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独立班(5)

石板村的路算是打开了,王贵也不管李久是真土匪还是假土匪,隔三差五就到山神庙那里开上几枪,扔下一些步枪、子弹,有时也扔下一些食盐、针头线脑什么的,然后托上放在山神庙里的山货就“满载而归”。

缺德孩子还真是火眼金睛,石板村的路趟开之后,李久让小乙小贾带着缺德孩子去石板村的那个院子住了几天,乱七八糟的人就被小鬼头搜罗了十几个,按照小鬼头给出的甄别法子,真真假假的折腾了几下,基本上都是从北平和天津过来的学生,还有的就是从济南那边过来的,这些人被小乙七拐八绕的带回团部,然后又由团部转到边区,至于最后去了哪里就不是李久考虑的事情了。好歹也算是对政委布置的工作有了交代。

驻扎在石板村的那两个鬼子顾问,已经完全不想去过问治安军去干的“扫荡”,反正每次都带回来战利品并有孝敬,于是他们给细川的报告上称“石板村是最模范的前哨阵地”,“没有一个八路可以从这里通过”。这两个鬼子由于有了钱,还时不时的回到县城去“消费”,每当他们定期回去县城“述职”的时候,石板村的市集就会开集,四里八乡的人到石板村“以物易物”,还有一些粮商也会趁机到这里出货。从石板村向东就是华北大平原,是华北的粮仓。

在抗日战争期间,之所以统一战线开战的很顺利,大部分地区的维持会长都是糊弄鬼子,一些地主也主张抗日,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日本占领者不仅欺压普通百姓,他们也欺压一般的地主和富农,许多地主富农甚至在鬼子的统治下破家败落。在一些粮食产地,地主最头疼的不是收不上租子,而是收上来的粮食无法变现。鬼子来了之后,对粮食的管制是第一位的,他们在城里是不敢公然抢夺地主的粮食的,可收购的价钱却是让地主宁愿烂掉也不愿意卖。首先是不给硬通货,给的那些军票老百姓不认,商人之间也不流通。其次,给的价格不及市场价格的十分之一。因此,一些地主宁可冒点风险去在中国的土地上“走私”粮食,也不把粮食轻易的卖给鬼子的商行。而能把粮食卖个好价的地方,目前只有向缺粮的山里倒卖,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怎么进山?所有的路口都被封锁,就算买通了治安军也逃不过侦缉队和宪兵队的眼线,为了钱破家可以干,为了钱丢命恐怕谁都不会去干了。而石板村现在玩的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不担多大风险的机会。李久的江湖上放风和王贵给地主老财带话的结果就是在石板村要开集。

李久带进无名村的那头母驴在开春的时候生了一头小毛驴,第一次开集的时候,无名村男女老幼全都去了石板村,无名村除了有李久放在那里的2头驴外,秦富贵从大柳庄借来了10多头毛驴,一口气从石板村购买了3000多斤粮食拉进山,而山里的干蘑菇、木耳、兽皮、腊野味、药材也大量的送到了石板村……而这一天,治安军全体都被王贵拉到十里外的张村去“训练”了。

光开集市还不行,李久知道,要与那些汉奸和维持会周旋,手上没有硬货是不行的,他出身于响马,成年后又混迹于东北军,对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是门儿清,可要是去抢普通百姓或者一些商贾的也不行,毕竟那是中国人的。于是李久的脑筋就动到了鬼子的商社身上了。

从去年底开始,璋德县就进驻了不少鬼子的商人,这些鬼子商人往往都是与军部有关系的人,他们通过各种手段盘剥中国的老百姓。鬼子购买中国老百姓的东西使用军票等伪钞,可是他们卖出的东西却是要中国人拿出真金白银来。

淞沪会战结束后,日本已经发现他们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计划无法实现,在经济上日本已经无法支撑庞大的军事开支,于是,在1937年底提出了“以战养战”的战略调整,出台了《处理中国事变纲要》,全面的对沦陷区的经济、金融、商业、税收等进行控制,随即延伸到房产、土地、矿山、工厂等部门,一些日本商人其实就是一些日本的浪人,他们到中国无本起家,疯狂的掠夺中国人的社会财富。

“找个机会进入璋德县,拿下鬼子的商行!”李久做出了决定。

“班长,我们这样搞要不要跟团里打个招呼啊?”小贾作为党员,党性还是很强的,“如果我们失败了怎么办?”

“又不是什么军事行动,而且我们出来到奇栈的时候,团长也是给了我临时决断权的。如果我们把计划报上去,你觉得有多少把握可以获得批准?就是批准了,恐怕也不会是我们一家干,跟其他单位合作没问题,可要是合作不好呢?起码魏大刀和赵二顺我就不大想跟他们合作,一个太莽撞,一个蔫不拉几的……”说到这里,李久干脆把这种偷鸡摸狗的核心诀窍告诉了小贾,“你记住,进行这样隐秘的行动,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参合的部门越少成功把握越大,不管是山贼响马还是国家特务,用的都是一个理,只不过身份不同罢了。”

小贾仔细一想,还真是班长说的这个意思,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李久再次说道,“就是在我们七班,这个事情也就限于你和我知道,你明天化妆进城一趟,铜锣不是本地人,个头又大,太招眼了。你把鬼子商行的情况给我摸回来,在璋德县城有几家鬼子商行?都是做什么的?周边的地形和地貌?都给我弄回来,我在璋德县有个落脚点,就在……”

去年李久跟钱屸在璋德县城住了小半个月,在那里买了一个院子,还请了人在那里看家,现在让小贾过去就可以隐蔽在那里。

三天时间,小贾就满载而归,把鬼子在璋德县城里的几个商社摸了个一清二楚,当天晚上,李久就带着小贾和铜锣出发了。

抢劫打闷棍这是李久从小就熟悉的活计,加上鬼子的防范稀松,半夜里就被李久先后端掉了2个商社,从那些商社里一共缴获了小黄鱼300多根,现大洋8000多块,带着铜锣是干啥的?就是让他来背这些东西的。捎带手还摸掉了城门的几个站岗的伪军,缴获了几支七九步枪和若干子弹。

一天一夜的奔袭,是典型的响马战法,要的就是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而在县城里搞出来的动静是明显的江洋大盗的手法,任鬼子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这是一次长途奔袭的武装行动,城门那几个清早站岗的伪军醒过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跟宪兵解释,枪没了,子弹没了,其他的都在,这算啥?

