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特种医王在都市

第二章、中海姜家

刚出机场,远远的便看到几个私家车在招呼人,这些是黑车司机,他们跟机场的保安相熟,常年在这边载客。看着秦绝走过来,一个司机急忙掏出了一支烟,对着秦绝摆了摆手,客气道:“老板去哪儿,我载你一程啊?”

司机不过二十多岁,瘦的猴子似的,脸色蜡黄,看起来有几分憔悴,眼角上还挂着两个黑眼圈。

接过司机的烟,秦绝沉声道:“去滨海帝皇酒店。”

司机微微一怔,脸上满是喜悦,掏出火机为秦绝点上烟,笑着道:“那儿我太熟了,每天都要经过那里几十次呢,那可是我们中海最豪华的酒店了,一看您就是大老板,成功人士……”

司机不停地拍着马屁,秦绝很是受用,轻笑道:“闲话咱们上车再聊,我还要赶在八点半到那里,现在已经八点零五分了。”

“得嘞,包在我身上。车费200怎么样?”瘦猴子笑着问道。

“没问题,咱们走着。”说着,秦绝便上了车。

“好嘞,老板,我瞅你不是本地人吧?”瘦猴子笑着问道。

“是啊,我老家在秦岭,这些年一直在国外,今天刚到这里。”抽了口烟,秦绝笑着道,“唉,你这烟什么牌子的,味道不错嘛。”

瘦猴子给的烟味道很重,倒是很合秦绝的胃口,轻吐了两口烟圈,有些怡然自得。

“我这是大前门,老板您要是喜欢,我就送你一包,我这车上还有一条呢。您看?”说着便从座位下抽出一包烟,递给了他。

接过烟,秦绝笑着道:“这怎么好意思呢,这样吧,我出一百元买你的,等会下车一起给你。”

“老板您敞亮!”瘦猴子满脸堆笑,加速前进了。

抽了两口烟,秦绝轻弹了一下烟灰,此刻瘦猴子便靠边停车了。

“老板,您到了!”

秦绝微怔,惊讶道:“我靠,你小子耍我呢吧,这个红绿灯都还没过呢,这就到了?”

瘦猴子指了指边上的酒店,笑着道:“您看,是不是这里?”

秦绝抬眼一看,别说这里还真是滨海帝皇酒店,打开车窗往后一看,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这里距离机场大门不过五百米。

“好,算你小子狠。”从口袋里拿出300块递给瘦猴,秦绝便气冲冲的下了车。

瘦猴子满脸堆笑,喊道:“老板您慢走啊,下次记得找我啊。”说着便开着车,逃一般的走了。

“奶奶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宰客?真他娘的晦气。别让老子再碰到你,不然非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不可。”暗骂了一声,秦绝便向滨海帝皇酒店走去。

赶到门口,便被几个保安拦住了。

“先生,请出示您的邀请卡。”

“邀请卡?什么邀请卡?”秦绝微怔,老混蛋让他过来,没跟他说还要邀请卡啊。

“对不起先生,没有邀请卡我们不能让你进去。”

“呃,是这样的,我的朋友在这里办酒宴,我刚刚回国,没有什么邀请卡,要不你进去帮我通传一声,就说秦政的儿子秦绝来拜见姜尚恭夫妇。怎么样?”秦绝尴尬的解释道。

“对不起先生,我们没有这样的权限。”

“那你们是不让我进去喽?”秦绝面色微寒,冷声道。

“对不起先生,没有邀请卡,我们是不能让你进去的。”保安义正言辞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队青年男女慢慢走来。男的看了秦绝一眼,皱了皱眉,满脸嫌弃的样子,倒是丝毫都没有掩饰。

“哪来的土包子,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他这身行头,也想进去?这不是存心捣乱吗?”

女孩白了男人一眼,对着笑了笑,脸上有些好奇:“这位先生,你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吗?”

秦绝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确实是来参加聚会的,不过却没有请柬,我想让这几位保安大哥帮我进去通传一声,可是他们不肯啊。”

见秦绝有些尴尬,女孩微微笑着,对着身前几个保安笑道:“这位先生是我的朋友,我带他进去吧。”

保安皱了皱眉,低声道:“云小姐,这位先生没有邀请卡啊。”

“出了事由我担着,你们怕什么?”女孩冷声道,颇有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

保安立刻让路,这两位可是中海的名人,更是这里常客,他们怎么能不认识,别说是他们就是他们老板在这,也不敢拒绝。

“多谢了!”秦绝对着女孩笑了笑,表示感谢。

“小事而已,我叫云霓裳,这位是我哥哥云浩,你叫什么啊?”女孩很客气的问道。

“我叫秦绝。”

