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金刚猫

第一章 维和之旅

猫,夜行性,行走无声,以伏击的方式猎捕其他动物,为了能敏锐地感觉到外界的一切动静,大多数睡觉时间应该算是在“假寐”,习惯隐藏自己的气味,一方面为了不让猎物察觉,另一方面为了不引来老虎豹子等强大天敌,虽然已经被人类驯化了三千五百年,但未像狗一样完全地被驯化。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沿海某驻地部队有两位年轻的兄弟军官,白桦和白杨。他们出生于内陆某座城市,相差三岁,父亲是对Y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战斗英雄。自幼习武的兄弟俩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成绩优异,在部队中表现突出,长相也很清秀,身穿军装的他们帅气又不失庄严,所以兄弟俩在当地小有名气。哥哥是白桦,模范军人,心思缜密,深受上级赏识,相比之下白杨天性纯良,心里藏不住话,视哥哥为偶像,两人感情很好而且在这里养成了一个共同的爱好:空闲的时候一起到海边散心,也许是因为在成年后才见到海,水性并不算好的他们对海心存敬畏。

这天的傍晚同往常一样,兄弟俩坐在礁石上眺望着海面。

“明天就要离开,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有点舍不得。”白杨说。

“正常情况下一年就可以回国,上次离家你就是这样,所以说我们要多去几个地方,心就不会感伤。”白桦说。

“哥,这次的任务虽然光荣,可听指导员说那个地方常年战乱,和真正的战场没什么分别,你做好准备了吗?”

“我们不是去打仗,是帮助那里的人民重建家园,再说了,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就算有危险也还有你老哥在呢。”长兄为父,对于白杨,白桦一直扮演着解惑的角色,“马上要走了,说说过去在这发生过的让你难忘的事吧。”

“那要属上个月的全军比武大赛了,当时你不在,我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兵淘汰了,要知道在军官里面我可是夺冠热门,唉,还记得那场比赛刚开始,我观察他应该没什么武术功底,便放开手脚,打算一鼓作气拿下他,谁知他的身体硬得像块石头,几套连招下来,我手脚腕都觉得疼,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真想不到士官中还有这号人物。”白杨回忆着。

“你的这位对手可不简单,我比你早入伍,有所耳闻,他叫战意,跟我们不一样,出生清贫,没有背景,能吃苦是天分,那身功夫都是在部队学来的,练习比任何人都要刻苦,几年前还获过‘兵王’的称号,得知你的对手是他,我就猜到你会输,在这个时候复出,估计是想在部队继续发展吧。”白桦说。

“短短几年就能变得那么强,真是自愧不如。”

“不一样的出生赐给了我们不同的天赋,不同的天赋决定了我们去完成各自的使命,你很优秀,否则怎么会被选中做蓝盔呢?”

“嗯,败给‘兵王’嘛,也不算丢人。”白杨自我安慰道。

白桦笑了笑,说:“我们点早回去收拾行李吧。”

“嗯。”

夕阳完全沉落至地平线以下,海水褪去了颜色,城市渐渐燃起的灯火与清冷的星空遥相辉映,忽然一道火光划破天际,挂着笔直的尾迹从天而降,犹如一盏巨型照明弹,所过之处尽被映得如同白昼,众星为之失色。

“哥,快看,那是流星吧!”第一次偶遇流星景观,白杨兴奋地叫了起来。

如此天文现象实为惊艳,但白桦不解的是时值并非流星爆发周期,这颗巨星从何而来呢?

“太巧了,这是天意吧,哥,快跟我许愿,保佑咱们平安归来。”白杨急切地说。

“这是。。。。。。”白桦正要解释,扭头却见到弟弟已经合十双手,闭上了眼睛,便没忍心打断,从尺寸和亮度白桦判断这是一颗偶发火流星,因质量巨大,流星体往往燃烧不完全而成为陨石撞击地表,进而容易诱发山火,地震等自然灾害,属不祥之兆,白桦曾经执行过为科研搜集陨石的任务,因此有所研究。

“你是名军人,不该热衷于祈愿的。”白桦改口说道。

“算是一种生活体验吧,现在我也是对着流星许过愿的人啦。”白杨满足地说。

弟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总喜欢尝试新鲜事物,有时候就连亲哥哥也难以理解,两支橄榄绿就这样伴着晚风,一边闲谈一边朝部队走去,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最后一个平静的夜晚。第二天兄弟俩还没来得及看到关于昨晚流星的报道就搭上了乘往非洲的运输机,而事实上那颗流星在国内某地坠落后便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虽然目击者很多,可没有人找到过陨石残骸,这倒也不稀奇,很快,火流星事件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时光如梭,一晃三年过去了,在远离海岸线的某处神秘海岛群上。

“看来我们这次找对人了,钱教授,你的多项实验均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阴影下,一个声音传出。

“有了详尽的数据支持,现在的成果才会水到渠成,将军,这些小发明和您雄伟的计划相比,不过九牛一毛吧。”教授说。

“教授太谦虚了,你只需专注于本职工作就好。”

“别无他意,我只是担心我们正在做的事是否。。。。。。合法。”

“我理解,的确,从创立之初到现在,有些事情的发展超出我的预料,但国家正在崛起,世界环境也在飞速变化,新形势下我们应当采用更积极的手段来保护自己,您也是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人,不用多说就能明白,当原子弹横空问世的时候,没有人管得了它是否合法。”

“您的这个项目耗资巨大,困难重重,兵源就是其中一个现实的问题。”

“我们只要最有潜力的兵,其他的您无需知晓,再次感谢您为国家安全做出的贡献。”将军起立鞠了一个躬,然后离开了,帽檐下露出微翘的鼻尖和桃花般的嘴唇,军服的两肩上挂有一穗四星肩章。钱教授却又一次错过了向将军坦白的机会:这里的工作和他的初衷偏离得越来越远了。

非洲某城市,路灯杆的累累弹孔,如同一个个流血的伤口,记录着战乱的无情;令人生畏的铁丝网,如同严阵以待的士兵,让人觉得战争还并没有结束。一支印有UN标志的白色车队正从废墟一般的城市中驶过,白杨坐在领头的一辆载有重机枪的装甲车内,白桦作为指挥在车队的中间。两兄弟初到此地时,当地的武装势力关系错综复杂,地盘犬牙交错,维和部队时常遭受袭扰,甚至是武装攻击,不过兄弟俩很快适应了这种环境,并在多项行动中立功,屡次受到维和部队的嘉奖,但也因此一来就是三年。经过多方努力,如今形势有了转机,当地政府与反政府武装终于达成一致,持续数年的内乱即将宣告结束,这就意味着离白杨和白桦回家的日子不远了,今天他们执行的任务就是和解计划中的关键一步:解除当地反政府武装的装备。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