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民国之砥砺前行

第十五章 东征后续

淡水城之战后,洪兆麟被吓破了胆,率部龟缩在了惠州城内。整天跟未过门的小媳妇似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之后收到了陈性军阀的命令,留下了一些部队防守惠州后,就转移到了右路东征军下一个要攻占的海陆丰地区。

左路跟中路的桂军、滇军照样按兵不动,一点动静也没有。右路的校军跟粤军经过商议之后决定不管惠州这座孤城,留下粤军第七旅留守淡水,其余部队继续向东江纵深的海陆丰挺进,扩大战果。

2月25号校军跟粤军攻占了海陆丰地区,洪兆麟不敌,再次向东退却,3月7日校军又攻占了汕头。

当右路的东征联军跟洪兆麟部在潮汕地区激战的时候,驻守在潮汕地区西北部五华地区的叛军第一军军长觉得有机可乘,率部由东向西运动到了右路东征军的背后,切断了右路东征军跟广州国民政府的联系。

为了支援右路东征军的作战,广州国民政府连忙从韶关调来了粤军的一师一旅增援右路东征军,这两支部队原来是用来防备江西方向的直系军阀的,可以说是广州国民政府手上能够控制的最后一点力量了,不过此时战况紧急,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右路东征军在潮汕地区打退洪兆麟部后,部队调转方向向西挺进,打算跟来援的粤军一起夹击叛军的第一军。

3月13日,叛军第一军溃败,退至兴宁。

3月20日右路东征军跟来援的粤军一起,对兴宁地区发动了总攻。叛军第一军再次失败,收拢残部后退往江西,洪兆麟部从潮汕地区退往粤闽边境,潮汕地区也全部被右路东征军占领。

之后,洪兆麟留守惠州的残部见大势已去,开城投降,不过惠州却没有被右路东征军接收,而是被左路的滇军抢了先。

至此,第一次东征全部结束,东征军一次性攻占了东莞、淡水、惠州、海陆丰、潮汕、兴宁、五华等全部的东江地区,彻底统一了广东全境,可谓大获全胜。

消息传到广州后,整个城市都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在庆祝东征的胜利。城内的三期生们虽然在东征军主力回师广州之前,依旧担任这广州城的防务,不过也是松懈了许多,国民政府下令解除了全城戒严的状态。

越秀山上的观海楼内,张强也是给了三班、五班、六班的学生放松一天的时间,毕竟他们在这里已经驻守了快两个月了,虽然政府每天都安排山下送来许多补给,但日子依旧很难熬。尽管不能擅自离开驻地,但张强还是托人从山下送上来了几桌酒席,让学生们好好的吃喝一顿。

五楼上,三班的众人正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喝,每个人都因为东征军胜利的消息而激动不已,虽然没有酒,但都像喝过酒一样热情高涨。只有林阳一个人默默的吃菜,没有跟其他人一起大声的讨论前线的战斗。

这帮家伙还是都太天真了,这不过只是大动乱的前夜,而且离这场大动乱的到来已经不远了。只是希望这次动乱之中,自己这帮同学不要有人牺牲才好啊。至于那则消息,相信不久后广州国民政府也该宣布了。

此时,杨希闵跟刘震寰已经在一起讨论,该如何对付广州革命政府,夺取广东的控制权了。这一连串的仗打下来,右路东征军的校军、粤军是扬名了,不仅缴获了很多俘虏和战利品,部队的战斗力也得到了极大提升,因为官兵们经过大战的洗礼,能够活下来的都已经是老兵了。

但也因此,是的杨希闵和刘震寰对校军跟粤军更加忌惮,已经到了一门心思要将其铲除掉的地步。两人已经把整个广东当做了自己的囊中之物,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酣睡。

当然,造成两人有这样心思的原因不止这些,更重要的是孙先生已经在3月12号那天,因肝癌在北京逝世,一代伟人就此离开了世间。

而3月12号正是右路东征军正在跟叛军第一军激战正酣的时候,为了防止影响士兵和民众情绪低落,导致前线战败和后方的动乱,所以广州国民政府隐瞒了这一则消息。

但政府和军队高层却都是知道的,这也瞒不过杨希闵跟刘震寰二人。得知这个消息的二人只觉得压在他们身上最后的一座大山已经消失了,所以行事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广州城内就传遍了孙先生逝世的消息,全城因为东征胜利而沸腾起来的氛围立刻消失。

5月中旬,杨希闵跟刘震寰二人竟然在香港召开了会议,邀请了唐继尧、段祺瑞、陈炯明的代表参加,密谋联合进攻广州革命政府,建立反动政权,杨希闵在会上自任滇、桂联军总司令。

因为右路东征军的主力都在东江地区,离广州尚远,所以杨希闵仗着自己手下的滇军、桂军距离广州比较近,公然把麾下部队调到广州城的城郊驻扎下来。这一动作另不知道杨希闵此举是什么意思的广州国民政府大为紧张。

因为这时广州城内只有1300人的三期生,和滇军、桂军高达数万人的部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一旦滇军、桂军叛乱,广州沦陷不过是数小时的事情。不过,杨希闵并没有公然叛乱,所以广州国民政府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选择了以安抚为主,不去撩拨滇军、桂军的神经,同时暗地里命令粤军、校军军赶快从动江地区回师广州。

而负责广州城防务的三期生们,也重新对广州城进行了戒严,并提高了对城郊滇军、桂军的戒备。整个广州城再次蒙上了战争的阴影。

半个多月后,6月5号这一天,一个连的桂军从广东城的东郊来到了城北越秀山的观海楼前。张强提前收到了山下暗哨的报告,知道有一个连的桂军上了山,立刻下令让所有人开始戒备。

现在正处在紧张双方紧张对峙的时期,桂军突然派一个连的士兵到自己防守的越秀山来,肯定不会是来送礼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