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六十四章 请君入瓮

曹克杰这个乱臣贼子,胆敢陷害本府。当初真是看走了眼,选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心腹。蒋梦珏真是又悔又恨。

“蒋知府,这上面白纸黑字,可是两人签字画押的。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薛济民问道。他见蒋梦珏不肯就范,严辞驳斥。不拿出点厉害来,看来难以压服。锦衣卫对付此等官员早有经验,第一步必须把他们的底气打没了,才好上下其手。

“薛大人,可否将两人带上来,下官愿与他俩当面对质。”事关自己的性命,蒋梦珏不敢不认真对待。他脸上早没了笑容,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

本府不惹事,可也不怕事。本府上头是刑部尚书——恩师杨仁化,杨尚书上头是首辅周延儒。你们锦衣卫即便告到皇上哪里,也得讲理不是?

“可以!我让你死个明白!”薛济民阴冷的说道。伸手掌重重拍了两下。

曹克杰、杨福新二人各怀鬼胎的走进大堂,走到薛济民椅子跟前跪下。

薛济民正色问道:“曹克杰,你可有经手袁承杰手下倪德寿送来的三万六千两银子?”

“回大人,确有此笔银子。从袁承杰手下倪德寿处运来,由末将亲自押送进蒋知府府上。”曹克杰说道。

薛济民问杨福新:“杨福新,你在倪德寿手下作何事?”

杨福新老老实实的回禀道:“禀大人,小的早前在白虎堂堂主倪德寿手下当个百户。那三万六千两银子,是小的从中说和,由倪德寿那边偷偷运到洛阳的。”

曹克杰、杨福新两个冤家,在姚济民锦衣卫的强大感召下,竟然能结成统一战线,共同对付蒋梦珏。

这是什么力量?权力的力量!

“蒋梦珏,可有此事?”薛济民猛的站起,气势逼人的问道。

两人说的不假,蒋知府不得不承认了。他刚想解释这银子是怎么回事,被薛济民打断话语。

边上的锦衣卫快速的记录下来:蒋梦珏认同其事。

“袁承杰要去宜阳、嵩县的事,曹克杰有没有告诉你?”

“告诉了。”

“他叫你乘机抓捕袁承杰,你是不是拒绝了?”薛济民追问。

蒋知府想了想,点点头。锦衣卫又记录在案。

“你刻意交代曹克杰,不要将袁承杰的事说出去?”

“......”蒋梦珏寻思该怎么回答,自己是如此命令过曹克杰,叫他将袁承杰的事严格保密,尤其不要告诉锦衣卫。可这话要是如此这般说,后面便扯不清楚。

“薛大人,下官的意思是叫曹克杰别将袁承杰的事,直接越过下官,报告给你们。”蒋梦珏连忙解释。

“你叫他不要越级报告,那你有没有报告我们?你怕曹克杰告诉我们对你不利?是不是?”薛济民质问道。

蒋知府被问的哑口无言。一旁的锦衣卫如实记叙。

“事实已经很清楚。蒋梦珏!你收了袁承杰三万六千两银子,便想包庇纵容他,故意隐瞒所掌握的袁承杰动向。”薛济民下结论道。

这结论,按常理来讲,确乎站得住脚。

曹克杰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跪于地,昂着头不拿正眼瞧蒋知府。

嘿嘿,蒋梦珏,你想抓我?看看今天谁笑到最后?

“薛大人!情况不是你说的这样!”

蒋知府前面回答的是事实,这些事实推导出来的结论,似乎也合乎逻辑,却完全违背事实。蒋梦珏脑中重新捋了一遍,发现问题的关键:倪德寿的身份没说清楚。

前提搞错了!他赶紧补充道:

“薛大人,倪德寿名义上是袁承杰的手下,实则早被下官策反,为下官所用。”

“空口无凭,谁可作证?”薛济民问道。

蒋梦珏环顾四周,能作证的两人就跪在身边。但显然,他们不会支持自己。倪德寿呢,敢来锦衣卫面前作证?找死而已。

没人证你说个鸟!

薛济民心中一阵冷笑。两个关键证人都在自己手里。尤其曹克杰,主动将你收取倪德寿银子的事交代出来。看你怎么翻篇?

姚济民看出蒋梦珏气势被打压下去,心中不觉得意。他冷笑一声,向蒋知府厉声说道:

“蒋梦珏,你勾结叛党,图谋造反!你的问题很严重。我们要马上回京向皇上汇报!”

蒋梦珏中计了。他刚才被姚济民层层递进的提问,诱导进圈套里,自己提供了口供。现在关键证人落在锦衣卫手里,两人怎么说还不是姚济民说了算?

苦哇——

蒋梦珏算是真正领教锦衣卫的厉害,他们可不是光凭武力说话的野蛮人。若问罗织罪名的套路,十个蒋知府都不是对手。姚济民话虽如此,并未叫人将蒋梦珏拿下。蒋梦珏寻思,应该还有余地。实在不行,忍痛将倪德寿的银子交出去,破财免灾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蒋梦珏放下官架子,扑通一声双膝下跪。脸上勉强恢复标志性笑容,“薛大人,下官知罪了。请大人高抬贵手!”

