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学生兵

第一章

多年以后,王民同的外孙女吴涵薇曾这样问她的外公:“外公您当年是参加过抗战和内战的军人吧?那您为什么会选择成为军人呢?”

当时王民同已经90高龄了。那天是冬日里一个晴朗的中午。他正坐在美国西部俄勒冈州波特兰郊外的一座乡间别墅门前的草地上的躺椅上,晒着温暖的太阳,半睡半醒。

突然间,他最小的外孙女吴涵薇从屋里出来,问了他这个问题。

本来吴涵薇还想问下一个问题的。那就是“外公您又不穷,为什么要选择军人这一职业?”

但吴涵薇没敢这么直截了当地问。

王民同起先没有作声。后来他沉吟了一会,才用低沉的嗓音缓缓说道:“不是我主动选择了战争,是战争把我卷入它的漩涡里去的。”

说着,王民同的思绪便穿越时空,回到了1937年12月13日那天。

那天早上,家住南京下关区的17岁高中生王民同是被日军的阵阵炮声吵醒的。

当他醒来时,日军已经向南京城发动了全线总攻击。炮火猛烈,声势震天,南京城在日军的猛攻之下即将沦陷!

但王民同和城里的百姓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对他们来说,虽然日军就在城外,日军的炮弹和航空炸弹也经常在城内爆响,炸死、炸残不少人,但是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的。即使他们看到大街上每天都有人带着行李仓皇逃难,也只会自我安慰,“那些都是有钱人,怕敌兵进城抢东西。我们这些穷光蛋家徒四壁,还怕人来抢吗?”

因此到12月13日早上,南京城内依然留有几十万军民。这也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隐患。

王民同被日军的炮声吵醒后,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是7点10分了。这时他必须得起床了,不然就无法赶在校门关闭前进校。因此他在被窝里穿好衣服后,便哆哆嗦嗦地下了床。

王民同的母亲已经做好了早餐,父亲也正坐在桌前捧着碗喝着稀粥。

但王民同显然没那个耐心,他洗漱完毕后,只用油纸裹了两根油条和两个包子后就小跑着出了门。他母亲在后面连声唤他,让他吃完再走。

12月中旬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出了家门,一股冷风吹过,王民同感到刺骨的寒冷,

“跑起来吧,跑着跑着身体就不觉得冷了。”

这样想着王民同跑了起来,经过一个路边的早点摊时,听到三个老人坐在布棚下边吃边聊天,其中一白胡子老头说:“昨天晚上我听电台里说,前天下午日本人已经打到镇江了。他们在镇江烧杀抢掠,抢东西抢粮食不说,竟然还……污辱年轻少女。”

另一个老头回道:“那不是快到南京了。”

“哪那么快,南京是京城,有十万大军守城,城坚炮利,定会打的那东洋人丢盔卸甲。”

“是啊,委员长不是说要与南京共存亡嘛。”又一个坐在边上的老人说道。

王民同只听到这些只言片语,但他也在思考着那几个老头说的话。

国军能守得住吗?在上海政府调集了几十万人包括装备最好的德械师都败给了日本军,现在靠这些刚打了败仗的残兵能打得赢吗?

正在思考这些问题的王民同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转过头一看是同班的杨真,瘦小的他穿着个棉大衣气喘吁吁的跑着,那滑稽模样真像个会动的雪人。

“王民同,我喊你半天怎么不理我。”杨真大喘着气着。

“我刚才在想问题没听见。”王民同辩解道。“什么问题。”

“刚才听见几个老头在说日本军马上要打到南京了。”

“嗨这事啊,这你就多虑了。南京不是上海,是我们中国的首都,有那么多从全国各地来的国军将士在守着,怎么可能会丢呢。”

杨真努力追着王民同的脚步,同时不屑地说道。

“但是日本军队无论是飞机还是坦克都比我们国家多和先进。”“你就别操那个心了,战争又不是你去打,你在这瞎想也改变不了什么。对了,昨天晚上的电影怎么样,好看吗?”

