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六十二章 黄雀,黄雀

薛济民笑呵呵迎出去,即便打算搞蒋知府,面上还是要应付一下。蒋知府嘘寒问暖,锦衣卫们的饮食起居关怀备至,亲热的叫薛济民受不了。知府说道有什么需要,韩大人薛大人尽管提。

薛济民打着鬼主意,心说你不久自会知道我们的需求。他哈哈大笑,脸上和蔼可亲的说道:

“知府不必客气,有需求我们自然会开口。来到洛阳,不找您找谁呢?”

蒋知府受宠若惊,觉得如此看来有机会接近二位了,便迎和的笑笑。一手握拳,作势一诺千金的说道:

“薛大人有用得上下官的地方,尽快开口,下官万死不辞!”

两人虚与委蛇谈了半天,没有实质性内容。知府一趟回来,听不到一点有用的消息,心中顾虑未能消除。五十个锦衣卫出城,回来三十四个人,五十匹马,另外十六人折哪了?洛阳周围能干掉十六个锦衣卫的势力,蒋知府寻思一遍:李自成接近不了;三哈子不够份儿;除了袁承杰,别的还真找不出来。

蒋梦珏怀疑,曹克杰私自向韩仁卫告密。锦衣卫秘密捉拿袁承杰失手,因而丢下尸首跑回洛阳。他袁承杰不好对付。这下锦衣卫知道厉害了吧?不过估计袁承杰得把这笔帐算到自己头上。蒋知府不免担心起来:袁承杰要是寻机报复,纠集李自成的人马,领兵围攻洛阳。祸福难料啊。洛阳一旦失手,自己不仅是乌纱帽的问题,小命都难保。他所做的一切补救工作全部打水漂。

小不忍则乱大谋,坏就坏在曹克杰身上。倪德寿原先并不知道曹克杰绕过蒋梦珏,擅自联系锦衣卫的事情。他以为蒋梦珏同意刺杀袁承杰,才找来的锦衣卫。倪德寿交代自己问题时,最终把事情都推给了蒋梦珏。单就锦衣卫刺杀袁承杰这事,蒋知府倒是无辜的,他成了曹克杰的背锅侠。

可袁帮主不知情!他认为蒋梦珏欺人太甚,自己不能再忍让下去,必须给他点教训。当然袁承杰不会冲动到领兵攻打洛阳,他得叫洛阳知府明白自己不是好惹的,给蒋梦珏一点警告。惩罚任务落到田敬耀头上,他的青龙堂堂口设在洛阳,据点众多,消息灵通,行动和隐蔽非常便利。

这日下午,曹将军派亲兵邀杨福新城外那家酒肆喝酒。杨福新认为单单喝酒,何必跑城外那么远,城里随便找一家便可。曹克杰亲兵劝他同往,曹将军另约一个朋友城外喝酒,正为谈杨福新工作的事情。听到工作有眉目,杨福新忙同来找曹克杰。曹克杰杨福新两人一起走出城门,向往日那家酒肆寻路而去。

走到一半路程,经过一片树林子。林中树叶一片不剩,估计全叫饥民摘光充饥了。曹克杰看看林中没有人迹,便说去行个方便。杨福新只得背靠一棵碗口粗榆树杆等候。此时天气转暖,杨福新袖着双手,晒着太阳。想想马上会有份差事,一家人的生活好歹有个指望。这曹克杰待自己也算不薄。

冷不防杨福新身后冒出一双大手,绕过榆树杆一把掐住杨福新的脖子。杨福新想叫唤,喉咙被卡的紧紧的,发不出声来。他的双手乱抓乱挠,无法将身后人的手腕掰开。曹克杰刚才借故方便,候着杨福新不注意,悄悄抵近锁喉,想趁机结果他,草草掩埋此林中。

杨福新双脚泥地里乱蹬,蹬出两个小坑来。他眼中满是求生的渴望,眼泪鼻涕流的一塌糊涂,就是哭不出声来。饶他怎么用劲,后背贴着榆树干根本无法挣脱,脖子还是被勒的死死的。渐渐的杨福新的力道减弱,眼看要窒息而亡。

“住手!曹克杰,你想杀人灭口吗?”一个雄浑的嗓音突然蹦出来,洛阳府制使罗国璋出现在曹克杰面前。

罗国璋现身,曹克杰情知不妙,他手劲不觉一松。

完了!被蒋知府识破!

曹克杰的注意力在杨福新身上,没有顾及四周,叫知府的人逮个正着。

罗国璋身后跟着十几个手下,大家一拥而上,将曹克杰把住手臂,抓他个现行。曹将军虽说力气大,终归寡不敌众,被罗制使号令绑起来,押跪于地。

曹克杰瞪眼怒视罗国璋,嘴硬道:“罗国璋!你竟敢绑我?想造反吗?”

