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五十九章 银子想要手嫌脏

嗣后赵诚为朱琦雯物色伺奉丫鬟。倪堂主得到消息,觉得机不可失。便叫于长顺推荐尚芸儿过去,化名萧芸儿安插朱琦雯身边。这种差事他干的得心应手,朱琦雯便是他安插进去的。不过这枚棋子最后失去控制。无论如何,芸儿姑娘身负父仇,不存在这样的风险。

倪德寿将袁帮主的消息,经曹克杰之口,私自透露给锦衣卫。韩仁卫五十人分散潜入宜阳城内,提前几天藏身倪德寿安排的宅院中,静待袁承杰的到来。倪堂主传话给芸儿,一有袁承杰的消息,便去通知城内的锦衣卫。如此,倪德寿居中撮合之下,静云山庄和锦衣卫两派势力联起手来,宜阳城内布下罗网,共同对付袁承杰。

倪堂主料想锦衣卫出马,拿下袁承杰不成问题。没想到两年不到,袁承杰武艺大为长进,锦衣卫丢下十六条性命,没伤着他分毫。倪德寿被震惊了,静云山庄、锦衣卫先后失手。袁帮主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啊,他得重新好好审视一下袁承杰。

倪二狗既然上了贼船,那就身不由己。他像掉进泥坑的野猪,必须不停往前拱,拱掉袁承杰,拱下田敬耀,直到自己当上龙洛刀帮主,才算跳出这个坑。之后便是大把的银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倪二狗觉得自己的计划需要调整,不能再靠暴力。他想来想去,最好发挥芸儿的作用,用投毒之计。

只是这招没有提前准备可不行。一方面需要芸儿继续潜伏,赢得袁承杰的信任,肯尝尝专门为他准备的有毒有害食品。另一方面毒药得特别调制,不能当场发作身亡,最好能延后一两个时辰。芸儿才有时间安全撤离。不然赔上尚芸儿的性命,静云山庄那边可不好交代。

倪堂主便和心腹于长顺周密的计划下一步行动。没等他们付诸实施,袁承杰给他们送来六万两银子。银子是送到嵩县城外了,只是,跟来一千将士,由金天佑亲自领兵押运。

倪德寿急忙严令城门守军不许放入金天佑的人。他命自己得力的手下领可靠人手一千,赶紧出城门,于城外迎接。名义上是欢迎,实际上是拒止。

金天佑一千人,运送六万两白银,一路风尘仆仆,赶向嵩县。他们担着小心,于路晓行夜宿,路过伊川亦不敢多作停留。生怕走漏消息,路上叫人劫了。金堂主好不容易走到嵩县,以为可以进城交差松口气。却见城门外的将士千余人,挡住入口。显然不是来欢迎自己的。

领军头领让金天佑他们将银子交与守军,在此城门外等候消息。那厮一副傲慢的神情,丝毫没有感谢的意思。倒像是金天佑带人来嵩县告帮似的。

咋地?不欢迎啊?

银子要,送银子的手你们嫌脏?

金天佑上前喝问道:“你们倪堂主呢?让他来见我!老子辛辛苦苦给他送银子,你们倒好,拦着不让老子进城。啥意思?”

那个头领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金堂主,在下接到的命令便是如此,请你别叫在下为难。”

金天佑心想,果真如帮主所料,他倪德寿有二心啊。

他便扣住六万两银子,威胁道:“不放我们进去,银子别想拿走!”

两边人马争执起来,城楼上的守军如临大敌,弯弓搭箭瞄准金天佑他们。金天佑气的破口大骂。

好在倪德寿没有给手下下达动手的命令,两方人马还算克制。

此刻倪德寿正躲在宅子里,忙着和于长顺商量计策呢。

于长顺说道:“大哥,不管怎么说,送银子给我们总不会是坏事。不然他袁承杰犯傻不成?”

“银子是好东西,送的人有没有安好心,那就难说喽。”倪堂主老谋深算的说道,“芸儿那边情况怎样?”

“出了刺杀一事后,袁承杰对朱绮雯的院子加强防范。平常人都靠不近去,暂时还没消息。”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倪德寿慢慢的说道。

他忽然警惕的问道:“你宜阳的家人还好吧?”

万一于长顺的家人被袁承杰扣住,以此威胁于舵主暗中配合,倪德寿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倪德寿担心这个。

小人之心怕是如此吧!老是会担心别人算计自己。

于长顺笑道:“家里没啥事。我媳妇昨天还托人捎来两件新衣服。”

“那就好。”倪堂主点点头。

袁帮主没有动于长顺的家人,或许是芸儿还没暴露的缘故。锦衣卫无孔不入,耳目众多,人所共知。袁承杰恐怕暂时难以怀疑到芸儿身上。

两人正说着,倪德寿的亲随进来禀报:

“堂主,金天佑不肯交出银子。非得我们放他们进来才行。”

