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惊鸿

一(1)

(1)

1940年,上海的冬天格外冷,飘飞的雪花打在脸上,仿佛锋利的刀子把脸上的肌肤一寸一寸的慢慢划开,凛冽的寒风把人们本就已经冷到极致的心又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霜,让每一个人都在寒冰包裹中企盼着一丝暖意的快快到来……

凌若飞开着影佐雄一送他的那辆美国道奇汽车,疾驰在前往极司菲尔路76号的路上,看着车窗外时不时驶过的日本宪兵车,伴随着刺耳的警笛声,掺杂着零乱的枪声,看着走在街上惊慌失措的行人,看着那些沿街乞讨的乞丐,看着那些倒在路边,身体还在汩汩冒血的死尸,凌若飞心中一阵酸楚,脚下略微松了一下油门,让车子速度慢了下来,慢慢地停靠在路边,凌若飞从怀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爵爷,您是不是有些累了,要不我来开吧?”坐在副驾位置上的日本梅机关的犬养健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问到。

凌若飞瞟了他一眼冷冷地说:“呵呵,我怎么能让您这位前首相的公子给我开车呢?还是我来吧!”

犬养健咧嘴笑了笑说:“凌君您太客气了,您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朋友,又是梅机关的高参,也是汪主席和**先生极力推荐的得力干将,梅机关能够有您这样的人才是影佐机关长的福气啊!”

凌若飞扭头看着犬养健说:“我这不过是一条丧家犬,自我脱离军统后,是影佐将军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只有尽心尽力,报效天皇陛下,为大东亚共荣略尽绵薄之力罢了!”

犬养健用一种超乎情感之上的敬佩眼光看着凌若飞说:“凌君,您这么说可真是让我深感惭愧,您可是在德国受训,又服务于英国皇家情报机构的顶尖人才啊,您父亲是英国女王唯一授予非英国国籍的世袭伯爵,对于您的超乎常人的能力和传奇般的人生履历我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凌若飞笑了笑说,吐了一口烟说:“这都是过去了,不知道今天李主任让我们来有什么特殊事情?犬养君能否透露一二?”

犬养健摇摇头看着凌若飞说:“我也是临时接到影佐将军的电话,让我陪您来一趟76号,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李主任他们抓了三个反日分子,久攻不下,所以要求梅机关协助审讯,影佐将军便让您这位高手出面,看看这是否可以给到76号一点帮助!”

凌若飞苦笑一下,摇了摇头说:“李主任,丁主任还有拿不下的案子吗?还需要我们帮他们?真是不知道这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凌若飞嘴上说着,脑子里却在快速的思考着:这是不是又是影佐和李世群他们对自己的试探?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位犬养健,凌若飞心里打定了主意。一支烟抽完,凌若飞再次启动汽车,直奔76号飞驰而去。

极司菲尔路76号院门前,站满了以李世群为首的一群特务,看着凌若飞的车子驶进院子,李世群冲着身边一个特务努了一下嘴,那个特务一溜小跑来到车前,帮着凌若飞打开车门,犬养健也跟着打开车门走下来,李世群带着众特务一拥上前径直来到凌若飞和犬养健前,笑容可掬,双手抱拳冲着二人说道:“有劳二位,有劳二位了,爵爷和三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凌若飞双手抱拳笑着说:“李主任公务繁忙,还亲自降阶相迎,受宠若惊,受宠若惊啊!”

犬养健看了一眼李世群冷冷的说:“李主任不必客气,我们也是奉命而来,影佐将军钦点凌君,我只是,陪同而已!”

李世群上前一步一手拉住凌若飞,一手拉住犬养健皮笑肉不笑的说:“二位受累了,里面请!”

犬养健甩开李士群的手转头看着凌若飞说:“爵爷您请!”

凌若飞点点头冲着犬养健和李士群说:“二位先请!”

“不客气,不客气”李世群边说边再次拉住犬养健的手,三人并排走进大门。

在李世群宽大而明亮的办公室落座后,李世群吩咐人端上茶水,犬养健看着满脸堆笑的李世群说:“李主任,我们可不是来喝茶的,有什么事请尽快说吧,我在梅机关那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处理呢,影佐将军也在等着凌君的复命呢!”

凌若飞也跟着说道:“是啊,李主任,有什么需要我二人做的请尽管吩咐!”

李世群笑着点点头说:“好的,好的,我让人简单跟二位汇报一下情况!”说完转身看着门前的一个特务喊道:“去把行动队的张队长给我叫来!”

