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朝锦衣卫

第十九章:艰难入京

明朝有不少人以剔粪为业,简称粪夫,这个职业虽然很少有人干,可利益却非常丰厚,他们往来与城内外之间,可谓是人人避之不及。

这不,粪车所过之处路人皆往两边退去,远离数十米之外,个个捂鼻,面色厌恶。

拉粪的那粪夫自己都有些受不了这味道,口鼻之上捂了一块布,眼睛都有些红,他艰难的拉着粪车往城里走,直到到了城门口才停下来。

“别停下,快走快走”,守门的差异个个捂着鼻子挥着手催促起来,这种粪车一眼就能看全,除了装粪的大桶外几乎藏不了人,当然,他们可不认为有人会藏在粪桶里面,这不活活被熏死么。

那粪夫点了点头,拉着车就往城里走,一直走到一条没人的巷子时才停了下来。

粪夫看了看四周,然后快速的走到粪桶旁边把盖子打开,刹那间,一个人头从里面钻露出话里。

“我草,熏死我了”,景云不断的吸着气,眼角全是泪水。

那粪夫灿灿的笑了笑,道:“景兄弟,你受苦了,我们已经进入北京城了”。

“马大哥,多谢你了”,景云从粪桶里跳了出来,感激的看着马陆。

马陆笑了笑,道:“不用客气,盟主交代过,让我一定要把你安全的送进北京城,我可不敢违逆她的命令”。

说起秦筱,景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为了吸引东厂那些人的注意力,他带着马陆的大哥马宏光明正大的往北京城进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景兄弟,我们现在去哪”?马陆问道。

景云道:“我们先去杨一清的府邸,然后想办法见到当今皇上”。

“好,到时候直接一刀结果了那狗皇帝”,马陆拳头一紧,眼中精光直冒。

景云幽怨的看着他,这些江湖中人怎么一个个都那么讨厌朝廷的人,那可是皇帝,怎么看他的样子就跟杀一头猪一样简单。

“马大哥,你们盟主是不是平时经常灌输一些朝廷的人都是坏人的思想给你们”?景云问道。

马陆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不过我们盟主绝对是最恨朝廷的人,死在她手中的狗官可不少”。

天,自己现在是在跟**合作,那秦筱最后会不会把自己也解决了?以那人。。嗨嗨,以那女人的性格,恐怕很有可能。

“走吧,去打听下杨府在哪里,可别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蹿”,景云闻了闻身上的味道,红着眼睛走出了巷子。

就在景云入城半个时辰以后,十几匹快马冲进了北京城,一路上撞翻了不少摊位,不过却没人敢说什么,因为那些人的服饰太显眼了,清一色的东厂幡子服饰,哪个人敢找他们理论?

马永成快马加鞭赶回京城后直接就进宫了,因为这个时候的刘瑾肯定是在宫中,而他想要阻拦景云见到皇上那么就必须要让刘瑾出马,一个东厂可不够。

刘瑾这会儿正在批着奏章,看着身前堆着厚厚的奏章,他不仅没有感到头疼,反而还非常的兴奋,这是大权在握的表现,天下大事皆由自己掌控,这样的权势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又怎会累呢?

“公公,马公公回来了,在外面要见你呢”,一个小太监进来说道。

刘瑾放下笔抬头看了眼外面,道:“让他进来吧”。

小太监退了下去,很快,马永成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刘公公,大事不好了”,马永成一进来就嚷嚷起来。

刘瑾眉头一皱,道:“小声点,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马永成立马就不说话了,虽然同为八虎之一,不过他跟刘瑾比可差远了,心中还是有些害怕刘瑾的。

“拿到安化王造反的证据了吗”?刘瑾看着他问道。

额,马永成神情一滞,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安化王造反?要是不灭了那景云的口,怎么跟那人交代?

“刘公公,那景云跑了”,马永成小声的说道。

“什么”?刘瑾直接一嗓子吼了出来,吓得马永成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我们在半路遇到几百绿林人士的埋伏,那景云被他们劫走了”,马永成生怕刘瑾骂自己,干脆把敌人说的强大一些。

嘭的一声,刘瑾一掌拍在案桌上,脸色铁青:“这些江湖人士,平时咱家不去找他们的麻烦,却不想他们居然敢来主动招惹咱家,马永成,让你东厂全员出动,搜捕参与此案的所有江湖势力”。

马永成急道:“刘公公,此时不是大动干戈的时候,那景云要是进了京城,把那人勾结鞑靼的证据交给了皇上,我们如何向那人交代”?

“交代?交代什么”?刘瑾冷笑一声,道:“区区一个游击将军而已,勾结鞑靼的事我不找他麻烦他就谢天谢地了,还能把咱家怎样了”?

马永成心中鄙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个位置的,脑子让驴踢了吗?

“刘公公,现在我们跟那人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要是那人出事了,我们也难逃干系,眼下可有不少大臣在抓我们的把柄呢”,马永成小声的说道。

刘瑾也冷静下来,思虑再三,深以为然的点头:“你说的不错,不能让那景云见到皇上,这样,你立刻派人守住豹房的所有入口,只要那景云献身立刻就地格杀”。

“公公,我担心那景云会把罪证交给朝中的某位大臣,如此一来麻烦就大了”,马永成道。

刘瑾气急,直接用奏折朝他砸了过去,怒喝道:“你抓住他的时候就没搜他的身吗?居然让他把罪证带到了京城”?

马永成也不敢躲,任由奏折砸在自己身上,他低着头道:“那景云身上并没有物证,我担心的是他把证据交由别人带进了京城,要是交给了朝中大臣可就麻烦了”。

刘瑾深吸了口气,道:“宫中之事有咱家在,那景云见不到皇上,不过宫外的事就由你自己去解决,只要发现景云与哪个大臣有联系直接捉拿问罪,我倒要看看朝中还有哪些奸臣敢我咱家作对”。

“有公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就去办”,马永成拱了拱手,转身就朝外走去。

刘瑾的表情变化莫测,他咬了咬牙,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来:“一个小小的锦衣卫也敢跟咱家作对,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

很快,整个北京城就动乱起来,东厂,西厂,锦衣卫出动了几千人大搜全城,不少官员的家中都遭到了搜查,那些官员是敢怒不敢言,两厂一卫都出动了,傻子都知道是上面的刘瑾发话了,不然谁有权利调动这些走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