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六十章 杯酒释兵权

“大胆!谁这么有眼无珠?没看到我在城外?”倪堂主就着手下的火把照亮自己,发作大声叫道。

于长顺冲北城门楼上喊道:

“你们他妈的瞎了眼?没瞧见倪堂主还在城外?赶紧开门!”

城门楼上的人喊话:“倪德寿!你拖欠军饷不发,兄弟们再跟着你干得饿死。今晚便与你决裂!老子改投官府了!这嵩县县城,你休想再踏进一步。”

倪堂主听声音是楚猛子。这个混蛋,胆敢搞政变。估计他知道有六万两银子运进城,多时没见银子的一帮穷鬼,顿时见财起异心。倪堂主没办法,只好劝道:

“楚猛子!你对我倪德寿不满咱们另说。袁帮主对你可不薄,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

“少废话!给老子滚远点!不然我们放箭了。”城楼上另一个声音传来,不是胡大标待是谁?

倪堂主心中恼怒。好!楚猛子、胡大标!跟我倪德寿玩阴的?老子是你们祖宗!他见二人勾结到一块,城内的守军本就是他俩的部下。倪堂主亲信调的动的队伍这会全在城外,城内无人可用啊。

得找袁帮主讨救兵!

倪堂主稍一犹豫,城上便有两支响箭射下,插入他脚前的空地。倪德寿心中一颤,除了骂一句“操”,亦无可奈何。

于长顺劝道:“老大,此时硬来不得。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先转回去找金天佑,商量对策吧?”

倪德寿只能如此。

两千人马转回金堂主的宿营地。金天佑一听城中反叛,那还了得!自己好不容易运来六万两银子,不能叫这帮白眼狼吃了!他叫倪堂主马上准备,他的人一起帮着攻城。今晚非拿下楚猛子、胡大标两个龟孙子不可。

倪德寿听完金堂主的话直摇脑袋。似金天佑这般一点就着的性子,如何能帮自己拿下嵩县?搞不好着了楚猛子的道,手头的人马全赔进去。何况城里头有守军四千,他们三千人没有攻城器械,岂能打的下嵩县?攻城是甭指望了。好在金堂主那番急人所难的做派,证明没拿他倪德寿当外人。倪堂主有些感激,与金天佑在一起,颇有安全感。他反过来劝解金天佑道:

“老金,今晚肯定不能去硬碰硬,咱们人马不够。”

金堂主想想也对,便提议道:

“如果不攻城,此处不宜再停留。我们得防城中叛军半夜偷袭。”

倪德寿觉的有道理,宿营地尽是窝棚。自己下午留着心眼,故意叫手下别筑防御设施。现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守着城门口过夜,半夜里几支火箭射下来,他们这帮人葬身火海,全他妈玩完。

两位堂主一商议,觉得事不宜迟,立马号令紧急集合,全体动身出发,去最近的伊川城。城楼上的楚猛子、胡大标见大部队撤出营地,慌忙逃离,并未出城追赶。

两拨人马连夜赶路,倪堂主惶惶不安如丧家之犬。之前他拒绝金天佑的部下进城,现在报应来了。不知伊川的傅青云能否接纳自己的人马。

次日下午三千将士饥肠辘辘的来到伊川城南门。城上守军远远望见一大队人马,朝南门赶来。来历不明,守军着急火撩的关闭城门,升起吊桥。泰山堂堂主傅青云得报急忙登上城楼查看。

金天佑、倪德寿走出阵前喊话。傅青云这才看清楚,来人是帮内兄弟。他忙叫手下打开城门,迎进城内,安置在营房里。倪堂主他们没吃过饭,饿的前胸贴后背。傅青云二话没说,叫手下准备三千人的伙食。倪堂主本来被手下将士摆了一道,饥渴交加失魂落魄。现在看到傅堂主如此慷慨磊落,金堂主一路不离不弃。他感受到龙洛刀大家庭的温暖,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早知争什么帮主之位啊,放着好好的堂主不做!自己真是鬼迷心窍才会扣下军饷,送到洛阳知府手里。不然何至于引起兵变!

傅青云单独安排一桌,酒楼宴请金堂主、倪堂主,以及于长顺等几个倪德寿亲信。金天佑大口嚼着士兵们吃的咸菜包子,嚷嚷道:

“我才不去!跟兄弟们一起啃包子,蛮好!蛮好!”

傅青云不依,靠一嘴唾沫星子,硬说动金天佑同往。金天佑再不走的话,傅堂主的唾沫水都够他吃一壶了。

一行人来至凤鸣楼,掌柜的亲到门口迎候。引导众人上得楼上雅座。

酒过三巡,食过五味。

傅堂主一拍手掌,笑对两位堂主道:“两位哥哥!今天我做东,请你们开开眼界。”说着便向雅间外面喷出一嘴水雾道:

“有请主角儿上场!”

倪德寿心想肯定是什么头牌名角之类女子。你傅青云不学好,也来喝花酒这一套?论喝花酒我可是帮内祖师爷,洛阳什么世面没见过?倪德寿心中对此没什么期待。于长顺一众手下眼巴巴的望着门口,指望进来一排佳丽,任尔挑选。

进来一人,还是个男的。

那人转过身来,倪德寿傻了眼,是袁帮主!

