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陌轼册

第二十章 暴风雨林

阳光再一次照亮了大地,幽绿色的森林让白莹多了一点困意,但她知道自己不能放弃,竟然进了跑道,就要跑完,哪怕在也跑步回去,她也没有任何抱怨。

忽然一声枪响,白莹回过头,看见了陌生又熟悉的天主军,随后白莹眉头一皱倒了下去。再次醒来已经在一个很大的教堂中了,旁边是陷入重度昏迷的肖优优,“你们是谁,要干什么!”从人堆里走出一个人,“你好啊,小姑娘,就是你炸了我的军事基地,还私闯国界,没有枪毙你们已经很不错了。”

那人说着走上前,摸了摸白莹的头。“哼,明明是你们打伤打伤国防部在先,要不然,我们能这样吗!”那人脾气似乎特别好,并没有生气,“小姑娘,生气就不漂亮了,我们就像有个自己的地方,我为国家效劳了这么多年,我没有抱怨,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杀了我的家人,我不服!”白莹似乎听出了点门道,“你听说过Amputee吗?”

那人忽然回头盯着白莹道:“你是说编肢者吗,小姑娘你是警员吧,这么小好像不能做这么危险的工作的。”白莹摇了摇头说:“我是谷大队的侄女,说要锻炼我呢。”那人呵呵一笑转过身说:“谷梁傲啊,小姑娘你被蒙骗了吧,据我所知,编肢者是国家用来除去反政府的人,我的家人也被他们当做反政一起被枪毙了!”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编肢者是国家的,上边还派人来讨伐,这不可能!”那人好像已经快承受不住压力,要疯了。“哼!一个小姑娘懂什么啊!那些人明明是无辜的,你知道还偏袒国家!”说着掏出了枪顶着肖优优的脑门吼道:“你要是再说一句好话,我他妈一枪崩了她!”

白莹一瞬间慌了,连忙摇头道:“别,别,你要冷静,冷静,一切冲我来,别动她!”“她好像对你很重要啊,我就动她了!你来揍我啊!”说着一拳打到了肖优优肚子上,白莹直接喊了出来:“别!我求求你了,不要伤害无辜的人,你要打打我啊。”白莹的泪已经淌了出来,不仅仅是因为肖优优,更是因为她的亲人,都死在了编肢者手下。

“行啊,我的那么庞大的军事重地,说炸就炸了,这该怎么算啊?!”说着那人走到了白莹面前,白莹闭上了眼睛,她宁愿替肖优优挨上几拳。“呵!小姑娘,很硬气啊。”白莹呵呵一笑道:“你也就是个小头头的种,不配做大领导,你也是军人,军人的职责你忘了?”那人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说:“军人的职责,就是那个,拼死拼活地帮它干活,而反过来它却逼你上绝路!”

“不!你会后悔的,我的家人也被编肢者杀了,我的爸爸也被编肢者利用了,我还没出撒气呢!”那人猛然转过身,贴近白莹说:“好啊,你没有地方撒气啊,小姑娘,我放了你,你跟我手下打一场,我就放了你们。”白莹没有回答,那人已经把绳子刮断了。

白莹活动了下手脚,下了平台,白莹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是走不出去了,那怕能救一个人是一个人,很快,进来了一个人,那人身材魁梧,和谷梁傲差不多,长期在热带森林生活,难免会有点小习惯,六团的几个人说不定已经回家了,如果只依靠一个孩子,想要突出天主军中心,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唯一只能做的就是面对,就像时间一样,过去了,反悔都是渺茫。

白莹呼出一口气,那人没有给白莹缓气的机会,直接冲了过来,一个转身踢。白莹原本是可以躲过去的,但是她选择了面对,直接接住了一击,顺势把那人的腿压低,反手就是一压,那人大叫一声,倒在地上**着。

当年是刚刚从荒野部落出来,白莹从辍学到现在,学了很多,但是她似乎想多了,因为学了那些之后,没有人理她,根本没人会无缘无故地去讽刺她,所以她选择了太极,当时她特意去太极的起始地,学了几个月。

“可以啊,小姑娘,可惜了,这么好的本事。”白莹无视他直接去给被链子绑着的肖优优。肖优优努力睁开眼睛,虚弱地叫着白莹。白莹把肖优优放到地上,转过身说:“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我们绝对不会回来,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那人转过身去道:“不可以,我们都是军人,国防部是不会出卖自己的,所以小姑娘,你还是不要走的为好。”“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也有我的顾虑,所以我们是不会通报你的。”那人呵呵一笑道:“那对不起了,你走不出去,如果你想活着,我可以再去运资源,如何?”

