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国术教官之白刃高手

第一章 独立团

 一九三七年,离九一八日本法西斯强占东三省已有六个年头。他们的狼子野心并没有得到满足,他们的目标是奴役整个中华民族。

明明是一个士兵开小差,就厚颜无耻的污蔑中国军队扣留他们的士兵。以此为借口,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经过多年精心准备的日军进攻北京和天津。日本法西斯给灾难深重的中华大地带来了无以复加的灾难和前所未有的黑暗。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中国军队奋起反击!

---

七月三十日,川东,白云县。

金色的一轮太阳从东方一点一点破云而出,大地金光,天色渐渐明亮。

此时巫山脚下的这个县城,驻扎着川军二十军的一个独立团。

城郊的军营,不停的传来了“杀,杀,杀---”的呐喊声,声音响彻了整个山谷。在这个被从新修缮了一番的悟空庙,被当地人信奉的战斗胜佛,顶礼膜拜的地方,战乱曾经让它一度衰落破败。那个孙悟空的金箍棒也脱落了一块,切莫说他的佛头上烟云缭绕的蜘蛛网了。二十军独立团的团长杨志青,是一位彪悍要强的军人,他的眼睛里总燃烧着火焰。他一到白云县就看中了它,修葺一番,作为了独立团团部。

庙宇的周围全是灰色军装,晨练的士兵。无论是跑步,障碍训练,投掷训练,还是劈刺训练都进行的井井有条。整齐的呐喊声,节奏感极强的步调,在山谷里震荡。

在偏东的一个庭院里,警卫排的张舜天,看着两边六个士兵,放开嗓门的喊杀,杀,杀。六个士兵一脸的认真,他们穿着草鞋,打着绑腿,弓步上去,扎刺刀,猛扎着前面的稻草人。呐喊声从胸中震荡而出,杀气腾腾,足以让山间的老虎也退缩。

他走了一圈喊,都别吼了,停下来。

士兵收了枪,挺胸列在稻草人前。

他目光如剃刀一般,扫过了六个人,说:“你们才差的太远,动作太僵硬了,蹬腿和冲刺刀还不够协调。要猛要准要狠,要突然扑上去,让敌人防不胜防。还有,杀敌冲锋,喊喊就也算了。关键是自己要有胆,不要怕。如果上战场杀日本鬼子,不是扯开嗓门喊就可以取胜的,关键是有技术,动脑子。”

六个人看着他,一言不发,似乎也有所领会。

“你们休息一会儿,那边有水。喝完水,相互对练拼杀。”

一个高大的士兵走上去说:“班长,我们休息会儿,你给我们表演一套拳法怎样?”

“耶,你崽子,要求还多噻。”

“就是让兄弟们见识见识吧。”另一个士兵也走过来,带有一点点央求的语气说。

“告诉你们,在你们还没有起床的时候,老子就在院子里打了十套拳了。那会像你们那么懒,太阳都咬屁股了,还不愿意起床。”

“我们那能跟你比呢。”又一个士兵笑嘻嘻的说。

“好!满足你们的要求,打一套太祖红。”

其他士兵全围了起来。

张舜天摘了帽子,一个托天起势,就打了起来。这个拳打的行云流水,呼呼有风。从头到尾,一气呵成。周围六人看的目不转睛,感觉身边都有一股异乎寻常的气流。一见收势打完,马上就拍起了巴巴掌,连声叫好。

“好,好,确实好!”门外也传来一个声音,连声叫好。

几人转身一看,是团长杨志青。他一张国字脸,一双大眼睛在朝阳下嗖嗖放光。七人立刻挺胸立正,行了一个军礼。

杨志青和团参谋徐怀远正站在门口。

团长回了一个军礼,走过来,说:“张舜天,你这套拳,打的好,看起来舒服。我还没有看过瘾,再露一手你最拿手的白鹤双刀,给大家看看?”

