

孙慧欣听这话,倒像是刺客的口吻。便和颜悦色的说道:

“这位姑娘,我不是袁承杰请来的。”她在芸儿对面一张椅子上慢慢落座。袁承杰和柳庆站立她左右,如左右护法。袁承杰觉得这样更安全些,要是和妻子表现的平起平坐,教芸儿知道面前站的是袁承杰,说不定爆出更多料来。岂不危矣!

孙慧欣确实不是袁承杰请来的。她是误打误撞,撞进来捉奸的。

她见这女子脸上挂着泪花,头发凌乱不堪,脚上被粗绳勒的紧紧的。于心不忍,叫方凯冀给她松绑。屋内有三个大男人,不怕她跑了。

方射手立即上去给芸儿解开绳子。芸儿被松绑,绷紧的腿部松弛下来。坐在床沿上低头不语,似乎如泄了气的皮球,没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了。

之前几个臭男人对他凶巴巴,突然有个女子对她好点,她心中对孙慧欣不无好感。女人出面作沟通工作,有时候确实有不一样的效果。袁承杰觉得。

柳庆抖了个机灵,忽然说想方便一下,告退出去。过一小会,他又回来。见芸儿与孙慧欣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孙姑娘问芸儿是否姓朱,芸儿说不是。

慧欣还惦记着朱姑娘呐!

万幸!到目前为止,芸儿话里话外,没有提到朱姑娘的事。

此时门外一个看守进来,悄悄附耳与方凯冀说了几句。方射手顿时脸色大变,怔怔的看着袁承杰,手足无措。他显然已经知道,眼前被他忽视许久的保镖,正是帮主本尊。

这下惨了!

帮主的保密命令被自己当耳旁风,轻易领师傅和两个陌生人(假设为真)进来。接下来比收尸更惨的惩罚等着自己。

方射手顶不住帮主愤怒的眼神,谎称外头有点事,匆匆跑到房外去了。孙慧欣注意力全在芸儿姑娘身上,不以为意。刚才柳庆出去,没干别的,悄悄向一个守卫展露自己的尊容,然后向这个守卫交代几句。外面的人什么都明白了,就方射手还蒙在鼓里。如此才进去跟他说,提醒他慎言。

当然,袁承杰全然听见,孙慧欣并没有察觉。

“听说你是静云山庄的人?”孙慧欣和芸儿闲扯一会家常后,突然问道。

袁承杰心想完了!芸儿一否认,说她不是静云山庄的人。谎言的根基便动摇了。她若再说出是这屋朱姑娘的服侍丫鬟,自己和柳庆苦苦拯救的谎言大业,就此崩塌。

柳庆都不敢再看芸儿,准备挨夫人一顿批。

听到孙慧欣的话,芸儿身子一怔,“你怎么知道?”她显然没防备,孙慧欣竟然知道这些。芸儿的表情毫无保留的说明,孙慧欣说的没错。

真是静云山庄!

袁承杰和柳庆吃惊不小,没想到两人胡乱一说,还确有其事。

万幸!万幸啊!

孙慧欣笑道:“你不用紧张,冤家宜解不宜结,冤冤相报下去,没完没了,总不是个办法。”她现在觉得袁承杰和柳庆没有完全说谎,也许自己丈夫真有苦衷吧。

“你们把倪叔和于叔怎么样了?”芸儿问道。她以为袁承杰已然顺藤摸瓜,将掩护自己的于长顺和倪德寿抓捕。她现在哪有心思管什么朱姑娘,自己的底细已经暴露。该担心自己关系亲密的人了。

孙慧欣被问的一头雾水。她当然不会想到什么倪德寿和于长顺。

芸儿被慧欣阴差阳错的问出与静云山庄的关系,有此突破口,机不可失。袁承杰抢话道:

“帮主已经将倪德寿、于长顺捉拿归案,他们全部供认不讳。你再替他们隐瞒于事无补。帮主不日会将他们处死。”

袁承杰必须从芸儿的口中确认两人参与其事。否则错怪好人,兄弟们之间以后有道坎,很难过去。他故用此语来套芸儿的话。

轮到孙慧欣震惊了。

与爹称兄道弟的倪德寿,居然与静云山庄有瓜葛?怪不得袁承杰的行踪对方掌握的那么清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