白莹默默地摇了摇头,转过身去,看着奄奄一息的肖优优,“你是担心这个她吧,她没事,就是缺水,饿了。”白莹皱了下眉,随即又松开了,就算有气,也只能干巴巴地忍着,那怕自己活不了,也不能拉着别人。

“行,我答应你,但是我有个条件,不许动她一根汗毛!”那人拿起小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没有说话。“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是怕自己无力回天。”那人冷笑一声道:“小姑娘,挺精的呀,比得上当年的谷梁傲了!其实我根本没有想伤害你们,但是你们知道我的秘密了,不让你们死,只有两种种办法,第一隐居,第二让你不能表达你要表达的意思。”

白莹握紧了拳头,知道这次没有之前那么顺利了,之前都是磕磕碰碰,重新站起来就没事了,但是这一次是碰到了个大石头,而且还伤破了身体,连累了朋友。“好,我答应你,我们在这里做你的人质,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那人转过身抬了抬手说:“请讲。”“我要报仇,帮我灭掉编肢者,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着你的好消息。”那人嘴角一扬道:“没问题,我们是按照正规军训练的,肯定是编肢者那群民兵比不了的。”

白莹和肖优优被一些人带到了很远的一个茂密森林里,森林深处有一间和森林融为一体的别墅,如果不是打开了门,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个房子,一楼正中有一张大桌子,桌子是木头的,工艺和爷爷做的不相上下,只是有一种大自然的味道,对面是一台电视机,比白莹家的那个大了一点,沙发是一种叫做紫檀木,又叫做青龙木,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那几个人出去了,把门反锁了起来,白莹四处张望着,一楼没有窗户,只有一盏特别亮的电灯,在顶上,一楼还算宽敞,白莹叹了口气,上了二楼,二楼有两个窗户,不算很大,外边都被两三层的铁栅栏围了起来,边上有一个空气净化器,可以把外边的空气净化,传到屋里去,在一边还有一张大床,都是木头的,看着很舒适。对面还有一个衣柜,里边都是衣服架,白莹心里有点慌了,这是关人的囚牢,还是旅游的圣地呢?

三楼相对于二楼和一楼面积小了点,每一层都是很高的,从三楼,也就是楼顶向下望去,很明显特别高,虽然才三层,白莹躺在露天的躺椅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忽然好像看看下雨,好像很久没有看到过下雨了呢。

“白莹,这里真的只是关人的吗?我怎么看像是哪位富豪的家呢?”肖优优上来了,躺在了另一个躺椅上,看着白莹看的那个地方,忽然,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劈了下来,随后听到一声闷雷的巨响。白莹看向肖优优,已经下去了,难道老天一直憋着,有什么原有吗?白莹也站了起来,临走前看了眼天空,灰蒙蒙的乌云已经压了下来,也许是一场暴雨。

“白莹,我们去看电视吧!”白莹摇了摇头说:“不,打雷天不可以用电。”肖优优躺在了床上,蒙着被子,白莹下到了一楼,想着六团应该到了吧,那自己就没有任何希望了,那怕把肖优优送出去,那怕自己在这里呢。

很快暴雨来了,白莹来到三楼,看着外边被雨雾盖上一层面纱的树林,似乎想到了家,想到了一去不返的儿时。“白莹,我想回家。”白莹叹了口气,同情地说:“好,等你伤好了,我送你回家!”这句话好像把肖优优惊到了,“真的吗,他们人那么多,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武器,更何况几千的天主军了。”

白莹闭上眼睛,嘴角向上一扬道:“有办法,我会让他们死而无憾!”这句话声音很小,只有白莹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也只有自己知道现在该如何去面对,经过特种训练的天主军。白莹深吸一口气,向下走去,躺到了床上,听着雨声和雷声,像是一种享受,更像是一种超出同龄人的笑。

上一章目录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