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独立班(4)

通往石板村的山道上走着三个人,两个身材高大一个孩子,高大的两个人都背着不少的山货,而那个小孩子则是溜溜达达的一会去路边摘个野花,一会拿着石头去撵山坡上跑着的松鼠……

从奇栈到石板村的距离不过十五里,实话说是太近了,可就是这么近,驻扎在石板村的伪军并不知道奇栈这个地方,他们认为距离他们最近的村子无名村已经不存在了,在这4、50里的地面上,没有村子了。

伪军很松懈,松懈的连路边的哨卡里都没有了人。鬼子顾问更松懈,每天被王连长弄来的粉头和烧酒给“折磨”的都下不了炕。什么王道乐土,什么大日本帝国的精神,不关他们这些小小的士官啥事。石板村没有了交易就日渐凋零,除了几个在此地还有田地的人家之外,大部分买卖人都撤了,没有人买也没有人卖,这个买卖如何做?

三个人都没有遇到任何盘查和阻碍,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入了石板村。李久对这里还有印象,很快就找到了那晚住的那家人家。

“老哥还记得我吗?年前在您这儿住了一晚上的。”李久上前向房东一抱拳。

“哎哟!听说你们都折在山里了,你还能出来?”房东的年纪也就四十多,还不至于老眼昏花,“你的那个女老板没出来?”

“她在里面开着铺子哪,我这是出来换点货的。年后也出来过,不过没走这条道,听说这里闹八路,死了不少人,这不今天是第一次出来试试。”

李久不懂得搞地下工作,可这江湖上的接人待物却是十分的老道,瞎话也是张嘴就来,还说的天衣无缝的。听得小鬼头暗自直竖大拇哥,听得铜锣还以为又回到了原来的行走江湖的岁月。

“哎哟!你们的运气不错啊!这兵荒马乱的你还能出来,不简单,不简单!”房东的便宜恭维话是脱口而出。

“怎么样,还在你这儿歇息几晚如何,房钱照付。”李久张开大手,一块大洋露了出来,房东的眼睛顿时睁大了。

“好说好说,我这里的房子你随便住,一个月,包伙!”房东大方的说着,手却是把那块大洋轻巧的就拿了过来。心说,“这年头还有傻缺肯花一块大洋住店?看来我的运气也挺不错……”

驻扎在这里的伪军一个连,连长王贵,是前东北军白凤翔的部下。在华北作战的时候,部队被打散,后随着长官一起被华北伪政权收编。

日本鬼子在大举进攻中国之后,第一个建立的伪政权是“华北临时政府”,并任命大汉奸原直系军阀齐燮元建立了华北治安军,俗称皇协军。一开始,齐燮元还提出了要建军先建校的方针,打算搞一套正规的建军方略。可是随着战争的进程,日军在华北面临八路军和部分留在长江以北的国军的巨大压力,兵力严重不足,于是,到处拉丁凑人数的伪军就开始盲目的收编各种游兵散勇和土匪流氓,许多被打散的东北军零星部队,各地的地方乡绅的私人武装等基本上都被收编,形成了鬼子出动必搭配伪军的作战模式。

九一八事变之后,华北的直系、奉系军阀的格局彻底被打破,东北军又在西安事变后分裂,逐步被国民党、伪政权和西北军分割。事实上在华北,除了八路军是坚决抗战之外,已经没有一支有系统的国人抗战部队。

晚上,王贵居然被铜锣给叫到了李久租住的地方,这让李久太惊讶了。不过李久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一个起手势摆出了山东响马的字号。

王贵也是一愣,随即也回了一个河北绿林的手型,两人相视一会后哈哈大笑。

“鄙人乃河北沧州瑞麟小白龙麾下马弁王贵,当年奉命留守沧州老宅,去年秋天沧州沦陷,跟着马弁头被华北治安军收编了,现在也就是在治安军里混口饭吃。”王贵说到后来口气很是无奈。

“我是原东北军王以哲的部下,我叫李久,老长官被孙铭久那个混球给杀了,接下来被中央军收编,淞沪会战老部队打没了,现在是走江湖混饭吃。”李久的瞎话说的更是天衣无缝,满嘴的江湖口气。“这次到贵地来也是想讨个活路,兵荒马乱的想活命不容易,王连长要是方便的话,还请网开一面,行里的规矩我明白,你的那一份少不了,风险我担着,孝敬你拿着,如何?”

