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独立班(2)

大概是钱屸觉得自己的语言过于冷酷了,根本就体现不出“官兵平等”来,这才换了个语气,向李久介绍了党的宗旨和纲领方针,她一边说,李久一边点头。

从小河的东头走到了西头,又从西头走到了东头,钱屸是把大道理捏碎了讲,又把苦大仇深的现状糅合进去再翻过头来讲,中心思想就是“你得向党组织靠拢”。

在七班,还没有一名正式党员,只有小贾还在后补期(注:历史上关于党员的预备期有过不同时期不同对象的审查时期,当时叫后补期)所以,作为班长不是党员,这是个很麻烦的事情,虽说在红军时期就有高级指挥干部不是党员的特例,但,毕竟在大多数时期,军队里的指挥员都必须是党员。

“我……你的意思是让我入党?只要你高兴,那就入吧。”憋了半天,李久闷闷的说道。一句话,把个钱屸气的眼皮直翻,“你什么意思?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入党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怎么可以如此儿戏?”

“我没有儿戏,你是在党的,要向你靠拢嘛。”李久小声说,“我不懂得什么神圣,我是个孤儿,我啥都没有,按照你的说法,我算不算无产者?既然你们是无产者的党,那我加入了也不算错吧?”

李久这粗浅的话问出来,钱屸还真是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要真论起来,李久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无产者,而钱屸自己却不是,她可是出身于江南名门钱氏家族,自己家里算不上富豪,可也是个高等级的小康之家。

“我们是为了全国老百姓的解放而建立的党,是为了伟大理想而前赴后继,是为了民族的解放而浴血奋战,怎么被你说的那么庸俗!”钱屸的火直往上拱。

“我一个大头兵哪里管得了全国?反正在党后,党叫干啥就干啥呗,不就是一切听党的话吗?这个我做得到。”李久目光深沉的看着眼前被晚霞烧得火红的小河,“我没有亲人,没有兄弟,说起民族大义我懂,以前是个人痛恨外族侵略,现在有组织着靠山,心里踏实了不少,你要我去喊口号,说大话,我做不来。”

这是什么?钱屸一下子拐不过弯来,她以前也听有人这样说过,好像也是一些来自基层的工人、小商贩们在入党的时候这样说过。他们都识字,可不能算有文化,跟他们说大道理他们理解不了,后来,这些被党的领袖认定为是朴素。没错这就是朴素,最朴素的对党的认识。难道说眼前这个会说英语的家伙也是这么朴素?钱屸的脑子一下子有些混乱,怎么每次跟这个家伙谈大事的时候,总是被他给绕到粗浅的事情上了呢?这家伙难道是故意的?

“好吧,你这也算是一个态度,今天就算是组织上找你的一次谈话吧,回去写一份申请书送到我这里来,你必须要亲自写,不许找人代笔。”

“好吧,我回去就写。”李久说完敬了个礼转身离开。

写申请书他会,在67军的时候就有人叫他写加入国民党的申请书,他拒绝了,他瞧不上那些成天鬼鬼祟祟的党部人员,正事不干,成天偷鸡摸狗的整人。

今天,自己的女人要自己加入共产党,他能拒绝吗?对共产党他原来不了解,可当了八路军之后,他逐步的了解了,至少,共产党不欺负人,不搞特殊。看看政委,看看团长,再看看冲锋的战士们,他觉得这群人值得交。尤其是他听说胡大叔不仅是党员,还是团党委的成员之一,这叫他感到八路军说官兵平等不是说着玩的,是实实在在的。加入这样的组织,李久觉得心里安静。

“我申请加入共产党,共产党里都是好人,我要跟好人在一起。我见过旧军队的尔虞我诈,我见过鬼子的残忍,我要打鬼子,要打鬼子就必须参加八路军,参加八路军就要接受党的领导,所以,我要加入共产党。……”

简单的申请书交到了钱屸那里,钱屸都看呆了,这样的申请书她是第一次看到,可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没有大道理,没有口号,说的都是实话,觉悟谈不上高大上,可也不低,要打鬼子就要参加八路军,参加八路军就要入党!还有比这个更直白的吗?一名普通战士就是该这样说话。

当乔一得看到了这份申请书后,也是感慨万千,自己总是怀疑李久参加八路军的动机,可人家公开了原因,那就是打鬼子。

“我看可以讨论李久同志的入党问题了,对这样朴素的同志,我们要的就是他的态度,有了这个态度,其他毛病我们可以教育。”乔一得对易云龙说。

“那还说啥子,开会!”彪悍团长再露峥嵘。

团党委的会议开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胡大叔一句话就管了总。

“这个态度比我当年高多了,我也是从旧军队里出来的,在旧军队里不知道为谁**,是红军教育了我,我看他也是一样,在我们的军队里,他会比我进步的快,我对他有信心。”说完老胡在鞋底子上磕了磕烟袋。

于是,作为无产者的李久,即时入党,连后补期都没有。

小贾之所以有后补期,是因为他出身在一个小商贩的家庭,其实也就是在大山里走街串巷的货郎,可就是因为这个出身,小贾有六个月的后补期。

钱屸这两天过的很恍惚,眨眼之间那个混蛋竟然成了自己的同志,可她也不得不承认,混蛋变得不是那么混蛋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兼住处,她拿出了李久的档案登记表,抽出那张她原来写的表格,看了看自己都感到好笑,轻轻的放在油灯上点着了。然后铺开一张空白的表格重新开始填写……

李久,1904年出生,孤儿,在起义农民中长大,后加入东北军,东北讲武堂第九期毕业,参加过长城抗战、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在战斗中作战英勇,突围后部队被打散,协助我党地下工作者进入根据地,在我党和八路军感召下加入八路军。在对敌斗争中机制勇敢,多次克敌制胜,于1938年4月加入……

团部,易云龙向李久下达了命令,“你班前出无名村,在那里建立观察点,开辟群众工作,为全团的桥头堡。意思你明白吧……”

李久站在那里想了想,立正回答,“是!”