张世昭,76号行动队长,原国民党军统上海站行动队长,1939年梅机关刚刚在上海设立,影佐雄一最为得意之作,就是第一个抓捕并劝降的军统高级特务上海站行动队长。张世昭的叛变,让国民党军统上海站经历了一次灭顶之灾,包括国民党军统上海站正副两位站长都由于张世昭的叛变而杀身成仁。上海各分站全军覆没。上百人成为刀下之鬼。军统上海站一时间在上海销声匿迹。张世昭也因此受到影佐雄一的重用,亲自派给了李世群,76号一成立,张世昭便坐上了行动队队长的宝座。

“张队长,你把情况向这二位汇报一下吧!”李世群看着跑进来的张世昭说道。

张世昭弯腰鞠躬,点头哈腰冲着凌若飞和犬养健腆着脸说:“好的,好的,久仰两位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还没等凌若飞说话,犬养健厌恶的看了看张世昭说:“不要啰嗦,有什么话尽快说吧,我不愿意和狗打交道!”

凌若飞笑了笑说:“久闻张队长为76号建功颇多,行动力绝非一般,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李世群看了看犬养健冲着张世昭喊道:“张队长你把经过讲一遍吧!”

张世昭点着头说:“好的,好的,是这么一回事,前几日我们得到情报,在青云路的大华旅社抓了三个人,两男一女,现在就关在76好的大牢里,审了多次了,可就是…….”

李世群没等张世昭把话说完抢过话说:“抓了三个死硬分子,张队长他们用尽了各种刑法,至今没有撬开他们的口,前日,我上报给影佐将军,想把他们移交给梅机关审问,可是影佐将军的意思是让我们这边再审审,如果不是特别有价值的,也就没有必要移交了,索性就直接……”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让我们来一趟,有什么意义吗?”

犬养健看着李世群问,李世群笑着说:“我是觉得这三个人身上肯定是有大问题,所以再次跟影佐将军申请移交,或者由将军派人直接审问,这样我们也…..”

凌若飞听着二人的对话脑子里快速的做出判断:这很有可能有是针对自己的一次试探,亦或是对犬养健的试探,因为,犬养健与尾崎秀实的关系已经让日本特高课有所察觉。想到这,凌若飞站起身来说:“那就见见吧,带我们去审讯室!”

李世群看着张世昭说:“你带爵爷和犬养君去审讯室,好好配合二位的审讯!也跟着多学点东西,别一天到晚的总让我给你们擦屁股,一群废物!”

说完,他看着凌若飞和犬养健,犬养健看了一眼李世群,李世群眼睛眯成一条缝说:“三公子,我还有其他公务在身就不奉陪了,有劳二位!”

凌若飞对着张世昭说:“张队长头前带路吧!”

张世昭点着头走在前面,凌若飞和犬养健跟在其后走出李士群的办公室。

阴森的审讯室里,各种刑具挂满了四壁,凌若飞和犬养健在审讯桌前落座,犬养健看了看张世昭说:“一个一个来吧,带人!”

随着一阵脚镣拖在地上的发出的声音由远而近,两个特务架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走进审讯室,两个特务把人摁在凌若飞他们二人对面的那把铁质的大椅子上,打开两边扶手上的皮带扣,正要把犯人的手锁上,凌若飞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们觉得还有必要这样吗?你们看看他走都不能走了,难道还能跑了?”

两个特务看看站在门口的张世昭,张世昭点点头,两个特务便站在一边。凌若飞扭头看了看犬养健说:“三公子,您来问吧?”

犬养健摇摇头说:“凌君,我是来协助您的,是来学习的,您是主角,您是主角!”

凌若飞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香烟点上,慢慢走到铁椅旁,温和地说:“请你抬起头来!”

椅子上的人好久才缓缓的把头抬起来,看了一眼凌若飞,凌若飞弯下腰看着她,猛的一转身大声喊道:“张队长,你们就这样对待女人吗?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啊,你们这样做还有没有点人性?”

张世昭被凌若飞冷不丁的一声吼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说:“爵爷,爵爷,您不是不知道,咱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

“够啦,我知道,你们这是地狱,是魔窟,是我忘记了,我现在是在地狱里同你们这群恶魔在说话共事!赶紧给我派人把这位女士带出去梳洗,换衣服,清理伤口,然后再带回来,先带下一个吧!”

张世昭听了这话有些手足无措,站在原地没有动地方,凌若飞看着他喊道:“你没听清我的话吗?”

“这,这,这……”张世昭吞吞吐吐,不知说什么好。

“巴嘎!”犬养健大喊一声,张世昭吓了一跳,犬养健瞪着眼睛看着他吼道:“难道你没有听明白凌君的话吗?还不赶紧照办?”

“是是是,马上照办,马上照办!”张世昭答应着冲着两个特务使着眼色,两个特务连忙架起椅子上的女人扶着走了出去。

凌若飞继续对张世昭说:“你不是说有三个人吗?把下一个带上来吧!”

