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六十三章 打知府,捞浮财

曹克杰背绑双手,趁机迈开腿先跑路咯。罗国璋等人忙着厮杀,哪里顾得上。

“曹克杰!哪里跑!”杨福新看仇人要跑,急忙跑上去追赶。两人一个前面跑,一个后面追。几乎用同样的动作:探出脖子反剪双手,躬身小步快跑,如同两只奔跑的乌龟。两人皆不敢用力过猛。高低不平的泥路上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便没有机会了。杨福新一边跑一边叫骂,曹克杰不知是心虚还是胆寒,顾不上回嘴,一味跑路。

两人都有机会跳出火坑,如果我不能单独出坑。宁可继续一起入坑,绝不能叫仇人跟着出坑!当时杨福新正是这么想的。杨福新不能让曹克杰逃脱,他得追咬曹克杰。哪怕他本可偷偷的自顾自逃命。

两个冤家跑出没七八十米,后头三个蒙面人一阵风追来。其中两蒙面人各飞起一脚,将两只开溜的乌龟踹倒在地。

曹、杨二人打了几个滚才停住。

“曹克杰!看你往哪跑!”三人将两个人逮住,提溜了回来。

官兵们已被黑衣人全数砍翻在地。罗国璋侧躺地上,左腿中刀、背部中刀,无法站立,好在尚无性命之虞。

领头黑衣人对着官兵中气十足的吼道:“都他妈听好!蒋梦珏、曹克杰两厮活的不耐烦,胆敢谋害袁帮主!你们既做初一,我们就做十五。老子先做了曹克杰,今晚把他点了!回去告诉蒋梦珏,小心自己项上人头!”

说罢黑衣人押着曹克杰、杨福新,一队人沿着蜿蜒小路,一路远离洛阳而去。路上杨福新怒骂曹克杰不止。曹将军自知理亏,一声不吭充耳不闻。倒是领头的蒙面大哥听的聒噪,一把扯下面罩,原来是田敬耀。田敬耀向杨福新吼道:

“有完没完?再絮叨絮叨老子宰了你!”

杨福新挺听话,立马乖乖闭嘴。落到龙洛刀手里,杨福新的前景变差了。他的身份是个叛徒!不像在蒋知府哪里,他可以靠揭发曹克杰来邀功。说不定被知府看上,另有任用也未可知。

田敬耀的人暗中跟踪曹克杰多日,今日见他和一人独自出城,机会难得,便赶忙带人出城来,欲待绑了去,找个秘密地方问出点东西,再一刀结果性命。不想叫罗国璋抢得先机,田帮主只好用强硬手段抢人。

落在蒋梦珏手里,花大价钱或许能保住性命。落在袁承杰手里,曹克杰知道必然死路一条。他得想法子逃走。

田帮主他们押着人走出不到一里地。后面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约有三十匹马,两排长长的队伍,如同洪峰奔涌而来。

地面的震动由远及近。

“田帮主!骑兵追来了!”田敬耀手下喊道。

“快跑到前面林子!”田帮主看到眼前五六十米有处林子,赶紧下令。二三十人慌忙押着曹、杨二人往林子冲去。林子虽不过十来亩地面,躲避骑兵刚好。身后的队伍要冲进林子追赶,必须离鞍下马。那样骑兵的威力便发挥不出来。

曹克杰、杨福新兜兜转转,二人重新回到那片林子。杨福新差点栽在这里,走进去感觉一阵恶心,心有余悸。田敬耀的人才跑进树林,身后的骑兵拍马赶到。

三十人,手提雁翎刀,齐声下马。

薛济民领队,锦衣卫是也!

薛副百户一挥手,二十五人跟他杀进林子,分散追击,留下四人看守马匹。

田敬耀的人钻进树林子,他命两人看押曹克杰二人,自己挥舞大刀,领部下返身杀向下马追来的这伙人。田帮主跨步往前,举起大刀直劈下去,与迎头一人正面对上。略一交手,田敬耀的虎口猛的一震,他感受到刀身传来的力量。

格老子的!力气不小啊。

轮到田敬耀的人挨刀了。青龙堂近三十勇士,树林中怎么拼死抵抗,都不是锦衣卫的对手。靠着手下的掩护,田敬耀勉强带出两个弟兄,使出吃奶的劲头逃跑,绕出林子,才侥幸留条命。其余二十来个手下尽数毙命林中。

跟随袁承杰之后,田敬耀第一次吃这么大亏。他一路跑往宜阳,向帮主求救去了。

曹克杰落到锦衣卫手里,他感觉最好不过。薛济民与他合作一场,算有点交情。曹将军双手被绑缚,不便行礼,便口头向薛副百户感谢道:

“多谢薛大人赶来搭救!不然末将小命不保。”

薛济民冷若冰霜,张口喝道:“曹克杰,你别想多了。我不是救你,是绑你!乖乖跟我回去,老老实实交代问题。我还可留你一命。不然,凭你勾结叛贼袁承杰,谎报消息诱骗锦衣卫入宜阳,教我损失众多弟兄。一百个曹克杰不够抵命!”

曹克杰见薛济民翻脸不认人,叫起撞天屈来。他真没有勾结袁承杰,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欺骗锦衣卫!