“你就没有点其他的想法吗?或者有没有什么需要团里给你们支持的?”

易云龙总是感觉李久的话少,有事喜欢闷在心里,他猜想这可能是在国民党的军队里养成的习惯,所以,他想在李久的面前搞点民主议论。

“有。”李久还是简单。“讲!”彪悍团长干脆也跟李久一样,不啰嗦了。

李久大步走到挂在墙上的边区地图面前,“单纯在无名村建立观察点是无法成为桥头堡的。我们应该利用距离石板村不到10里的大沙河这个回湾,在这里建立一个突出的基地,这里虽然是半山区半平原的地貌,可是凭借着河水和附近的山区,这里算是易守难攻的一个地方了。”李久说完指着那条蜿蜒的大沙河。

彪悍团长的双眉一拧,仔细的看着李久指的地方,“这里你去过?”

“我陪着钱科长就是从这里进山的,当时我就观察到这里的特殊地形。”

“好!很好!既然你有这个想法,那么咱们就可以试试,大不了守不住再退回来,如果能守住,这里就是我们出击的一个好地方!”彪悍团长一锤定音,“既然是你们七班去开辟的地方,我看就叫七站好了。另外,我给你临时决断权!”

“是!”李久再次立正敬礼。

“去政工科一下,政委等在那里,要单独出去开辟根据地了,政治谈话是必不可少的,态度要端正啊!”易云龙一边回礼一边正色的说。

“是!”李久是党员了,感觉自己的确是有些与以往不一样了。

独立团的独立七班要单独出去执行开辟根据地的任务了,这在独立团是个新鲜事,以前最低出动的也是连一级的单位,比如二连。可现在却仅仅是个七班,这不能不让其他几个连长臊得慌,可又说不出啥来。

“李久啊,你现在也是党员了,我没多的话说,在七班,要加强政治思想工作,你们班现在有2名党员,小贾也转正了,加上一连去的赵铁蛋也是党员,所以,你们可以成立一个党小组,你担任组长……”乔一得在团长布置完工作后,端着搪瓷缸子过来跟李久拉家常,“在七班,要充分发挥党员的带头模范作用,要把全班同志紧紧的团结在党的周围,哈喇……噢,刘强同志也递交了申请书,要在实际的战斗工作中考验和磨练他们……还有啊,要密切注意展开群众工作,搞好群众关系,无名村的恢复需要你们在七班站住脚,只有你们在,无名村的乡民才能重建家园……”

李久是边听边点头,心里却是在说,“这还是不多说,那多说该是个啥样?”

李久刚走,缺德团长就咬着大炮溜边鱼似得的进了政工科。

“鬼鬼祟祟的干啥?你看你哪里还像个团长!”

乔一得对缺德团长时不时的做贼行径很是不爽,可是老搭档就喜欢这一口,每次这么干的时候,准是他又把谁给忽悠了,可是七班前出的任务是党委会上定下来的,难道这老顽童又搞出了什么新花样?乔一得用审慎的目光盯着易云龙。

“嘿嘿,这个李久啊还真是个宝,我们给他点了个一,他就回了我们个十。来来来,你听我说说后面的设想……”两个大人物竟然蹲在政工科外面的墙根下晒起了太阳,“如果李久这个七站能够扎下根,那么我们在大柳庄的基地就可以恢复,鬼子要是再来,我们就可以在大柳庄到槐树村这一带给鬼子一些惊喜。”

“惊喜?你怎么给鬼子惊喜啊?”乔一得不解的问道。

“这一带的地形很有些特色,至少有五处可以称作是鬼门关的地方,鬼子要想通过这些地方会遇到麻烦。以前我们没有时间预警,无法从容布置,尤其是上次被鬼子偷袭了大柳庄,现在我们把七班这个眼睛放了出去,只要我们有半天的时间着准备,鬼子来了想全须全尾的回去就不可能了……”说到开心处,缺德团长竟然像孩子般的咯咯直笑。

“你光想了这一路,那东北方向的一路怎么办?别忘记,你上次打的鬼子就是从南寨集那边进来的,我都差点在五里牌被鬼子闷住。”乔一得反问团长。

“那边我也想好了,二连在十里铺发展,传回来的消息不乐观,我打算把二连收缩回来,让他们也像七班那样在五里牌建立一个基地,能打就打,不能打还不会回来报信吗?他们从那个方向来,我们正好利用这里到大柳庄之间的地形反过来算计鬼子,道理是一样的。”易云龙得意的又卷了根大炮。

“那要是鬼子两路一起来你怎么办?你能想到的鬼子也能想到。”

缺德团长拿着刚刚用口水黏上的大炮,双眼愣愣的看着乔一得,“你这人啊,最大的缺点就是会在人家高兴的时候泼冷水。鬼子要想双管齐下,它得调动多少部队?至少一个联队,真要是那样,军分区非给咱们独立团发个大奖章不可,鬼子要想凑齐这个联队,它得从其他地方抽掉兵力,那他们的老家还要不要了?老子大不了家底不要了,到他们的县城去砸碎他们的坛坛罐罐!”

七班出发的时间正好是春夏之际,在一场春雨后的艳阳天,七班走在通往七站的山路上。看着石头和另外三个人的脚,李久心里就惦记着给他们搞几双鬼子翻毛鞋,否则,以七班的战斗作风,这四个人的鞋肯定会拖后腿。

七班首先来到了无名村,地下党的秦富贵早就等在无名村了。老秦的腿还没有好利索,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的,不过精神很好。

“秦老哥!咱们又见面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