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鼠人文明之锐蝉王朝

第一章南坝关之战一

苍茫的大地上白骨累累,日复一日的厮杀,没有一刻停止,隆冬将至,初雪已降,最后的生死决战即将到来。

战争在文明发展的过程中是不会缺席的。在三亿年前,当地球地理还处于泛大陆和泛大洋的时候有过另一个文明,那就是鼠人文明。鼠人文明和我们人类文明发展的路径很像,有石器时代、有铁器时代,已至最后发展到核能时代。我们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还比不上鼠人文明科技巅峰时期的水平。

鼠人和我们很像,简单说他们就是会直着走,身上不长毛的大老鼠,他们的智慧与创造力和我们旗鼓相当,身材上,身高略高于我们,体重略轻于我们。不同点就是他们有尾巴,当时他们的尾巴已经进化成了,只有软骨支撑,软软的、短短的小尾巴,那时的他们为了方便直立行动,通常把竖着的尾巴贴紧后背用布围着腰间兜住,还有就是他们经常要磨牙,他们其实就是进化成人的老鼠,所以精灵称他们为鼠人。

鼠人文明发展到铁器时代时,由于人口快速增长和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不和谐,王国之间不断发生战争,经过几百年的战乱,通过不断的兼并联合后,泛大陆上最后形成了三个强大的王朝,他们互相对峙着,这三个王朝分别是,称霸大陆北方的雄居族、坚守大陆东部的智越国和生活在大陆南方的锐蝉王朝。在大陆沿着海岸线还有几十个实力相对较弱的小王国。这些小王国们都是身不由己的时而倒向一方。

锐蝉王的光之剑已经出鞘,大地在震动。在那一天早上雄居的铁骑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这是雄居与锐蝉开战半年以来,雄居发起的最大一波进攻,这六个月内雄居铁骑每日都要冲击锐蝉的军阵,他们要抢占南极山脉下靠北侧的土地,那是一片被天然山泉灌溉的肥沃田地,叫天丰,天丰的田地,亩产量在当时是天下第一,是泛大陆上的粮仓。为了这片土地上的粮食,战争断断续续打了几十年。

其实往年雄居族只是想要粮食,麦子熟时雄居就来抢,抢多少算多少,用生命换粮食,可这次不同,雄居真的要土地了,他们步步为赢,每天冲锋,把锐蝉的军阵一天天向后推,锐蝉缺少骑兵,反击能力不足,只能靠长枪弓弩,层层抗击。每天建起木刺墙,挖土壕,列阵迎击,雄居骑兵一批批被射倒,尸体倒在壕沟里,但他们总是可以填出几个道,冲过壕沟,随后拉倒或冲破刺墙,最终冲破锐蝉的长枪铁盾阵。每天双方损失都很大,如此疯狂是因为雄居已无路可退了,他周围的几个小国已经没有一粒可抢的粮食了,近些年大量小国的人民,逃入锐蝉,没人就没生产力,雄居的临邦小国都已经覆灭。雄居为了生存和壮大决定要完全占领天丰,要占领天丰必须攻占南坝关,因为他扼守住了滋养着天丰的山泉。南坝关是一座,城墙东西长五公里高六米的城关,它横跨在南极山主峰和次峰之间,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险隘,城关北侧是,向外伸展绵延上百公里的万顷良田,可谓是沃野千里,南侧是,通向锐蝉腹地宽阔平坦并可直达首都歌诗城的千里直道,可谓是一马平川。如此可见南坝关是个死地,锐蝉王朝的死守之地。雄居往年只为抢粮,雄居大军绝不会兵临关下,以往雄居抢粮的军队看到锐蝉精锐的南坝军后,就且战且退了,战事最长不会超过一个月,双方伤亡也有限,这次大大不同于以往,现早已过了麦子熟的时节,从五月战至十一月,尸骨累累,现如今双方的目的都显现无疑,争夺南坝,南坝之战是生死之战,此战如果雄居胜便得天下粮仓,而且可以掌握进攻锐蝉的主动权。此战锐蝉要胜便可稳固彊土、粮食,更要紧的是可以守住天险让王朝的百姓得以安全的生存下去。

战至今日初雪已下,雄居铁骑经过数月血战已看到了南坝关,今天一定要发动总攻了,大雪才是雄居铁骑最大的敌人,铁骑骑士不畏生死,但大雪一来,马就会慢下来,失去冲击力的骑兵对敌阵是没有杀伤力的,面对六米高的城墙就更为无力了。所以雪是雄居铁骑发起最后总攻的冲锋号。

总攻起初,看示与平日里进攻没两样,雄居弓骑飞射突击,长枪铁骑随后,最后是长剑轻弩骑士。敌人弓骑战至壕沟前已战损大半,剩余的他们便奋力向前一跃,十之八九又都坠入深沟,能立马拉弓者只剩区区一百余人,奇怪的是,今天枪骑中的轻骑却没有像之前一样,用拖带的草垛填出几条道,以便枪骑突击至木刺墙外,以往都是如此,枪骑越过壕沟后勾住木墙,拉倒几处,突入冲阵,最后可怕的剑弩轻骑就加入战阵,每每锐蝉的军阵都会被敌人枪骑冲出缺口,一旦阵破,弩矢,利剑,就会快速杀到,步兵会渐渐被枪骑分割,溃不成阵,有生力量一个个被迅速残食,生还者最终败退至下一战线。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