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独立班(3)

无名村被汉奸给突击以后,是李久让秦富贵带着乡亲们主动撤离的。现在,七班又回来了,秦富贵自然是高兴。

按照团部的布置,秦富贵再次把乡亲们组织起来,重建家园。赵大娘带着小孙女也回来了,两头毛驴也跟着回来了,只不过母驴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为了保证无名村的安全,我们七班不会驻扎在这里,我们要到前面的那个河湾去建立新基地,你们站在山头上就可以看到那里,不过要是走路恐怕得小半天了。”站在山头上,李久指着远处蜿蜒的大沙河,“今后,只要那里接上火,你们这里就能看见,有时间组织乡亲们转移。”

“那个地方我知道,当年我们也想在那里建村子,可是每年到了夏季,山洪下来就很危险,而且,那边光有河滩,没有地,我们农民没有地是不行的。”秦富贵叼着烟袋锅子说道。

“在那片河滩地北边的山里,有一片荒地,我看是可以开发的,你们真正没有在那里扎下来的根本原因恐怕还是当时横行这里的土匪,现在我们来了,土匪肯定是要滚蛋的。村里要是还有劳力,不妨依托我们在那里开荒,好歹到了秋后也有点收成,至于那山洪嘛,我想不一定有那么厉害……”

七班在无名村呆了三天,然后就向那个河湾处进发。

在土工作业方面,李久是受过正规训练和教育的,依托地形,李久把河湾的中心设计成了一个观察哨加防御阵地,三面环水,正好成为天然屏障,不管是丰水期还是枯水期,大沙河里总是有水,这也是流经到璋德县水运里程里的一个重要水源之一,也就是说,只要胆子大敢漂流,从团部的槐树村经大柳庄再经过这里可以直接漂到县城里去。只不过这里的河流落差大,不能像南寨集那边通航,但是,这并不是说在夏季乘坐木筏子就不能经水路进入璋德县的水域。事实上早在几十年前,当地就有人这样干过。

进入了河湾,选择好攻防位置后,李久就开始让浑身都是力气的石头和铜锣上山砍树,在距离Ω弯的正中向后是七班的驻地,联排的几间木屋很快就盖了起来。七班到了这里的第三天,秦富贵就带着无名村里的壮劳力到了,他们一是帮助七班盖起了房子,二是去这山后看看能够开垦的荒地,以前没有七班在,他们就是干了也是白干,现在有八路军撑腰,他们不怕。

按照李久的指点,在三面环水的正中间的山包上修建了一座半地下的碉堡,外面用厚厚的河沙搅拌着泥土磊上,在三面均有2个射击孔,这也是李久学的土工作业的标准范本。八路军是有红军转化而来,由于长期处于武器不足以弱打强的环境里,使用的战法都是运动战和突袭战,在阵地防御上着墨不多,这也是为什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原因之一。相反,国军在阵地战上比较注重,即便是在军阀混战的时候也都是打的阵地战。

难道说李久就打算用七班这点人跟鬼子打阵地战吗?当然不是,李久是看中了这里奇特的地形,即便是在冬季枯水季节,大沙河仍然有水流,可以徒步涉水过河,但是,那仍然会给攻击者带来麻烦,只要半埋式的碉堡能够扛得住鬼子的山炮轰击,那么里面的机枪仍然是过河敌人的噩梦。这样的地形不利用,李久就不是李久了,只要碉堡可以吸引鬼子,那么埋伏在外线的火力就可以吊打进攻的敌人,这也是李久构想的一种新打法。

石板村,目前没有驻扎鬼子,只有伪军一个连,他们的作用就是卡在这里收税和盘剥过往的客商行人。自打鬼子下令禁止货郎进山之后,石板村已经日渐萧条,实力强一些的坐地户已经纷纷离开向县城转移,留下来的要么是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原住民,要么是被逼无奈无处可去的货商。