薛济民板着脸,站着不予理会。他食指一指,示意曹克杰、杨福新二人退下。两人便乖乖的离场。掌柜的留在原地不动,薛济民转头看他一眼,掌柜的会意,赶忙告退。

大堂只剩下三人。薛济民从容落座,这回端端正正坐直。蒋知府站起身来,走进薛济民,俯身弯腰低语道:

“薛大人,小人愿将倪德寿的三万六千两银子全数交出来,求大人放小人一马。”

“那不行!这些是赃物,理应上交!”薛济民扭转头,不答应。

蒋知府看此情形,今天不下点血本是不行了。他只好忍痛再添一万四千两,凑足五万两银子。

薛济民听罢点点头,笑道:“好吧,念在你悔罪态度不错,尚未造成损失,锦衣卫可以网开一面,不予追究,以观后效。不过我有两个条件,你得先答应才行。”

蒋梦珏赶忙先应承下来。

“这第一,曹克杰忠勇可嘉,足堪大任。你不可因个人恩怨罢免他,得继续让他担任现职。你可能做到?”薛济民说道。

这是要安插一个眼线在自己身边,随时监控自己呐。事到如今,不容蒋知府不答应。他便说道:“小人遵命。”

“这第二,今天的鞠狱笔录,赶紧签掉。”

蒋知府作难道:“薛大人,鞠狱笔录一签,小人的罪行不就板上钉钉了吗?这条可否免了?”

真要在锦衣卫的笔录上签字画押,把柄落人家手里,蒋梦珏觉得自己将永无宁日,不时会被他们敲诈一番。

薛济民可不这么想,没有这档子事,锦衣卫们还不敢敲诈他这个洛阳知府。何况蒋梦珏是杨仁化的学生,杨仁化同属周延儒东林党人派系。薛济民手上不留个真凭实据,一旦叫蒋梦珏缓过劲来,必然央求京师的东林党大佬替他出头。东林党人一直向皇上进言,极力主张废除厂卫。锦衣卫要没有蒋梦珏的实锤,此事便会当作锦衣卫的恶行。给东林党人废除厂卫徒增话柄。

薛济民他们回到北京,天高皇帝远。蒋知府轻易便能致曹克杰、杨福新二人于死地。到时候再说蒋梦珏勾结袁承杰,死无对证!

薛济民无所谓的说道:“行啊,你不签可以。赶明儿个跟咱们回京,你跟骆指挥面前讨价还价去罢。”

听得此话,蒋梦珏后背一冷。看来不答应薛济民的要求,锦衣卫们便要抓自己回昭狱。进了昭狱,便如同进了鬼门关。他蒋梦珏还没活够呢。

薛济民见蒋知府僵在哪里,趁热打铁叫手下拿来纸笔,命令蒋梦珏签字。蒋知府堂堂四品地方官,落到锦衣卫此番局中,徒叹奈何。他只得握着湖笔,颤颤巍巍的在鞠狱笔录上签字画押,交与锦衣卫。

看着蒋梦珏失魂落魄的样子,薛济民站起来,拍拍知府的肩膀,安慰他道:“蒋知府,你放心,只要你听我的话,不去动曹克杰、杨福新二人,刚才那纸就是废纸一张。明白我的意思吗?”

蒋梦珏当然明白,锦衣卫不能让两个人证死。曹克杰、杨福新二人有锦衣卫作后台,不容他蒋梦珏不答应。

几日后,韩仁卫的队伍多出来的十六匹马,运送五万两银子,跟随锦衣卫们官道回京师。蒋知府陪着小心,礼送至城外远郊才返回。他回城一算,一万两银子一里路,整整送出锦衣卫五里路。

北京城里的锦衣卫都指挥使骆养性,起先听韩百户汇报,袁承杰打死自己十六个手下,大发雷霆,欲治韩仁卫的罪。待薛济民告诉他,此行收获五万两银子,还录得洛阳太守蒋梦珏的口供。骆指挥喜出望外,对两人赞赏有加。便暂且放袁承杰之仇于一边,从长计议。

他拿出一万两银子,五十个手下一人分得两百两,不论活的死的,一碗水端平。另外给予韩仁卫、薛济民各二千两,以示恩宠。大头落入自己囊中。

至于那个洛阳太守的口供笔录,骆养性觉得大有文章可作。洛阳知府是刑部尚书杨仁化的学生,他手上拿着蒋梦珏的把柄,可以好好整整杨仁化。东林党人一直视厂卫为眼中钉、肉中刺,崇祯皇帝在他们的一次次上疏后,近日终于决定撤回派驻各地的监军太监。同时下令裁减锦衣卫活动经费,未经皇帝准许,锦衣卫不得顺便出京。

厂公和锦衣卫是皇帝的亲信。崇祯皇帝此举名义上减少宦官干政、锦衣卫欺凌官绅,避免再出现一个魏忠贤。实则自断耳目,慢慢会失去对朝臣和地方的掌控。锦衣卫都指挥使骆养性和东厂提督王德化,心中对此举十分不满,对东林党人更是深恶痛绝。奈何圣意已决,两人亦无可奈何。只好等时机成熟时再向皇帝阐明厉害。

洛阳知府勾结叛将袁承杰的实锤落到骆养性手里,骆指挥正好可以给皇帝提个醒:下面的官员可没安好心,个个打着您老人家江山社稷的主意。不过将此事捅给皇帝之前,他要设计将杨仁化套进来。动刑部尚书,骆养性觉得自己一个人,力量不够,他打算拉拢厂公王德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