“还行,就是节奏太慢了,看的我快睡着了。”

到了教室后,王民同发现教室里闹哄哄的,似乎教室里吵翻了天,走廊另一头的教师办公室里也不会有人来管似的。

王民同放下书包,便准备趁这难得的空闲时间把昨天下午没看完的公仔书(连环画)看完。

不料,还没看上几页,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了。

原来是有个30岁左右的穿着一身蓝色的发旧长棉袍的男老师进来了。他让学生们安静下来,然后宣布道:“同学们,由于最近战事紧张,日本侵略军已经在围攻南京城,所以学校准备组织同学们到前线劳军鼓舞国军将士的士气,今天的课取消所有人去紫金山前线。”老师说完大家都欢呼起来,因为不管到哪里,不用上课自然是最好的。因此教室里的30多号男女学生们立时躁动起来,其中几个男生还趁势模仿大人们喊起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必胜”之类的抗日口号。

越往紫金山方向走,日军的炮声就越猛烈。但年轻的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唱起了国歌和爱国歌曲,因此渐渐也就不再害怕了。

不多时,便来到了紫金山,这里是国军在南京外围的重要阵地之一,因此阵地设施完整,战壕广阔,碉堡林立。

王民同他们刚进入阵地,就看到一些士兵在宽阔的战壕里挖着土,还有些士兵忙着修补垮塌的防御工事。

大家好奇地在阵地东张西望时,跑过来一个军官,问带头的老师:“你们是什么人。”

穿蓝棉袍的老师心情激动地回道:“我们是南京三民中学的师生,今天来前线是来慰劳将士们的,还带了募集来的钱。这些钱都是学校全体师生捐给国家抗战之用。”

军官大概是见惯了这种事,因此淡然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既然这样你们就跟着我到指挥部见下我们师长,把东西当面交给他。而且现在在打仗,你们这样在阵地上四处乱走,也容易吃枪子。”

这样一说,大家便在这个军官的带领下往阵地深处的指挥部走去。但是王民同和几个同学却悄悄脱离了队伍。因为他们看到大家都在忙碌,心中一时热血澎湃,也想为抗战做一点贡献,于是便跑到一条无人的战壕里,拿起搁在一旁的工具开始挖起了战壕。

但王民同和几个同学平时没干过什么重活。因此挖了没几下,几个人就觉得两臂酸痛,额头和脊背上也冒出了热汗。因此王民同和另一个同学直接把工具一扔,就在战壕沿上坐了下来。

这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句:“空袭大家快隐蔽。”说完听见了刺耳的轰鸣声,紧接着就是震天动地的爆炸声,震得屁股下面的大地都在摇晃。

王民同和同学们哪见过这种阵仗,因此个个都被吓得一动不动地呆坐在那,只有眼睛还在茫然四望。

直到一个军官跑过来把他们几个全拉进战壕里,他们才反应过来。

接着,王民同出于好奇,想看看真实的战争场面。于是便从战壕里爬了起来,想爬出战壕。

实际上,在距离他不到50米的地方,就有两架绿色涂装的日本轰炸机在低空投掷炸弹,炸毁了多处防御工事、碉堡和炮兵阵地。

轰炸刚结束,日军就开始发动进攻了,日军步兵在宽两公里的正面平地上呈散兵队形向阵地冲来。趁日军还没有完成合围,老师和那个军官找到了王民同和几个同学,像母鸡保护小鸡似的赶忙带着大家离开了阵地。

一离开阵地,大家便像受惊吓的鸟一样乱跑,女生们更是吓得哇哇直叫。

这时之前那个军官叫来了三个士兵保护他们离开,一群人在士兵的掩护下,等到炮火停息,才安然无恙地离开了战场。

师生们在学校大门口解散,其实已经算不上解散了,点完名之后大家就一涌而散了。现在城里也不太平,日军的飞机已经对城里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轰炸,王民同走在大街上看见到处是避难的人群,偶尔有群警察在指挥民众躲进地下建筑内,王民同踉踉跄跄的走回家中,看见父母在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跟他说话他也没反应。

