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民国之砥砺前行

第四章 我要报考军校

林父愣愣的望着林阳,半天之后才说了一句:“你要去广州做什么。”

林阳站起身看着桌上的众人,用大义凌然的语气对林父说道:“自从清帝退位以来,中国各地陷入军阀割据之中。军阀们为了争夺地盘而相互厮杀,使得天下生灵涂炭,百姓民不聊生,我已有报国志向,欲救百姓于水火之中。现在广东那边就是一座火热的革命熔炉,儿子想去报考**军校,以后跟随大军一起北伐,统一全国,还天下一个太平。”这番话语,其实是林阳早就在心里编排好的,自以为还比较有说服力。不过,事实却证明这番话并没有什么用处。

林父听完以后,也站起身说到:“哦,原来你是想去报考军校。好啊,有志气,有志气”

林阳正想再说些什么,林父却突然跑到一旁的架子上拿了一根鸡毛掸子,向林阳抽了过来,林阳赶忙闪身多了过去。

林父见没打到,追上去想要再打,同时嘴里骂道:“你个混小子,找本事了啊。还想去报考军校,说什么救黎民百姓于水火,都是狗屁!我看你就是想去送死,好让我们林家断子绝孙!”

林母赶忙起身拦住了林文渊,劝道:“老爷消消气,消消气啊,把孩子打坏了可怎么办。”

林父听了以后,却仍然是满脸的奴役,说道:“你起开,我看这小子是因为这几年没挨过打,觉着翅膀硬了。我今天非打醒他不可,省得他在那里胡思乱想。”

趁着这个空档,林妙涵赶紧拉着林阳跑了出去。看着两人跑远,林父把鸡毛掸子一扔,坐回椅子上不停的穿着粗气,边骂道:“这个不肖子孙,真是气死我了。”

等林文渊稍微消消气之后,林母就拽着林父去了书房,张氏也赶紧带着二姐离开。

另一边,林阳的小阁楼内,林妙涵:“我的好弟弟,你是不是脑子抽风了,要去报考什么黄埔军校。那将来是要去打仗,打仗就是要死人的,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林阳沉默片刻后,认真地说道:“姐,咱们家很富裕,所以咱俩从小就丰衣足食的,从来没有为生存这件事而苦恼过。咱们浙江这一带算富裕的了吧,可是街上还是有许多吃不饱饭,沿街乞讨的穷人,他们吃了这顿没下顿,每天想的事情就是该如何活下去。那国内的其他地方呢,北方,西南,西北那边,军阀们天天在打仗,那里的百姓活的更惨。而且你知道吗,我在日本的时候,那些日本人有多么瞧不起我们,就是因为我们国家穷,所以在国际上没有地位。要想改变这一切,第一步就是要打倒国内的那些军阀们。当然,这只是第一步,但没有这一步,就没有后面的无数步,所以我才想去报考军校,为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我就是想让咱们国家的人们一定能够安居乐业,每一个人都能有尊严的活下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那样的未来很好,不是很好吗?”

林妙涵望着眼前这个略显陌生的弟弟,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他的内心。以前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满街跑的小孩真的长大了,看着他严肃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让自己感到安心。

林妙涵:“姐姐不懂你说的这些大道理,但你也长大了,是个可以依靠的男子汉了。姐姐觉得无论你做出什么事情,你都一定能对自己负责。所以姐姐支持你的决定。不过你也要答应姐姐一件事。”

林阳:“什么事?”

林妙涵含泪说道:“答应姐姐,无论如何,不要死!一定要好好活着。”

林阳在这一瞬间,感觉自己似乎在这个世界多了一份念想,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于是绽放笑容,露出了自己的那一颗小虎牙,说道:“哎,姐。我一定会活着回来。”

林妙涵破涕为笑,拍了一下林阳的肩膀,“好好干,将来当了将军,给姐娶十七八个姨太太回来,生一堆大胖小子。姐天天在家带着我外甥。”

林阳:“。。。。。。。。。。。。。。。。”

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林阳数次去找林父说明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够得到林父的支持,可惜林父的态度未曾动摇,始终坚决反对林阳去报考军校。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8月15号,而在这段时间内,浙江和江苏之间的战争氛围越来越浓烈,两个省份的军阀都在拼命的扩充自己的军队。

江苏方面共有五师六旅,即**第六师、**第十九师、江苏第一师、江苏第二师、江苏第三师、江苏第二混成旅、江苏第三混成旅、江苏第四混成旅、江苏第五混成旅、江苏第六混成旅等。另有预备队、宪兵、警察等,总兵力达到43500人。浙沪方面原有四师三旅,即**第十师、**第四师、浙江第一师、浙江第二师、**第六混成旅、浙江第一混成旅、浙江第二混成旅。自收编臧致平、杨化昭两部后,又增两旅,再加上警察、游缉队、宁波炮台守卫、后备队等,总兵力达到67200人。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自从北洋军阀分成了直系、皖系、奉系三大军阀后,三者之间就摩擦不断,在北平城内开始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戏。奉系军阀独处关外,皖系军阀首先执掌**政权,以北洋正统自居,跟同样处于关内的直系军阀摩擦不断。可惜的时好景不长,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直系成功拉拢奉系,东北军入关助直讨皖,皖系军阀大败,只保留了浙江和淞沪两块地盘。作为胜利者一方的直系和奉系之间也慢慢的发生矛盾,毕竟一只锅里怎么容得下两个勺子。终于,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在此期间的直系也没心思过问浙江和淞沪的两块地盘,结果奉系大败退回了关外,直系的势力达到了巅峰时期。

而胜利后实力大增的直系,自然也不可能放任浙江和淞沪这两个经济发达的地方还留在皖系的手中。于是命令江苏的直系军阀挑起跟浙江的皖系军阀的战争,所以才有了1924年的这个局面。浙江和淞沪的皖系军阀自知单靠自己抵挡不了直系,所以跟关外的奉系军阀结成了攻守同盟。而江浙战争也会是第二次直奉战争的前奏,毕竟江浙的蝴蝶在翩翩起舞,关内和关外的两个庞然大物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8月16号的晚上11点钟,林府的众人都已经早早歇息,整个林府都处于黑暗之中,只有几处零星的火光在闪耀。这时林阳住处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两个身影从屋内闪出。之后,在夜色中,两个身影就鬼鬼祟祟的朝林府南边的后门走去。不过,来到后门之后两个身影并没有立刻出门而去,而是隐藏在附近观察了好一阵,等到巡夜的下人路过之后,确定安全了,两人才探出身来往后门处走去。

就在两人走到后门前,准备推门而出时,旁边的黑暗中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两个人是准备要去哪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