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飞越天际线

第一章 准备开飞

我们让时光倒流,回到并不遥远的1999年,来到东北某飞行学院初教二团。

明天新一期学员就要开飞,机场的停机坪上,教官正对二大队学员进行最后一次考核。

考核的程序是蒙上学员的眼睛,教官发出各种操作指令,学员必须准确无误地进行操作,方能及格。这种考核已经进行了两次。

齐飞早已背记得管瓜烂熟,他轻松地通过了考核,摘下了眼罩。

教官下了飞机,座舱内的齐飞闭上眼睛,又背了一遍开关和仪表位置,睁开眼,冲身边的机务干部笑笑:“好了。”

跳下飞机,齐飞整理了一下身上棕色的鹿皮飞行服,扭头看着绿色的L型初级教练机,想想明天就要跟着教官耿虎飞上蓝天了,心里不由一阵阵激动和兴奋。

能驾驶飞机飞上蓝天,是他儿时的梦想,如今就要实现了,怎能不兴奋?

东北的九月,已有了秋末初冬的味道,天空更显苍劲高远,越想越激动的齐飞觉得屁股下面能喷出火来,自己就能飞到九霄云外。

值班中队长下达了集合的口令,学员迅疾在停机坪前列队。齐飞平静了一下心情,跑进了队伍,但看着晚霞,心头又荡漾起了烈火,在天空上看晚霞会更绚丽多彩吧?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大队长同志,大队学员集合完毕,是否带回,请指示!”中队长连串的口令后,向大队长段进报告。

“稍息!”大队长回答的不是带回,而是稍息,显然他还有话要说。

“是!”

马上开饭了,段进也想着立即带回,但看着年轻的飞行学员,段进忽然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时间真么他的如白驹过隙,一晃十五年过去了。

这十五年的时间不长,但变化很大。这帮八零后,又是即将跨世纪的小家伙们,现在不仅每人一个随身听,还有几个家伙自己购买了电脑。

他们的性格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们的青春也明显的不同,自信,阳光,喜欢表现还有些叛逆,还有那么几个大胆的家伙,不给他们阳光,也能灿烂一个礼拜。但他们也敏感,经不起挫折——

面对他们,段进必须采取不一样的方式方法。

他先是哈哈笑了两声,然后晃着走了两步:“还记得么,你们刚来时我就说过,欢迎你们来到二团二大队,相信你们一辈子都会牢牢记着这里,因为不管你们是否被淘汰,都要驾驶着飞机飞上蓝天。提到淘汰,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了,你们将有接百分之七十的学员被停飞,你们会有不少人飞行时间不多于十个小时,天之骄子的称谓是留给最终成为真正空军飞行员的人。不过,能来到这里就已是一种胜利,为你们自己感到骄傲吧,小伙子们。”

队列里一片安静,学员们的眼睛都平视着前方。

“怎么,没有人想发表感言吗?”段进用眼睛扫描着每一个学员,最终落到齐飞和于健的脸上。

齐飞和于健的目光仍直视前方,避开了段进的锁定。

“喂,两位,当面不说背后乱说,可不是好同志。”段进挑逗般地看着两个人。

“背后没乱说。”于健耸耸鼻子。

“报告!”齐飞大声喊道。

“讲!”段进瞪着齐飞。

“他说了。”齐飞严肃认真地说道。

于健吓坏了,斜眼瞪着齐飞。

“他说什么了?”段进问道。

“他说飞行也就那么回事,只要好好飞,就能超过师傅。”齐飞大声喊道。

私下里,学员们都把自己教官称为师傅,而于健的带飞教官正是段进。于健的鼻子要气歪了,这是齐飞自己说的啊!齐飞还二啦吧唧地说,要超过他的师傅耿虎,要到战斗部队去,要成为王牌飞行员。

齐飞这么一喊,于健更吓得在心里骂了齐飞千百回。他喊了一声:“报告,不是我——”

“不用解释了,不管谁说的,都说的不错,俗话说的好,只有状元师傅,没有状元徒弟。还有啊,凡事是要放在心上,但又不能成为一种负担,保持一颗平常心才把事情做好,飞行更是如此,胆大心细心态平和。行了,这个说过多少次了,没工夫跟你们扯淡了,带回!”齐飞喊了一声,转身先走向了吉普车。

值班中队长跑道队列前面,连续下达了口令:“立正,向右转,左转弯,齐步走——”

于健转身的时候,抬脚要踩齐飞,齐飞轻盈地躲开了。值班中队长冲他俩瞪了一眼,带着队伍登上了大巴车。

回到团部,已是开饭时间。吃过晚饭,全班学员回到了位于三楼的宿舍。

欧阳振华晃着脑袋,哼哼唧唧地说:“搞么子呦,过五关斩六将考上了飞行学院,还学习了两年,竟然有的连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都不到,这是搞么子呦——”