“秦……绝!很高兴认识你!”云霓裳伸出手,微笑着望着秦绝。

“我也是!”两人握了握手,便一起向前走去。

中海姜家是江南四大家族之一,与云、王、萧三大家族并立,都是名门望族。旗下更有四大上市公司,累计资产已逾百亿。

秦绝十五岁时,曾随老混蛋来拜访过一次。那时姜黎已经出国,之后秦绝便当兵去了,在部队呆了五年,退伍后便去了欧洲,这一走便又是五年。

这一次,若不是老混蛋苦苦相逼,他是绝对不会回来的。走了两步,秦绝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糟了,第一次见面,老子竟然忘了准备礼物。真是他娘败笔。”想了想,秦绝又往四周看了看。除了酒店外,周围竟然没有一家店铺,根本没有可以买礼物的地方,再说了,凭借姜家此时的家势,他送什么都有些拿不出手了。

“秦先生,这都到门口了,你怎么不走了啊?”云霓裳好奇地问道。

秦绝尴尬的笑了笑,悠悠的点了一支香烟,猛地抽了两口。

“你们先进去吧,抽完这支烟我就进去。”

“那好吧,我们里面见。”说完,兄妹二人便走了进去。

“唉,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算了,反正我也没有娶妻的心思,就当是赶一个过场好了。”想着,将烟头一扔,狠狠的踩了一下。长舒了一口气,皱了皱眉,便跟着走了进去。

大厅中早已人山人海,秦绝一眼望去,足有近百人。男的几乎都是身着正装,西服领带。女的大多都是秀色长裙,也有几个身着旗袍的,很是性感迷人。

秦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套随意搭配的休闲服,不觉微微摇了摇头。

“这个老不死的,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我也好穿的正式一点。老子这辈子没有丢过这么大的人。”

场中的音乐微微停了,秦绝低着头,慢慢的走了过来,虽然他的脚步很轻,但是他这身行头太过扎眼,大厅中很多人都注视着这个不修边幅的年轻人。

“这谁啊?不知道这是酒会吗?怎么这么随意就进来了。”有人小声说着。

“不知道那个山沟里来的穷光蛋,看起来这么寒酸。”

秦绝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慢慢走到一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宴会还没有开始,主人还没有出现,众人都在闲聊着。

云霓裳看到秦绝慢慢走了过来,和他打着招呼。秦绝对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厅里,一对老人率先走了出来。这对老人秦绝小时候见过,正是姜黎的父母姜尚恭和云岚。

主人来了,众人一下子也安静了下来。

二人并没有说话,而是打量着在场的客人,像是在找着什么。扫了一圈,二老微微皱了皱眉,看起来有些失望。正在这时,一个少女慢慢走了出来,她身着紫色长裙,华贵却不妖艳,裙摆拂地,裙身绣着金色牡丹,飘洒俊逸,裙的吊带松紧有致地束在肩上,隐在长长的黑发之间。

一双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般娇嫩欲滴。如画中走出的美人却多了几分灵动,若诗中描写的倾国倾城的可人儿,却有多了几分清秀。天仙般的容颜,却不落红尘。这已不是性感,是绝世华美。

“这便是姜黎吗?”秦绝轻喃道,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这是姜黎二十四岁生日宴,她并不喜欢热闹,所以本来只邀请了一些好友而已,即便如此,还是有好多人不请自来。

主人到了,场中的众人簇拥了过去,姜黎的身边站着两个女孩,皆是一袭长裙,虽然长相也很漂亮,但是气质和气场就差的远了。

一个年轻人走了上去,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礼盒,笑着道:“姜黎,今天你好美啊,祝你生日快乐。”

“王坤,谢谢你!”姜黎笑着,接过礼物,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小黎,快打开看看,堂堂的王家大少爷送礼物肯定不一般!”身后的女孩催促道,看起来比姜黎还要紧张。

“是啊小黎,你就打开来看一看,我也很好奇呢!”另一个女孩也笑道。

“好吧……”姜黎微笑着,将礼盒打开,一块翡翠玉佛映入眼帘,玉佛通体圆润,闪烁着幽幽的绿芒,一看便是翡翠中的极品。

“哇!好漂亮的玉佛啊,小黎,真是羡慕你啊。”

场中众人都将注意力放在玉佛之上,按照现在的翡翠市场,这个玉佛的售价,最起码在一千万左右,一时间让众人羡慕不已。

王坤笑了笑,脸上满是得意,微笑道:“小黎,要是你戴上的话,肯定非常漂亮。”

姜黎轻笑不语,将礼盒合上,并没有戴上的意思,对着王坤宛然一笑,又说了一句。

“谢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