薛济民冷笑道:“有没有勾结袁承杰,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薛大人,敢问谁说了算?”曹将军不解的问道。

“这个说了算!”薛济民笑着作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曹克杰这才反应过来,敢情锦衣卫想将失败的苦楚和耻辱,转嫁到自己头上,化悲愤为金钱!

他赶忙认错,表态道:“末将明白!末将明白!百户大人放心,末将手上虽有限,不过知府哪里有的是大把银子!”曹将军心中有了计策,你蒋梦珏不仁我曹克杰不义。此次定要将蒋知府拖下水,不然自己没有翻身的机会。

真是小人所见略同!曹克杰与薛济民不谋而合。

曹克杰、杨福新二人转眼之间,倒了三回手。严格来说,杨福新是倒了五回手,如果算上阎王爷的话。方才曹克杰的处境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杨福新颇为坦然。哪知看锦衣卫薛大人的意思,曹克杰有机会拿钱说话,说不定还能全身而退。杨福新心中暗暗恨道:好你个曹克杰!落到锦衣卫手里居然还能翻身!人之所幸,徒增己之不幸。佛谓之嗔,杨福新之属也。

杨福新并不敢多话,锦衣卫可不比官兵,不好惹。

薛济民见曹克杰到手,便下令押二人出树林,撤退回马群。他照例不去料理林中的那些尸首。一行队伍押着曹克杰和杨福新,慢慢骑行回洛阳。锦衣卫骑马经过躺在地上痛苦不堪的罗国璋他们,不闻不问,顾自个离去。

地上未死的士兵们看见曹、杨二人,心中莫不在咒骂:

倒霉玩意!全是你曹克杰害的!为你一人,几拨人杀来杀去,叫我们挨刀片。

罗国璋勉强支撑着弯起上身,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回去告诉蒋梦珏,今天速来湖山客栈,过时不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回道,薛济民头也不回的骑马走远。

“回去?罗制使,我们这个样子?还怎么回去?”罗国璋一个伤的不算重的手下,屁股挨了一刀。他趴在地上嘀咕道,“还过时不候呢!他曹克杰难道是鱼丸?过了今晚会馊掉不成?”

曹克杰之前落到田敬耀手里,听着今晚要给自己办丧事,若不能逃脱,便没了指望。现在被韩百户的人抢回来,只要能帮他们搞到银子,可保无虞。他宽下心来,自己好歹跟韩仁卫认识一场,逼蒋梦珏交出倪德寿送来的三万六千两银子,锦衣卫不至于再要自己的小命。

一个时辰后,附近几个流民经过,发现这批官兵挨了刀,奄奄一息。他们慌忙跑去城内传消息,周守备率先得知,亲自带人赶着马车来救援。罗国璋他们总算捡回一条命。

洛阳知府蒋梦珏得到罗国璋失手、曹克杰貌似被锦衣卫带走的消息,虎躯为之一震。他与龙洛刀内应倪德寿的一众交易,皆是通过曹克杰中转。曹克杰知道他一堆腌臜事。锦衣卫善于罗织罪名,这回恐怕大事不妙。

蒋知府忙传一乘轿子,只带四个贴身侍卫。他轻车简从,未敢鸣锣开道,急匆匆赶赴湖山客栈。

薛济民带着一个手下,借客栈大堂的四把红木交椅,接见蒋知府。整个客栈早被清空,除了锦衣卫们别无旅客。客栈掌柜的战战兢兢,好生伺候着。他只盼锦衣卫别拿他的不是,陪着小心安生伺候完这帮瘟神,早日走人罢。

宾主落座。薛副百户未有叫掌柜的奉茶的意思。掌柜的接待知府,不上茶是失礼。他亲捧茶杯,逡巡未敢进,真是左右为难。

薛济民斜坐红木太师椅,背靠椅子背,翘起二郎腿,一副松松垮垮纨绔模样。当时还没有雪茄,如果再点上一支雪茄,罩一身睡袍睡帽,那就更舒坦了。

铁面无情的韩仁卫未出场,莫非叫袁承杰打伤,行动不便?无论如何,他不在,更懂人情世故的薛济民出面,凡事还有商量的余地。蒋知府官场浸淫日久,练就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本事,心中隐隐有些猜着。

“知道为何叫你来吗?”薛济民乜斜着眼问蒋梦珏道。

“下官愚钝,还请薛大人明示。”蒋知府拱手躬身作礼道。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

“你念吧。”薛济民食指朝身边站立的锦衣卫一点,继续斜着身子说话。仿佛多说一句,便会累趴下。

那锦衣卫从袖中取出一张纸,开始字正腔圆的念起来:

“检举书——末将曹克杰、草民杨福新,联名控告洛阳知府蒋梦珏,勾结贼寇叛将袁承杰,于某年某月收取袁承杰手下堂主倪德寿纹银三万六千两。蒋梦珏因此纵容包庇袁承杰,为其劫掠郊县大开方便之门。今我二人出于义——”

“薛大人!这是污蔑!下官绝没做对不起朝廷的事。”没等那锦衣卫念完,蒋梦珏发声打断,亢言申辩道。说自己收取倪德寿银两,他蒋梦珏不敢抵赖。但银子硬说成是袁承杰的贿赂款,来证明自己与袁承杰有勾结,蒋知府绝不能承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