“报告团长,这儿没有花刀。”张舜天斩钉截铁的回答。

“没有花刀?好,那就不勉强。今你陪我玩玩。”杨志青把帽子一摘,随手扔给一旁的团参谋。撸袖子就准备和张舜天比武。

其他的人知趣的散开,留下两人。

张舜天向后一退,说:“团长,出手不容情,上场无父子。”

“哪来那么多废话,出招!”

团参谋在一旁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杨志青用余光扫了一下周围的人,见徐怀远笑。就问:“笑什么笑?怕你小师弟打不赢我,是不是?要不,你也脱了帽子,跟他一起上?”

“岂敢,岂敢。我只是笑你改不了动手的习惯。”

“休要笑我---”

杨志青话音未落,就一个弓步冲拳,打了过去。张舜天侧身一躲就闪在了一边。杨志青那肯罢休,冲上去又是一拳。这一拳带着内劲,势大力沉,如同一发炮弹,轰了过来。张舜天立刻用左手封住他冲过来的直拳,轻轻一推,就推到了一边。右手一分,就封住了团长跟着出拳的右手。一缩身,一蹬脚,啪的一声,双手回收向斜上一推,团长就腾空而起,飞了出去。

团长在空中飞出了三米多远,庙宇的围墙挡住了他去路,才落了下来。众人见况,惊得目瞪口呆。

徐参谋苦笑一下,小声嘀咕道:“打人如挂画。”

团长跌落在地上,也惊出一身冷汗,随后却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小子有种,把老子打安逸了!”

张舜天只有习惯性的拱手说:“团长,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海涵。”

“海涵?海涵个屁!拿棍子,老子拼刺刀。”团长不服气的说。

张舜天脸无表情,心头却顿起一丝惊诧,都说团长是个好斗的倔脾气,今天真见识了。

参谋长走了过来,团长已经从旁边捡起了一根平常练搏杀的木棍,拉开架势。他靠近团长说:“呃,呃---团长,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张舜天是让了你三分,又手下留情。你还不依不饶了。”

“滚一边去!”团长毫不客气的说。

在场的人一听这话,知道团长有些动怒了,都不敢吱声。

“哎,我的团长。我们还有公务在身,你怎么就不服输,扭着费了呢。”参谋长却不怕,约带责备的说。

杨志青这才收了手,看了张舜天一眼。从参谋长手里接过帽子,扔了手头的短棍,戴上军帽,转身就走。

徐怀远立刻把他叫住。我说,团长,我们这儿是来干什么的?

杨志青这才醒悟一般,转过身来,自嘲着笑了起来:“哎,这一打架,我记性就被狗吃了。刚才把正事给忘了。”

警卫排的这几个士兵,也觉得应该有点什么事吧。不是的话,团长这么早,怎么会到这儿来?

杨志青眼睛盯着张舜天,再扫了一样其他的六个士兵。就说,下周军长就要到我们团来视察了。我和徐参谋商量了一下,别人团里都有个国术教官,我们团至今都没有,也太不像话了。到时候军长来了说,你们团的国术教官是谁呀,露两手给我看看。我们就丢面子了。我们独立团别的没有,武林高手多的去了。明天就选一个国术教官出来,一定要选出一个给我长脸的!全团一千两百多人,公开选拔,打赢的那个当国术教官,发十块大洋。不管是警卫排,特务连,炮兵连,炊事班,卫生队,团指挥部,还是一营,二营,三营,统统都要参加。

前面的七人,立刻挺胸回答:“是!”

徐参谋又补充了两句,大家都知道军长是武术世家出身。他父亲还是前清的武秀才,这事来不得半点虚假。到时候,军长觉得我们独立团能打,机枪都要多发两支。

七人又整齐的回答:“是!”

杨志青走到张舜天面前,面露微笑,拍了拍他厚实的肩头,说:“你要参加,别给我丢脸。”

张舜天一挺胸,立正回答:“听团长的命令!”

杨志青点了点头,这才和徐参谋转身离开院子。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