璋德县是华北大平原靠近太行山最近的一个大县,也是战略地位比较敏感的地方。县里光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就有好几个,鬼子一开始在这里驻扎一个鬼子大队,这点兵力完全无法控制璋德县里的各个要点。石板村就没有派鬼子驻扎,只有一个伪军连,当然说一个鬼子没有也不对,像这样单独驻扎的伪军里还是有鬼子顾问的,只不过经过那次的扫荡后,石板村对面一直没有八路军的影子,鬼子也就掉以轻心了。

七班来了半个多月了,石板村的敌人一点都不知道,无他,从石板村通往山里的路上几乎没有人在走了,石板村里的老百姓也是越来越少。无法生存的地方就不会有居民,石板村就是这样。没有人过往,那些伪军也不出来侦查,自然就无法知道在他们的鼻子底下出现了一支队伍。

七班在这个被李久用碳黑写成奇栈的地方扎下根,李久不会写七站两个字吗?不是,是因为七站这个名字可以内部叫,却不好公开写,而写成奇栈则是寓于着这里是个奇货可居的货栈,糊弄敌人可以,吸引成为流民的百姓也可以。

“班长,对面的石板村没有鬼子驻扎,咱们上去搞他一下如何?”负责侦查的小贾每天都要去石板村周围转一圈,看着那些懒散的伪军心里痒痒。

“团长派我们来的时候没有战斗任务,我们的任务是要在这里扎下根,现在,我们不忙去打他们,先把自己的窝搞好了再说。”李久想了想后回答。

“别那么胆小骆驼,咱们偷偷的搞一把,把咱们的仓库补充一下,要不那里都快见底了,那几个死缺硬是光着身子来的,他们的连长也真是好意思!咱们再不去搞点物资回来,将来咱们自己招人了咋整?骆驼,放到嘴边的肉不吃,你是想当神仙啊?”缺德孩子过来煽风点火。

李久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缺德孩子和小贾,直到把小贾看得低下头。

“你别瞅他,是我的主意,我就是想去打一下,要不,咱们的给养还要从团部那边弄过来,你说远不远?多浪费啊!再说,你是谁啊?哪有你办不来的事情?咱们不就是去搞点给养和装备嘛,就是打了,团里也会表扬咱们,你说是不是?”缺德孩子软硬兼施,还时不时的给李久灌灌迷魂汤。

李久心里明白了,合着这要打石板村的点子是出自这缺德孩子,小贾不过是他拿来使的一杆枪罢了。

“你知道不知道石板村里还有几个鬼子顾问啊?要打,就绕不开这些鬼子,可咱把这几个连杂碎都算不上的鬼子打了,县城的鬼子会善罢甘休吗?”李久直直的看着缺德孩子问道,“到时候在咱们前面摆上一个小队的鬼子,就咱们七班这个几瓣蒜你觉得吃得下来吗?”

“咱们能不能先不动那几个鬼子,咱们就拿伪军下手,伪军使的可都是七九子弹,是咱们急需的啊!”小鬼头忽闪着大眼睛根本就不在意李久的直视。

“只要你们能想出法子做到,我这里没有问题,说实话,我也想打,可是我怕没吃着蜂蜜却把一大窝马蜂招来,那就不划算了。”李久双手一摊。

“姥姥的,那还不简单,我在那里当过几天兵,咱们化妆进去,找到那个王连长,那人还行,是跟着他们的团长一起当伪军的。”铜锣在旁边随口说道。

“啥?你认识那个王连长?”缺德孩子马上接过话茬,“那你明天就过去跟他套套磁,看看能不能跟他们换点东西,咱们这里的兽皮可好了,无名村还有不少呢,放在咱们这里都没啥用,拿到外面就是好东西……不行,这个买卖上的事情得我自己亲自去,光是铜锣去我不放心!”

李久在那边发愣,看着这大小俩钱串子实在是无语,他知道铜锣家里早年曾经做过买卖,要不也没胆子敢带着老娘闯关内,可这小鬼头啥时候也懂做买卖了?

