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空天霸王

第1章 天空的梦想

巴蜀,锦城老城区,裕华路。

一家名为退伍兵的烧烤店。

“少羽,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岁末除夕,也是你的生日。我们俩在这里一起举杯,愿你新的一年里梦想成真。”一个身着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拿着装满啤酒的玻璃杯,向着坐在他对面的项少羽说道。

这年轻人这是项少羽的最好朋友兼发小,李晓天。

项少羽拿起杯子微微一碰杯,喝了一大口酒:“李晓天,你今天能来,我真的很开心。”项少羽几杯啤酒下肚,人有些迷醉。

李晓天说:“这没什么,今天是你的18岁生日,也是你的成年之际,人生也就这么一次!哎,对啦,你说你还在学校里读书啊,你未来打算干什么,难道还继续打算当……飞行员?”

项少羽闻言苦涩地笑了笑,他幽深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烤鱼,拿起装满啤酒的铁锅,慢慢地呢喃:“未来?还有未来吗!”

“我觉得啊,你这书是白读了,最好是早一点辍学,找一个相对好一点的工作,努力干活儿多赚钱,我现在跟着我叔,一个月少说挣个三四千,眼见着奔小康了。”

项少羽听着李晓天的建议,一边吃着烤鸡脆骨,一边眼中泛起了困惑,现实和理想真的有着遥不可及的差距!他摇了摇头,道:

“我呢,计划还是有一些的,不过还得等半个学期,等高考结束后,我可能要成为……一名士兵,算是子承父业,父亲离开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个了,我家三代从军,总不能在我这儿断了传统啊,何况也勉强能完成我的念想。”

李晓天说道:“当兵!有什么好的?当一个大头兵浪费好几年时间,最后拿着区区几万块钱的补贴,你还不如花两三年时间,在社会上好好打拼,到时候天差地别。近几年的士兵很难转到地方,除非你是军官,但是想要提干何其艰难,所以啊你这简直就是浪费青春,除非你真的能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

空军,飞行员……

项少羽听到飞行员这个三个字时,心里不禁的一阵颤抖,飞行员他儿时的梦想,渴望了几乎十年,伴随着项少羽整个前半生。

但是,如今这个梦想真的成为了一场梦。

首先他的视力不过关,如今因为一场怪病,就连身体条件也不允许了,一阵巨大的无奈突然袭上项少羽心头。

摇了摇头,项少羽说:“我考虑一下吧……”

项少羽看着烧烤摊外面漆黑的天空,又望了望熙熙攘攘的街道,洒满了霓虹光彩的红男绿女们那忧无虑的面庞,却觉得他们混混沌沌不外如是,这,绝不是他项少羽想要的生活。

项少羽的决心也慢慢地坚定起来,无论怎么样他还是想要到部队里磨练一下。

李晓天看向项少羽那有些顽固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唉,我也懒得说你了。如果你的父母还在世。家庭稳定,去参个军也没啥,退伍后也有家里照应,算了,两年后我在工地等你,等你回来大家一起搬砖,将来,我们一起去承包大工程,大项目,住最大的房子,开最昂贵的汽车,睡最美的女人!”

“哈哈,好的,到时,等我!”项少羽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举起酒杯。

烧烤摊再次热烈起来,杯酒交错,

这是一年的除夕。

也是项少羽的生日。

同时也是他的成人礼。

距离高考还有小半年的时间,项少羽也没法放松,李晓天也得回去陪家人,两人在午夜过后便结束了这次聚会。

今年出台了新规不允许放烟花和爆竹,年味感觉也逐渐消退了。

随着仅剩的一身酒气,项少羽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一步步走向附近的家。

项少羽脚步蹒跚,心里同样是翻滚不已,去当一名士兵,虽然是陆军,但也算全了老人的心愿,以及自己的心愿。

这时的项少羽已经没有了喝酒时的洒脱和轻松,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的困扰再次袭上心头。

为了学业上的进步,他双目视力直线下降。

为了生存跑去打工,他的学业又开始退步。

这些都不说了,从去年开始,他身体的素质受到不明原因的影响不断地下降。

本来以他的条件还有机会成为一名飞行员,但是看现在的情况,即使1%的可能都很难了。就算当一名陆军士兵恐怕也有些困难。

一边想着不由是一阵叹息。

项少羽向不远处的房子走去,这是锦城一所普通的平房,没有什么建筑风格,带个小院子,充满着80年代的气息。

熟练地绕过院中的一座奇特的古朴大鼎,项少羽进入家门。

打开灯,昏黄的灯光,像希望被点亮,整个房间明亮了些许,一个放在房间正中央的相框显现出来。

相框里是一个黑白照照片,照片只有一个男人,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他是项爱国,也是项少羽的父亲。

项少羽顺手拿起沙发上的一叠黄表纸,同时点燃了红烛,就这红烛点燃了手中的黄纸。

“我回来了父亲,敬爱的项爱国同志,这是少羽给您的钱,拿去好好花,没了我再给你烧,高中三年级即将结束,等考试结束后,我也要像你一样成为一名光荣的士兵。虽然,不能成为我梦想中的飞行员。但总能磨砺磨砺自己。”

随着纸币地慢慢燃烧,释放出光和热,橘红色的小火苗在项少羽的脸上忽明忽暗,可以看到项少羽整个人已经绷不住了,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地涌出。

他记起了父亲离开前,在病床前安慰他的样子,苍白的脸,微微的笑容,但这个笑容却成为了永恒。

在生病前,为了养家和供孩子上学的项爱国。兼着两份工作,想凭借他那健壮异常的身体好好赚点钱,没曾想导致身体积劳成疾。

但为了房子和孩子,疾病并没有让他停下工作,一直到病入膏肓……生病半个月后,病情再也无法控制,真正感受了一回病来如山倒,但也是最后一次了,项爱国向着项少羽露出了最后的笑容。

至此,全世界只剩下他项少羽一个人了。

在项少羽母亲离开后8年,项爱国也追随亡妻而去,这种打击对项少羽来说是致命的,稳定的生活被打断,项少羽不仅要学习,还要努力赚钱。

父亲那点儿补贴,早已在生病的开始几天就花了个精光。

可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项少羽花了过多的时间去打工,学业荒废,成绩自然是下降的。

更让项少羽绝望的是他的身体,也在一年前开始了衰弱,肌肉不能发力,工作都很困难,甚至搬几块砖都有些虚,被工友调侃为镴枪头。

医院也去过多次,然而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除了骂一句庸医外无可奈何。

唯一的安慰是父亲之前说过:“我们项家的儿郎,本就与众不同,在你成年前有这么一段衰弱期,很正常。”

“等你成年后,你自己慢慢感受吧!”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