罗制使正色说道:“某奉蒋知府军令,抓捕叛贼曹克杰!如敢反抗,就地正法!”此话说的曹克杰冷汗直冒,不敢再托大。

罗国璋一行人,自城内便远远跟踪曹克杰,尾随至此。恰巧碰到曹克杰想杀杨福新。

杨福新瘫坐地上,背靠着榆树干不住的咳嗽,良久终于缓过气来。他摇摇晃晃的扶着树干起来,用衣袖擦干净脸面,几步奔向曹克杰。

“曹克杰!你个狗杂种!竟敢谋害俺!”杨福新跑近曹克杰,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杨福新踢完不解气,欲抢夺身边士兵的雁翎刀,一刀戳死他。被罗国璋喝止,反剪双手一并押走。

曹克杰原计划今日城外杀死杨福新。自己勾结锦衣卫的事死死咬住不说,锦衣卫不说,洛阳知府即便怀疑也便没有凭据。没想到蒋知府早有察觉,直接动手,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杨福新见到知府肯定会和盘托出,曹克杰再怎么抵赖都没用了。他不禁害怕起来,蒋知府明令禁止,自己仍然私自接触锦衣卫,犯了蒋知府的大忌,回去不死也得扒层皮啊。

杨福新被押在队伍最末尾,他向罗国璋喊冤道:

“将军,将军!俺是受害者啊!曹克杰他想害俺,你亲眼看到的啊,为啥连受害者也绑?”

“少废话!”罗国璋手下一脚踢中杨福新的屁股,送他一个嘴啃泥。杨福新双手绑着无法支撑,直直栽倒泥路上。他好不容易翻过身坐于地上。鼻子、眉毛、头发等粘满泥巴,头怎么甩都甩不掉,像个泥塑木偶。众军士见之哈哈大笑。

杨福新生气的嚷道:“你们好歹不分!不去打行凶的曹克杰,偏拿俺寻开心。俺要见蒋知府,俺要告状!告曹克杰的状!告你们的状!”

刚才踢他那军士一听这话,更来劲了,走上前照胸口就是一脚,“去你妈的!告你妹的状!”

不服是吧?吃一下苦头看你服不服!

杨福新几个翻滚,衣服上卷了几层泥,如裹了面粉的油爆大虾,躬身不能动弹。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曹克杰朝杨福新的方向吐一口浓痰,骂了句:

“活该!”

曹克杰虽被绑缚,可他的官威仍在,所谓虎死而威不倒。军士没人敢上去撩拨,便拿捏一下杨福新寻乐子。罗国璋见手下玩过了,命人扶起杨福新。

杨福新此刻那敢再要什么公平待遇?能享受曹克杰的待遇就不错了。刚才两脚将他的自尊踹倒在地,搓踩得一塌糊涂。尊严?脸面?早风化水解喽!

一行人继续往洛阳城走去,离了林子一里多路,迎面走来一伙人。约有三十来人,个个一袭黑衣,虎背熊腰,手脚扎缚,脸蒙黑布。

来者不善!

“准备战斗!”罗国璋下令。他可是第二次遇到半路劫囚的事,有经验了。虽说上回手下留情没对袁承杰动刀子,导致贼寇劫囚成功。挨蒋梦珏一通脊杖,关一个月禁闭。如今想通了,罗国璋绝不会心慈手软。他派刚才踢杨福新的手下执刀看押曹克杰。一有不对,挥刀将曹克杰砍死。

对面赶近的蒙面人见官兵拔出雁翎刀,他们齐刷刷亮出大刀,单手擎着向罗国璋他们奔来。

“给我杀干净!”为首一个蒙面人喊道。两拨人马迅速混战在一起,喊杀声、刀砍声震人心魄。蒙面为首一人更是勇不可当,一人连续砍杀三名官兵。罗国璋这边苦苦抵挡,无奈人数亦不占优势,只有挨刀的份。罗制使便回头向看押曹克杰的手下吼道:“杀掉曹克杰!”

曹克杰一听,要了亲命了。他双手虽被绑住,脚还能走路。曹将军趁看守兵士举刀将砍未砍之际,双脚一敦猛的用力,肩膀撞向兵士的胸口,将他撞个趔趄,跟进一脚踢中士兵裆部。可怜那人丢了刀,弯腰痛不欲生。曹克杰原地起跳,膝盖一顶,磕到那人朝下的脸上,将那看守士兵顶翻在地。

杨福新一旁看在眼里,心中很是解气。

一物降一物啊,谁叫你刚才踹我两脚?

即便是仇人,同坐一条船时,也能为我所用!譬如曹克杰之于杨福新。

曹克杰干翻看守,两人暂时自由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