缺德孩子从八岁开始就在部队里“坑蒙拐骗”,许多办不成的事情经过他的“穿针引线”就能成,不过,刀过留油,缺德玩意从来不白干。包括哈喇子没完没了的找团领导磨叽的点子也是缺德孩子给他出的,代价是一颗子弹。至于小贾被他威胁着加入七班,石头现在成为他的马弁,这都是小菜一碟。

两个缺德玩意在那边是越说越来劲,似乎……好像……就像真的一样。

小贾现在倒是没事人一样,把戏被李久戳穿了,他也就干脆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就在两个缺德玩意忽悠完了自己准备再去忽悠李久的时候,回团部报告的小乙推门进来了,一脸的汗水,显然,这小乙是一路小跑回来的。

“班长,有任务!”小乙说完端起李久的茶缸子就把凉开水喝了底朝天。

“这是政委给你的信,还有团长命令你按照政委的布置去做。”

李久接过小乙掏出来的信打开,原来是让七班派人前出去石板村,伺机在那里接引从敌占区过来的抗日人士,这些人有的是在地下组织的安排下过来的,有的完全是自发的向这边走。上级下达文件,让根据地各个部队注意接引这批同志。

国共合作以后,大批的进步人士向往延安,尤其是在1938年,形成了第一次去延安的**,许多著名的文化人都是在这个时期先后到达延安的。从上海、南京、杭州等地的进步人士通过江南的道路经过西安进入陕北很多,可是一些在陷落的北平、天津甚至是关外逃亡的进步学生、进步人士就没有这个便利了,他们往往需要越过日战区的封锁线进入太行山,然后才能转道去延安。著名的鲁迅艺术学院就是成立于1938年。

看着政委写来的信,立即在那里发呆。他是军人,上阵打仗不在话下,可这去接应进步学生进步人士,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干。那些人的脑门上又没有写着字,他能一个个的去问吗?

看着发呆的骆驼,缺德孩子拿过那封信,现在他勉强能认识一半的字,可还是不大明白政委说的是啥意思,于是看向已经缓过气来的小乙。

“就是叫咱们到山外去接人,来的人是一些要投奔八路军的进步青年和进步人士,这个任务去年咱们就干过的。老秦大哥的无名村原来就是干这个的。”

小乙说的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弄得李久似乎一个脑袋三个大。

“这可好了,正和我们的计划一样啊,咱们过去做买卖,加带着接应这些人不就得了!骆驼,这可是拿着尚方宝剑去做买卖,机会来了!”

小东西乐得从土炕上跳了起来,要不是个子矮,恐怕会撞到房梁上了。

“我,我没干过这样的工作,不知道该如何去弄啊!”李久只好实话实说。

“没关系,我教你!”缺德孩子大言不惭的扬着小脸,“我们化妆进入石板村,我和铜锣去做交易,你就给我们看家护院好了,遇到那些想进山的好办,带回来就是了,他们口音与这里不一样,穿着打扮也不会一样,很容易就看出来的。”

“我的口音也不一样,那我也是要去延安的?姥姥的!”铜锣不服气了。

“是啊,班长的口音也不是这里的,你咋说?”小贾也质问缺德孩子。

“这个,这个……反正我就是能看出来,到时候再说吧!”缺德孩子歪着脑袋耍赖,“那个谁……石头,你去秦大叔那里去问问,看看他们那里有多少皮子?我估计这一冬天他们一定攒下不少的,都拿过来,到时候我们用盐巴和灯油还给他们,总之他们不会吃亏的……”

李久被小东西给雷到了,看着小东西的布置,比自己强多了,看来自己也就是个保驾护航的份,想想心里也是憋气,拿过机枪拆开……擦枪!

于是七班全体都开始擦枪,这是七班的习惯,班长擦枪,其他人也得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