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五十五章 白虎堂

芸儿听如此说,眼泪啪嗒啪嗒的下来,她哭道:

“倪叔,于叔,是芸儿害了你们!芸儿不该不听你们的劝,轻举妄动啊。呜呜——”她哭弯了腰,索性趴着床大哭起来。

看来芸儿跟两人是真有感情。

事实明摆着,芸儿跟袁承杰没有奸情。

袁承杰看到了想要的结果:

此人是尚兴田的女儿,不知何故留在静云山庄。因此抄尚兴田家时叫她漏网。她凭借倪、于二人的掩护,打入朱姑娘身边,当作耳目使用。

之后芸儿见到袁承杰,便招来锦衣卫,想刺杀他。没想到这么多锦衣卫搞不定一个袁承杰。芸儿对这次机会错失心有不甘,冒险独自刺杀袁承杰。不然她还有机会继续潜伏下去。

袁承杰觉得接下来应该查清楚三个事情:倪德寿他们通过谁跟锦衣卫勾结;这么多锦衣卫城内如何潜伏;芸儿与静云山庄是何关系。不过不急于此时。眼下应先将倪、于二人抓来审问。

当然,叫孙慧欣立即起驾回宫。别再问出点什么来,此为当务之急。

孙慧欣也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此女确系静云山庄的人,确实如丈夫所说,昨天行刺来着。

丈夫隐瞒,肯定不是为了金屋藏娇。她更没想到,那个自己婚礼上与丈夫称兄道弟,嘻嘻哈哈的倪德寿,暗中要害承杰。

江湖险恶啊!

罢了,以后自己别再过问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做一个躲在丈夫背后安静的弱女子吧。

此刻一旁站立的袁承杰,谦卑的示意:夫人该回家了。孙慧欣欣然领会,站起身准备走。她最后与芸儿姑娘说道:

“芸儿姑娘,尚兴田、杨智勇的事情,过去的无法挽回,活着的犹可挽救。你安心待几天,我会劝袁帮主将你放了。妥善处理倪德寿等人的问题。”她又冲门口的守卫说道:“你们不可再将她绑缚了。”

门口的守卫,犹豫的看一眼袁承杰,勉强答应下来。

芸儿向孙慧欣只说自己的名,并未道出尚帮主的女儿身份。孙慧欣以为芸儿于尚兴田之死相对超脱,故出此语。这话知道芸儿身份的袁承杰,未必肯答应。

孙慧欣说完,转身要出去。芸儿站起身来,刚才的话她听的心里起一丝希望。芸儿觉得面前女子是真心的。

“姐姐留步。”芸儿向门口的孙慧欣喊道。

孙慧欣回过头来,问道:“芸儿姑娘可还有事?”

“姐姐是袁承杰什么人?”芸儿问道。

袁承杰心头一颤,莫非芸儿猜出慧欣的身份,要向她告密?将朱姑娘的事情捅出来。

孙慧欣看一眼丈夫,袁承杰轻微的摇摇头。孙慧欣笑道:

“一个说得上话的朋友。”

芸儿便没再说话。

袁承杰心下释然。慧欣若是说出妻子身份,芸儿会不会将朱姑娘抛出来?他不敢想啊。

敌人在暗,我在明。身份保密能保一条命。这个江湖生存法则,慧欣懂。更何况,见过慧欣一面的芸儿姑娘,她还想放回去。

三人出得屋子,方凯冀恭恭敬敬的礼送出门。他装作仍然不认识袁承杰,只向师傅告别。当然别的话,他一句不敢乱说。

回到住处,孙慧欣问丈夫:“朱姑娘的事情不告诉我;芸儿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你外面还有多少女人的事情瞒着我?”

袁承杰求饶道:“夫人!我真的只有这两件事情。芸儿的事情涉及到帮内高层叛徒,干系太大,少知道一人少一点麻烦。再说倪德寿、于长顺尚未逮到,一定要严格保密,以免打草惊蛇。我自己都做不到,如何要求手下?”

这道理,显然说的过去。

今天一波三折,虚惊一场,袁承杰总算熬过来了。好不容易把朱姑娘的事情掩饰过去。袁帮主感觉被锦衣卫刺杀的凶险,不及此番孙慧欣带来的惊吓,简直要折寿三年啊。

龙洛刀白虎堂堂口自从搬来嵩县,堂主倪德寿是一百个不满意。嵩县县城被李自成手下李立威劫掠过一通,街市萧条,商贾不振。百姓连自家吃饭都发愁,哪里供养的起自己手下六千帮众?这些人大部分是官兵改编过来,他们只服袁承杰,对倪堂主不甚感冒。

眼下饷银发不出,手下们对倪德寿越发不满。吵吵嚷嚷来找他,说袁将军在时,半年发一次响,从未拖欠。如今几个月过去了,去年下半年的饷银怎么还不发?这年月收成不好,全家上有老下有小的,都指望这点银子活命呢?倪德寿跟他们一再保证,再等几月,等六月底一准发。他们还是一次几十人、上百人的来找他,跟他闹了好多回。袁承杰的手下真是特别难管束!