鬼子为啥不在城门站岗?细川手头没有那么多兵,在五里牌损失了一个中队,立即让他在璋德县的兵力捉襟见肘,新的部队没有来,他不得不用伪军,可是伪军的能力是啥样?现在的细川,只能隐忍,必须得忍。

回到奇栈,李久把缴获来的黄金和大洋,除了自己留下了1000块之外全部个粮食一起让秦富贵和小贾送去团部,并且让小贾负责送金银,并给政委附了一个纸条,纸条的意思是“金银的事情必须保密”。

“一次就给团里送来了3000斤粮食,还有盐和灯油,真是不简单啊!”胡大叔都高兴的向政委和缺德团长汇报。

“是啊,七班最近隔三差五的就送几条枪回来,子弹也有送,他们是不是在那附近打游击啊?”一把手也是感到奇怪,“这个七班还真是神通广大。”

“哎呀,我还在担心这青黄不接的时候如何解决村里老百姓的粮食问题,这附近的野菜都快挖光了。这下好了!老易啊!看来把七班放到无名村是对的!”

乔一得高兴的摘下眼镜用手绢使劲的擦着,要不是李久提前跟政委打了招呼,乔一得还真是想把上缴金银的事情也说出来让大家高兴高兴。

“你就这点眼光?七班在七站的作用可不止这点,秦富贵没有向你汇报吗?无名村的联防队都建立起来了,现在鬼子要想从那边进来,一个多小时咱们就能收到消息,要是咱们装备再好点,还真是不怕跟鬼子在山里打一下。”缺德团长又在彪悍团长之间进行着变换。

“我看过他们一次战斗报告,觉得李久的作战风格跟我们独立团不一样,或者说跟我八路军大部分部队的作战风格不一样,我一时半会说不好,他的那种打法虽然很败家,子弹用的是铺天盖地,毫不吝惜,可是效果却是不错。”乔一得随口说着,好像是唠闲嗑,“我在想啊,我们全照他那样的打法是打不起的,可不妨碍我们在局部小范围内偶尔用一下。”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我们的基层指挥员没有几个能懂李久用的那套战术,让他传授吧……你也看到了,他好像是个闷葫芦,平常话不多,而且,他也不愿意跟魏大刀他们一起交流,关键还是我们的一些干部对他的认识不足啊!”易云龙叹口气说道,“这些基层干部大多是打出来的,他们对自己很自信,可跟李久比起来,相差的不是战斗经验,而是文化基础,就说那个魏大刀吧,认识的字也就千把个,跟他讲战术别说是李久,就是我去都头疼。”

在团部办事的郝三喜听了两位首长的话后想了想插嘴说道,“我没见过李久是怎么打的,可是通过大家的传言也大概知道他很能打,要不让我们几个连长跟着他打几仗看看,也许通过实战我们就理解了。”

“哎哟!我还忘记了这里有个一连长在呢,刚才的话说得重了点哈!”

乔一得此时偷偷的笑了,心说,“什么忘记了,那就是故意说给郝三喜听的,让郝三喜帮助传给另外几个连长,这个直肠子的郝连长还真就信了。”

乔一得的高兴没有维持半天,新的变化又让他头疼了。

槐树村的乡亲们也在青黄不接的季节里苦熬,本来奇栈送来了3000斤粮食,加上野菜和树皮,也许凑合着可以熬过这个缺粮的季节。可是下午,从旅部回来的钱屸告诉乔一得,旅部已经断粮了,她在旅部汇报工作的时候,亲眼看到首长饿的低血糖。为了这,她饿了一天都没肯吃旅部一个窝头,回到团部才喝一大碗胡大叔给她做的面疙瘩汤。

“首长那里断粮,我们下面一定要支援!”彪悍团长瞬间又变成了慈悲团长,他这次竟然不跟政委商量就乾纲独断的拍板决定,“3000斤粮食先送到旅部去,我们这里距离产粮区近,让李久再去搞粮!这小子一定要给他压力!”

原本还想着最困难的时候可能是秋收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这青黄不接的时候山区里就缺粮了。对于团长的决定乔一得也不能说什么,可让李久再去搞粮就那么容易吗?七班才几个人啊?

团部的意思很快就传回了奇栈,李久也是一个脑袋三个大了,大规模的搞粮食想不触动鬼子的神经是不可能的,而且,在石板村这里并没有粮库,就是开集的交易也是有限的。李久稍微计算了一下就知道,这团部加上槐树村的乡亲们,没有个5000斤以上的粮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问题是到哪儿去找这么多粮食?

粮食一般集中在什么地方呢?一是由鬼子或者伪政权控制的粮库,二是比较大的地主家里,一般小地主或者小粮商家里都不会有那么多的积存。而要找这样的粮库和大地主就需要时间,需要情报,李久手上现在啥都没有。

铜锣从王贵那里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也是粮食。

“王贵说,鬼子那边马上就要在下面征粮,璋德县是产卖区,夏粮一收上来就要征粮,不许等到秋收的时候一起搞。”

“鬼子这是要干啥?他们有那么多人手干这麻烦的事情?”李久疑惑的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