“不知道李当家的玩的是哪一行?”王贵现在是一点也不怀疑李久是江湖人了,那种做派,那种气势,不行走江湖十年八年的是养不出来的。

“什么赚钱做什么,这年头人命如草芥,一味的惜命根本活不下去。这次从山里带了点皮货出来,都是冬天猎杀的上好皮子,打算到县城里出手,虽然我们过这里你们没盘查,可该给的孝敬不能少,这是规矩。”说话间从怀里拿出了十块大洋,“兄弟刚开头,手面小了点,皮子出手后再补上可否?”

李久身上就这些大洋了,这还是去年从那几个蟊贼身上弄来的,在八路军里能有这么多财物的可是不多。正因为这样,王贵更是信了李久。

“好说,你过我这里没啥,用不了后面再补了,就以这次的价钱为定,以后你每次走这里就是这个数!”王贵毫不犹豫的把十块大洋揣进兜里,“这年头还能给真金白银的也就是你这一号的了,大家混口饭吃不容易。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再说了,没有你们,我连这十块大洋都拿不到。”

“爽快!只是这个穷地方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王连长,从山里带出来一点野味,我叫厨房烀上了,不嫌弃大家喝一杯如何?”李久做了请的手势。

“好啊!自打封了这条路,就很久没吃到野味了。”王贵不客气的坐下。

石板村现在很穷,没有了人流,没有了市场,也就没有了服务。就是伪军在这里也是粗面馒头就着咸菜,想吃好的得去县城。为了让那俩鬼子“顾问”不找麻烦,从县城里弄来的好吃的全都给了他们,还得时不时的给这俩鬼子换口味,菜了口味要换,女人也要换。王贵到哪儿去搞钱?只能四里八乡的去抢老百姓的,去找那些还没有走的地主,他也知道,这不是个长久之计,再这样下去,手下的兵都要跑光了。当伪军的都是啥人?都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人,你让他们去吃糠咽菜?那不是让狼去吃蔬菜吗?

铜锣跟王贵认识也是一种缘分,铜锣的娘死在璋德县,铜锣没有了主意,在自己的背上插了根柳条,意思是卖了自己把娘葬了。正好那天王贵这支皇协军调到了璋德县,他在路上看到了铜锣,看着铜锣想到自己,就把铜锣给收了。一问还是从关外逃难进关的旗人。可是,这铜锣第三天跟着皇军进山去清剿,他所在的那个排就全没了,为此,王贵还很是唏嘘了一阵。马二狗说遇到了八路,自己的侦缉队全没了,而这边路上光溜溜的躺了那么多尸体,王贵自己嘴上不说,心里明白,“这不是八路干的。”他从那最后打扫战场的手法上看到了响马的做派,不留活口,全部是用刀验证,在他的印象中,八路不干这样的事情。

而鬼子的宪兵过来查验后也认为这不是八路干的,他们不相信八路能有这样的战斗力,不相信八路可以不留一个活口,尤其是那些伪军,好歹也会被俘虏带走,这也是为什么宪兵司令细川没有下令进山报复的原因。在细川看来,最大可能这是一群悍匪干的,而在璋德县里到底有多少土匪,连马二狗也说不清。如果说这是八路干的,那么在大柳庄的八路还用那么狼狈的跑吗?所以,细川派出了大量的侦缉队去寻找在这一代的“土匪”。