倪堂主抽调十来个洛阳亲信到嵩县,叫心腹人来掌控这些大头兵。又好说歹说下个月底肯定发,发一半银子。如此才勉强做到指挥的动,让他们服从自己。

倪德寿打算向袁承杰要银子,理由是赈灾。过完年嵩县遭旱灾,确实闹了春荒,袁承杰不是不知道。倪堂主发函请求调八万两银子赈济灾民。他盘算着帮主打个折扣给四万两,从里面截留部分,正好应付允诺给手下的一万八千两银子。剩下一万八千两,拖过六月份,自己把放在洛阳的高利贷收回,当饷银发掉。随后袁承杰发来今年半年的饷银,又可以拿到洛阳赚半年利钱去了。

嵩县民穷地乏,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倪堂主只得向饷银上做文章。像明军那样公然克扣他不敢,毕竟袁承杰查的很严。利用时间差赚点利钱还是可以的。如此算来,一年利钱可得七八千两,虽然比起洛阳时动辄几万两的外快少的可怜,好歹蚊子肉也是肉啊。

人不如意时,总会想当初。当初尚兴田在位时,白虎堂堂口设在洛阳,那可是街市繁华,富豪云集,一等繁华之地。倪德寿在洛阳黑道白道左右逢源,混的那叫一个爽。洛阳的地下赌场,妓院,有一半是他在经营。白虎堂一年白花花的银子少说也有二三十万两进账。更兼尚兴田对他信任有加,遇到什么事都会和他商量,听取他的意见。倪德寿要银子有银子,要地位有地位。帮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生夫复何求啊?

谁知人生无常,自己站错了队,帮着尚兴田算计袁承杰,反叫袁将军杀掉尚兴田,夺了宜阳城。自己失去往日荣光,被袁承杰发落到嵩县这个榨干抹净的鬼地方!再想想人家田敬耀,土包子一个!当初不过是尚兴田手下,负责打打杀杀干脏活的青龙堂堂主,地位与自己不可同日而语。

无奈人家站对了队,帮着袁承杰整编伊洛刀,如今坐到龙枪帮、伊洛刀两大帮派整合后的副帮主,成为袁承杰的心腹。倪德寿有什么事还得去求他同意。最让他不忿的是,袁承杰竟然把洛阳,他白虎堂的地盘,交给田敬耀的青龙堂。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现成的大把大把的银子啊。每念及于此,倪德寿便叹息不已,时运不济啊。

之前在韩城镇,倪德寿摆了袁承杰一道。袁将军宽恕了他,让他继续当白虎堂堂主。当然叫他把堂口设在嵩县是有讲究的,毕竟嵩县的守军是袁承杰的官兵派系。倪德寿再有什么二心,不怕他闹翻天去。

嵩县六千守军按袁承杰之前的训练,以使用兵器不同分为两营:长枪营和大刀营,并辅以部分弓箭兵。两营将士虽然装备形制五花八门,大致还分得清那是长枪营,那是大刀营。大刀营校尉楚猛子,是袁承杰从洛阳带出来的,一同上三哈子的山区剿过匪,打过新安城、韩城镇,更在旧县、潭头两镇战役立过战功。被袁承杰提拔为校尉,驻守嵩县。另一个长枪营校尉胡大标,来自龙枪帮派系,亦是凭战功提拔上来的。两人对不会领兵打仗的倪德寿不是很服气,更兼拖欠兵饷,自然对倪堂主更为不满。多次鼓动手下向倪德寿催讨。

楚猛子早偷偷派人向帮主告状,说倪德寿拖欠军饷的事。袁承杰回复他稍安勿躁,等候帮主处理意见。袁承杰并不知道倪德寿拿钱去干什么了。他本打算这回去谭头镇时,途径嵩县,顺便纠正一下错误。他想给倪堂主一次机会,如果改掉这个坏作风不再犯,仍然可以当他的堂主。毕竟帮内刚刚整合,人心尚未安定。此时大动干戈,怕引起分裂。

三日前,倪堂主收到宜阳方面的消息,袁帮主遭到锦衣卫袭击。最后帮主与锦衣卫通过谈判,平息此事。龙洛刀这边没有人员伤亡,锦衣卫倒被帮主杀掉十多个。

倪堂主收到消息后显得心神不宁,深居简出,轻易不出门。有事只招心腹于长顺商量。两人闷在屋里,一商量便是半天,不知道嘀咕些啥。

今日中午,宜阳那边来人传递消息,说倪堂主申请的八万两赈灾银子,帮主批了六万两。叫赵诚就近从宜阳拨给,由金天佑派人护送过来。六万两银子今日下午便会到嵩县县城。

倪德寿和于长顺正在密室中商议此事。倪德寿对于宜阳过来的这批银子,自然求之不得。六万两大大超出自己的期望值。只不过,袁承杰宜阳遭袭,怎么一点后续措施都没有?这让倪德寿感到不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