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绝世衰神之帝国崛起

第一章 梦醒 已是沧海桑田1

“你们可要想好了,动手之后有什么后果!”

看着面前手拿管子道具的几十号人,李建军面不改色。

黑仔们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眼前这人在闹哪一出。

黑仔领头的大哥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李建军, “我们这片有两个军哥,一个是南片区的,一个是管北片区的,你跟的是哪个军哥啊。”

李建军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好。两个大哥都叫“军哥”?这也太巧了吧!不管了,拼一把!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不是对就是错!眼睛一翻,“哼”了一下,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道:“还能是哪个, 北片区的军哥啊。”

黑仔大哥一听,连忙换了一副脸色,热情地对李建军道:“哦,失敬失敬,原来是军哥的人啊?!”

李建军心里一喜:吼吼,竟然蒙对了!装作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一拍脑袋:“哎哟,你看我这记性,我还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办!兄弟,下次再聚!小弟我先走了!”既已瞒天过海,现在不走,更待何时!说罢,李建军转身就走。

黑仔大哥不紧不慢地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到了地上,扬声道:“你先等等,让你走了吗!”

李建军心里一紧,回头做焦急状:“兄弟,有什么话快点说吧,我还等着去办事呢!” 脸上竟没露出破绽。

话音未落, 就被黑仔大哥一脚踢翻在地:“草泥马,北边的跑我们南边地盘上收‘管理费’,你特么脑子长猪身上了?真当劳资第一天出来混的好糊弄啊!草泥马,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

脚丫子和拳头像雨点一样肆无忌惮地洒落在李建军身上。

李建军只管把脑袋护住,双膝蜷缩护住腹部重要的脏器,其他的就管不着了。

草泥马的,点子真是背,一下子出来两个大哥!名字一样也就算了,还泥马是对立关系!这次估计又得在家躺上半个月,真泥马晦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建军缓缓醒了过来,身上还是断断续续地有人招呼着。鼻子抽抽深吸了几口气,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什么味啊这是,这么臊!

随便抹了一点在手上,放到鼻子前闻闻。

“呕!”草泥马,是尿!

耳边传来小孩子的笑声!

马的,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劳资这身高仿特步休闲运动衣也得一百多块钱好伐!弄脏了你们赔的起吗!

李建军一跃而起,仰天大吼:“劳资受够你们了!劳资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突然愣住了,这谁的声音啊?这么稚嫩?

看看四周,李建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周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林,不远处是一大片电视里的那种上个世界的农村小院。看看脚下,周围尽是些泥土地,上面站着一群小孩子,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

这群狗曰的,未免也太狠了吧,直接把我扔郊区来了!

“看什么看,滚回家玩去,小屁孩!”李建军吼道。

小孩子们受了惊吓,回过神了,“哇”地一声一哄而散。

臊味又飘了起来,熏得李建军直作呕!李建军嘴上骂骂咧咧的,马的,谁说小孩子尿不骚的!

摸了几把没摸到拉链,李建军低头一看,愣住了。

“草泥马的,还给劳资换一身古装!你们是不是变态啊!”

这塔马要怎么脱啊!

李建军研究了半天怎么也无法将衣服脱下来,心里有些烦躁。

草泥马的!不脱了!直接找个地方洗洗算了!正巧旁边有个池塘,李建军就走了过去。

哟,水还挺干净的嘛!

李建军看了一眼水中的自己,赞美道:“诶哟,兄弟,你可真塔马的帅啊!真不巧,小弟我跟你一样帅……”

李建军夸人的话还没说完,却先看清了水中的自己,脑袋瓜子“嗡”地一下就炸了。水中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无数的影像像是放电影般在眼前极速闪过。短短的几分钟,李建军的脑子里多了一个人的记忆!

“啊!”

“啊!啊!好痛啊!”

李建军抱着脑袋在地上胡乱打滚,撕心裂肺地叫喊着。此时的李建军觉得脑袋仿佛要炸了一般。豆大的汗珠淋漓而下。

许久,李建军爬了起来,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思考人生:人为什么要活着,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我吃饭了吗,我要吃饭吗,人为什么要吃饭,人吃饭是为了什么……

直到太阳落山,夜幕降临,李建军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当月亮爬上树梢,倒是有人一路喊着找来了:“寄儿,你在哪儿啊!寄儿,是爹啊!寄儿,出来吧,爹不揍你!寄儿,别藏了,爹看到你了……”

听了呼唤声,李建军呆呆地想,这是谁的倒霉爹啊,给孩子起这么个名儿,鸡儿鸡儿,咋不叫狗儿呢!

一个女人看到了发现了李建军,惊喜地喊叫: “寄儿他爹,找到了!娃在这儿!”

借着灯笼的亮光,李建军看清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身材不高,应该还没有一米六。眼睛不大,眼角隐隐能看到一些细小的皱纹,看起来很温柔。;鼻子小小的,鼻翼旁的脸颊上分布着一些淡淡的雀斑。皮肤白白的,总体看去倒是挺清秀的。身着土黄色小褂,蓝底裤子,挽着一个丸子头,上面插根筷子。

男人也过来了,一米九多的身高,李建军看他还得仰着头。还没等李建军细看,男人一巴掌把李建军呼倒在地上。

“草泥马的,劳资白天干活累成狗了,晚上塔马的还得出来寻你这个狗崽子!你塔马的就不能让劳资安神一会儿?”

见男人又要有所动作,女人连忙挡在男人前面,并把李建军抱住,劝道:“好了好了,别打了。找到了就好!先回去吃饭吧,饭还在锅里热着呢。”

男人没再说话,回头自顾自地走了。

女人看了李建军一眼,又看了男人一眼,叹了口气,牵着李建军的手跟在男人后面。

李建军安安静静地一点都没反抗,任凭女人牵着自己。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