“是呀,是呀,像我这么风流倜傥一表人才,飞行队伍少了我,那将会是什么样子,哎呦,不可想象哦。”李南阴阳怪气中又含着几分的无奈。

“是啊,明天就要开飞,大队长飞要讲什么淘汰,停飞,停飞,淘汰,这是搞么子——”

“搞你的头哦。”齐飞咧着嘴说:“看你那不自信的样子,第一个就会被停飞。”

“滚,闭上你的臭嘴,当着大队长的面,就想害于健,你就是个大坏蛋。”欧阳振华就要急眼了。

“我不是坏蛋,我是想告诉你,只有自信的人才能成为飞行员,小伙,不要多愁善感哦——”齐飞笑了两声,用手比划着,嘴里还发出孩子气的喊声:“拐洞六咬住了一架敌机,拐洞六开火,咚咚——敌机被击落,敌机被击落——”

那架势真像在战斗。

“看把某人嘚瑟的,还没上飞机,就真以为自己能成为战斗员?这么心高气傲,肯定第一个被停飞。”阴阳怪气的声音来自于健。

欧阳振华坐在马扎上,闭着眼睛,也有气无力地说齐飞:“消停点吧,那个自以为很帅的家伙,咱们还没学会站呢,就想跟别人打架,你就不要天真加幼稚了。”

今天欧阳振华竟然和于健穿了一条裤子,合起伙来挤兑他。

“燕雀怎知鸿鹄之志。像你们这样的,一点也不不像飞行学员,一个个暮气沉沉的,明天就要飞行了,心里该紧张坏了吧,跟你们在一起,我的人生真是扫兴。”齐飞嘴里不服气,但也停下比划,转身走出了宿舍。

“你胡说什么,坏蛋加混蛋!”欧阳振华冲齐飞的背影骂了一句。

“理他干什么,他就那副德行,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世界上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个人顺眼。”于健不屑地说。

“你也差不多。”欧阳振华白了于健一眼:“认识你们俩,我真他么倒霉。”

“咦——你这是咋了,俺现在可没得罪你。”于健不高兴了。

“你说,自从入校,两年了,你和齐飞除了争吵,还说过其他的话么?要我说,你们俩就该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打一架,我保证一定会给你俩加油。”欧阳振华也生气了。

“小伙,我们都是文明人,不能乱说,再说了,我和他打架,那不把我的水平也拉低了,俗话说,好鞋不踩臭狗——”

“请注意,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你说文明两个字,否则我觉得你会玷污那高尚的字眼。”欧阳振华指指于健,也离开了宿舍。

“你们——”于健冲欧阳振华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一旁的李南笑了:“哎呦,我说你们啊,真是的,不要在这么搞好不啦,于健,你也是的,不知道欧阳振华和齐飞是同一个师傅啊,人家才是真正的亲师兄弟。”

“不要瞎扯,一个班的同学要讲团结!”班长朱晓明制止了李南。

“嘿嘿,我只是缓解一下尴尬气氛。班长,你说我们班谁会第一个停飞?”李南笑呵呵地说。

“这个不知道,也不能乱说,就跟你知道似的。”朱晓明白了李南一眼。

“其实很明摆着的。”李南又嘿嘿笑了笑:“从今天大队长讲话时的眼神和表情,我就能感觉的到。”

“你不会是说我吧?”于健瞪了李南一眼。

“你不要自作多情了,好不啦?动动脑子,好不啦?你师傅就是大队长,怎么舍得让你第一个停飞,害得我非要把实话说出来。”李南还了于健一记白眼。

“你和我的师傅都是大队长,靠,你小子在说你自己吧?”于健骂道。

“行,小伙很聪明,有前途。”李南嘿嘿笑着说。

“行了,你就别嘿嘿了,收拾一下,准备去电教室,马上要集合了。”朱晓明催促着说。

李南举着双手说道:“收到,班长,我要认真地再进行准备,哦,不,我现在要做的是调整心态,祝福我吧,我一定会成为战斗机飞行员,那个齐飞,就让他愉快地停飞去吧。”

齐飞正好推门回来。

李南吓得放下双手:“我是闹着玩的。”

于健幸灾乐祸地看着齐飞。

朱晓明做好了拉架的准备。这个齐飞聪明是聪明,就是不合群,再加上一直和他顶牛的于健,真够朱晓明头痛的。

齐飞却没生气,反而冲李南笑了笑:“非常感谢你能这么说,因为你的话比天气预报还不准。”

“是哈,是哈,我说的都是反话。”李南转过身去,低头拍了拍自己的嘴巴。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