倪二狗从座位上站起,直楞在哪里。他不觉失态,嘴巴张着忘记说话。

明白了,又中了袁承杰的诡计。

袁帮主冷着脸,并不看倪德寿,也不与他言语。傅青云起来让出主座,请帮主坐下。傅堂主说道:

“帮主来了,大家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袁帮主一到,现场气氛就变了,没人再理会倪德寿。金天佑跟刚才一样,没心没肺的胡吃海喝,满嘴流油。

倪二狗缓缓落座,心中如坠着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敢情今天是顿鸿门宴啊!一会儿袁承杰摔杯为号,自己定然会血溅凤鸣楼,命丧黄泉下。

想不到啊,想不到!你金天佑是个演技派,我还以为你一副古道热肠,居然叫你骗了来。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倪德寿和于长顺心里有鬼,或者说心里有愧。手里握着那双筷子,如千斤重担一般,下不去筷。

袁承杰不喝酒,三俩口扒完饭,重重的搁下碗筷。

“倪德寿!知道为啥费这么大劲请你来吗?”帮主终于开口了。

倪德寿羞愧难当,嘴巴嗫嚅着。他自知罪责难逃,“哗啦”一声推开座椅,慌忙离席下跪请罪。

“帮主!我倪二狗叫钱迷了眼,听信蒋梦珏的蛊惑,辜负帮主您的信任。请帮主大人大量,饶我一条狗命。从今往后,帮主叫我做牛做马,我倪二狗绝无二心。”

倪德寿觉得,将锦衣卫的事情推给蒋太守,静云山庄的事情说不定芸儿未招供,或许可以蒙混过去。

金天佑将酒杯重重一墩,“倪二狗!你早干什么去了?还有你!于长顺!”

于长顺闻言,扑通一声下跪,磕头哀求道:“帮主饶命!帮主饶命!求您开开恩,给我们一次机会吧!”于长顺以下,五、六个倪二狗的亲信,纷纷跪地求饶。

袁承杰板着脸说道:“倪堂主,恐怕不止蒋梦珏吧?”

倪德寿明白静云山庄的事暴露了。他大汗淋漓,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求饶:“我有罪!我有罪!”

倪堂主脑袋撞得木头地板咚咚直响。于长顺见老大如此,磕的更加起劲。他身边五、六个徒子徒孙更是磕头如捣蒜。叮叮咚咚此起彼落,你方响罢我点地。

楼上雅间这么一闹,害的一楼正下方吃饭的酒客们,饭菜上掉下一层灰来。一桌子人站起来吵吵嚷嚷,请客的年轻相公叫过掌柜的直骂娘:

“你他妈楼上装修,停业几天会死啊?害本公子吃一顿灰!你说这事怎么地吧?”

掌柜的不知情,楼上傅堂主他们好好的喝酒,怎么就闹起拆楼的动静来?他不敢去细问,只好陪着笑脸说好话。掌柜的好说歹说,答应饭菜打五折,酒水打七折。此外,准许相公用参杂铁锡的铜板恶钱付账,这才息事宁人。

楼上雅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倪徳寿他们磕的额头起包,一片大红大紫。袁帮主仍然安坐椅子上,熟视无睹。

倪德寿头晕脑胀,脖颈酸麻。他开始后悔起来,早知求饶没结果,便不磕头了。这罪受的,何时是个头啊?

两次勾结静云山庄的人,谋害帮主。一次勾结锦衣卫,刺杀帮主。搁在那个帮派,都是点天灯的命数。袁承杰看木地板挨的罪差不多了,再下去不定砸出几个窟窿来,掌柜的面上须不好看。他便淡然说道:

“说说吧。”

地上几个如得了赦免,立即打住。倪二狗、于长顺二人,战战兢兢的交代所犯的罪行,两人鼻涕眼泪直流,倪德寿说几句,于长顺急忙补充几句,深怕帮主觉得自己不坦白,悔罪态度不端正。

两人交代完,惴惴不安的跪着等候袁承杰发落。

袁承杰对傅青云说道:“将两人押下去,分开关押,派重兵看守。”傅堂主领命,出雅间叫进来几个手下,将倪德寿、于长顺五花大绑,押下楼去。

余下六人,全系倪德寿的亲信,一并收押,关于伊川城内。倪德寿带来的两千人,原本是官兵序列。袁承杰回去营地出面一说,谁敢支持叛徒倪德寿?全部转投帮主麾下。

翌日午后,柳庆、楚猛子二人带领几十号人,匆匆来到伊川。两人进城便拜见袁帮主。原来袁承杰早有安排,他叫金天佑在明,柳庆在暗。柳庆早一天乔装打扮进入嵩县城内,偷偷联络上楚猛子、胡大标。传达帮主命令,令二人暗中准备举事,控制嵩县城池。适逢金堂主计赚倪堂主出城成功,两人轻易控制四座城门,拿下嵩县县城。金天佑顺势邀请倪德寿领兵至伊川城,自投罗网。

袁承杰兵不血刃的解决倪德寿、于长顺叛变问题。唯一的遗憾是,让曹克杰和倪德寿的中间人杨福新侥幸脱逃。不过袁承杰重新认识了曹克杰,这个昔日的同僚。他勾结锦衣卫欲置自己于死地。梁子算是结下了,不过来日方长,袁承杰有的是时间对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