王民同在恍惚中感觉有人在推自己,醒来后发现是妈妈在推他。“民同赶快收拾东西,日本鬼子打进来了,我们要准备离开南京了。”妈妈说完外面响起来了爆炸声,爸爸也在催促快点走。临走时妈妈舍不得每一件东西,硬是把能带的都带上,爸爸气的骂她:“命都快没了,还在乎这些身外之物。”“这些东西都是以后用的上的,重新买的话又有花好多钱。”妈妈委屈的辩解道。爸爸把大多数东西都扔掉,一家人带着大包小包行李离开了家门。

外面也不安全,整个城市完全陷入了混乱,日本军的大炮飞机发疯似的想要夷平这座城市,整座城市陷入了火海之中。逃难的人群向洪水一样涌向火车站,路上不断有人被炸死。在火车站候车大厅里,王民同和妈妈坐在椅子上等爸爸买票回来,好长时间爸爸终于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现在所有火车都被征为军用,我们现在得赶快走了。”

不能坐车,王民同和父母只能步行走路,一路上挤在一群中乱跑,最后来到了江边渡口。爸爸无奈的对妈妈和王民同说:“没办法,看来只能做轮船了,你们呆在这,我去买票。”爸爸用戴在身上多年的玉佩买了三张船票,这个玉佩是妈妈送给爸爸的,当时妈妈来银行办理业务遇见了爸爸,爸爸一眼就看上了贤淑大方的妈妈,后来两人交往时妈妈送给爸爸的,爸爸一直戴着身上,就连洗澡时都不舍得摘下来。爸爸拿着玉佩看着,最终还是狠心用它换了船票,“妻子和儿子的命比什么都重要。”爸爸在心里说道。

一家人拿着票上了船,心总算是安定下来了。站在甲板上望着家的方向,想着家里的东西、院子和床还有那些爱看的书,以及朋友同学老师认识的人这些都离自己远去了,王民同心里感到一阵惆怅。“这次走了,很可能再也回不来了。”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的背后,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把王民同吓了一大跳。“再也回不来了吗?”王民同自言自语。

日军飞机又一次不请自来,江面上满载乘客的轮船成了他们的射击靶子。由于这时日军已经占领了郊外的所有机场,这时在空中再也没有中国空军能阻挡他们了。六架九二式重型轰炸机向轮船投下大量航空炸弹,瞬间几艘轮船起火爆炸,受伤着火的乘客哭号着跳向江中,又被紧随而来的战机扫射,王民同一家所在的轮船也被炸弹击中。爸爸让王民同和妈妈跳入江中,但妈妈不敢跳,王民同紧紧抓住妈妈的手跳入江中。江面上漂浮着尸体,无辜平民的鲜血染红了长江。爸爸抓住了一只皮箱子,一家人扒在箱子上朝岸上游去,这时日军飞机由于燃料耗尽已经返航,三个人幸运的游上了岸。

一家人浑身湿漉漉的继续赶路,此时已经是傍晚5点多了,折腾了一天再加上没吃东西,三个人实在是走不动了。王民同一屁股倒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妈妈也不想平时那样爱干净也坐在了地上。“天杀的日本人,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也不放过,又把我们祸害成这样。”妈妈说完就哭起来了。“我们还是高估了日本军队,之前以为战争与民众无关,日本也是经过西方文明熏陶的国家,总不至于对平民下手,唉。”爸爸拧干了外套的水,又对王民同说道:“民同,你把外套脱下来我把水拧干,湿衣服穿身上会生病的。”王民同把外套脱下来递给爸爸,问道:“爸,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走到内地吗?”“走,再难也得走,我们得离战争远远的。”“可是我们逃到内地就安全吗?日本军既然能占领上海南京,难道就停滞不前了吗?我们要逃到哪才安全?”王民同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内地不是南京上海,内地山多,交通不便,不利于日本人的先进武器施展。”爸爸扶了扶眼镜。“好了好了,别说了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吧,天一亮还得继续赶路呢。”三个人找了个干燥的草丛里睡下了。