张世昭冲着门口喊了一声:“带下一个”

当第二个人被带进来摁在椅子上时,凌若飞掐灭了烟头,双眼盯着他看了良久然后说:“这位先生,我们聊聊吧,你放心,今天我不会给你动刑,我们就是简单的聊聊!希望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椅子上的男人慢慢抬起头看了看凌若飞,又看看犬养健,淡淡的一笑说道:“我跟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我已经说过多次了,多说无益!”

凌若飞笑了笑说:“先生是哪里人?做什么职业的?今年多大岁数了?”

男人看着凌若飞慢慢道:“我叫胡明,河北正定人,在大象贸易公司做襄理,今年三十五岁!”

凌若飞点点头说:“先生既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不说实话呢,何苦受这皮肉之苦?”

男人惊诧的看了一眼凌若飞说:“这位先生您觉得我到了这里还有必要说假话么?”

“那么我请问大象贸易公司主营业务是什么?”凌若飞盯着他问道。

“纺织贸易!”男人从嘴里挤出四个字。

凌若飞缓缓的踱了几步说道:“这位先生我来替你说说,你听听我说的对不对?然后你再回答我的问题!”男人看了一眼凌若飞没做任何回答,犬养健看着凌若飞,凌若飞冲他一笑,转头看着男人说:“先生姓古,名叫古月明,您也不是河北正定人,您是河北赵州人,虽然正定与赵州相距不远,但是口音还是有区别的,正定口音尾音略带颤音,赵州人尾音比较瓷实,是不带颤音的,这一点我说的不错吧?您也不是大象贸易公司的,应该是达祥贸易公司,据我所知这家公司是以经营粮油生意的一家贸易公司,您也不是什么襄理,而是一名会计,因为您的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的内侧都有磨损的迹象,这是由于您长期使用算盘的原因,另外,如果我看的不错,您是一位能够左右手都能灵活运用的人,您的左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均有磨损迹象,这是您在使用电台发报时留下的痕迹!因为每个人的发报手法都不同,您为了有区别于常人,故意用左手发报,右手拨算盘,对不对?另外,您的听力极好,任何细微的声响都不会逃过您的耳朵,这也是作为一个情报人员尤其是报务人员难得的特质!不知道我说的这些对不对呢?对了,胡字拆开就是古月,因为您在说您的名字,稍有停顿,您想想,任何一个人在说自己名字的时候还需要考虑吗?这点细微的小动作,暴露了您!您袖口上虽然沾满了血迹,但是多少还能看出袖口的油渍,由此我判断您不是大象贸易公司的,而是长期接触油品生意的,否则,您的袖口不会留下油渍!”

凌若飞的这一番话让所占有在审讯时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犬养健瞪大了眼睛看着凌若飞,再看看这个自称胡明的人。

张世昭看着凌若飞竖起大拇指说道:“爵爷,我服了,我他妈问了五六遍了,就是他妈刚才这几句,您这一来,就给他把底兜出来了,厉害呀,佩服,佩服!”

凌若飞看着胡明继续问:“先生,您觉得我说的对不对?那么我问您,您是为重庆服务,还是为延安服务,或者是为南京呢?都这个时候了,我看就不要在硬撑了吧?”

胡明看了看凌若飞冷冷的问道:“能否请问先生高姓大名?”

张世昭喊了一声:“让你死个明白,这位是我们梅机关的高参,凌若飞凌爵爷!”

胡明白了一眼张世昭,转头看着凌若飞说:“您就是那位军统爵爷?曾在德国受训,后服务于英国情报机构,黄埔一期,军统密训教头,临澧特训班的总教官?高级特工、密电、情报分析、痕迹学方面的专家?”

凌若飞摇摇头说:“这都是谣传,我可没有你说的这么神通广大,只是皮毛而已!”

胡明哼了一声:“我真没有想到,像你这么一位颇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为什么甘心做狗,日本人什么时候成了你爹了?让你忘了祖宗是谁了?”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胡明的脸上,张世昭边打边骂:“你他妈的真是活腻歪了,敢骂我们爵爷!”胡明瞪着张世昭骂道:“你连狗都不如!”

“古先生,你何必逞一时口舌之快,此一时,彼一时,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还是看清眼前形式,何去何从可是关系到你的生死前途啊?”凌若飞看着胡明笑了笑说。

胡明把头一低再也不做任何回答。

犬养健看着凌若飞竖起了大拇指说:“果然是高手,凌君,你几句话就问出了此人的底细实在是佩服,佩服!”

凌若飞微微一笑没做回答,这时,张世昭走到胡明跟前伸手托起他的下巴瞪着眼睛吼道:“胡先生,哎,不对,应该叫你古先生,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竹筒倒豆子讲出来吧,免得再次皮肉受苦,我也省的费劲,您说呢?”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