马二狗是费尽心机的去找,可是没有任何信息。他对细川的解释是,“可能是一股流窜经过这里的悍匪,干一票就走人了。”他甚至让细川慢慢的等,“那些人缴获了那么多武器不可能不拿出来卖的,只要有了动静,侦缉队就能收到风。”

细川想了想最后也接受了马二狗的这个解释。可是,在侦缉队去搞南寨集的时候自己的一个小队又被全歼,这让细川开始重新审视藏在太行山里的八路的战斗力了,于是,有了后面派出了一个中队和2个伪军连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这个中队和2个连的伪军又是肉包子打狗,细川有些怕了。

细川手上拢共就一个大队,除了守住要害地方之外,能够拿出来的机动兵力也就是一个中队,现在这个中队没有了,他拿什么再去进剿?此时他也顾不上什么面子和被上司训斥了,只能实话实说的把璋德县的实际情况报了上去。正是因为细川在等待上司的命令和新兵的补充,独立团最近才感到压力突然轻松了。

事实上,在打无名村和土地庙的那两仗的时候,李久还真算不上正牌的八路,所谓七班也不过是刚刚有那么点影子,而李久的战斗风格还真就是响马的手法,要么不杀,要么就不留活口。

王贵在那群伪军的尸体里没有看到铜锣,当时,他们连就派了一个排跟着进山,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运输线,送物资上去,接伤员下来。他以为铜锣跑了,可是没想到,晚半晌的时候,铜锣竟然在他到村子里买烟的时候叫住了他,还对他做了个小声的暗示。王贵第一时间是怀疑铜锣加入了八路,可看铜锣那一身的行头和做派又不像,再一细问,这铜锣是满嘴的跑火车,说是结交了一个老大,什么什么云云,弄得王贵就亲自找上门来了。王贵不怕被铜锣说的老大给捂住吗?不怕,因为他一见到铜锣就知道这是江湖上来拜码头了,杀自己对他们没有好处,所以,王贵还真就单刀赴会了。没成想还遇到的是一个真正的江湖人。

“这附近四里八乡的人总还是要交流物资的,只要你这里睁眼闭眼,一个月只开那么一天集,你这里就有了生机。”李久端起酒杯给王贵敬酒。

“开集?我这里本来也没禁止啊,问题是谁会来呢?”王贵不傻,知道李久后面还有说头,“再说了,闹得动静大了,日本人要真的向这里驻兵,那就麻烦了,这四里八乡的老百姓就要遭殃了。”

“不闹动静鬼子也会在这里驻军的,马上就要到秋收了,你以为鬼子不会下乡抢粮吗?我们的好日子就剩下不到俩月了。”李久无所谓的说道,“不过鬼子不会常驻,他们清剿完了就要撤,你只要能够确保坚守在这里,咱们的集还是可以照开,江湖上的风我去放,四里八乡的话你找人去说,你再时不时的进山‘清剿’一下,扔下几条枪和一些子弹,然后回去报功报损,我的货你也就顺手带出来了,到时候,还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王贵的眼皮翻了翻,“你要枪要子弹干什么?难道我那一个排的武器还不够你用吗?你想扩大到多少人?”

“我才不要你的那些枪呢,我在山里要生存,要搜集货源,能两手空空吗?山里是谁控制的?是八路,不拿点硬货跟他们换,我能生存下来吗?我这是一手托两头,用的法子是一样的。”李久敞开了衣襟,露出里面健壮的胸肌。

“哈哈……老兄这法子,还别说,真是这个理!”王贵幡然醒悟,“我再给你加上点料,但凡皇军这边有动作,我这里就放出三个孔明灯,你在山上应该能看到,我估计你的老窝就在山神庙附近,大家只要心照,糊弄人的事情谁不会干?”

“好说,只要八路那边有动静,我让铜锣过来跟你说。”李久也不含糊。

“那么就说好了,还是这个房子,这里的房东现在算是我亲戚,他的外甥女跟了我,要不我今天能这样进来?”王贵说完闪动着狡黠的眼睛,随即哈哈大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