“金天佑来者不善啊。”倪德寿寻思一千人可不是少数,袁承杰没少干过投机取巧的事情,还是小心提防为好。金堂主这么一闹,倪堂主更加不放心让他的手下进城。

“要不我再带些人,把银子夺下来,将他们赶走?”于长顺说道。

倪德寿摇摇头,觉得不妥。如此便是与袁承杰撕破脸了。

他命于长顺再领一千信得过的手下,前去城门口拦截。不过不许打架,可以放金天佑等十个人进城。到时候私下给他一千两银子,叫他别再闹腾。

放进十个人,不怕你金天佑翻了天去。

金堂主听于长顺带话,自己这边可以进去十人,还是不干。他坚持一定得带兵进城。现在倪堂主如此对他,像打发叫花子,真叫人心寒。他回去定要叫帮内兄弟们评评理去。

于长顺说不动金天佑,派人向倪堂主讨对策。于舵主搞不定的事情,倪堂主不得不亲自出马。他在亲信们护卫下来到城外。城外有他两千人马,自是不怕。倪德寿走至自家军阵前,唤金天佑上来说话。

金天佑一脸倨傲,两军阵前负手一站。对面倪堂主拱手一揖,他斜着脸并不回礼,扯着嗓子开骂道:

“好你个倪德寿!我看你是缺德又夭寿!自己人不放进城,你想干啥?”

倪德寿未动怒,耐心劝说金天佑道:

“金堂主,嵩县好歹是我白虎堂的地盘,你尊重一下我这个堂主好不好?嵩县城池狭小,最近涌进来一大批饥民。不是我倪德寿小气。你的人真没地方安置。不如我派城外这两千人,帮你们就地搭好营帐,城外临时修整几日。一应吃用一概不少,你看如何?请金堂主海涵海涵,我在酒楼上设宴请罪,给你赔不是了。”

金天佑见倪德寿话都说到这份上,便回说:

“兄弟们的住处得先安顿好,不然我不答应。”

没的话说!倪德寿爽快的答应下来。金堂主选十个手下,随于长顺的收银队伍进城。看着他们将银子搬入县衙银库。他再跟这一千押银的队伍城内四处调取木料,稻草,麻绳。金堂主吩咐同来的十人,跟着运材料的一千士兵出城,帮着搭建临时宿营地。

金天佑一圈忙下来,已是晚饭时间。倪德寿命人做好饭食,送去城外犒赏押银的将士,和自己两千手下。金天佑便孤身一人随同倪德寿、于长顺来酒楼赴宴。

请金天佑喝酒,倪德寿叫了于长顺等几个亲信作陪,两营校尉楚猛子、胡大标均未得到邀请。当初大部队闹饷,两人难说没有干系。倪堂主苦于校尉任免得管军事的膘骑将军田敬耀、孙贵同意,动不了他们二人。他走迂回路线,先往两营中安插自己的亲信,打算逐步掌控住两营人马。

倪堂主好言好语的感谢金堂主雪中送炭,给县内百姓送来赈灾银子。他当着手下的面,塞给金天佑一千两银票。金堂主欣然笑纳。

酒足饭饱,倪堂主请金堂主城内休息。金天佑执意要去看看城外营帐建好没有。倪德寿说还得一会,他的人正在赶工。他拍胸脯保证今晚肯定能入住。不会叫金堂主手下没地方住。

金天佑觉得手下挡在城外,自己独自留城内不中,定要与兄弟们住一块。倪堂主哈哈大笑,赞誉有加。他笑道:

“金堂主不愧为爱兵如子,叫兄弟我佩服不已啊。”

“爱兵如子当不上!兄弟我可没那么老,还是个雏儿呢!”金天佑笑着回道。

“哈哈——”倪堂主笑道,“那么,一会我做东,请金兄床单上厮杀一回,解一解风尘,如何啊?”

倪二狗这是要拉皮条的干活。

“谢兄弟好意。还是免了吧!兄弟我不好这口!”金天佑谢绝道。

倪堂主的两千人还在城外帮助赶工,打造临时宿营地。倪德寿见金天佑如此,便也想做做幌子,去城外看看自己手下。正好金堂主想出城去住,作为同僚,倪堂主于理是要送他出城的。

倪德寿陪同金天佑出得北城门。离城门五百米一处荒地上火烛通明,叮叮咚咚的敲击声此起彼落。三千人正忙的热火朝天。眼看三十几座临时窝棚已搭起框架,地基夯实垒出一足有余。军士们束好草栓,用麻绳扎紧捆密,铺上去当屋面兼墙面。窝棚只有一个斜立面,坐北朝南,进口敞开用料省。虽不是完全挡风避雨,亦足以驱挡北风。金堂主认为他们不过临时住几天,等他们走了可以安置附近的流民,不为浪费。

倪徳寿装模作样的视察一番工地。看看窝棚铺设的差不多了。之后往地上铺一层薄薄的稻草和麦秆,便可以当床安睡。倪堂主与金堂主告别道:

“金堂主,我看你还是跟我去城里过夜。睡窝棚实在委屈你。”

金天佑挥挥手,说道:“走吧,走吧。啥委屈不委屈!行军打仗的时候,没稻草睡露天,照样能睡着。”

两人告别,倪德寿自领两千将士回城,他们才走出临时营地没多远。只听沉闷的嗡嗡响声,北城门居然关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