王民同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一阵喧哗声音给吵醒了,起来之后往左边声音来源一看顿时吓得瞌睡虫没了,他赶紧推了推父母,爸爸醒来后他用手一指,爸爸的脸顿时沉了下来。“赶快走,身子伏地,快走。”三个人立刻小心翼翼的在草丛里悄悄离开。原来是几十个日本兵押解一群国军士兵到江边,一个小队长军衔的日本军官用生硬的汉语命令难民在江边集结,等俘虏排好队列后,小队长迅速向机枪兵一挥手,机枪兵一拉枪栓,枪**出的子弹扫向人群,只听见间隔几声呻咛,人群便向割麦子一样倒下。王民同和父母听到枪声往后一看,人群已经变成了尸堆,日本兵端着装了刺刀的步枪朝尸体上刺上一刀。但只看了一眼三个人就立刻继续匍匐离开,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感觉周围再也不会有日本兵了,一家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往前走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条公路,旁边的石碑上写着“巢湖”,“已经到了安徽了。”爸爸刚说完,就听到有汽车声音,大家立刻又紧张起来,正准备找地方躲起来时,还是王民同眼尖,看到卡车车身上的红十字标志。卡车开到他们身边停下,下来一个护士模样的年轻女子,“请问你们需要帮助吗?”护士看着这三个人衣衫褴褛疲惫不堪的样子下车来问他们。“我们可以做你们的车吗?我们实在是走不动了。”爸爸挺了挺胸膛小心翼翼的问道。“当然可以,快上来吧,你们是难民吧?”护士很热心的样子。“我们是从南京逃出来的。”“走了这么远,真感到难过。”护士安慰着妈妈。

三个人上了车厢发现车里放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个全身缠满绷带的伤兵,还有两个手缠绷带的士兵。坐上汽车顿时感觉舒服多了,三个人躺在车上睡了一会儿,护士便喊他们下车。“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到医院了,你们要下车了”护士满脸歉意的微笑着。

问护士才知道这里是安徽庐江县境内,庐江这里有一所桂军的后方医院,用来收治从前线送来的伤兵,平时基本闲置不用,只是最近日军沿长江进犯,在苏皖交界与桂军打了几仗,被送到这里的伤兵陡增,刚才帮他们的护士就是桂军第七军的一名中士。

王民同和父母从庐江做汽车到了合肥,又从合肥做火车到了武汉。一家人走下火车时不禁相拥而泣,来到大后方心里感到踏实了。一家人在武汉找了间便宜的公寓住下,安顿下之后,爸爸打算去找在市政府工作的老同学帮忙谋份差事,妈妈打算做女工补贴家用。王民同欲言又止,鼓足勇气跟父母说:“爸,妈,我不想上学了,这三个月来我一直在考虑以后该怎么做,现在我想好了以后我不再上学了,现在战争已经降临,我上学也不会上的安稳,我要去当兵,只有全国有志青年都能报效国家,中国一定能打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去做我们想做的事。”“儿子,你……”“爸,你不要说了,我已经考虑清楚了。”爸爸话没说完就被王民同打断。妈妈抱着王民同哭泣道:“儿子,枪炮无情,万一你……”“爸妈,勇敢的人是不会死的,越怕死,死神越会来找你。”见他这么说,父母也不再说什么了。

王民同第二天来到武汉的兵役站准备报名,兵役站所在的地方以前是个前清官员的豪宅,现在被改成了兵役站,院子里摆了十几张桌子,各个部队的军官在吆喝着参军条件吸引壮劳力参加他们的部队。有的部队有钱待遇好,把大洋用红纸抱起来放在桌子上,募兵军官喊“现场参军,当场给10块大洋了,当场参军,当场给钱”。有的部队没那么多钱就喊,“参加我们部队每月5块大洋,另外还送20斤小米”。也有既没钱也没粮食的,只好喊“参军的话战争结束保送上大学”。这么一喊,当场真有十几个学生围过去询问保送大学的事。王民同看到在这些闹哄哄的人群当中,有一支部队的军官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只是立了块木牌,木牌上用纸贴着招兵待遇,上面写“凡参加我们51师153旅,每月大洋3块,本师待遇不高,但军人工资每月按时发放,绝不拖欠克扣。加入本师即是我的同袍,生死患难,祸福相依。”王民同一下子被这支部队吸引了,立刻走上前去当场签字报名,正式加入了国民革命军74军51师153旅。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